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抗日战争故事

护送伤员小故事
来源:晋绥网:山西红色故事书稿   作者:抗战老兵:‘’王宝长   更新时间:2021-01-07   浏览:413



我们部队在武风村住了一个星期,就转到前方活动,把我留在武风村继续养伤。我心想我跟着部队养伤不是成了部队的累赘吗?过了两三天我们部队打完仗回来了,连长指导员向我介绍说,这次在郭家掌打了个漂亮的袭击战,堵击敌人的地方,战士看见敌人要从沟里逃走,咱们的战士勇敢的跳下沟,拿着手榴弹用铁头把十多个敌人打得头破血流,晕倒在地。战士们把敌人俘虏回来,战斗情绪非常高涨。我听了非常高兴。下午我拄着拐杖看见李觉教导员,我向教导员说,我们这次在郭家掌打了个漂亮的袭击战。李教导员说,我很高兴,消灭敌人一个排,还捉了敌人十多名俘虏,不过我们也伤亡十多名同志。他接着问我,你的伤养得怎么样了。我说,好些了,这些日子吃得好,身上感觉有力气了,疼痛感也减轻了。接着他又问我能骑马吗。我说,因为在大腿胯关节骨被打伤,腿不能向外张开,因此不能骑马。李教导员说,赵青特派员和我们商量通过地方党把你送到汾阳外城去疗伤,不知你愿不愿意去,但又考虑到部队马上要执行新的转移任务,如果你能骑马,就把你带着跟部队走。我回答说,你们这几天去打仗,我也在左思右想,我跟着部队养伤,我成了部队的累赘,这不是长久之计,心里很是烦恼。李教导员接着向我说,不要烦恼,我们研究一下,你安心好好养伤。

到了第二天,我又去营部看见李教导员,他向我说,现在上面有新的任务,部队要做新的转移,经研究决定,由你带领把这十多名轻伤员带过封锁线,转移到晋西北去,汾阳城那里有咱们留守人员负责转移伤号去延安,你考虑一下。我当即向李教导员表态,坚决服从命令,请营党委营首长放心,我虽伤病在身,但我坚决保证把轻重伤员安全带过南马庄(今汾阳市三泉镇)日本鬼子的封锁线,转移到晋西北去。我接着问,不知具体共有多少名轻重伤员,李教导员回答说,包括你共有19名,重伤员连你在内共有4名,重伤员坐担架,其他的伤员都能自己走,你把这些伤员全部组织起来,南马庄日本据点那一带有我们一个姓梁的队长在活动,你可找他帮助你们过封锁线。我向教导员提出,所有伤员一律都换成便装,把所有伤员名单写给我,明天我和他们见个面,组织一下,轻伤员都一律带三个手榴弹,不带枪,李教导员说,好的,同意你的这些要求。

第二天吃过晚饭后,营部医生把伤员名单给了我,并对我说,教导员要到部队集结的地方去就不来了,要我告诉你,部队今晚出发,你带领伤病员在后紧跟着走。我把伤病员编成三个小组,第一组有五人,为前卫组,其中有一班长负责组织,这组负责侦察前面情况,与村长联系要担架,了解路程远近和寻找隐蔽地,并找到梁队长与之取得联系。第二组由医生和几个轻伤员组成,主要负责护理重伤员。后面是第三小组,主要负责后卫的安全,清查人数。当晚,我们紧跟部队出了村,走出村七里的地方,便和部队分开走,部队向南走了,我们向西北方向走。我们走到距出发地三十多里的一个村庄,在那里休息过夜。第二天,找村长打听梁队长现在什么地方。村长说,梁队长在南马庄敌人据点和南马庄南北一带几个村庄活动,他负责部队的南来北去过封锁线,他们非常隐蔽,找他本人不好找,只能写鸡毛信联络,梁队长知道后会稳妥的安排你们过封锁线的。我和村长商量,早晨把鸡毛信写好送出去,信中说我们今晚半夜会到南马庄日本据点西南五里远的一个小村庄半山上放羊的窑洞里隐蔽,等待梁队长安排我们过封锁线。

第二天晚饭后,我们按计划行动,我叫医生给伤员都换好药,村长带担架和人员帮助我们在半夜时分到达了南马庄敌人据点西南五里处的那个小村庄。村长把我们转交给了这个村的村长,这个村的村长连夜就把我们送到了半山腰上放羊的那个窑洞里,并给我们送来了吃的。我们在洞里隐蔽等待了一天,正当焦急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来的脚步声,发现是村长来了,他告诉我们,梁队长传来口信,日本鬼子快换哨了,要我们马上行动。于是,村长领着我们走到南马庄过封锁线,我们动作非常迅速,安全穿过了封锁线。这样每到一个村庄,这个村庄的村长早就安排好担架和人员,迅速把我们送往下一个村庄。当我们过封锁线不久,忽然有人过来送情报,说今晚日本鬼子发现了我们过封锁线,要加快前进,别让日本鬼子会追过来。我们加快速度,到达下一个村庄时已是拂晓时分,我们已经到汾阳边山路上,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转弯,我指挥部队尽快走过这个弯,防止敌人炮弹打过来。果然,我们刚转过那个弯,就听见身后刚离开的地方响起了咚咚的炮弹爆炸声,好险啊,真是侥幸啊。

这时,从我们正面来了个部队,我在担架上斜着身子一看,原来是我们晋西北洪赵总队得到情报过来接我们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很快,我把伤病员安全地给了接我们的管理员,他后面那个带领部队的是一个大高个子,部队在他的带领下士气显得十分高涨,我细细一看,大高个子原来是我们十一连高雄飞连长。我心想,反顽战争开始时他有病住院去了,怎么今天来到这里了呢。他走到我跟前,握住我的手,我俩都激动的流下了眼泪。他对我说,你辛苦了,你太受苦了,你负了重伤用伤腿爬过冰山雪地的森林,终于辗转到了这里,真不容易呀。他还说,我养病时他跟着支队转移到晋西北,现在上级分配我担任汾阳公安局长兼中队长,你不要走了,留在公安局做党的工作,任支书,在这养伤条件还可以。我回答他说,我完全同意,党的组织介绍信我身上带着。我把营部管理员叫来,把护士和伤病员名单转交给他,我胜利的完成了任务。


讲述人:王宝长



王宝长:1918年7月出生,山西洪洞赵城人,1936年12 月参加革命,先后在党的领导下在山西抗日牺牲同盟救国会,山西洪赵灵霍临五县抗日游击队,山西新军决死2纵队参加革命活动和抗日工作,1939年任八路军115师独立1支队2团3营11连2排排长。1939年12月在山西中阳留誉与日伪顽作战中身负重伤,左大腿重伤致残。解放后任中南军区高级干部训练班训练处长院务部长、武汉军区政治部秘书长、湖北省建设兵团生产部长、孝感军分区司令员等职,军职离休。在革命战争年代英勇作战屡立战功,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民族独立自由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解放勋章、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等勋章。2004年在武汉去世,享年86岁。

王宝长,原名王宝常,1942年在延安抗大时,何长工同志将父亲名字改为王宝长,把常变成了长,说是要与他一样,永做革命的长工。父亲兄弟4个,分别叫王宝常、王宝修、王宝善、王宝道,四兄弟名字最后一个字合起来就是“常修善道”,四兄弟在抗战中,王宝善参加八路军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王宝道被汉奸日寇杀害,父亲王宝长在作战中英勇负伤。“常修善道”从此就成为了我们的家训。

“为救国烽火绵绵显英勇身残志坚、干革命忠心耿耿永不悔忍辱不摧,甘愿牺牲一生骨气!是他真实的人生写照。他对党对人民对亲人那种特有的“大爱不语、大苦不声、大悲不悔、大辱不摧”的革命追求的人格品行和精神气质已成为我们家的家风和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编辑:《山西红色故事》一书主持人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