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党的故事

党的故事:毛主席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作者:纪希晨   更新时间:2021-01-20   浏览:894

毛主席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

                       纪希晨(整理)



1948年4月1日傍晚,常芝青正在伏案改稿,这时电话铃响了,电话里传来了张子意兴奋的话语:“是常芝青同志吗?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毛主席欢迎同志们去。毛主席准备明天接见你们!”正在他办公室等着拿稿件的杨效农,一阵风似的冲出门外,向大伙传达了这一喜讯。编辑部的同志们在前面的院落里兴奋地蹦跳起来,拥抱在一起,把帽子抛到空中,几个顽皮的小伙子在空地上翻开了筋斗。大家你握着我的手,我拉着你的胳膊,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夜已深了。常芝青和阮迪民、黄照、李超编好并审校好明天一版的稿件。一会儿,苏光送来初步拟定的参加接见的名单,常芝青认真阅后,又增加了几名,最后确定下来:

总编辑:常芝青,要闻版阮迪民、李超,地方新闻张友,国际新闻杨效农、田允中,副刊李蔚然、胡正,通讯科陈蝉鸣、鲁石、胡也,美术苏光,记者纪希晨、王雷行、江涛,新华社晋绥总分社高丽生、甘惜分,出版发行水江、宋萍、董泯敌。

4月2日,是个少有的好天。一大早,参加接见的人就洗漱、整理停当,聚集在常芝青住的院子里,整装待发。常芝青穿戴整齐,走出门来,大家紧张而兴奋的情绪也感染了他。



8点多钟,常芝青着20多人沿着蔚汾河边的大路走去,大家边走边谈论怀着异常兴奋的心情,想象着见到毛主席的幸福情景。从高家村到蔡家崖15里的路程,不知不觉就到了。

蔡家崖是个不满百户人家的英雄村庄,在八年抗战中,有“小延安”之美称。晋军区司令部大院,原是晋绥解放区开明绅牛友兰宅院的花园,正面六孔高大的石窑,是贺龙、关向应、李井泉等军区和分局领导的住处,这是毛泽东、周题来、任弼时住着。院中有一个“六角亭”,也叫“六柳亭”。1942年贺龙亲手植下六棵柳树,有时贺龙还与人在亭子里的小石桌上下棋。院里还有三棵百年老柳和几棵榆树。西北角的“枕头窑”,是毛泽东作著名的《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的地方。西南边的一排四开八间的木结构房靠南第二门的房间,是军区司令部警卫排的住房,临时腾出作为接见室。这是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东面窗户下有一张朔县战役时缴获来的单人沙发,沙发旁有张古色古香的小圆桌,沿西墙和北墙放着长条木凳和椅子,西墙上有一个不大的窗户,常芝青他们紧张地、静静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幸福时刻。



大约10点钟,毛主席来到接见室,同来的有贺龙、陆定一和张子意、周文。毛主席满面红光,精力充沛。他头戴带耳的灰色毡帽,身着褪色的灰棉制服,脚穿陕北农民特有的深灰布棉鞋,脖子上围着一条陕北的羊毛围巾。常芝青目不转睛地町着自己崇敬的领袖,不知该做什么好。直到张子意介绍他是《晋绥日报》总编辑时,他才如梦方醒,回过神来。毛主席那宽大温厚的手紧紧地握着常芝青的手,毛主席说:“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看来很有点学问,有点马列主义嘛!”领袖风趣而厚爱的问话,立即驱散了常芝青的紧张拘束,他平静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回答了毛主席的话,并向毛主席介绍了参加接见的编辑、记者。毛主席听着常芝青的介绍,逐个地握手问好。



当他介绍“这是编要闻版的阮迪民同志”时,毛主席打趣地说:“嗯,是梁山泊阮氏兄弟的阮吧!”大家笑了。

当介绍到编地方新闻的张友时,张友激动地用双手紧紧握着毛主席的手,毛主席亲切地问他:“是弓长张呢,还是立早章?”张友忙答:“主席,是弓长张。”

当介绍高丽生时,毛主席开玩笑说:“高丽人参,高级补品!”人们都笑了。

当常芝青介绍“他叫水江,是我们经理部负责人”时,毛主席问水江是哪个水字?”水江答道:“河水的水。”“哪个江字?”“长江的江。”毛主席侧着头笑着说:“,那你可不缺水啊,你的水太多了!”一句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了。

毛主席在东窗前的单人沙发上落座,他宽厚高大的身材使沙发显得有点窄小。常芝青立即把准备请示的几个问题单呈上去。毛主席询间了报社的工作情况,便认真地看起问题单来。

这时,春天的阳光从窗户上射进来,屋子里非常明亮。屋前的一棵榆树上一对喜鹊喳喳喳地叫着,仿佛也在分享着常芝青他们的喜悦。

少顷,毛主席抬起头来,环视了大家一眼:“啊,这么多问题,要讲就得一整天哪!”他点燃了一支烟,猛猛地抽了两口。贺龙、陆定一张子意、周文、常芝青坐在屋子中间,面向毛主席。纪希晨坐在毛主席的左侧,他刚从前线采访回来,掏出随身带的笔记本,准备记录。其他同志则顺序坐在西墙和北墙的発子和椅子上。毛主席极富感染力的湖南口音又亮地响起来:

“办报,你们是先生,我是学生,先生不了解学生,对学生不会出题目嘛!”

毛主席首先谈到在报刊上宣传党的政策问题:

“我们的政策,不光要使领导者知道,干部知道,还要使广大群众知道。有关政策的问题,一般都应当在党的报纸上或者刊物上进行宣传。”毛主席接着就报纸的作用和任务从理论上作了阐述: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要使群众认识自己的利益,并且团结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奋斗。报纸的作用和力量,就在它能使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工作任务和工作方法,最迅速、最广泛地同群众见面。”毛主席站起来,眼望着大家左手叉腰,右手扬起来在空中作了一个有力的划动。他举了最近在宜川大捷的事例,说:“战土们的觉悟提高了,明了为什么打仗,怎样打法,个个摩拳擦掌,士气很高,一出马就打了胜仗。群众齐心了,一切事情就好办了。

毛主席说:你们看过(三打祝家庄》的戏吧?头两次打败了。后来研究了为什么失败,大家心一齐,用里应外合的方法,结果第三次打胜了。毛主席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缓缓地拿起题单看了看。看到“关于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土绅问题”时,转过身来问贺龙:“关于这个问题,我为党中央起草了一个党内指示,他们没有看到吗?”

贺龙说:

“中央指示收到了,还没有来得及向下传达,很快就发给他们。”

毛主席又问:“1933年(怎样分析农村阶级》的小册子是否发晚了?”

席间有人回答:“如果发早点,可能好一些。”毛主席的话音严厉起来:“在我们一些地方的领导机关中,有的人认为,党的政策只要领导人知道就行,不需要让群众知道。这是我们的有些工作不能做好的基本原因之一。”

毛主席分析了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后,就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要解决这个问题,根本上当然要从思想上进行群众路线的教育,同时也要教给同志们许多具体办法。办法之一就是要充分地利用报纸,办好报纸,把报纸办得引人入胜,在报纸上正确地宣传党的方针、政策,通过报纸加强党和群众的联系,这是党的工作中的一项不可小看的、有重大原则意义的问题。”毛主席用手指了一下常芝青,循循善诱地说:

“同志们是办报的,你们的工作,就是教育群众,让群众知道自己的利益、自己的任务和党的方针政策。办报和办别的事一样,都是要认真地办,才能办好,才能有生气。我们的报纸也要靠大家来办,靠全体人民群众来办,靠全党来办,而不能只靠少数人关起门来办。我们的报上天天讲群众路线,可是报社自己的工作却往往没有实行群众路线。”

听到这里,常芝青心里热烘烘的。毛主席的精辟见解正是《晋绥日报》努力在做,但还做得很不够的地方。

接着,毛主席讲到报纸掌握正确的政治方向问题。他以黄河上的艄公作比喻,教育干部,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持党的路线和政策。他说:

“你们注意了吗?黄河上掌舵的老公,在急流险滩、惊涛骇浪中,眼总是注视着对岸,遥望前方,端正航向,把舵掌稳当。如果老公只看脚下的浪花,就会手忙脚乱,把船弄翻了。”

毛主席用手指搓了搓香烟,又点着了,轻轻地吹了吹烟头上的灰烬。他问常芝青:“《晋绥日报》有多少通讯员,每天能接到多少来稿和来信?”常芝青忙汇报说:

“报社在各县都设有专职通讯干事,全解放区有1200多名通讯员,每月最多时能收到2000多件来稿,有些领导干部还亲自动手给报社写稿。”

毛主席高兴地笑了:

“噢,有这么多人向你们作工作报告呀!”

接着,他用洪亮而浓厚的声音教导我们说:

“报纸工作人员为了教育群众,首先要向群众学习。”

“报社的同志也要经常学习下边反映上来的材料,慢慢地使自己的实际知识丰富起来,使自己成为有经验的人。这样,你们的工作才能做好,你们才能担负起教育群众的任务。”

毛主席又说:“马克思没有当过工人,可是研究了资本主义对工人的剥削;我自己没有亲手给农民分过土地,可是我经常调查研究,指导了土地革命。”



毛主席的目光在常芝青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常芝青深深地感觉到主席的期望之深,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毛主席时而站起,时而坐下,时而抽烟,时而喝口水。他侃侃而谈,有时亲切地注视着大家,有时又把目光飘向遥远的空中,似正在思虑着重大的问题。他话锋陡然一转,谈到了《晋绥日报》的具体情况:

“《晋绥日报》在去年6月的地委书记会议以后,有很大进步。内容丰富,尖锐泼辣,有朝气,反映了伟大的群众斗争,为群众讲了话。我很愿意看它。但是从今年1月开始纠正“左”的偏向以后的这一时期,你们的报纸却有点泄气的样子,不够明确,不够泼辣,材料也少了,使人不大想看。”

常芝青的脸上热辣辣的,他看到报社的同志们都是正襟危坐,专注地听着领袖的教诲。毛主席每天在映北转战,胸中自有雄兵百万,指挥着全国各地的解放战争,万里戎机,戎马倥偬,依然关注着《晋绥日报》的每一篇报道、每一则通讯、每一段按语,这是多么巨大的关怀!而主席的分析又是多么地洞悉表里,透彻清晰。常芝青在毛主席抽烟的空隙,扼要地向他汇报了报社最近总结经验、检查工作的情况。毛主席微笑地点点头:

“过去的工作有成绩,但也有缺点,主要是“左”的偏向。现在作一次全面的总结,发扬成绩,纠正缺点,就会做出更大的成绩。同志们过去是马克思,现在还是马克思,不过要把头发理一下,指甲修一下,就好了。”

毛主席对《晋绥日报》的编者按形式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指出了注意之点。他恳切地说:

“《晋绥日报》在去年6月以后进行的反对右倾的斗争,是完全正确的。在反右倾的斗争中,你们做得很认真,充分地反映了群众运动的实际情况。对于你们认为错误的观点和材料,你们采用编者按语的形式加以批注。你们的批注后来也有缺点,但是那种认真的精神是好的。你们的缺点主要是把弓弦拉得太紧了。拉得紧,弓弦就会断。古人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现在“弛”一下,同志们会清醒过来。”

讲到这个典故,毛主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走到屋子中央,解释说:‘张和弛都有一个‘弓’字旁。这里的张不是“张王李赵”的那个张,而是把弓弦拉开的张,弛是把箭射出去弓弦松弛下来的那个弛。”毛主席举开两只手臂,用京戏道白的腔调说:“弓箭待候!”然后举起左手,拉开右手,摆出拉弓射箭的架势,一拉一松,接着说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就如同射箭,有张有弛,才能把箭射出去,射中靶子。有张无弛,射不出箭去,还会把弓弦拉断。毛主席又用拉二胡的道理作了比喻:

“二胡本来应该定为‘二五’弦,才能奏成乐曲,可你们现在快把弦拧断了,还怎么奏乐呢?”

毛主席还谈到改正报纸上的错别字问题,他说:

“报上常有错字,就是因为没有把消灭错字当作一件事情来办。如果采取群众路线的方法,报上有了错字,把全报社的人员集合起来,不讲别的,专讲这件事,讲清楚错误的情况,发生错误的原因,消灭错误的办法,要大家认真注意,这样讲上三次五次,一定能使错误得到纠正。”

常芝青心里滚过阵阵热潮。去年后半年以来,在报纸的反“客里空”运动和编者按语方面,他倾注了大量心血,也极大地推动了土改和整党运动。但今年初开始纠偏以来,他个人和报社的压力是很大的,报社内部在思想认识上也有分歧。作为这一时期报社的最高领导人,他痛切地反省过自己对发生“左”的偏差的责任和产生的原因。毛主席的教导,循循善诱,入情入理,既严肃又幽默,有赞扬有批评,使他顿感如坐春风,百感交集。他更加体会到领袖博大的胸襟和睿智的思想。

时间过得真快,两个小时就要过去了。毛主席仰坐在沙发上,跷起腿来,又点燃一支烟,然后从常芝青等报社同志的脸上一一望去。他抑扬顿挫的湖南话在房间里回荡:

“应当保持你们报纸过去的优点,要尖锐、泼辣、鲜明,要认真地办。我们必须坚持真理,而真理必须旗帜鲜明。我们共产党人从来认为隐瞒自己的观点是可耻的。我们党所办的报纸,我们党所进行的一切宣传,都应当是生动的、鲜明的、尖锐的、毫不吞吞吐吐的。这是我们革命无产阶级应有的战斗风格。我们要教育人民认识真理,要动员人民起来为解放自己而斗争,就需要这种战斗的风格。用钝刀子割肉,是半天也割不出血来的。”

毛主席用一个有力的手势结東了谈话。




相关链接:

作者纪希晨:纪希晨(1922年-2016年7月8日),河南省伊川县莘营村人。原名纪松晓。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赴延安,先后在陕北公学、中央党校学习。曾任晋绥边区《抗战日报》、《晋绥日报》和新华通讯社雁门分社编辑、驻成都办事处主任,《人民日报》西南记者站负责记者,新华社四川分社第一社长,《人民日报》记者部副主任。1983年参加创办《中国老年》杂志,任总编辑。擅长写新闻通讯、报告文学。著有《战斗的青春》、《时代的足迹》等。

2016年7月8日22时10分,纪希晨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纪希晨老前辈生前对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十分重视、全力支持,曾担任首席顾问。“编辑部”、“研究会”人员先后曾16次上北京拜访纪希晨老前辈,得到了许许多多的教诲。


       编辑: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