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抗日战争故事

八路军第一婚故事里的故事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选载)   作者:郝文俊整理   更新时间:2021-03-16   浏览:1131


1938年一月的一天,在晋察冀抗日革命根据地五台县东冶镇,一场简朴的婚礼正在举行。新郎新娘都穿着八路军的军装,这是八路军正式成立后的军中第一婚,尤为特殊的是,新郎还是个外国人,他就是八路军总部任命的五台县第四区动员委员会主任、越南人洪水;新娘是区动委会妇女主任陈玉英。


“陈玉英与洪水要结婚了!”“中国女人爱上了外国佬!”消息像云层里吹进了冷气流,登时下起雨来:“中国人千千万,干吗找个外国人?”陈玉英理直气壮地回答:“洪水帮助我们革命,领导我们打鬼子,为啥不能嫁给他?如果我们那么狭隘,还有谁来中国帮咱们?”

就这样,陈玉英与洪水快快乐乐地结了婚。主持操办的是陈玉英的爷爷,按照当地传统、乡俗,结婚一般上等人家都要坐花轿,而陈玉英与洪水婚礼只筹备了两桌酒席,邀请了当地政府几位头面人物。介绍人是县委副书记赵鹏飞,证婚人是区动委会全体成员。


酒席间,区区动委会负责人马志远即兴题了一首《洪水玉英恋爱纪念》的藏头诗:

洪浪汪洋灌台东,水萍邂逅话长征。

玉人素抱抗日志,英雄早怀游击心。

恋君单矛出安南,爱侬双刀劈日本。

纪功统一思壮志,念念不忘八路军。

婚礼那天,夫妻俩在东冶镇一家小照相馆还特地照了一帧结婚纪念照。婚后,陈玉英接受洪水的建议,改名为“陈剑戈”。

这是当地头一宗跨国婚姻,也是红军长征后的头一宗军婚,史称“八路军中第一婚”。

中越两国这对在抗日战争中结下深厚感情的恋人的婚事,在解放区成为佳话。但由于当时八路军有纪律,抗战期间不允许结婚,洪水因此受到上级批评。消息传到延安, 毛泽东高兴地对朱德说:“这桩婚事不简单哟,一个是越南共产主义战士,一个是中国女八路,两人的结合代表了中越两国几万万人的友谊啊!”同时,中央考虑到战争期间的特殊情况,随后颁布了“二八七团”规定,即符合年满28 岁、7 年军龄、团级干部条件的,准许结婚。许多年龄大的老同志开玩笑地说,洪水挨批评,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

婚后不久,洪水被调到孙毅领导的抗日军政大学当政治教员,陈剑戈则当上了抗日军政学校女生队的指导员。后经晋察冀军区批准,洪水恢复了党籍。1939年,抗日军政大学撤销,大部分人员转往抗大二分校。1941年8月中旬,日军集中13万兵力向晋察冀解放区大举进犯,上级命令抗大二分校全校师生向行唐县转移。

那么,洪水与陈剑戈又是怎么相识、相爱的呢?

他们是因一场“意外”相识、相爱,开创了“八路军第一婚”之先河,又因一场意外诀别。这场跨国之恋,本有着美妙如童话般的开头,却因战争的残酷,最终以苦痛结局。

洪水在去世前,对胡志明说:“这辈子,我对得起六万万中国人民,却唯独对不住我心目中的那位中国女人!”洪水口中的女人就是陈剑戈。


洪水原名武元博,1908年10月1日出生于越南河内一个地主家庭。早年赴法国留学,与胡志明相识。1924年,洪水响应胡志明的号召,前往中国广州,加入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1926年,进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其间加入中国共产党和越南共产党

1927年12月11日,洪水参加了广州暴动 ,失败后随聂荣臻叶剑英逃往香港,后又前往泰国追随胡志明。1928年,洪水受胡志明指派,回到中国,在东江游击队任职。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并改名洪水,意思是像洪水那样在革命的河道里一直奔腾向前。并说“敌人不是骂我们‘洪水猛兽’吗?我就叫‘洪水’。

1930年4月,洪水调往红12军。1932年10月,洪水被调到江西瑞金,在红军学校担任宣传科长兼政治、文化教员,并创办我军历史上第一个剧社“工农剧社”,任社长。1934年,在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洪水以京族身份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不久,因追随毛泽东,与博古等发生矛盾,被开除出党。

长征开始后,洪水作为陈赓干部团成员参加。遵义会议后,恢复党籍。红一方面军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洪水随中共中央军委被派往张国焘控制的左路军。由于洪水反对张国焘的南下主张,再次被开除党籍。1936年初,洪水所在部队溃散,他只身一人历尽艰险抵达延安。


抗日战争爆发后,洪水初期在山西负责发动民众,后调往晋察冀边区任《抗敌报》第一任社长。1945年,胡志明在越南发动八月革命,洪水回国支援,任第四、五战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48年,洪水以阮山之名获得少将军衔(当时越南军队的最高军衔)。不久,由于他的中国背景,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胡志明不得不将其于1950年秘密送回中国。回到中国的洪水任中央统战部越南科负责人。后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任中央军委条令局副局长、《战斗训练》杂志社社长兼总编。


1955年,洪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也是我国首次授衔将军中唯一的外国人,同时他还兼有越南人民军少将衔,是中国和越南双料将军,同时他还分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越南共产党,也就是说他有双重军籍和党籍。1956年,因患有胃癌,回国休养。同年10月21日,在河内病逝,终年48岁。


陈剑戈,原名陈玉英,1914年11月出生于山西五台县东冶镇东街一个大户人家。早年就读于山西省立女子师范学校。1933年10月参加革命工作,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社会科学家联盟。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革命战争时期,曾任五台县妇救会主任、五台县四区动委会唯一的妇女委员、抗日军政干部学校训练班女生队指导员、抗大二分校文化教员、延安第二保育院保教科科长等职。

新中国成立后,陈剑戈先后担任六一幼儿院副院长兼党支部书记、北京市教育局科长兼办公室主任、北京市妇联常委、市机关党委委员。1981年1月恢复工作后,任北京市教育局副局长。


1983年正式办理了离休手续。离休后为五台党史、县志提供的资料有《五台妇救会成立前后》《关于洪水的简历》,并回忆了她在佛教圣地(六区台怀镇)组织妇女识字班,宣传男女平等、妇女解放和抗日救亡的道理,使解放区的妇女日益觉醒,走上了革命道路。

抗日战争爆发后,洪水是八路军总部派到山西五台县东治区的民运干部,也就是在这里,洪水和陈剑戈相识了。

当时,洪水查看战地动员委员会的名单时,发现竟然没有女同志,这是个大问题,毕竟妇女运动工作也很重要。好在当时五台县人民行政委员会中有一个女同志,也就是陈玉英。于是,陈玉英被叫到了洪水的办公室,洪水对他说:“以后你就是区动委员会干部,负责全区的妇女工作。”就这样,他们第一次见面了。洪水是一个爱说爱笑的人,第一次见面,腼腆的陈玉英就给洪水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二天,洪水主动找陈玉英说话:“陈玉英同志,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名字很怪呀?”陈玉英心里吃了一惊:他怎么知道我的想法?

洪水接着说:“其实,我的真实名字叫武元博,到中国后改名为鸿秀,可红军里的同志说我的名字像女名,建议改一改。叫什么呢?我忽然想起国民党的反共传单上写着‘共产党共产共妻,洪水猛兽’,顿时来了灵感,就改名为洪水。巧的是,我的一位越南战友也改名叫猛兽。后来,猛兽牺牲了,但我命大,大仗小仗打了十来年,没负一次伤。我这股水呀,一路奔流,一到东冶镇就泛滥了,把阎锡山的老家给淹了。气得那位司令长官咬牙切齿直叫骂:‘洪水洪水,简直洪水猛兽!”

一席话把陈玉英逗乐了,之前害怕与外国领导相处不好的担心也一扫而空。有一天,洪水对陈玉英说:“你的名字太俗气,没有战斗性。你改个名字吧。”陈玉英听了后,就说:“都这么大的年龄了,还能改吗?”洪水说:“能。”陈玉英道:“那你帮我取个名吧,取个有战斗性的。”洪水道:“就叫陈剑戈,不仅是剑,而且还是戈。陈剑戈,剑戈在手,披荆斩棘,所向披靡!”陈玉英听了点头称好。

……。

看着一脸真诚的洪水,陈剑戈觉得心里暖暖的,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在心中悄悄扎下了根。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陈剑戈明白了洪水在她心中的分量。当时,动委会奉上级命令动员当地群众抗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枪出枪”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阎锡山的岳丈却一毛不拔,扬言:“有阎司令撑腰,谁能奈何我?”

听到消息,洪水把袖子一捋,骂道:“娘的,不让你拿出枪来,我就不是共产主义战士!”说完,洪水带领群众冲进了阎锡山岳文的老巢,硬是“借”来了几百支长短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洪水一时成了“打虎英雄”,自古美人爱英雄,陈剑戈的芳心又暗许几分。
然而,就在这时,洪水却突然被调走了,而且被开除了党籍!

这个消息不啻为晴天霹雳!陈剑戈想不明白:一个一心为群众利益着想,为抗日甘冒风险的党的好干部,怎么会被开除党籍?面对急得要哭的陈剑戈,洪水只是苦笑了一声,没有告诉她答案。

洪水走得很突然,没有肝肠寸断的依依惜别,也没有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洪水就这样离开了陈剑戈。洪水离开的日子里,陈剑戈天天站在村头的老槐树下望穿秋水,心里总是一遍又一遍焦急地问:“你在哪里呀,咋还不来信呢?”

直到这年冬天,陈剑戈被调到晋东北特委青年干部训练班受训,才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洪水,也知道了洪水突然被开除党籍的原因。原来,借枪事件发生后,阎锡山暴跳如雷:“好啊,共产党欺负到我头上了!”他恼羞成怒地找到周恩来,以统战的名义要求严惩洪水。为了维护国共合作抗日统一战线,上级不得已作出让步,开除了洪水的党籍,让他担任青年干部训练班的总负责人,避避风头。

“原来是这样!”陈剑戈羞赧地笑道,“那你怎么不写封信告诉我,害得我白担心一场。”洪水偷瞄了陈剑戈一眼,见她没有生气,便笑道:“现在我们不是又在一起了嘛!”旧人新遇,浓情更深。三个月后,首批训练班快结束时。两人的恋爱关系也牢牢地确定了,就这么一位晋东北五台县姑娘与一位外国籍军人相识、相爱了。

婚后,洪水与陈剑戈生有三个孩子,不过第一个孩子在半岁的时候就夭折了。好在另外两子得以安全长大。本来一家过的好好的,但在1945年的时候,洪水被召回越南离开的时候,陈剑戈已经怀有身孕了。离开的那天,陈剑戈挺着肚子,抱着陈小丰和洪水告别。

其实,在洪水未来中国参加革命之前,他的父母就给他举办了婚事,妻子比他大四岁,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名为武清阁。后来洪水离开家乡参加革命,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妻子等了他很多年也不见洪水回来。最可悲的是,别人认为妻子气走了洪水,是不祥之人。所以她的日子过得很艰苦,等不到洪水归来,她无奈的改嫁了。

洪水这次重归越南,见到原配妻子,此时妻子已经再嫁,自己在中国也已经结婚。所以这次见面把事情说开后,洪水就和原配夫人没有了联系。

洪水在越南的抗法战争中,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中国的妻子陈剑戈,为了以解心中思念之情,洪水就托担任中越联络工作的越南同志李班,给在中国延安的陈剑戈捎信。但正是因为这次的捎信,洪水却因一个误传,导致他和陈剑戈的夫妻关系走到了尽头。在越南抗法战争的时候,中国正处在解放战争时期。洪水托李班给妻子陈剑戈捎信,但李班在中国不仅没有找到陈剑戈,而且还听说陈剑戈在内战的时候,带着两个孩子,在转移之时被敌人的飞机炸死了。李班也没查证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再则当时兵荒马乱的,也不易查证,所以就信以为真。回到越南后,李班就把陈剑戈被炸死的消息告诉了洪水。

洪水得知妻儿被炸死悲痛欲绝,女儿武清阁见父亲洪水难过,为了让洪水从失去妻子的悲痛中走出来,武清阁就把部队中的黄氏兑介绍给了洪水。虽然洪水还很思念陈剑戈,但生活还是需要继续。在武清阁的撮合下,洪水和黄氏兑结婚了,婚后生了一个女儿阮梅林。就这样,黄氏兑也就成了洪水的第三任夫人。武清阁称黄氏兑为三妈,她们的关系也很好。

不过,黄氏兑虽然善良美丽,但性格孤僻,再则这时的洪水还是不能忘记陈剑戈,所以两人实在难以共同生活,于是在女儿阮梅林出生后不久,就和平分手了。分手后,洪水又一个人生活了,领导很关心他的个人生活,所以就给他找合适的人选,以希望能让洪水重新组建一个家庭。

1948夏,洪水和黎恒熏结婚。

1950年5月,洪水又来到中国才知道,原来陈剑戈和两个孩子并没有死,洪水对此又喜又愁。喜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心爱妻子陈剑戈还活着,愁的是自己却在越南重新组建了家庭。洪水和陈剑戈、黎恒熏的这段跨国婚姻已经成了一件棘手的事。

洪水的身份特殊,他有双重军籍、双重党籍,该如何处理这段跨国婚姻呢!最后越南领导说:“按中国夫人的意思办”。这意思很明确,只要陈剑戈坚持,她和洪水的婚姻还是有可能继续的,毕竟洪水对她还是念念不忘。洪水这次来中国,不打算回越南了,同时也没有把越南的妻儿带来,再则这又是越南领导人的建议。洪水找到陈剑戈问她怎么办呢?

陈剑戈很为难,她确实还深爱着洪水,但越南领导如此深明大义,让自己和洪水继续生活,而让越南的妻子离开洪水,陈剑戈不忍心这样做。因为越南妻子黎恒熏不是第三者,也不是自己的情敌,她才二十多岁,已经生下一个女儿,名叫阮清霞,如今又怀有身孕,自己不能伤害她,也不能做一个自私的女子,更不能损害中国女子的形象。

陈剑戈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她决定结束和洪水的婚姻关系,成全洪水和越南妻子黎恒熏,她流着泪对洪水说:“让她来中国吧,把孩子也带来,我退出,绝不妨碍你们,放心吧,我永远不恨你。”陈剑戈说完,擦干眼泪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怀有身孕的黎恒熏带着女儿阮清霞来到中国。孩子出生后,又过了几年,黎恒熏在中国又生下两个孩子,如今洪水和黎恒熏已经有了四个孩子。

在以后的日子里,陈剑戈仍然是一个人,洪水心中对此很愧疚,为什么她还不结婚呢?洪水决定去劝劝陈剑戈,但还没等洪水把话说完,陈剑戈就说:“我若结婚给两个孩子找个后爸,你心里就平衡了吗?”陈剑戈的这句话,让洪水哑口无言,他知道自己不能说服陈剑戈,心中很惭愧,觉得对不起陈剑戈。

洪水无奈的叹道:“中国女子的书,外国人是很难读懂的。”是啊,的确很难懂,但,这还不是因为陈剑戈对洪水的一往情深嘛!1956年夏,洪水病重,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此时很想念自己的祖国,所以提出了回越南的请求。对此,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特意接见了他,并让他回越南好好养病。

1956年9月27日,在北京的火车站里,有彭德怀、叶剑英、黄克诚、萧克等200多位新中国的开国将军,以及外交部、各军兵种领导都前来为洪水将军送行。他们同洪水一一握手、拥抱,祝愿他战胜疾病,再回到北京。战友们昔日个个都是铮铮铁汉,此刻却都泪湿衣襟……彭德怀亲自对护送洪水回国的韩守文秘书说:“洪水同志病了,你们把他护送回去。见了胡志明主席,要汇报清楚,洪水同志对中国革命有很大贡献,是积劳成疾,中国人民永远感激他!”鉴于洪水对中国的特殊贡献,我国按国家元首的待遇,为洪水安排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乘坐的专列。列车启动时,洪水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水,用尽全身的力气,挥手向亲密的战友们高呼:“再见了,战友们!中越友好万岁!”


此时,陈剑戈又岂能不想去给洪水送行告别呢!毕竟此次分别,可能就是永别了,但她还是把心中的不舍和思念压在了心底。火车站里,为洪水送行的都是领导,又有很多的记者,如果自己也去送行,若被记者拍到,在添油加醋的说这位外国籍将军重婚,那岂不是影响洪水的形象!

陈剑戈深深的爱着洪水,也正是因为爱他,所以要理解他的难处,更要维护他的名誉。在洪水离开的时候,陈剑戈只是托人把一张自己和两个孩子的合影送给了洪水。这张照片,洪水向陈剑戈要了好几次,陈剑戈考虑到洪水的家庭生活,所以一直都没有给他。此时洪水要离开了,可能再也回不来了,陈剑戈就把这张照片托人送给了洪水。并且还托送照片的人转话说:“让他好好养病,孩子长大了,我会让他们去越南看望他的,就算不在世了,我也会让孩子去他坟前献花的。”

洪水离开中国回到越南后,陈剑戈就一直在关注洪水的身体健康状况,她每天都会打开收音机,去听有关越南方面的消息。


1956年10月21日,洪水将军走完了他光辉的一生,离开了人世,时年48岁。

洪水和陈剑戈两个儿子都很争气,大儿子小丰长大后取名陈寒枫,先后在北京四中和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分配到山西省平定县化肥厂工作,任团总支书记。1977年12月调入山西省委办公厅写作组(后改为省委调研室、省委政策研究室、省委研究室)工作,曾任工业副处长、处长。1985年10月调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工作,先后任组长、办公室主任、副局级巡视员、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研究室主任等职务。陈小越长大后取名陈晓越,在北京四中毕业,1968年12月到山西省闻喜县白石公社插队,后就读于北京师范学院化学系,曾任系学生会主席。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市朝阳区进修学校任教研员,后在北京师范学院化工系任教师。1988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周报》办公室主任。后转入经济领域工作,主要从事开拓越南市场的工作,任北京升龙国际交流与合作咨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1973年,陈剑戈的两个儿子陈寒枫、陈晓越出国为父扫墓的申请得到批准。兄弟两人临行前,陈剑戈对他们说:“你们每个人替我在你父亲墓前鞠三个躬。还要去你们黎恒熏妈妈那里看看,替我向她问好。见到越南的亲人,不要跟她们提一个苦字,因为你们黎恒熏妈妈的孩子多,日子过的也很苦。”黎恒熏在洪水去世时,她才30岁。她也深爱自己的丈夫,也深爱自己的孩子,所以后来一直没有再嫁他人。


当中国的亲人陈寒枫、陈晓越来的时候,并且还带来了陈剑戈大姐的问候,她激动的留下了眼泪。当时说什么也不让陈寒枫、陈晓越住旅馆,而一定要把他们接到家里来。这时黎恒熏的孩子们都已经参军了,她就给孩子们发电报、打电话,让他们快点回家和家人团聚。在陈寒枫、陈晓越来到黎恒熏家中的第三天,阮清霞、阮刚、阮越恒穿着军装回来了。很快,大姐武清阁也来到黎恒熏妈妈身边。一家人,三代十多口,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在宴席上,黎恒熏对孩子们说:“你们的父亲都喜欢你们,他临终之前对我说,你们都是我的亲骨肉,希望有一天能坐在一起,今天终于实现了(此时阮梅林还在抗美战场的前线。阮越虹在国外留学)。”

在为洪水扫墓的那天,他的中国孩子和越南孩子,抬着花圈来到墓前。洪水若在天有灵,看到中越的亲人亲如一家,也会感到无限欣慰的。

1991年3月,黎恒熏因病去世,终年65岁。

2013年1月13日,陈剑戈走完了她的一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郝文俊整理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