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党的故事

贺龙在晋绥的三次恸哭:山西红色故事
来源:文史月刊   作者:牛崇辉   更新时间:2020-11-07   浏览:601



贺龙是铁骨铮铮的英雄,为革命全家七口人被国民党杀害,他没有落泪;贺龙是威震华夏的元帅,运筹帷幄,决战千里,闯枪林,冒弹雨,吃过千回苦,历尽万般难,他也没有落泪。可在创建和发展晋绥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他曾三次极度悲痛,恸哭不已。

第一次,那是在1938年春,从2月到3月,历时45天的收复晋西北七城的战斗结束后,贺龙手执一份统计表,看着一二O师在10余次战斗中的伤亡数目:

三五八旅580人,三五九旅897人,宋支队47人,警六团39人,总计1563人。717团政委及6名营级干部英勇捐躯......

贺龙伤心地哭了,这些中国穷苦百姓的子弟,这些和自己生死战斗的将士,为革命,为抗战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贺龙眼眶湿润,一滴滴浑浊的泪水从那深深垂下的脸庞滚落,他走出大门,走向山头。眼望着战士们挖着深深的土坑,背的背,抬的抬,抱的抱......把牺牲了的同志运来,并把一捆捆干草、玉米杆铺在坑底用脚踩实,然后,把烈士们的遗体一具具放在上面。

由于坑小人多,只好一个挤一个,一层压一层。牺牲的战士有的仅仅十几岁啊,有的还不知姓名。那情景,多揪人心啊!

战争,这就是战争。有危险,有死亡,有胜利,有眼泪。410日,毛泽东来电慰问:

9日电悉。努力奋战击破敌人整个进攻,取得伟大胜利,中央诸同志闻之,极为兴奋。伤亡颇大,补充整训极为必要。抗大受训干部,虽因各方需要调出颇多,然月底毕业时,当可分配一个可观数目补充你们。望巩固内部团结,加紧整理训练,争取新的胜利,配合友军,造成巩固的根据地,坚持华北抗战,在全国抗日战争中完成自己的战略任务。

贺龙看着毛泽东的电文,又看着远处烈士们的新坟,迈开沉重的步履,又投入了新的战斗。......

第二次,是194649日,贺龙早晨起床以后,心情格外激动。因为这一天,参加重庆国共谈判的中共代表王若飞、新近被国民党释放的新四军军长叶挺夫妇及其子女、王若飞舅父黄齐生等,将由重庆乘机飞抵延安。吃过早饭,天下起了小雨,一会儿延安上空便烟雨蒙蒙。环列延水的山峰,都被云雾所笼罩。这阴沉的天气,更加剧了贺龙思盼战友归来的心情。他想,又要和这些老战友团聚了,特别是叶挺,从南昌起义以来,18年还未见过一面。而今,久别重逢,这是多么大的喜事啊!他嘱咐警卫员:"马上到机场,我要欢迎王若飞、叶挺将军归来!"

贺龙急匆匆赶到机场,随即其他中央领导也抵机场迎候。

雨一直下个不停,宝塔山完全被雨幔遮盖。候迎的人们都站在雨中,翘首仰望空中,盼着那满载王若飞等人的飞机到来。但是,人们失望了。到了傍晚,飞机还没影儿。人们在议论,在传言,在猜疑......

10日一大早,贺龙就急忙赶到机场。他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一起,等啊,等啊!终于等来了一架飞机,当贺龙和大家急切地迎上前时,机上下来的不是大家迎候之人。

此时,党中央所有的领导人都很焦急,立即发出命令,让各个根据地寻找飞机的下落。贺龙的心情时而惊疑,时而惶惶不安。到了11日晚,晋绥军区发来电报,报告了飞机在黑茶山失事以及王若飞、叶挺等同志全部遇难的情况。噩耗传出,像是霹雳在贺龙的心头震响,他的心一阵颤抖,随之,热泪夺眶而出。

为了隆重悼念这些革命同志,中共中央与延安各界组成了由毛泽东、朱德、刘少奇、任弼时、贺龙等26人的治丧委员会。421日,延安各界3万人追悼公葬死难烈士,贺龙作为陪祭人之一,他眼望战友亡灵,悲声大恸。他用泪水写下了哀祭战友的悼文。他哭着写道:

我决不是只为了朋友情而伤感,也不是为了一般柔情而痛哭。20年来甘苦与共,一条战线上的同志,牺牲可不少呀!若飞等同志遇难,触发着我多年来隐忍的一腔悲哀。我不仅仅是为着几个战友而痛哭,而是想到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丧失了几多英勇有为的斗士、披肝沥胆的伟大爱国者。他们的死,给我们党的损失太大,这不能不使我们极度伤心。他们的死是为着团结,为着和平,为着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为着建立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他们是为着这个不朽的人民事业奔走呼号,鞠躬尽瘁而死的。若不是中国反动派无耻地处处耍手段,事事搞阴谋,逼得他们不顾一切艰险,飞来飞去,哪里会有这样意外的惨事?......我们决不能让若飞等同志白白死去而没有代价。我们的同志,要无情地消灭那些阻挠中国历史前进的坏蛋,扫除民主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四八"烈士的忠骨安葬在机场附近靠公路的地方,贺龙在延安的那几年,每年都要去烈士墓地祭扫,以表达战友的怀念之情。

第三次,那是在1946721日,这一天贺龙正在主持召开晋绥高级干部会议,当传来关向应病逝的消息后,贺龙难以控制极度悲哀的感情,失声痛哭,整个会场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

关向应和贺龙有着非同一般的友情。他俩是我军高级将领中一对很好的搭档。贺龙叱咤疆场,勇武善战,但疏于笔墨,是地地道道的"泥腿子"将领。而关向应则算是我军高级将领中的饱学之士。青少年时他不仅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普兰店公学堂,而且在18岁时又考上了大连伏见台公学堂的商业科。日后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时,他仍未中断读书。20年代末,又受我党委派,入苏联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深造。回国后将马列主义理论用于革命战争的具体实践,很快就成为了我党的一名优秀的高级政工干部。

1931年岁末,受中共中央委派,关向应在湘鄂西根据地任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委员、湘鄂西军委分会主席团委员和红三军政委,从此与贺龙成了并肩作战的战友,两人当时谁也没想到,他们这一组合,竟成了同生死、共患难并一起渡过漫长岁月的开端。

193410月,红三军与任弼时、王震等人率领的红六方面军会师,组成了红二军团(日后的红二方面军),关向应担任军团副政委。以后到甘孜,关向应与贺龙、任弼时、徐向前等人一起同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活动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当时,张国焘利用红军总政治委员的职权,对红二方面军软硬兼施,妄图将这支部队置于他的控制之下。当张国焘派人送来"干部必读"的小册子时,关向应立即通知全部封存,不准在红二方面军部队中传达。

为了维护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的统一领导,推动红二、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关向应和贺龙不顾个人安危,坚决抵制张国焘的命令,在革命的紧要关头作出了重要贡献。193610月,红二方面军在甘肃会宁地区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不久,关向应来到保安。在欢迎大会上,毛泽东走上前去,同关向应等人紧紧拥抱。关向应平日不显山露水,但大事面前头脑清楚,毛泽东为拥有这样优秀的政工干部感到由衷的欣慰。

毛泽东欣慰,贺龙更是兴奋,他自从与关向应搭班子后,关系一直很融洽。平日里,关向应教育部队官兵与地方党取得联系,并做了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贺龙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知道自己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关向应政委在中间所起着巨大的作用。贺龙对关向应十分尊敬,他要求他的部下对政委不能有丝毫的怠慢。

关向应是个极明事理的人。贺龙为人豪爽,性格刚烈,是我军难得的将才。为此,军事上并不外行的关向应却极少干预贺龙的指挥。每当制订计划,方案研究完毕,关向应便默默地退到一边,踏踏实实地做起了协调、辅助工作。祝捷的报喜声中,很少有人能见到关向应。

抗战爆发以后,关向应和贺龙率领一二O师挺进晋西北,后又转战冀中,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贺龙和关向应在战斗中结成的革命友谊,被人们称赞为团结的楷模。人们给他们写信或是他们自己签字,常常写作"贺关"。李井泉曾经生动地比喻说:"贺关"是我们一面旗帜上的两个名字,正如我们党旗上的镰刀斧头一样。可是,在1940年冬,一二O师刚从冀中返回晋西北不久,长年征战的关向应终于被病魔击倒,肺病使他吐血不止。党中央和毛泽东得知此事后,立即决定让其回延安养病。而贺龙更关心政委的病情,得知关向应要去延安时,专程从前线策马返回军区医院,亲自为关向应送行。

1941年初,关向应病情稍有好转,便又返回了前线。此刻晋西北正是危难之际。关向应回来后,又没日没夜地投入了工作。不久,他再次吐血不止。在贺龙和党中央的再三催促下,关向应才不得不重返陕北,从此,便再没能从病榻上起来。1946721日,关向应终于闭上了他那痛苦而流泪的双眼。在他停止呼吸的前5分钟,他还说,不要紧,我还会活下去。他一直是怀着活的信念挺到了最后。一个曾与贺龙、刘伯承、聂荣臻、陈毅等八路军和新四军将领齐名的高级干部,戎马转战一生,终于在抗战胜利后与世长辞。

81日,晋绥分局隆重举行追悼大会。灵堂设在兴县城内。四面八方的群众一万余人,冒着炎天酷暑,扶老携幼,络绎不绝,结队来到庄严肃穆的灵堂,默默地向关向应政委告别。追悼大会的会场设在西关外。这一天,烈日当空,边区一级的所有机关干部,驻守兴县的部队将士们都来到会场,岚县、神府等地也派来代表。兴县完小300多名小学生,最小的才6岁,也和大人一样,满含悲痛,悼念关向应政委。贺龙在大会上致悼词,他声泪俱下,泣不成声。整个会场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之中。

是夜,他以极其悲痛的心情,写下了《哭向应》的祭文。他写道:

"一生中最真挚的战侣,你先我而逝了,辞去了你亲手抚养的部队,辞去了千百万人民,还辞去了你的难友--‘云卿‘。

整整15年,你我同生死,共患难,洪湖、湘鄂西、鄂豫川陕边,酷暑炎天;湘鄂边、湘鄂川黔、云贵川、甘陕,雪山草地,西安平原;踏晋绥,出河北,几万里长途征战,出生入死。无论在战场上,工作中,也不管在茅庐草舍,大厦高堂,我记不得何时不在一起,何战有所分离,而今,你我是永别了,翘首苍天,你是音容宛在,而我则寝不成眠。

你的革命的一生--出身于纯正的无产阶级,参加团参加党,直到成为团、党最完备的一个领导人,你在牢狱中、战场上,艰苦备尝,顽强对敌,从没有计较过个人,你掌握着毛主席的思想与作风,高度的原则,诚挚的精神,严己宽人。

你死了,悲痛了千万人的心,我要把悲痛变成力量,我要永远以我的心血,实现你临床恳切深谈的遗言,革命完全胜利之日,就是你含笑九泉之时!"

写罢,贺龙掷笔于案,放声大哭。此时,解放战争的序幕刚刚拉开,党失去了如此好的干部,一二O师失去了人人爱戴的好政委,贺龙失去了生死相交的好战友,这无法补偿的巨大损失,怎能不引起他巨大的悲痛?

翌日,贺龙擦干了泪水,投入了伟大的解放战争之中。


        (《文史月刊》牛崇辉)

        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