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抗日战争故事

狼嘴夺羊(山西红色故事丛书征文:抗日战争故事)
来源:晋绥网   作者:尹恒士 尹鸿举   更新时间:2020-10-28   浏览:444



轰、轰、轰……。

三声边区造手榴弹的爆炸声把正在晋西北根据地,现平鲁区下水头乡韭菜庄村窑峁山西沟扫荡的日本鬼子和俩、三个黑狗子(汉奸)惊得目瞪口呆。敌人认为遇到了八路军和民兵的大队伏击,加上地形的不利。他们丢下费尽心机冒着丧生危险搜寻到的四十多只雪白的绵羊。急速逃命,追赶同伙。此时只听到一阵急促的口哨声,羊群在头羊的带动下,箭一般地向他们预定的地域射去,日本鬼子和汉奸黑狗子垂涎欲滴饥肠轱辘十分需要的肥羊眨眼又回到了主人手中。这就是“空室清野”不让敌人寻到一粒粮食,喝上一口水,找到一点给养。三个民兵和羊倌羊群汇合,望着敌人逃跑的背影,发出得意的笑声。

这个故事还是发生在一九四四年十月五日(农历八月十九)至十一月十六日日本鬼子发动的对晋西北根据地,依只泥泉、韭菜庄(一个行政村主村一个附村)等村为中心长达四十多天的扫荡中,组织这次狼口夺羊行动的是当时隶属朔县西山抗日根据地的韭菜庄尹丕德。一九二七年四月出生的他,时年十八岁,已经由儿童团长成为民兵小队长。这次反扫荡上级安排民兵三个一伙,五个一组,分散在沟壑山岭上打击敌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以适应当时的斗争需要。因为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四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也是朔平西山抗日根据地最困难的时期,经过日、伪军多次的扫荡和数不清的驻军,人们已经十分穷困和疲敝。“蚕食”、“扫荡”,反扫荡“空室清野”,斗争进入了白炽化阶段。群众已不能在村里居住和生产,只好到村周边山沟沟挖土窑洞,隐藏到更加偏僻的地方分散居住。门前沟、西场窊、窑峁山背后......三户五户隐蔽居住。躲避日本鬼子的扫荡减少损失,落实根据地首长“空室清野”政策。尹丕德和族兄弟尹进义(朔县早期共产党员首任村支部书记。起秧歌踢鼓子,小场领军,擅长券石窑曾随八路军抬担架一次到归绥三个月,支前模范)、尹丕成(解放后任村党支部书记)为一组。羊倌是刘三,他母亲是尹有祯妹妹他们的老姑,是放羊的把式,从偏关县上井坪村搬到韭菜庄与哥弟们同住。放羊有“三绝”:响羊鞭、打哨哨、扔点点。响羊鞭不用介绍,就是赶羊时,鞭子甩开发出的炸响,清脆悦耳。打哨哨按书面语言就是口技。刘三对羊发出的口哨,就像部队发出的军号,让羊群集合、散开、快速前进、吃草喝水(饮羊)警惕等。平时羊群被训练的令行禁止,十分听话规矩。扔点点叫投掷吧,他就地取材,拿起土圪拉和石头蛋扔的特别远,有近百米的功底。而且又准,指哪打哪,有俏皮的羊只要吃庄稼,嘴一张土块正好打过来。所以羊也就没有偷吃的念头。刘三首先发现他在水涮沟藏控的羊群被鬼子搜出。急中生智用平时练就的口哨声给民兵报信。他们三个民兵听哨声后,得知有紧急情况,马上巧妙的迂回到鬼子附近。三声巨响,羊群纹丝不动,鬼子赶不动羊只,怕丢命,只好弃羊夺路逃跑。在尹丕德民兵小队长的带领组织下,狼嘴夺羊至今在当地传为佳话。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晋绥《抗战日报》对这次反扫荡是这样报到的:“自十月四日敌由朔县增兵利民,当晚出发,窜至韭菜庄村南至偏关境的南北场、教子沟,返经南堡子、地椒峁、到老营。只泥泉行政村民兵中队当日即不断尾追和侧击敌人,反扫荡的激烈斗争即此展开。......”

这次对晋西北根据地的扫荡是因为美国主导的对日本石油禁运,最终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军偷袭了珍珠港。次日英美对日宣战。而此时日军先后侵略了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等国。美军开始有限反击,先在岛礁上争夺。到一九四三年要登陆菲律宾,意味着日本本土受到威胁,从东南亚掠夺战略物资的通道被堵死,日本军国主义的后劲将不足,以战养战成为不可能,他们从根子上已有失败的前兆。是垂死挣扎,对于晋西北革命根据地人们来说,是黎明前的黑暗,往往黎明前的黑暗更可怕、更恐怖。这次扫荡中日本鬼子纠集了日伪军1200余人,叫做“毁灭扫荡”、“拉网式巡迴大扫荡”,是历年来最残酷最狠毒,时间最长动用兵力最多的一次。第二年一九四五年农历正月十五后,又在只泥泉制造了“只泥泉”惨案。惨杀干部群众19人。韭菜庄村尹丕德等三个民兵敢向七个日、伪军下手,要有一定的勇气和胆量。

其实这是根据地军民与日伪军多年斗争中锻炼成长的结果。抗日战争我们常说是八年,其实应叫做十四年抗战,从“九一八”就要算起,“七·七事变”后的八年抗日到一九四四年日军已是强弩之末,由于战线越来越长,八路军在敌后歼灭、牵制了大量日军有生力量,正面战场又成建制消灭了大量日军。兵力不足,战争资源匮乏,日军逐渐陷入困境。听父辈们说:到一九四四年平鲁南丈炮楼里的日本人士气低落,有一些听起来咿咿呀呀说些日本话,其实是抓雇的南朝鲜人,冒充日本鬼子,关东军已空虚。他们没精打采,在土地上用木棍棍写“没办法”的字样。吃的粮食供给不上,喝的水也困难不敢到沟里取,只好用又苦又涩用来做酒和做饲料的红高粱充饥。平朔西山根据地人们至今留下歇后语:“日本人吃高粱面没办法”。平时连据点炮楼也不敢下,一派窘境,内部反战厌战情绪抬头,面对这样的窘境,日本鬼子为了太平洋战争的需要和自身供给和生存,不甘心失败,只好进行疯狂的扫荡。抢夺物资和破坏。尹丕德和他领导的民兵从小在和日、伪军的斗争中成长,这时已经历练了七年多。从儿童团长到民兵队长。他们越战越勇,越来越胆量大。从给八路军站岗放哨、查路条、送信、贴标语、开会烧水扫院。成长为敢和敌人直面战斗的民兵,韭菜庄这个不起眼的小村村,在抗日战争中参加革命,迎得建国胜利的革命干部有土生土长的尹丕德,解放后一直在基层工作,曾任过兔儿水乡乡长,参加过阳高、应县、怀仁的“四清”工作。1997年2月病逝。有出地砍柴,遇见贺龙元帅部队,把镰刀绳让伙伴捎回家里,紟着搓得草要子蹦蹦跳跳参加了八路军的茹丕烈,那是一九三八年二月,他才十三岁,解放后成为师级干部,任过炮兵团的主官。还有在偏关县学习,后整班参加革命。解放后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任报社主编(主官)的王进熙。一本土,一尚武、一崇文。在抗日战争中韭菜庄村走出的尹丕德、茹丕烈、王进熙当地人称“三杰”和“三巨头”。从又一侧面显现了老区人民的贡献。

当年朔县西山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区域只泥泉、韭菜庄可以说是晋西北革命根据地的“小延安”。它曾是朔州市委、政府、军分区的前身。在这里诞生了晋绥边区特委、晋绥五分区、朔县县委、右南县委、山朔县委、平鲁县委等党政机关。八路军120师独立六支队、三大队、平鲁县抗日游击大队曾在这里驻扎。养育过一万多抗日军民,经历了六次大扫荡和血腥的“只泥泉”惨案。

别看那些现蒿草丛生的院落,呲牙咧嘴的石窑,甚至还能看到日寇扫荡时烟熏火燎的痕迹。这里曾经闪过共和国付总理和将军们的身影。别看现歪瓜裂枣勾背瘸腿的老者,他们的手曾经做过军鞋,肩抬过担架,背过伤员,送过公粮。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有红色的记忆,为共和国的成立做过贡献。甚至一把苦菜都是压倒敌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和砝码,以致换回了大上海的金条,成为射向南京总统府上的子弹。韭菜庄凤凰湾有二、三种说法,我同意凤凰头是窑峁山,翅膀是村东庙疙蛋,西窑峁山,身是王家洼、榆树洼,尾是只泥泉南梁的形象说法。凤凰镇宅得丰安,愿这个村在小康路上走的更好、更远,现代化的建设中在能看到它矫健的身影。现今带着感情扶贫奔小康,想到这些我们做的再多也高兴值得。

相关链接:



丕德,男,汉族,中共党员,1927年4月出生,系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下水头乡韮菜庄村人。

1938年至1944年为儿童团员、儿童团长。

1944年至1949年2月,任本村(韮菜庄村)民兵小队长。

194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9年2月至1950年3月任朔县四区只泥泉大行政村政府文书。

1950年3月至1953年3月先后任朔县四区只泥泉供销社,石洼供销社业务会计。

1953年3月至1955年9月任只泥泉乡党支部、乡政府秘书。

1954年3月8日被选举为平鲁县第一届人大代表。

1955年9月至1956年4月任下木角七区委会宣传委员。

1956年4月至1957年3月任县人委会采购科第一科员,期间在山西雁北地区地委党校学习。

1957年3月至1958年12月任兔儿水乡人民委员会乡长职务。

1959年1月至1962年8月任双碾人民公社组织组监宣传职务。

1962年8月至1964年任只泥泉公社党委秘书、党委委员职务。

1964年—1966年期间先后在阳高县、应县、怀仁县较大公社开展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任工作队队长。

1966年至1984年(由于患多种慢性病)先后任下木角、只泥泉公社(乡)党委委员等职务。

1984年县人民政府以最高退休待遇办理退休。

1997年2月4日因病去逝。




作者简介:




尹鸿举,1948年12月生,男,汉族,中共党员,山西省朔州市下水头乡韭菜庄村人。1968年12月毕业于雁北地区朔县师范,小学高级教师,先后在只泥泉,下木角乡任教。2010年退休。尹丕德长子。

编辑:郭小利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