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解放战争故事

解放战争故事:揭秘首战柳林、离石城
来源: 天扬故事   作者:杨晓峰   更新时间:2020-10-05   浏览:571

2018年11月15日,我们纪录片【八路军120师在吕梁】摄制组专程来到北京,专访了百战将星黄新廷之子。解开了1945年八路军358旅首战收复柳林、离石之谜。



专访中的黄新廷中将之子

人们都说,黄新廷是打出来的战将。他从一个战士“打”起,连长、团长、旅长、师长,到赫赫有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军长、大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司令员。在血与火的战争中,他骁勇善战,战功卓著,也养成刚直不阿的性格。



任358旅旅长时的黄新廷

湛蓝湛蓝的天空,显得很高很远,近明远暗重重叠叠的山峰一眼望不到头,夹在两山之间的是奔腾咆哮、滚滚向前的黄河。部队有秩序地排列在岸边,一队队登上被河水冲刷成黄褐色的大木船。口令声、军号声以及船工的号子声、吆喝声交织在一起,等待上船和乘船航行在河中的部队中传来了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歌声。

黄新廷站在黄河畔的沙滩上,背着双手来回踱着方步,一会儿远眺着河对岸的山峦,若有所思,一会儿又看着渡河的部队,欲言又止。熟悉旅长脾性的科长参谋们,谁也不去打扰旅长,知道旅长正在思考着作战行动的重要问题。

黄新廷每次过黄河总会引发许多感慨。当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他急切地想到河东前线去打鬼子,可偏偏又没有他。一年后调他回前线部队,心情特别激动,如黄河波涛翻滚,只嫌船行得慢,恨不能一步奔赴杀敌一线。

当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时,他又西渡黄河回到了延安学习。祖国山河破碎,日本鬼子的大炮时常打到黄河岸边,黄河也在哭泣。他面对黄河立下誓言:学好本领,长期抗战,报效祖国,不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绝不罢休。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

今天他率领着八路军三五八旅再次东渡黄河,接受日伪军的投降,全体指战员群情激奋、奔腾向前的激流也为他们助威。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与中国人民一起饱经沦桑。今天,滔滔黄河水发出了阵阵欢呼,同时也倾泻着愤愤的不平。日本帝国主义还没有完全放下武器,美帝国主义又运枪炮又派飞机、军舰,支持蒋介石打内战。

“报告,请旅长上船。”作战参谋跑步过来,打断了黄旅长的思绪。

“过河的侦察部队有报告?”黄旅长问。

“按首长指示,早就出发了,还没有送回情况。”参谋答。

三十刚出头的黄新廷以轻盈的步伐,敏捷地跳上搭板,随着颤抖的节律信步上了船,还是当年搏击长江的样子。

船徐徐离岸,不久就在浪里起伏颠簸起来。有些北方战士在船上摇摇晃晃,面部出现了难过的表情。黄新廷和政委余秋里适度地调整着姿势,潇洒自如。

黄新廷问:“老余,毛主席到重庆有一个星期了吧?”没等回答,摇了一下头说:“真叫人担心啊!”



任装甲兵司令员时的黄新廷

余秋里说:“咱们仗打得越好,毛主席在重庆谈判就越有利。”

“对,咱们还是来研究攻打离石、柳林的事吧!”黄新廷说。

从宋家川过黄河后,向东20公里就是柳林镇,距离石城也只有50公里。部队到达河东,黄新廷立即召集各团指挥员部署战斗任务。他说:“我们迅速过河敌人并未发现,要采取突然进攻的办法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罗坤山,你们七一五团进攻柳林镇。

七ー五团团长罗坤山个头高声音亮,大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黄新廷对着一脸严肃表情的八团团长唐金龙说:“你们团进攻离石城。要绕过柳林镇,隐蔽前进,不要惊动敌人。”

唐金龙很高兴。三五八旅的几个团都有那么一股争强好胜的劲头,凡是要单独完成的战斗任务积极性特高。

黄新廷说:“我们强调进攻的突然性,同样要做好战前的侦察工作,要摸清敌情、地形,认真部署,既要速战速决,又不许鲁莽从事。离石、柳林距黄河很近,是军事要地,得失对以后任务影响很大。特别是离石早就是日、伪对根据地进行军事、特务活动的中心据点,城池高大,工事坚固,目前我们还缺少攻坚的重武器,攻城主要靠灵活战术和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两位团长一定要认真侦察敌情、精心指挥。”讲完,把目光投向余秋里政委。

余秋里说:“照旅长部署的去做。旅长的讲话还要给干部战士传达。先行出发的七一六团在前面已经打了个胜仗,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1945年9月4日,罗坤山团长带着七一五团的营连干部到柳林镇外高地实地侦察,当即决定采取分割围歼的办法,向守敌的6个分哨所和东、西街口的碉堡同时进攻。经过6小时战斗,敌人无一漏网,毙伤敌40人,俘敌支队长陆彦龙、大队长高文英以下272人,缴获机枪5挺,长短枪200余支。

1945年9月6日,八团攻下了离石外围阵地,离石城被我军包围。

离石城墙高大,约有10米,部队缺乏攻城器材,主要靠竖云梯登城破敌。八团制作了长13米的梯子,需要几十个人才能抬动这个庞然大物,在敌人绵密的火力下抬梯、竖梯、爬梯相当困难。各营将部队分为火力组、竖梯组、突击组、投弹组,相互配合准备对离石城发起强攻。



1945年9月,攻克离石城战斗

6日夜,各营发起进攻,突然大雨滂沱,道路泥泞,运动、竖梯都更加困难。指战员们以顽强的战斗意志,硬是将云梯竖在了高大的城墙上,但梯子刚竖起就被炸断。次日,再次进攻仍然受挫。

黄新廷及时赶到八团指挥所,决定停止进攻,部队休息一天。他与团、营干部一起到前沿进一步实地侦察,研究两次攻城失败的原因。黄新廷对八团的于部可以说是知根知底。唐金龙团长是一个性格倔强,作战勇敢,处事果断的军事指挥员。

政委梁仁芥作风朴实、深入,整天与战士们滚在一起,是一个积极支持军事干部的政工领导。三个营长真可谓一个赛一个。一营营长诸汉元每战必身先士卒,勇敢顽强,细致慎重,指挥有方,战士们都佩服他。二营营长任世鸿机敏过人,善于动脑,胸有全局,打仗灵活机动,是个智勇双全的指挥员。三营长周绍训,大家都认为是个猛张飞式的人物,但他粗中有细。

黄新廷把进攻离石的战斗任务交给八团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方面离石城坚墙高,工事坚固,利守不利攻,而我军不但缺乏攻坚的重武器,而且长期处于游击战争,部队缺少攻坚战的经验。另一方面,八团作风顽强,指挥员素质比较高,善于打硬仗。几个团在大练兵中提高很大,八团尤为突出,深信他们一定能够完成攻坚战斗任务。

他到离石后,方知敌人比原来侦察通报的数量要多,装备也好。八团在双方兵力相等的情况下迅速扫清外围,积极发起进攻,英勇顽强战斗给敌人以震慑,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他没有指责,也没有充当裁判断定受挫原因,而是仔细听取团营指挥员的意见,让他们自己总结经验从中吸取教训。



纪录片【八路军120师在吕梁】摄制组和黄新廷之子合影

大家一致认为部队作战勇敢顽强,主要问题是组织协同不密切,火力与竖梯结合不好。我们考虑便于运动而云梯不够坚固,敌人火力强,云梯几次都被炸断。找准问题后,研究了对策,采取了措施。

黄新廷从前沿回来对山炮营营长胡兴交代,要他在关键时刻支援八团几炮。旅长手握着攻城有力的山炮,但却不能按照战斗的需要开炮,因为只有少得可怜的几发炮弹。攻打ー个城镇一次能发射两发炮弹就算不错了。

9日凌晨,天空一片漆黑,三营营长周绍训率领部队隐蔽在城西北角下。八连主攻,连长刘增敏组织战士们抬着加固后的云梯,以百米赛跑的预备姿势随时准备冲出去。唐金龙团长两眼紧盯着表,当时针走向1点时,发出了战斗命令。急促的沖锋号声,枪炮的轰鸣声,打破了黑夜的沉静。

东方破晓,战斗已进入尾声,有100多名敌人由南门突围,企图向中阳逃窜。黄新廷早有防备,当敌人逃到离石马茂庄时,被旅直青年连和四连缴械。

离石战斗,毙伤敌团长以下官兵304人,俘虏敌少将主任以下宫兵1104人,缴获轻、重机枪35挺、步马枪405支、手枪39支、沖锋枪6支,还有大批军用物资尚在清查中。黄新廷看着八团送来的战报,高兴地说:“唐金龙有福,这次缴获不少。”说着,把战报递给了余秋里政委。

作战科长李涛进来报告:“我们派出攻打大武镇、上芦桥、张子山部队报告,这几个大据点的敌人,在我军的政治攻势下,全部繳械投降。缴获了不少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清点完随后报告。”

黄旅长说:“好啊!这样离石全境敌人的据点全解放了。秋里同志,你这个先文后武的办法不错啊!”

黄新廷后来才知道,自己对这次战斗胜利意义的估量还是远远不够的。彭德怀把这次战斗作为整个战略局势上的一个关键点,在亲自起草发给刘、邓的申亥文电中专门做了通报。

离石战斗后,黄新廷、余秋里率部挺进中阳,乘势扩大战果。部队进抵城郊准备给拒降日伪军以严惩。可战斗前夕,接到了晋绥野战军司令员贺龙的急电:命令三五八旅部队迅速北上左云,部队昼夜兼程,经半个月的长途行军,于10月初,到达左云集结待命。


黄新廷(1913-2006):曾用名黄新亭,湖北省沔阳县黄家口镇宋家墩[1](今属洪湖市)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工作领导者、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人物生平

黄新廷,1913年9月生,湖北洪湖人。192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8年参加革命工作,解放军军事学院战役系毕业,大专学历,中将军衔。1928年起任区少先队队长。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至1933年,湘鄂西苏区警卫营战士,在湘鄂西红军学校二分校学习,任湘鄂西警卫团排长。1933年至1935年任湘鄂西红三军九师连长、营长。参加了长征。1935年至1937年任红二军军部作战参谋,四师侦察科科长、管理科科长,十二团参谋长、团长。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至1941年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任八路军第一二○师三五八旅七一六团团长。1941年至1944年在延安军政学院、军事学院、中共中央党校学习。1944年至1945年任一二○师三五八旅副旅长、旅长。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至1949年任晋绥野战军三五八旅旅长,西北野战军第三五八旅旅长,西北野战军一师师长。1949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军一师师长。1949年夏至1952年任第一野战军第三军、陆军第三军军长。1952年任陆军第一军军长。1953年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第一军军长。1953年至1957年在解放军军事学院政治系、战役系学习。1957年9月至1960 年8月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1960年8月至1967年3月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其间:1958年冬起任军区党委常委,1960年4月起任军区党委副书记,1961年8月起任军区党委书记。1963年11月至1967年1月兼任四川省体委主任,1964年11月至1967年1月任中共四川省委常委。1965年11月至1966年11月任中共中央西南局委员。1966年至1972年“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被关押。1972年至1975年待分配工作。1975年5月至1982年9月任装甲兵司令员、装甲兵党委书记(1975年6月起)、第一书记(1975年8月起)。。1985年9月中共全国代表会议、中共十三大分别增选、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2006年5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人物成就

1928年任区少年先锋队大队长。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第三军连、营、团长。参加了湘鄂西、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和长征。1937年入延安抗大学习。后任八路军一二0师副团长。参加齐会、陈庄等战斗和百团大战。1944年任八路军一二0师副旅长。1945年后,任晋绥野战军旅长,第一野战军师、军长。参加了延安保卫战和青化砭、宜川、扶、兰州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任军长。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军长。1957年毕业于军事学院战役系。后历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装甲兵司令员。是中共七大代表、第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中顾委委员,第三、四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人物事迹

投身革命



1913年农历9月初五,在一个秋风萧瑟湖波荡漾的夜里,年轻渔民黄登庸家里迎来他们的头一个孩子。这孩子就是黄新廷———最初,他的名字叫新亭,后来,洪湖来了共产党后,才改名新廷,表达他们新的希望。

黄新廷从小随父下洪湖谋生,撑船掌舵,捕鱼捞蟹,游泳潜水,采莲摘菱,无一不精。91岁的黄新廷将军不无得意地告诉记者,虽然只读了不到半年书,个子不高,但他早在13岁时,就开始独闯江湖了。通常渔船出湖,都是两人同行,一人掌舵,一人挂帆或撑船,遇逆水逆风时还要拉纤,而13岁的黄新廷却一人独担此任,去汉口卖鱼。从此,他成了一名小船老大,此事在村里传为美谈。

1928年春,贺龙、周逸群领导荆江两岸农民举行了年关暴动,也在洪湖边掀起了巨浪。黄新廷的父亲黄登庸成了农会负责人,小黄新廷加入了共青团组织,并成了区里的少年先锋队大队长。从那时起,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苏区的革命斗争中。翌年冬,他又参加了区上的骚动队,当了一名火炮手,使用一门前清的铁铸火炮。一天夜晚,黄新廷随骚动队夜袭进犯苏区的保安团。那天,他第一次开了炮,揭开了自己战斗一生的序幕。

1931年秋天,黄新廷在苏区面临封锁围剿的关头正式加入了红军,到鄂西军分会警卫营当了一名战士。不到半年后,他就进入了洪湖军校学习,是这期军校学员中最小的学员。

长征路上

1932年7月,黄新廷回到军分会警卫团时,敌人对湘鄂西苏区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敌人已进犯到洪湖苏区的中心地带。而此时,苏区最高领导人夏曦仍顽固地执行“左倾”路线,搞“肃反”扩大化,许多优秀的指挥员被撤被杀。虽然黄新廷和战友们浴血奋战,战况还是每况愈下,失去了洪湖根据地的红三军开始向鄂豫交界的桐柏山转移。发着高烧的黄新廷穿着单衣,冒着刺骨的寒风,在冰天雪地中坚持行军。但他仍未能逃脱“肃反”。一天,他在行军中,被一名洪湖军校中的同学认了出来———因为军校校长被打成了“改组派”,他这个军校的学员自然也成了“改组派”。

当晚黄新廷就被保卫局捆住,送到军委特务队看管起来。行军中,他要背弹药、粮食,抬伤员、火炮,在冰天雪地中,在碎石路中,在荒山坡上,赤着脚前行。只有到晚上松绑时,他才能找根木棍,蘸一滴点灯用的桐油,在火上烧热,将热桐油滴到冻裂开的血口子上,然后把裂开的伤口用线缝上。用短痛来减轻第二天行军的长痛,以免掉队。

经过乌蒙山回旋战斗后,红军总部电令红二、六军团北上抢渡金沙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此时,22岁的黄新廷已被任命担任军团前卫的12团团长。

黄新廷率12团昼夜急行,于1936年4月7日下午到达普渡河东岸。普渡河是二、六军团长征中从元谋渡金沙江的首要关口,能否赶在敌人前面控制渡口关系重大。经过一番激战,他们成功地渡过普渡河。但由于红军从龙街抢渡金沙江的意图已被敌人察觉,他们接到命令立即撤离,声东击西,转头以急行军速度向昆明前进。11日即达昆明附近,云南军阀龙云慌了手脚,急调在普渡河一线防守的部队进驻省城。

在昆明外围,黄新廷接到新的命令,立即西进。红12团作为左路红二军团的前卫团,每日前进百里,几乎每天都要攻下一座城镇,所过之处,国民党政府官员闻风而逃。

国民党的飞机天天看着红军在滇西大道上急速前进。蒋介石再也坐不住了,亲临昆明督战,企图将红二、六军团歼灭于金沙江南岸的鹤庆一带。

贺龙将计就计。1936年4月23日,黄新廷率12团抵达鹤庆。24日,后续大部队陆续抵达,做出从鹤庆东北方向的梓里铁索桥渡江的姿态。而作为先行团的红12团,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于次日上午出现在丽江坝子上。第二天队伍抵达石鼓渡口,当地渡船已被民团头子全部撤到北岸,侦察分队只找到了一条被百姓隐藏起来的木船。

一只木船,一次只能载20个人,往返一次需要一个小时。如此,全团几时才能渡过?黄新廷决定从江面较窄的5里外的上游木瓜寨渡口过江。峡谷中响起了川江号子,战士们拉着纤向上游开进。一夜间,红12团全部渡过金沙江,继续沿江北上。在他们之后,大部队也于两日内全部渡江。坐镇昆明的蒋介石如梦初醒,令各部队急追。但是,他们在石鼓渡口看到的,是这样几条醒目的标语:“来时接到宣威地,费心,费心!走时送到石鼓镇,请回,请回!”团长黄新廷带领部队寻粮。幸运的是,他在一个没有牛的牛圈里的牛粪下挖出满满一坛子青稞,虽然很少,却是珍贵的救命粮。

与红四方面军甘孜会师后,中央宣布由红二军团、红六军团与红三十二军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过草地时,黄新廷的红12团又奉令成为全军的后卫,负责全军的收容工作。向来日行百里的12团,在草地上一天只能走三四十里。离开甘孜七八天后,部队就断粮了。黄新廷把解除饥饿的希望寄托在被称为“草原小上海”的阿坝。到了阿坝后又是失望代替了希望。这里只有几十栋空空的民宅,数量有限的粮食早已被前边的部队筹光了。

寻粮是部队生存的首要任务。黄新廷带领部队,在打过的秸垛中,搜捡那遗落的青稞粒。幸运的是,在一个更远的村庄里,他在一个没有牛的牛圈里的牛粪下挖出满满一坛子青稞。部队总共找到400斤青稞———对一个团而言,虽然很少,却是珍贵的救命粮。黄新廷命财务员把40块银元埋进坛子里,喜气洋洋地回到部队。此时,由团政委杨秀山带队的另一支寻粮队伍,也找到了几皮囊粮食,还有几小包豆子和盐巴。红12团寻粮立即名声在外。贺龙、关向应来到了12团。黄新廷隆重招待首长们,给每人冲了一茶缸炒青稞面,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有的部队还没有找到什么吃的,黄新廷主动把少得可怜的粮食匀出一部分给兄弟部队。好心有好报,黄新廷再次出去找粮时,又说服一个寺庙的主事喇嘛卖给他们几牛皮囊的酥油。

部队继续前行。黄新廷规定:每人每天不得超过二两青稞粉,吃粉必须与野菜掺在一起;下粉数量统由值班干部掌握,野菜能否吃由团里决定———当然,他本人常常是第一个尝野菜的人。

饥饿折磨中的红军,每天只能走20里。渡过葛曲河后,关向应来到12团,对黄新廷说,“贺老总的腰带又紧了两个扣。黄新廷,你能不能找点吃的东西给总指挥补补?”黄新廷拿了一小皮囊酥油交给关向应。关向应如获至宝,“这下好了,贺老总就能坚持走出草地了。”

粮食越来越少,连警卫员的皮斗篷也烧着吃了。8月18日,当他们吃力地翻过一座小山时,眼前突然一亮:那是一片房屋,麦地,还有久违了的炊烟!他们终于走出草地了。红12团终于有了一个休整的机会。战士们用一块白洋一个“锅盔”的昂贵价格,吃了长期饥饿后的第一顿饱餐。此时,红12团已从长征出发时的1200人,减员至800人。

抗日战争时期

抗日战争开始后,黄新廷先是被留在红军大学学习,1938年,又回到贺龙率领的120师358旅716团任团长,在晋西北抗战。

1938年11月,黄新廷率部设伏五台滑石片,与日军110师团蚋野大队激战一夜,歼灭日军700余人,俘虏21人。抗战以来,中日双方交战中,我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全歼日军一个大队尚属首例。从此,“亚六团”(716团的代号)在冀中名声大噪。

1939年,一支洋队伍来到八路军120师,这就是白求恩及美国医生布朗率领的东征医疗队。在716团黑马张庄伏击战中,白求恩率队连续工作,从3月1日下午开始,直到3月3日晨处理完全部伤员后才上炕休息。下午醒来,他忽然想起,这天是他的生日。“我们虽然来不及为这位来自异国的同志庆祝生日,但黑马张庄伏击战的胜利,给白求恩大夫的生日送了份厚礼。”黄新廷说。

1939年4月23日至25日,在贺龙的指挥下,黄新廷率部在齐会村与日军劲旅吉田大队血战,重创吉田大队。并在兄弟部队的协同下展开围歼战,除吉田率少数残敌逃走外,其余日军全部被歼。激战中,亲自指挥作战的贺龙也被日军的毒气所伤。黄新廷将军回忆,白求恩大夫的救护所就在距战斗一线三公里处的一个小庙中。战斗十分惨烈,不断有伤员被送来。白求恩大夫几乎一刻不停地在做手术,炮弹的爆炸声不断传来,有时爆炸的气浪会把手术台前的布幔掀起,但他从没停顿。

将军说,贺老总的部队经历的战斗残酷,装备差,补充的兵员少,因此断胳臂断腿的多。正是这些将士的英勇作战,赢得了对日军的一次次胜利。齐会大捷后,《新华日报》发表了齐会大捷的消息。这胜利,也包含着白求恩大夫和他的救护队的汗水。回忆起白求恩大夫,黄将军至今十分怀念。1946年,已晋升为358旅旅长的黄新廷率部抵达延安,358旅成为解放战争时保卫延安的劲旅。毛泽东说,“你们是三进河西,招之即来,来之能战”

解放战争时期

1946年12月5日,已晋升为358旅旅长的黄新廷率部抵达延安,担负起保卫党中央的重任。在机场,毛泽东和朱德一行人检阅了部队,首先来到了358旅队伍前,黄新廷、余秋里向前一步,给毛泽东和朱德行军礼。毛泽东说:“你们是三进河西,招之即来,来之能战。”

黄新廷和他所率的358旅果然不负重望:诱敌主力北上,并在青化砭歼灭胡宗南整编31旅旅部及92团2900余人,被新华社发稿称为“模范战例之一”。紧接着,黄新廷又率部以一旅之力阻住敌人五个旅的兵力,保障了兄弟部队在羊马河全歼胡宗南135旅。继而参加了进攻蟠龙的战斗,毙、伤、俘敌6700余人。并在沙家店战斗中与兄弟部队一道,全歼胡宗南王牌36师师部及两个旅6000余人。在荔北战役前,黄新廷对彭德怀的计划提出不同意见。彭德怀仔细听取了汇报后,说:“就照这个主意办。”结果,荔北一役,出其不意地穿插迂回,使敌人方寸大乱,共歼胡宗南集团25000余人。

1949年,西北野战军改称第一野战军,黄新廷任第一师师长。不久,他就被任命为第三军军长。此后,黄新廷率部直下八百里秦川,西出兰州,并率快速纵队急进玉门油矿,保护了嘉峪关、莫高窟。专案组采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他揭发贺龙。铁骨铮铮的黄新廷没说一句违心话。退居二线后,他曾多次重走长征路,对长征的记忆刻骨铭心。

文革动乱


黄新廷书法

“文革”中,黄新廷将军被打成“贺龙黑干将”而被隔离审查。1967年2月,黄新廷和成都军区政委郭林祥被押到北京。在300多个日夜里,专案组采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他揭发贺龙。铁骨铮铮的他没说一句违心话。1968年5月,黄新廷再次被押解到北京,在一间斗室中被关了四年半,被折磨得虚弱不堪,经常拉脓便血,行走困难,还要接受专案组无休止的批斗、审讯。有一次,贺龙专案组命黄新廷交代历史问题,他提笔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枪有两支哑一半,三发子弹一粒算,缺枪少弹生命换,当年就是这么干。”据贺龙专案组值班日记载:“71.4.15,黄新廷仍然坚持顽固态度,不管你给他如何说,他一概反驳……”

1972年11月,在周恩来的亲自过问下,黄新廷才从关押地被解救出来。1975年5月,邓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黄新廷将军受命任装甲兵司令员,不久又被增选为中央军委委员。

据将军回忆,有一次,张春桥召开批邓汇报会,他在张春桥对面久久怒目而视,一言不发。色厉内荏的张春桥禁不住他的逼视,借故挪动位置避开了他的视线。

在装甲兵司令员的岗位上,黄新廷拨乱反正,重建和开创了装甲兵部队新的时期。

退居二线后,黄新廷将军曾多次重走长征路。1985年,将军率《贺龙传记》组的编写人员,在湘西的崇山峻岭中奔波几千里。次年,将军又上长征路,从昆明沿长征路直抵丽江石鼓镇,给党史工作者解答了长久以来在渡江问题上的疑点。第三年,将军力排众议,抱病踏上西行之路。在宁夏、甘肃境内,在黄土高原,再次留下自己的身影。回顾长征,将军感慨万分:自己戎马一生,战斗的足迹遍及祖国各地,但是,记忆最深刻的,无疑还是长征———“那是一曲生命的壮歌,一首追求理想和信念的史诗。”

人物性格

黄新廷将军少年时面如朗月,风姿俊秀,及老而容颜不衰,至古稀之年仍若童子,人称“娃娃脸”是也。

黄新廷将军乐于创新,勇于求索。抗战时期于延安学会打网球,球技拔萃,无人能敌;解放战争时期学会照相,自己配药,自己冲洗。他在严格管束之余,开导自己的孩子要善于思考,处处留心皆学问。所以他的孩子在军校学习时都各有高招,靠自己的才智夺得优异成绩,让同学们羡慕甚至怀疑。

黄新廷将军善分析,长判断,多机变,指挥作战能以少胜多,以弱凌强。初任连长即奉命攻敌某保安大队。是时,全连只有五排子弹,共25发。将军将子弹发给优秀射手,并规定目标,锁定敌人指挥官和机枪射手。另又组织一个班携手榴弹隐蔽接敌,发起突然袭击。是役大捷。战后,师长汤福林奖励将军一块盐巴,巴掌大小。将军视为“宝贝疙瘩”,亲自掌控,每饭时于菜汤中涮一涮,约用一月余。

人物评价

“文革”中,黄新廷将军被打成“贺龙黑干将”而隔离审查。某日,贺龙专案组命将军交代历史问题,将军援笔立题,曰:“枪有两支哑一半,三发子弹一粒算,缺枪少弹生命换,当年就是这么干。”

解放战争时期某日,贺龙元帅见黄新廷将军,曰:“黄新廷啊,怎么不见老呢!”将军曰:“我都快40了,老总开我的心哪!”建国后某日,彭德怀元帅至某文工团视察,有人赞演员漂亮,彭德怀元帅曰:“可惜你们没见过黄新廷!”

黄新廷将军重视练兵。江含章将军告余,1943年冬,部队开展大练兵。掷弹筒连战士刘振福投弹达62米,比全团平均成绩高一倍,人称“小钢炮”。由于刘振福是连队的“罗克兵”(落后战士),干部多有微词。黄新廷将军闻之,亲自至训练场看刘振福试投。次日,便带刘振福到各连去巡回施教,不但教兵,也教官。推广刘振福投弹训练法后,全旅投弹成绩由平均30米迅速上升至40.2米。毛泽东向全军倡导的“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的练兵方法由此始也。

人物逝世

2006年5月12日,开国中将、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人物荣誉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