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抗日战争故事

抗日战争故事:十七颗弹头弹片
来源:晋绥网   作者:   更新时间:2021-01-06   浏览:563


王宝长

1939年冬,不仅气候十分寒冷,粮食物资极其匮乏,而且山西抗日斗争也进入愈加残酷的阶段。日伪军不断加紧对我抗日武装和抗日根据地进行围困围剿,国民党阎锡山顽固派又趁机发动事变,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与日伪一道对我进行绞杀,妄图一举消灭我们。对此,我们八路军115师独立第1支队,在晋西区党委林枫同志的正确领导下,在陈士榘支队长和黄华、韩钧、张文昂等首长直接指挥下,坚决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对顽固派“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斗争和自卫原则,与日伪军和阎锡山顽固派进行坚决的斗争。

12月下旬的一天,我们接到支队和晋西区党委指示,命令部队配合晋东南抗日根据地打退日军的进攻,迅速从赵城汾河西岸的好义村(今赵城镇好义村)驻地,转移到赵城东广胜寺后河头村(今洪洞县明姜镇后河头村),在那里连续向同蒲线以南开展破击战(组织群众割断电话线、破坏铁路等)、袭击战、伏击战,进行各种游击活动,阻止南同蒲线上的日军向晋东南抗日根据地进行进攻和增援。

接此命令上级突感形势对我极为不利,阎锡山顽固派郭综汾33军的403404团和陈长捷61军的一部分已在土门大山头上构筑了工事企图阻我行动,赵城(今洪洞县赵城镇)里的500多日伪军也不出所料的赶到后河头的庙子(可能是今天的天神庙),占领了阎军左面庙子山头,挖了战壕,配备了重机枪,死守庙子山头,与阎军一同对我形成包围之势。情况万般紧急,若不立即攻下左侧日伪军所占山头,掩护大部队冲过去,势必会有被包围的危险。战斗在早上迅速打响,我们团担负主攻庙子山头,向鬼子发起冲击,其它各部队也从不同方向向庙子山发起冲击。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敌人凭借火力优势把我们死死压住,打到中午时,我们一营伤亡很大,营长也负了重伤,一营不得不退了下来,支队和团首长接着命令二营上,继续组织部队向山上冲锋,打到下午两点钟仍未能攻上去,这时陈士榘支队长、黄华副支队长和贺一祥团长,马佩动政委下死命令,命令我们三营十连十一连四个排官兵放下背包配齐冲锋枪手榴弹、背起大刀组成突击队,由二团李敏参谋长和三营长毛会议在前面直接指挥,各连排干部和党员带头冲在前,务必强攻上去,攻下庙子这个据点,为部队杀出一条血路。大家都杀红了眼,发誓:为牺牲的战友报仇,宁死不下火线!

我担任十一连突击队队长,带一个排从西面往山上攻,我连黄元晨排长带一个排和十连两个突击排,从中间和东面往山上攻。我首先利用地形带领战士从庙子西面向上攻,那年的冬天特别冻,寒冷的冬天把山地冻得又硬又滑,没有东西做掩护,只能凭着勇敢边打边冲,快冲到山上的时候我看见我们一团在庙子东面高山上也发起了冲锋,把进攻他们的敌人压住,一会敌人就如羊群一般大片四散崩溃下来往后逃跑。此时敌人的轻重机枪都集中到一团方向掩护他们的人东面撤退,我立即趁此机会带领大家一下子冲到了敌人战壕附近,迅速起身边高喊“同志们冲啊!杀啊!边向敌人战壕猛扔手榴弹。日本鬼子轻重机枪调过头来猛烈向我们扫射,掩护着他们的步兵,我们看见有100多日本鬼子端着刺刀向我们排冲压过来,战场火光冲天,炮声喊叫声连成一片。我举刀冲在最前面,敌机枪集中向我射击,子弹在我身边唰唰呼啸而过,我不顾一切挥着大刀甩着手榴弹向前冲,战士们紧随着也齐身冲了上来,眼见鬼子一个个倒下,距敌十几米了,突然左大腿一阵钻心刺骨剧痛不听使唤了,敌机枪把我打倒在地上,血喷如柱不能动弹,卫生员冒死冲过来从急救包中抓了把药棉倒上水壶中的碘酒就敷在了伤口上,敌人机枪仍不停向我射击,我的左大腿又连中多弹,我顾不了那么多,一心只想着胜利,仍然不停地怒吼着“杀鬼子呀!杀鬼子呀!”继续指挥战斗和扔手榴弹,敌人伤亡惨重,残部见状,丢下枪支慌乱逃窜。当我们手榴弹爆炸声在敌群里响起来之机,我十一连两个突击排连连向敌人战壕里猛甩手榴弹,接着和十连两个突击排一拥而上冲到战壕与敌肉搏,攻上了庙子山,鬼子彻底完了,死伤满山头。看到同志们冲上去杀得鬼子四处乱窜,我一下昏了过去,醒来时发现卫生员在大声叫着我的名字,他告诉我,我的左大腿胯关节骨头被机枪打穿了,流了好多好多血。重伤员被背下来集中到一起,准备抬下去疏散到附近村庄老百姓家中,这时我看到陈士榘支队长、贺团长和毛营长骑着马随着部队过来了,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陈支队长对我们大声说:“同志们,吃苦了”!我们鼓足劲齐声回答“不怕,首长们辛苦了!”完后指着我说,王排长好样的,你作战很勇敢呀,你们是一个能打硬仗的排!我们在望远镜里都看到了,你是我们支队打仗的“小老虎”啊!(19895月我在广州再次见到老首长陈士榘上将,他一眼就认出了我:“我的小老虎还在啊……”听到此话,激动的泪水一下子脱眶而出。)

鬼子被消灭后,部队迅速前进,我们支队一民运干事带来一个担架,要抬我下去,我考虑自己是排长是干部怎么能坐担架呢,就没有让抬,叫他们把担架留给十连重伤员用。我坚持着站起来,咬着牙,忍着剧烈的伤口痛疼一拐一拐的走下了三十多米长的深沟,接着再往西面山上走,上到半山时,我伤口疼痛特别厉害,失血过多口干舌燥尽想喝水,一步也不能向上爬了,眼前一黑就一头栽下去趴着动不了了,这一倒下就起不来了,这时民运干事找来担架把我抬到前面村庄,托放在一老百姓家中,我们支队的二十多个轻重伤员都托放在这个村庄(当时八路军没有条件,不能跟着走的伤员都由当地党组织负责,就地安置在附近村庄里,待伤愈后再找部队)。终于等到医生来重新给我换药,把我的血裤子给脱掉,只穿一个裤头,洗了三大盆血水,那一夜伤口那个钻心的疼呀,汗珠浸透了整个棉衣。痛疼一夜不能入睡,要水喝,医生给我送来烧的小米汤几次喝了有大半碗。医生不愿叫喝水,怕止不住伤口的血,小米汤也不愿叫多喝。第二天民运干事代表支队领导来看望我,告诉我为给我养伤支队特给村里六十块大洋,这在当时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并安慰我好好养伤,部队回来一定接我们回去。此时,想到我们陈支队长和各级首长,想到战友们,想到晋西南围歼战役的重大胜利,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激动,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忍住伤口疼痛,伤愈后一定克服一切困难也要回到部队。

在那以后,我在地下党组织和当地老乡的掩护照料下,和其他二十几名重伤员一起,历经艰辛,几经辗转,上了吕梁山,后又到延安,挺进东北,南下武汉,期间,我一根拐杖一条腿,坚持革命坚持战斗。直到13年后的1952年,我们有了条件,在武汉中南军区总医院做了大腿手术,从负伤处共取出机枪弹头16颗,炮弹弹片1块,共17颗。这17颗弹头弹片是日本侵略者罪行的见证,也是伟大的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生动体现!

根据王宝长同志回忆录整理

编辑:晋绥网汾阳站刘艳普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