<<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解放战争故事

解放战争故事:运城战役 | 开国少将朱声达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简明体   更新时间:2020-09-15   浏览:264

弱旅,更要攻坚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

转眼间,历史的脚步已悄然来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进入了解放战争时期。



(运城区位/来自网络)

从有清一代到民国时期的运城,行政建制颇有特点:运城曾长期作为山西省河东道道台衙门治所,管辖今山西南部蒲州府、平阳府,隰州、解州、霍州三个直隶州,并30余个县的重要行政中心,然其本身只是该道之首县——安邑县的运城镇。

就是这个“镇”,实际上当时已是内防一人口众多非常发达的城市,且经过日寇和阎锡山多年营建、城防异常坚固,虽地处平原,但因有盐池、中条山、涑水河等天然屏障,使得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解放军面临一个难啃的硬骨头

1947年6月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俗称“刘邓大军”)和陈谢大军南下后,华北地区、西北地区的解放军势力实际上大大下降了。

此时的陕甘宁边区,面临着国民党军大军的重兵围攻,形势一度颇为紧张。8月,中央军委命令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之第三纵队(纵队相当于嗣后的军级建制)之独立第二旅、独立第五旅西渡黄河,参加保卫党中央的作战。

这样,原本一直主要在山西境内(包括今内蒙古、河北之一部)作战的三纵主力仅剩独立第三旅了。

同时,原本主力亦在山西境内的晋冀鲁豫解放军和陈谢大军相继南下,使得山西境内的解放军从兵员数量、质量到战斗力都遇到了明显困难。

徐向前于1947年6月被任命为晋冀鲁豫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受命主要负责内线作战。

当时留给他们的只有5万多兵力,主要是太岳地区地方部队包括县大队、区小队和基干民兵,其中大量是新兵或俘虏后加入的“解放兵”,虽士气高涨,但训练不足、装备很差,可谓名副其实的“弱旅”。

即使“弱旅”,中央军委依然高瞻远瞩,要求抓紧时机进行“运城战役”,原因有四:

其一,运城地处华北和西北、中原交通要枢,山西南大门,扼守同蒲铁路南端,威胁陇海线、黄河渡口和陕甘宁边区,战略位置极为重要;

其二,陈谢大军南渡黄河后,运城处在威胁其外线作战的后方,须尽早变为我有,以解除陈谢大军后顾之忧;

其三,进入战略反攻以来,解放军尚少有城市攻坚作战的经验,亟待通过在内线的城市作战来提升,同时也尽快通过实战将晋冀鲁豫军区地方部队锤炼为野战军。

其四,运城素来膏腴之地,是小麦、棉花主产区,一旦为我所有,必成为我军供给基地,同时可尽快实施土地改革。

1947年4月26日,中央军委指示:“应乘胜相机夺取运城,彻底解放晋南三角地带。”



(运城战役前外围工事/来自网络)

“三打运城”

牛不是吹的,小车不是推的。

运城守敌不可谓不强悍——

国民党军胡宗南部西北绥靖公署第123旅第369团,第45旅第111团,第61旅第182团等野战部队,以及阎锡山部保安第5团、第11团等,共计13000余兵力。

此外,为了加强运城守备力量,阎锡山还将三个行政公署、16个县的保警队及晋军特务团一部等2300余人,部署于东距运城城区十五华里的安邑县城,以为掎角拱卫之势。

1947年5月7日至10日,解放军一打运城,战斗异常惨烈,但由于运城城防坚固加之受敌装备良好,特别是解放军缺乏攻城作战经验,所以未能取得预期战果。为了避免重大伤亡,保存实力,中央军委下令撤围,休整待命。

10月8日,第二次攻打运城的战斗打响后,胡宗南急派钟松师4个旅由豫西陕县集结出发北渡黄河,增援运城。运城前线指挥部立即作出决定,放弃对运城的总攻,除留少数部队在外围继续包围运城外,其余部队全部撤围打援,在平陆杜马垣上进行阻击战,此为二打运城。

12月16日晚运城战役正式发起,也就是第三次攻打运城。

晋冀鲁豫军区之太岳军区(二级军区)第2纵队第4、第9旅从城西向西关、马家窑一带攻击;第8纵队第23、第24旅和独立第3旅从城北向老北门攻击。同时,两个纵队各以一部兵力在城东南和东北担任助攻;第2纵队教导旅和民兵围困运城东南的安邑守军,切断其与运城的联系;太岳军区部队3个团在太阳、沙窝等黄河渡口担负阻援任务。

战至23日,攻城部队相继攻占面粉公司、车站水塔、马家窑、纪念塔、西关等外围据点,扫清城西、城北的攻城障碍。24日,前指获悉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调4个旅北渡黄河增援运城,遂决定于25日拂晓提前对运城发起总攻。



(解放军攻克运城纪念塔附近工事/来自网络)

25日,两次猛攻未果后,解放军紧急增调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之晋绥军区(二级军区)第三纵队独立第3旅打援;令第23旅进行坑道爆破炸开城墙,开辟冲击道路。26日晚,第23旅由10人组成的爆破队潜入老北门附近城壕,在没膝的冰水泥浆中连夜实施坑道作业。至27日拂晓,在城墙下挖成可装填3000千克炸药的药室。

27日黄昏,一举将城墙炸开20余米宽的缺口。解放军各部队迅速攻入城内,经激烈巷战,至28日上午全歼运城守军。

与此同步,安邑守军在突围中也大部被歼。

国民党军增援部队前锋北渡黄河后,闻运城已失,遂退回黄河南岸。

至此,运城战役胜利结束。

朱声达将军:在运城战役中的贡献



(开国少将朱声达/来自网络)

在运城战役或三打运城战役中,晋冀鲁豫军区之太岳军区解放军是主力,但作为“配角”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之晋绥军区独立第三旅亦功不可没。

当时,被派往运城战役前线的独立第三旅主要指挥员,即是时任旅参谋长的老红军朱声达同志。

朱声达(1914年12月26日-1985年1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少将 ,湖北省江陵人。

他于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并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一打运城是由太岳军区野战部队完成的。

攻打未果的直接原因便是城防工事过于坚固。

当时,运城城区外围防御工事主要包括四大阵地,即城东的天神庙、城西南的马家窑、城南的池神庙、城北的纪念塔,原为日寇修建的钢筋混凝土构造永备性工事,后来又进行增修;每个主阵地都筑有高碉、低碉、伏地碉、暗碉等堡垒群,各碉堡之间都以坑道、交通壕互相联系,在碉堡之外的地面上,埋设和铺设大量地雷、鹿砦、铁丝网,形成环环相扣、互相掩护的防御网。

这些工事,给攻城方造成巨大困难。

朱声达及其独三旅奉调,参加了二打和三打运城战斗。

在“二打运城”时期,太岳军区主力部队已编成陈谢大军南下,主攻部队系太岳地方部队新编组的部队。独三旅作受西北解放军委派进行配合作战,任务是主攻运城城东外围敌阵地。

至此次战斗结束,惟有独三旅打下碉堡一座。

于是,在战后讲评期间,太岳军区司令员王新亭(1955年上将)命令其所属各纵队的旅长、团长和主管作战的参谋人员,专程赶赴独三旅学习。

朱声达参谋长和当时攻下那个碉堡的营长,认真热情细致耐心地为友邻部队,详尽介绍了自己打碉堡的战术,即首先召集主攻碉堡的班、排、连、营长和爆破组长等,对攻击目标进行详细观察侦查,将每个射击孔、周边地形、附属防御建筑等一一标记。

其次,对爆破手和突击分队做详细分工和预案,由其各自根据掌握的信息设计最佳接敌线路。

第三,在火力部署方面,集中现场优势火力,对敌碉堡所有层次射击孔和火力点,进行分工压制。

在爆破方面,为了尽量减少伤亡,采取以班为单位的单兵连续爆破,即一个爆破手如果未成功,则第二个、第三个爆破手相继出击,直至碉堡被炸掉。

碉堡被炸掉后,突击队立即发起冲锋,迅速占领阵地并扩大战果。

这种战术的优势是:弹药消耗少,部队伤亡小,战斗持续时间短。

很快,朱声达和独三旅的攻击碉堡战术,被太岳军区王新亭司令员下令其所属各部队推广学习。

在三打运城时,独三旅承担攻打北门群碉和纪念塔工事群,他们用七天时间,通过机智勇敢作战,一举将城北工事之敌肃清,为全面攻城创造了有利条件,获得兵团的三次嘉奖。

其他方向的解放军攻城部队,都采用了独三旅的战术,也相应取得了良好战果,从而实现了运城战役的全面胜利。



(朱声达、杨志坚夫妇和子女解放初在酒泉)

此役后,朱声达升任独三旅副旅长(兼参谋长)。

新中国成立后,朱声达将军曾任宁夏军区司令员等职。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