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党的故事

晋绥边区培育我成长的革命摇篮(解放战争故事)
来源: 天扬故事   作者:李光   更新时间:2020-10-23   浏览:420


2016年12月7日,纪录片《晋绥军工记忆》摄制组专访真岛茂树之子。


一些老前辈告诉我说:“我们都已老了,我们给后一代留些什么呢?是金钱财产?不是;是名誉、地位?也不是。那么究竟留给什么呢?那就是让后一代接着革命的火炬、继承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把共产主义的理想发扬光大”。

作为一个外国人、一个知识分子,参加中国工农革命的队伍后,生活在点油灯、山药蛋、小米饭的山沟革命根据地里,不用说生活艰苦、而且物资、器材供应都极端困难的环境中,怎样经受住那样艰苦生活而对革命始终如一的呢?

是我由于对中国共产党逐步有了正确认识,它是一个革命的党。我依靠了党并在党的关怀教育下处处依靠群众,才能够顺利完成兵工厂“要发电、快用电、”的迫切要求,从而有力地支援了“为彻底解放全中国”的神圣任务。每想到这些,总觉得有些体会,即知识分子该走什么样的道路。因此,从来没有执笔写过文章的我,促使自己,把对往事的回忆写出来,留给后人。



晋绥军区后勤工业部电力工程师真岛茂树


从日中友好出发

我的父亲在中华民国成立的前后到达上海。当时,日本在上海开办一所学校,叫东亚同文书院,他是给日本人讲授中国语言的老师,叫真岛次郎。他的主张是日本与中国之间必须在文化、文明上保持和发展两千多年来的一衣带水的友好关系,尤其是以同文(同一个汉字)、同种(同为黄种人)为共同点,并以相互理解和相互促进为宗旨,东亚同文书院的名称即来源于此。他还是强调中日两国必须友好的提倡者。这些虽然因我年幼还不可能成为我的人生观,但我对中国人民怀有亲人般的思想感情,特别是我对从小把我抚养大了的中国“阿妈”和她的“一家人”有着深厚的感情。我认为:中国“阿妈”对我也怀着同样的感情。



儿时的真岛茂树全家合影

1944年初,我离开在日本工作过七八年的东帮电力公司,到中国山西省大同的日伪蒙疆电业公司平旺发电厂做电气技术工作。

我是在平旺发电厂的15000千瓦的主机组接近安装完毕时到达的。由于我受父亲的影响,我对中国工人的关系就与其他日本人对中国工人的态度有所不同。我在配电盘前值班时,愿意教当值的中国工人技术,同时在业余时间就多和中国工人交朋友,多学习中国话,有时还到中国工人家串门作客。为此,我受到中国工人们的尊敬和爱护,但另一方面也受到一些日本人对我的藐视,甚至遭到一些军国主义思想严重的日本人的挖苦和讽刺,尽管如此,我始终保持了和中国工人的友好关系。



真岛茂树在日本东帮电力公司


日本投降,人民万岁

1945年8月15日上午,有关方面通知,今天正午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广播,要我们一定要去听。当时,我正在总控制室里值班,便打开了收音机,喇叭中传来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的“御声”,听起来好像有些哆嗦。天皇宣布:“全体日本国民,朕决定,放下武器无条件地全面投降。”在场的很多日本人听到“御声”之后,瞬时像发了呆似的站在那里。但过了一会就有人自言自语地说:“战争终于结東了!”我们的内心是矛盾的,又是非常空虚和惊恐的。

日本政府决定,全部在华日本人要迅速回国。这个命令一下,电厂里的日本人什么都不要了,带上衣服、干粮争先恐后地爬上平板货车,踏上回国的路途。

正在此时,发电厂的工人选派了机、电、炉的老工人为代表到我的寝室。他们恳切地说:“我们代表全体工人,负责保证真岛先生的生命安全和生活上的一切,您能否留在发电厂不回日本去,帮助我们一块保护和运行这个发电厂。”他们的话使我很受感动。我想日本人在时,发电厂里掌握运行技术的都是些日本人,他们现在都走了,在中国方面还来不及派人接管电厂前的这个“真空”时期,只有中国工人继续发电是有困难的。

电厂不发电,不管怎么说,对作为一个电气工程技术人员的职业道德来说是不允许的,我也知道,年迈的老母亲在日本的老家里日夜盼望着我这个唯一的男孩子回到身边去,但我也相信,我的母亲一定会知道父亲的遗训,一定会谅解我的。想到这里,我就接受了中国工人代表们的要求,留在电厂干下去。

电厂在全厂工人们的共同努力下,仍照常发电,提供了这一非常时期大同市人民、煤矿、エ厂的生产和生活用电。


对八路军的认识

日本投降后,那些走了的日本技术人员到了太原又被阎锡山留下,又让他们回到大同来了。这些日本技术人员有的曾分到了包头,有的到了丰镇。当时,包头已在八路军的接管之下,接管了包头发电厂的八路军根据这些由大同派去的日本技术人员的意愿,有的又被送回大同,这些人又被分配到了平旺电厂,后来和我一起参加晋绥兵工厂的山口吉行(即林志明)就是其中之ー。

闲聊中有的日本人悄悄地告诉我说:“这是保密,千万不要外传,我们在包头接触了八路军,他们真好,很讲道理,特别重用工程技术干部,但你可不要给别人说,不然会被抓起来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对八路军的内心话,我满口答应绝不外传,心中却对八路军有了底。

1946年初夏,我已开始听到八路军在口泉、平旺一带夜间开展活动的消息,一些家在附近村里的工人告诉我:“八路军在衣袖上佩有“八路”的袖章,他们和我们完全一样,晚上出来活动,白天则看不见。”这是八路军给我的第二个印象。看样子这些工人并不怕八路军,这样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八路军并不可怕的念头。

我不怕八路军的另一个因素,说起来可笑,它完全是一种误会。当时阎锡山部队里留传着一个谣言,说:“土八路之所以打仗那样勇敢,那完全是因为八路军里编有日本兵。”我也亲眼看到,在国民党的军队里确实雇有日本兵保卫大同,我将信将疑,心目中也无形地得到了一点安慰。




大同周围的第一次解放

1946年7月,为了打击国民党军不断向解放区进犯,中央军委指示晋绥军区和晋察冀军区各一部发起晋北战役,以切断太原和大同间国民党军的联系。8月2日,八路军对发电厂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只留下一个向大同方向的缺口,从控制室的玻璃窗可以望见,装着国民党兵的火车从口泉不断地向大同开去。

发电厂的职工仍然严守着各自的工作岗位,发电机的隆隆声同周围的枪炮声相比,显得格外低弱。到了下午,守卫发电厂的国民党兵也开始把枪支弹药、粮食裝上马车,向大同方面撤退。工人们告诉我:“真岛先生,国民党兵跑了我们怎么办?”我没有马上回答,此时我的心情同工人们一样。我考虑了一会儿,和老工人们商定:死守发电厂,在厂工人坚守工作岗位,发电机照常工作,不管谁来都有饭吃,我们发出的电谁也离不开它。并通知全体职工及其家属带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统统进入发电厂地下室水处理间,这样不仅能保证职工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且工人们也能安心地严守自己的岗位,还要求每个工人在各自岗位上绝不要发生任何操作事故。

天快黑了,包围电厂的八路军还不知道国民党兵已经跑掉,机枪、迫击炮弹在工厂上空及周围不时爆炸。当时,我心中的恐惧并不是怕八路军,而是怕炮弹打坏了发电设备。我和老工人们研究主动欢迎八路军进厂。由于国民党军队的流言中说,八路军里有日本兵。因此我说,如果是确有日本人,由我出面和他们说话,说明我们都是发电厂的工人,都是好人,我们都是搞电吃饭的。如果八路军里没有日本人时,你们给八路军说,这个厂现有两个日本人,他们都是好人,和我们一起搞发电的。就这样商定后,用锅炉的点火棒,缠以浸了重油的棉纱点起来,一边挥动,一边大声地喊道:“欢迎欢迎、欢迎八路军。”不久,八路军的枪声终于停止了。

夜更黑了。八路军派出一个五人小组来发电厂。尽管我们表示了欢迎,但八路军总觉得不放心,他们从底下喊:“你们下来!”工人代表们一听立刻就跑到下面与八路军会面。我和山口吉行在配电盘前仍然监视仪表运行。

过了一会儿,工人代表陪同八路军代表来到总控制室。我一看惊愕了,他们手持步枪,上着明晃晃的刺刀,睁着机警的大眼睛表情异常严肃。我心中也有些紧张,但我知道,他们不是警惕我们,而是怕有隐藏的敌人突然出现。因此,我告诉工人代表给他们引路,请他们检查,并说明在地下室有被保护的全体职工家属一事,免得引起误解。

八路军的代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检查,又回到了总控制室,这时,他们脸上的表情已经和刚来时完全不同了。他们那满面笑容和和气气的样子,使我不安的心情一下缓和下来。

工人们把我和山口介绍给领队的营长,他紧握住我的手说,你们辛苦了。语言不通,我们就用汉字笔谈,时而夹杂些简单英语。以增加彼此了解。可惜我已经记不得这位营长的名字。他对我讲,他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全世界无产阶级是一家。他赞扬了我们完整地把电厂保护下来,并在发电机运行的情况下还组织全厂职工欢迎八路军,以及对职工家属所采取的保护措施等等。

经过交往,使我深受感动。八路军比我原来听说的还要好。他们信科学、讲道理,善于理解我们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的心情。

迎接了八路军后,我就和大同城内的变电站通了电话,告诉他们我们已经欢迎八路军进厂,限他们在十五分钟内作好准备,我们要对大同停止供电。之后,我亲手切断了供大同变电站的电源,从总控制室可以望见,霎时,大同市的上空变得一团漆黑。




晋绥兵工基地

9月中旬,国民党傅作义部队突然南下,为大同解围。为了战略的需要,八路军主动撤离大同周围的地区。驻厂八路军负责人问我和山口:“你们愿意留在大同呢,还是和八路军一道暂时撤退?并说,“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我们撤退后,国民党就要来了,那时你们的安全我们无法保证。但如果你们愿意留在这里,在我们离开电厂之前,你们的安全由我们负责,也一定把你们安全地留在这里。

我听了之后,觉得八路军如此之好,既讲道理,又尊重个人的意志,这样好的军队我打心眼里佩服,便产生了去根据地看一看的想法。因此,我決定和八路军一道转移到后方去。当时,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允许我把一些主要技术书籍带去,负责电厂工作的张威答应了。就这禅,我们和十几位电厂工人在张威的带领下转移到晋绥根据地。

我是第一次离开大城市,来到山西省北部贫困的左云、平鲁一带的小村庄,那里的红泥土山上连草都不多长,地里十年九旱,路过小村庄时看到老乡穿的是那样破烂,甚至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没有衣穿,腰里着旧麻袋。




我们坐在二牛抬杠的牛车上,在山区的小路上摇摇晃晃的走着,憧憬着未来,心情始终是快乐而兴奋的。尤其是在行军途中,工人们对我都很照顾,有说有笑,根本不存在日本人和中国人的界限,真有点世界大同的意思。天黑了,我们住在半边垮了的土窑洞内过夜,挖野草作菜,吃炒莜麦面充饥。这时我想的不是行军如何艰难,而是想到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灾难、悲惨和贫穷,犯下了滔天大罪。

我开始明白了,为什么八路军具有热爱人民、严格纪律、英勇果敢、相信科学的高尚品质,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选择参加八路军的路是对的。我决心为中国人民出力。

不久,我们到了吕梁兴县,开始了晋绥工业部六厂的建设。入厂主要任务是发电,工厂什么基础也没有,一切从零开始。我们一方面在六厂安装50KW(62.5KVA)1号机及66KW(82.5KVA)2号机,一方面向兵工一厂、兵工五厂、被服厂、军区政治部、分局、司令部、专署、书店、邮局、纸厂、后勤部、公安局、电台、新华社、行署、烟厂等架设配电线以及工厂的动力、照明等线路。

当时没有配电线就将几股电话线拧起来代用,没有变压器油就用蓖麻油代替。工厂还号召全体职工提合理化建议,想办法克服各种困难。我和山口是六厂仅有的两名技术员,虽然我们的中国话说得不好,但每项工作开始之前,我们都向工人讲其然,并讲其所以然。我们在实际施工中尽量多倾听有经验老工人的意见,采用他们的建议等。经过六厂全体职工的努力,终于在1947年8月1日发电成功,工厂开动了马达,各单位有了电灯。我们的工作受到了贺龙将军的好评,还派晋绥军区评剧团到厂连续演出三天,以示庆贺。

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被解放了的工人的创造力,他们遇到困难就想办法,想出办法就付诸实践,这种顽强地克服困难的精神是很宝贵的。例如临县薛家圪台四厂没有动力电源,我们把一部电动机改造成一部交流发电机,解决了他们的困难。这是工程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密切配合的产物,获得了临县薛家圪台四厂职工较高的评价。

我由衷地体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必要性及其伟大力量。如果一个知识分子不和有实践经验的工人相结合,即便有天大的本事也将一事无成,从中我领悟出了知识分子应该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

在兴县厚发达村六厂,有两件事对我教育很深,使我终生难忘。一次,我们在向兴县贺家圪台五厂拉高压输电线时,我不小心从电杆上掉下一把钢丝钳,丢在地上忘记捡回来。钢丝钳是我们搞电的武器,离了它一切工作都很难进行,相当于战士手中的枪,根据地很难买到。回厂时天已黑,我向厂领导汇报这件事,准备马上返回现场去找,厂领导劝我说,今天时间已不早了,山上会有狼出来,如果老乡们发现了你的钳子会给你送回来的,等明天再说吧!当时我有点半信半疑。第二天,果然不出厂领导所料;我们还没有出工,有位老乡手中拿了一把钳子来厂说:“我在电杆附近地里干活时,捡到这个,这一定是你们电厂同志的,我就送来了。”这件事使我内心深受感动,不由得联想起那些日本侵略者,跑到这的山沟来扫荡,到处杀人放火,作为一个日本人总觉得有良上的谴责,并为那些无辜的群众感到难过。

还有一次,厂领导从发电厂储水池的安全着想,将储水池的周围用电网围起来。有一天,贺龙将军发现了电网,向厂领导提出严厉的批评:“你们万一用电打死了老乡的狗怎样交待!?”又说:“国民党摸了进来,如果老乡们不给你们报信,你们如何对付!?”他要我们马上把电网拆除。

贺龙将军告戒我们,要我们时时处处依靠和爱护老百姓,使我们受到一次深刻的革命传统教育。八路军为什么好?这些活生生的事实足以说明,要处处依靠群众,不能脱离群众。



2016年12月7日,纪录片《晋绥军工记忆》摄制组专访真岛茂树之子。


馒头山兵工厂

六厂发电之后,山口被留在六厂,我则接受任务去宁武馒头山工业部三厂建设该厂的动力车间。

1948年4月,全国解放战争的序幕已经拉开,为了给前线战士提供究分的弹药,工业部所属各兵工厂的任务加重了。为了满足前线的需要,三厂的动力工房须安装发电设备。它的锅炉是一个火率头,由于不能把火车头拉到馒头山上,只好拆开运送,因此,要自已配制紧管子的胀管器,没有电焊机,幕靠烘炉烧熔焊接等,所有一切都是靠三厂的工人们想办法解决的。

汽机为立式双缸,可惜的是最关健的部位的曲轴又是坏的,决定自己修复,并由厂长郝继唐亲自带头。我们以火车的车轴为材料,没有大型锻压设备,就把两根车轴用绳子横吊在屋梁上,用人力拉开了放,放了又拉开,利用它的冲击力锻压,终于配制成曲轴。

发电机的励磁线圈在搬运过程中被磨坏了绝缘部分。如果全部卸下重新绕制,首先是时间来不及,其次是绝缘材料很难找到。于是,我们用刀精心细致地把磨损的短路部位锉掉,然后涂漆作表面绝缘。在全厂上下的共同努力下,经过日夜奋战,终于将一台损坏了的170KW(200KVA)发电机修复完毕。

三厂在架设线路及动力、照明电源的安装过程中,还注意培养年青的工人,并在当时条件很困难的情况下,经过集思广益,齐心协力,于1948年冬天顺利地完成了三厂供电的整套工程。




加入中国共产党

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三厂党的领导经常召开党的骨干分子会议,讨论和研究问题。我的身份和条件有所不同,经常和厂长郝继唐一起生活和工作,尽管没有参加党的会议,也听不很懂中国话,但在厂部的小院子里经常召开党的骨千会议,常常开严肃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也有党员骨干对厂领导的批评和建议,我对中国共产党的严肃而认真的组织生活颇为感动并感到由衷的羡慕。

八路军好,这是我早已认识到的千真万确的事实,但为什么八路军好,自从旁听了党的组织生活会才得到了正确的答案。会上每一个党员认真负责的发言、检讨、尤其是厂长郝继唐的一举一动对我的教育和影响是很深的。

我认为八路军、共产党、好就好在这里。从此,我有了想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愿望,但一个外国人能否加入中国共产党却是一个问号。我听到贺龙将军说:“如果真岛入党了,他回日本时我可以给罔野进(指从延安回到日本的日本共产党负责人野坂参三)写介绍信让他带回去。”使我很受感动。

我终于下决心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就在晋绥军区后勤工业部组织职工大队准备南下的前夕,上级党组织正式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新中国建设年代真岛茂树获奖证书

作战部队在前方打仗,后勤部队也很紧张,不仅送弹药、送粮食,还要去接管国民党所留下的一切。为此兵工系统的职工组成了接管大队,上级为了我们两个日本人的安全,也为了接管工作方便,要我们改成中国人的姓名。

我在“张王李赵遍地刘”中选择了李姓,由于我是搞电的,我去哪里哪里就发光,从而取名为光,就这样我在入党南下时把日本名字的真岛茂树改为中国名字李光,我的原籍也由日本佐贺县改为中国广东省九龙的中国籍日本人。山口吉行改名为林志明。

胡宗南的部队由西安撤退时,炸坏了西安市西京电力公司东外发电厂的美制快装式200KW发电机组,它严重地影响了解放后西安市的供用电,一直修不好。西安市军管会派我去协助解决。

我去后检査并听取这台机组的试启动情况,根据各种现象分析,我判断故障是由发电机转子励磁线圈有短路现象引起的。有的人对此判断有些不同意见,因为当时没有能精密测试低阻抗的电桥。因此,我与工人共同商量,说明对此分析的原因。工人们听了之后认为有道理,对我说:“我们曾在上海修理过发电机转子,给你配合把它修好。”

就这样,我们決心解体修理转子电极。工人们耐心地把励磁线一圈一圆地取下来,始终没有发现短路处,工人有些耽心,是否判断错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不能动摇,叫他坚持继续拆下去,当线圈快要拆完时,工人高兴得跳了起来说:“有了,有了,终于找到毛病了。”

原来是一小块铸铁,是国民党军撒退时炸电厂的炸弹破片。原因找到了,发电机很快修复。这在西京电厂传为佳话。

还有一次,一天晚上,由于电厂深井泵的电动机的接地线没有装好,发生了水泵房工人触电事故,当值班工人们把触电者放在门板上抬出来时,触电者已呈假死状态,一名赶来急救的女医生,出于不懂如何对触电假死状态采取急救措施,便要准备注射强心针时,幸好我及时赶到,告诉她这种情况不允许打强心针,由我亲自为触电者作了半个多小时的人工呼吸,工人被救活了。这两件事在厂里的工人中影响较深。



真岛茂树和中国妻子合影

不久,我另有任务很快地离开了西安。后来有人告诉我,八路军文工团把你的这些事迹编成了话剧,进行演出。其中有一句工人们说的台词:“啊!这就是我们的工程师。”我听了这个传话很受感动,解放了的工人们把我们这些八路军中的技术员、知识分子称为“我们的工程师”,这是多么亲切的称呼,也是多么光荣的称呼啊!

一个外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尤其是从侵略中国的军国主义日本来的一个知识分子,如果能够称得上中国工人阶级的“我们的工程师”,是与中国共产党和晋绥老根据地淳朴的人民培养、教育和关怀分不开的。晋绥兵工厂不仅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不断地制造和输送了武器、弹药,而且还培养出了无数的技术工人和干部。我永远不能忘怀那个山药蛋的故乡——晋绥边区,它是抚育我成长的革命摇篮,它将永远激励我前进,为中日友好不断做出新的贡献。


        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刘琪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