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党的故事

独臂、独腿、独脚开国将军的英雄故事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作者: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郝文俊   更新时间:2021-02-23   浏览:734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将军中,有十位独臂将军、三位独腿、独脚将军。其中1955年授衔上将的两位、中将的三位、少将的八位。参加革命年龄最小的是彭青云,12岁参加革命、1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贺炳炎16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余秋里15岁参加革命、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最高职务是国务院副总理,寿命最大的陈波101岁,寿命最短的贺炳炎47岁。其中,四位少将却是在山西作战中失臂的,八位独臂一位独腿是八路军第120师第358旅、359旅的,九位在山西战斗、工作过。


这十位位独臂将军分别是因三次手术断左臂的上将彭绍辉、用木锯锯掉右臂的上将贺炳炎,因伤口恶化左臂溃烂生蛆的中将余秋里、因炸弹炸断右臂的中将晏福生,因右肘关节被子弹击穿后被截肢的少将彭清云、因子弹打中右臂而截肢的少将左齐、因滚雷实验失右臂的少将陈波、因连环雷响断左臂的少将苏鲁、因研究手雷失去右臂的少将童炎生、因手榴弹在手中爆炸的少将廖政国。这三位独腿、脚将军分别是独腿虎将——钟赤兵、独腿苦将——谢良、独腿神将——张和。




两位上将、三位中将、一位少将是在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和长征途中与敌作战失臂的,分别是:



彭绍辉(1906.9.6—1978.4.25):湖南湘潭人,1928年7月22日,彭绍辉参加了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率部举行了著名的平江起义,他在红五军十三师七团当班长,并在这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3年3月21日,在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彭绍辉率红1师参加草台岗霹雳山战斗,并带头冲锋陷阵,结果左臂连中两弹,臂骨被击碎,但仍不下火线。因伤势严重,做了3次手术都没成功,最后只得截去左臂。住院期间,一面学习马列著作,一面以惊人的毅力学会了独臂打绑腿、骑马等军事动作,很快适应了战斗生活。同年8月,彭绍辉被中央军委授予二等红星奖章。出院后,他坚持留在部队工作,不要特殊照顾。彭绍辉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上第一位独臂将军。


贺炳炎(1913.2.5—1960.7.1):湖北松滋人,原名向从炎,16岁与父亲一道参加红军,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5年12月21日,贺炳炎在瓦屋塘战斗中,整个右臂被炸成肉泥状,骨头全碎了,只留下一点皮连着肩膀。只有锯掉胳膊才能保住性命。在无医疗器械和麻药的情况下,用锯木头的锯子锯右臂。贺炳炎大汗淋漓、面色苍白。医生的手在发抖,怎么也不敢使劲,贺炳炎鼓励医生说:“我自己都不怕,你还怕什么?来吧!”手术前后共用了2小时16分钟。贺炳炎嘴里的毛巾被得稀烂。


余秋里(1914—1999.2.3):1914年11月15日出生于江西省吉安。1929年余秋里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6年2月,贺龙总指挥率领红二、六军团长征行进至黔滇交界的乌蒙山区。3月12日,国民党万耀煌部突然改变行军路线,折向镇雄方向,妄图在那里阻截、包围红军。这时,时任红二军团18团政委的余秋里接到贺总指挥的命令,要他们火速前进到哲庄坝,截击敌人。余秋里率团队赶到干沟梁子。红军占领了制高点,敌人被打得措手不及,死伤累累,滚落到沟底。敌人缩进了一道山沟,凭借着有利的地形进行顽抗。成本兴(成钧1911-1988)团长站起身来观察地形,选择进攻路线。突然,余秋里发现逃到对面山坡上的敌人已部署完毕,正准备着向我方阵地射击,他高喊一声“危险!不顾一切地站起来,一把把成团长拉倒在地。话音未落,一排子弹射来,击中了余秋里的左臂。他简单包扎一下伤口,随战士们冲向沟底。正在这时,余秋里接到我军将撤出战斗,要求18团掩护主力部队转移的命令。就在他带领部队冲上山顶时,敌人一梭子机枪子弹打了过来,又打在他那已负伤的左臂上,喷涌的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衣衫。余秋里低头一看,打断的骨头白茬已穿出皮肉,有两根筋露在外面,微微颤动。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并用绷带把左臂挂在脖子上,与成团长一起继续指挥战斗。

此役,红军把正在行进中的万耀煌纵队拦腰截断,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万耀煌溃乱中只身脱逃。敌人开始了更加疯狂的围追堵截,红军每天都要打仗和行军,根本没有时间对余秋里进行治疗,更不用说动手术了。这时,朱德总司令来电,命令红二、六军团渡过金沙江后,设法与红四方面军会合。渡江前,总指挥部派人给余秋里送来一床鸭绒被。当时他的伤口已经发炎,正在发高烧,处于昏迷之中。他全然不知地被战友们抬上小船,在大家的保护下渡过了江。渡过金沙江后,部队进入康藏地区,彻底摆脱了十几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当部队开始在中甸地区的格罗湾休整时,贺总指挥,任弼时政委指示医院领导:可利用这段休整时间,为余秋里做手术,把他的伤好好治一治。医院领导回答:“部队过金沙江时,因不慎医疗器械全掉进江里,现在已无法做手术了。”他拖着伤臂爬雪山、过草地,度过了常人难以忍受的192个日夜。1936年3月,红二方面军抵达甘孜后,余秋里的左臂愈加疼痛,医务人员打开绷带,伤口上已爬满了白蛆,用止血钳轻轻一击,一层白蛆落地。但因为当时仍然检查,只见整条臂膀已发黑萎缩,无医无药,只得重新换上新绷带,让他躺在担架上,抬着继续前进。直到1936年9月,红二方面军到达甘肃徽县,医生见余秋里伤势越来越重,左手五指已肿胀坏死,如不及时治疗就有生命危险。手术是在缺医少药的恶劣条件下进行的,没有专门的医疗器械,只能用临时找来的锯条代替。方面军卫生部长侯政决定亲自为余秋里实施手术,当时正好打了一个胜仗,缴获了一批医疗器械、消毒棉和纱布。手术时,侯政用缴来的镇痛剂先给余秋里注射,由于不知该药的使用剂量标准,一针下去,余秋里就昏迷过去了。侯政先刮掉余秋里臂上的腐肉,再用一把自制小锯锯断其坏骨,然后又忙着抢救失去知觉的余秋里。经过抢救,余秋里才缓缓苏醒过来。醒来后,他对守候在身边的贺龙说:“敌人打断了我的左臂,我还有右臂,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余秋里回忆:“我负伤不久,伤口就开始发炎腐烂,痛得厉害。为了止痛,只能把受伤的左臂浸到冷水里泡一泡,或者用湿毛巾敷在受伤的左臂上。过草地时,有一段时间没有换药。医生来检查伤口,打开纱布一看,伤口已经腐烂生蛆,医生用镊子将蛆一个一个夹出来,再用盐水洗清了伤口。”


晏福生(1904—1984):原名晏国金。湖南省醴陵县人。1923年参加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曾任安源煤矿工人纠察队队长。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醴陵暴动,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1936年秋,国民党胡宗南部直逼红二方面军贺龙率领的部队,9月7日,红军第6军团16师从甘肃两当县出发为大部队开辟通道,政委晏福生、师长张辉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部队行至罗家堡附近,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晏福生指挥部队杀出一条血路向北突击。突然,敌机向我阵地俯冲轰炸,一枚炸弹落地,晏福生来不及躲闪,右臂被炸断,当时血如泉涌,晏福生抓把泥土堵住伤口继续战斗。部队边打边冲,敌人越聚越多,晏福生怕连累大部队,命令警卫员带着文件包和武器快去追部队,警卫员不肯,晏福生严肃地说:“文件包里有密电码本和党的机密文件,绝不能落到敌人手里!我命令你,立即离开我去追赶部队!”警卫员含泪向追敌投了两颗手榴弹,乘着硝烟冲了出去。警卫员走后,晏福生引开敌人掩护战友突围,最后纵身跃下山谷。战斗结束后,红六军团政委王震以为晏福生牺牲了,在干部大会上沉痛建议为晏福生同志默哀3分钟,不料晏福生拖着受伤的身躯奇迹般地回来了。

原来他为当地群众救起,犹如死而复生。第二天,晏福生用身上仅有的两块银元找房主换了一身旧便衣穿上,将右臂用布带吊在胸前,左手拄棍,艰难地向北追赶部队。4天后,晏福生来到渭水河畔的五十里铺附近,这里被国民党军控制着。归心似箭的他迎着湍急的河水趟去,负伤的右臂经水浸泡,针刺般地疼痛,他咬紧牙关,顽强地向对岸游去。接近北岸时,被南岸巡逻的敌兵发现。他冒着弹雨,奋力爬上北岸,摆脱了敌人。

由于伤口进水感染,溃烂化脓,更加疼痛难忍。但晏福生仍然以惊人的毅力,经过半个月的千里跋涉,终于在通渭县境内追上了红四方面军31军的一支部队。该军军长萧克原是6军团军团长,是晏福生的老上级。战友重逢,格外激动,萧克见他的伤势很重,就派人送他到四方面军总部医院治疗。不久,四方面军主力2万余人组成西路军,沿河西走廊西征。晏福生随总部医院踏上了西进之旅。由于战事频繁,医院天天转移,他的臂伤未能得到有效的治疗,伤势恶化,必须截肢。1936年10月到山丹县后,四方面军总部卫生部长苏井观为他做了截肢手术。


钟赤兵(1914年—1975年):原名钟志禄湖南省平江县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1935年2月,红军在长征中一渡赤水后,为了有利于进行运动战,红三军团4个师缩编为4个团,钟赤兵任12团政委。为了摆脱10多万川军的围追堵截,毛泽东决定回师贵州,二渡赤水,先夺娄山关,再占遵义城。钟赤兵在率1营官兵乘胜追击,冲到黑神庙时,却遭到“双枪兵”一个团兵力的反击,但敌众我寡,1营伤亡很大。钟赤兵看到身边一个个战士倒在血泊中,按捺不住燃起的怒火,一手解着上衣纽扣,然后,衣服一扔,厉声大喊:“冲啊!杀啊!我在阵地在!”1营和“双枪兵”混打在一起了。拼杀中,突然,钟赤兵的身子猛地一倒,上身左侧,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他的警卫员胡胜辉以为他被绊倒了,赶上前去一看,却见一股殷红的鲜血从钟赤兵的右小腿上冒出来。“政委,你负伤了,我背你后撤!”“擦破点皮不碍事!快杀敌人!”钟赤兵“呼”地一声站起,又舞起了大刀,又冲向敌人。正在1营战士难以抵挡时,团长谢嵩派来的由2营长带领的突击队冲上去了。突然,钟赤兵又倒在了地上。胡胜辉跑过来,把他搀扶起来,一把搂住他的腰,然后不由分说地将他按坐在一块石头上,撕下自己的衬衫,替他包扎伤口。钟赤兵的腿脚负了重伤,敌人的枪弹撕开了他右小腿上的一块大肉,血如泉涌。胡胜辉一连包了10多层破布,血还照样向外浸。胡胜辉赶紧找来卫生员,又叫人把钟政委负伤的情况报告给团长。谢团长命令:“胡胜辉,你一定要把钟政委马上撤下来!”谁知,钟赤兵还没有等卫生员包扎好伤口,又拖着伤腿指挥战斗去了。他站着困难,就趴在石头上指挥。这时,一股敌人窜上1营附近阵地,战士们没了弹药,就用刺刀捅、马刀砍,有的战士刺刀捅弯了,马刀缺了口,就搬起石头往敌人头上砸。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残酷。但大家在钟政委英勇顽强精神的鼓舞下,毫无惧色。战斗从拂晓一直打到傍晚,阵地仍牢牢控制在红军手中。最后,钟赤兵由于流血过多昏了过去,被抬下了战场。

红军占领遵义城后,医生立即为钟赤兵治伤。可是,医生打开伤口一看,脸都变了色,说:“伤势严重,必须从小腿以上截肢。”原来,由于钟赤兵没有及时包扎,受伤后又继续战斗,把子弹击中的骨头都扭碎了。红军医院的手术条件极其简陋,没有医疗器械,也没有麻药,手术工具只有一把老百姓砍柴用的刀和一条断成半截子的木匠锯。

钟赤兵医生开始了手术,用木匠锯上下拉动截肢。钟赤兵忍着剧痛躺在手术台上,紧紧闭着眼睛。手术刚刚进行了20多分钟,豆大的汗珠就从他的脸上、身上直往下淌,浸湿了衣裤。但是,他凭着坚强的毅力依旧一声不哼。医生瞅着他,关切地对他说:“如果疼痛难忍,你就喊吧,这样兴许会好些。”钟赤兵摇摇头,没有说话。手术中,他几次昏死过去,又几次苏醒过来。在场的医生、护士都被他这种坚强的意志所感动,一位年仅15岁的小护士一边协助医生护理他,一边抽泣着说:“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场合和这么强硬的汉子。”手术一直做了三个半小时。当钟赤兵再一次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他的右腿膝盖下只剩下小半截了。这时,他才21岁。就这样,他成了半截腿的人。然而,手术后,钟赤兵并没有摆脱痛苦。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又加上医疗条件很差,手术时没有条件消毒,没过几天,钟赤兵的伤口就感染了,腿肿得分不清小腿和大腿,他高烧持续不退,又陷入昏迷之中。彭德怀得知钟赤兵的病情后,赶过来看望他。可是,钟赤兵却昏迷不醒,连军团长来了都不知道。彭德怀一见情况不妙,对医生说:“你们一定要想尽办法救活钟赤兵,救不活,我砍你们的头。”“要把他从死神那里拉回来。”医生说:“只能进行第二次截肢。”“截肢就截肢,一定要把人救活!”彭德怀是铁下心,不顾一切要把钟赤兵留住,于是,医生们又马上进行第二次手术,把右腿膝盖以下剩余的部分又截去。不料,消毒条件不好,伤口仍继续感染。几天后,医生又狠了狠心,进行第三次手术,把钟赤兵的整个右腿从股骨腰部截去了。半个月内,三次截肢,对于一个人来说,是要忍受多么大的痛苦啊!可是,钟赤兵竟然奇迹般地活过来了。

钟赤兵的右腿连“根”都截去了,他虽然保住了命,但伤在短期内却是难以治愈的。这时,部队正在万里长征之中,钟赤兵的身体是这么虚弱,是让他留在老百姓家里养伤,还是让他拖着一条腿继续跟部队长征呢?红12团举棋不定,军团长彭德怀也决定不下。钟赤兵得知这个情况后,对前来看望他的彭德怀说:“军团长,就是爬,我也要跟上部队。无论如何,我不离开红军。”彭德怀不再犹豫,大手一挥:“带上,就是用三军团一个团抬,我也要带上他!以后,凭着顽强的毅力爬雪山,过草地,终于到达了长征的终点陕北。


谢良(1915年-1991年):江西省兴国县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936年11月22日在甘肃山丹县十里铺跟马步芳匪兵作战时左脚负伤,1936年12月第一次截肢,用剪刀将左脚前掌剪掉;第二次截肢,截去左脚剩余的脚掌;1937年冬第三次截肢,将左腿从膝盖以下全部锯掉。此后,谢良虽然仅有一条腿,但他身残志坚,继续南征北战。抗日战争时,任八路军一一五师留守处主任。


而四位少将却是在山西作战中失臂的,分别是:



彭清云(1918—1995):江西省永新县曲白乡铁沪下村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8年9月,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纠集数万兵力,对以五台山为中心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围攻。10月25日,三五九旅旅长王震获悉日军北线指挥官常冈宽治中将率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一部,由张家口进至蔚县、广灵方向,遂令七一九团在广灵城南20里处的邵家庄伏击。伏击战打得很漂亮,经过一阵激战,大部日军被解决。彭清云率领突击队员像一个个下山的猛虎,向剩下的敌人猛扑过去,横挑竖刺,很快把顽抗的日军士兵全部消灭了。

“快,搬战利品,撤!”彭清云急促地命令道。突击队员立刻跳上汽车,搬走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就开始撤退。然而,还没撤走,日军增援部队赶了过来。战斗中,彭清云右肘关节被子弹打穿。战斗结束后,彭清云被送到三五九旅卫生部前方医院抢救。但由于八路军缺医少药,医疗条件不好,他的伤势日趋恶化,伤口严重糜烂,整个右臂肿得像个大紫茄子,鼓胀欲裂。医院实在无能为力,立即组织民兵用门板将他抬到70里外的灵丘县河浙村三五九旅后方医院第一卫生所,请白求恩大夫给他手术治疗。

然而不巧,白求恩到前方去了,一直等了4天,还是不见白求恩大夫归来。旅卫生部政委潘世征心急如焚,只得向王震旅长打电话告急。王震果断决定:“立即送彭清云到前方找白求恩大夫手术治疗!”

彭清云在战友的护送下,终于在前线医院找到了白求恩大夫。然而,已经失去了宝贵的抢救时间。面对生命垂危的伤员,白求恩认为:为了保住生命,必须做截肢手术。

白求恩大夫亲自主刀为其截去右臂,并天天帮他清洗伤口、换药,精心呵护才使他大难不死。


左齐(1911—1997):江西永新人。1927年10月,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抵达井冈山,左齐积极投入到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中去。由于他工作积极,斗争性强,于192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初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7月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

抗日战争时期,左齐先后担任旅部作战参谋、侦察科长、七一七团参谋长、政治委员等职。他在旅长兼政委王震的直接指挥下,在晋西北与日军鏖战了5个春秋,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1938年12月,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就在左齐带着战士们冲锋的时候,一枚迫击炮在左齐的附近炸开了。轰然巨响,冲击波和弹片直接将左齐给击倒了,左齐直接昏了过去。后面冲上来的警卫员直接将左齐抱起来,和两个战士将昏迷的左齐护送到了后方。左齐的左臂血肉模糊,大量的弹片已经镶嵌在里面了,情况非常严重。左齐被迅速送到了后方的医院,由白求恩大夫亲自给左齐诊断。白求恩一看,左齐的状态非常糟糕,整个手臂可以说已经废了。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好,白求恩可以保住左齐的性命,但是保不住左齐的手臂。手术很快就开始了,进行得很顺利,白求恩的医术是相当了得的。而当左齐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的手臂,只是叹了叹气,在修养结束后,就迅速加入了抗日队伍中。从此左齐就成了我军的独臂将军


陈波(1908—2009.12.3):河南新县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抗日战争期间,太行山区反“扫荡”战斗激烈而频繁,物质生活非常艰苦,武器弹药也得不到补充。八路军在条件极为简陋的情况下创建了黄崖洞兵工厂,条件好时可以生产一些手榴弹,差时只能勉强生产滚雷。由于生产设备差、原料稀缺,滚雷质量并不高,若要形成战斗力,需要在试爆训练中积累经验。时任八路军前总特务团副团长的陈波负责这一工作,1941年3月,他在讲解完滚雷的使用方法后,独自抱起一只西瓜大的滚雷为大家做示范,下蹲、隐蔽、按雷、擦火,“嘣”的一声,不合格的滚雷一触即发,顷刻间硝烟弥漫,陈波倒在血泊之中。经过奋力抢救,陈波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仅剩一条胳臂和两条无法弯曲的残腿。


苏鲁(1902—1976):湖南浏阳人,原名苏达余。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1949年,太原战役时,一八四师奉命攻击太原东门外红房子据点,一八四师副师长苏鲁带领突击排,进入敌人的布雷区。陷入敌人的地雷群,踩响了连环雷,苏鲁右大臂被炸得筋断骨折,鲜血泉涌,战斗结束后苏鲁来到战地医院,由于伤势过重,他的右臂无法保留,当即做了截肢手术。


两位少将却是在新四军作战中失臂的,分别是:



童炎生(1911年一1985年5月2日):江西省安福县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4年9月21日,我军攻击时,敌人扔出许多速爆手雷,有的凌空爆炸,有的落地即爆,给我攻坚部队造成不小的伤亡。童炎生指挥部队改变战术,组成多个尖刀小分队,利用夜幕掩护直捣陈泰运指挥部,一举攻克张游庄。打扫战场时缴获大批土制速爆手雷。童炎生在打谷场上手中拿着一枚土制速爆手雷,对部队战评时说:“讨伐税警团我们取得了重大胜利,但敌人这种速爆手雷也给我们造成不小的伤亡。我们要学会运用敌人的武器来武装自己。这种土制速爆手雷起爆时间短而且不稳定,要好好研究它,掌握它,运用它。”说完,他拿着这枚速爆手雷走向村外小河的一座木桥上研究起来。警卫员陈德风见状,边高喊“首长,危险”边往桥上冲去。话音未落,速爆手雷在童炎生刚举起的右手中爆炸。童炎生应声倒地,整个右手至腕部血肉模糊,手掌及手指全部炸飞了。卫生员简单包扎止血后把他送到苏中军区后方医院救治,从手腕处做了截肢手术。由于杀敌心切,伤口还未愈合就回了部队,结果伤口无法愈合,只好做了第二次截肢手术,经截肢,童炎生成了独臂军人。


廖政国(1913—1972):河南息县人,1930年8月参加中国共产党,10月加入中国工农红军。

1940年10月的一天,苏北黄桥镇一所宽敞的农家大院里,新四军第一纵队四团的一群干部战士正围坐在修械所长周围,听他讲解兵器知识。突然,天井北面的一间平房里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一股浓烟喷涌而出。“那不是团长的屋子吗!”有人嚷了起来,众人顿时一惊,一个个飞身跃起,一下子就把廖政国的房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冲进屋里的干部战士看到廖政国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他的右臂,已被炸得血肉模糊了。“快找军医来!”“军医!军医呢!军医哪去了?!”众人都焦急万分……

原来,黄桥战役后,新四军从顽军手中缴获了大批武器,为了给部队讲解一种新型手榴弹的构造性能及使用方法,廖政国带着修械所长研究了半天仍不得要领。修械所长要拆卸分解,但廖政国怕有危险,不让他去干这种危险的事情,自己却坚持带回来研究。然而,就在廖政国拆卸分解手榴弹时,手榴弹突然冒出了一缕白烟。“不好,要出事了!”直觉告诉廖政国手榴弹就要爆炸了,他原本可以把手榴弹迅速地扔出屋子,但想到天井里干部战士们正在热烈地学习讨论,廖政国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右手高举起手榴弹,硬是让手榴弹在手里爆炸了……

正当大伙儿急切地等待军医到来时,廖政国苏醒了过来,他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伤情,艰难地环视了一下围在身边的干部战士,气若游丝地说道:“我不要紧,就是炸掉了一只胳膊……大家有没有伤……”话未说完,廖政国又昏死过去。为了保护战友,廖政国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牺牲自己;在断臂剧痛中,他念念不忘的依然还是战友的安危。在场的干部战士见状,无不落下滚滚热泪。虽然新四军上下为抢治廖政国竭尽全力,但苦于缺医少药,最终未能保住他的右臂。战友们痛惜不已,可廖政国却像没事人一样,一出院就回到了团里。新四军条件艰苦,像他这样级别的干部往往配不了专门的警卫员,考虑到他少了一只胳膊,组织上多次要给他安排警卫员,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一位少将是在抗日战争中失去右腿


张和(1915——1967):湖南浏阳人。张和的父亲是1927年入党的党员,在浏阳县苏维埃政府工作,哥哥是浏阳独立团政委,1930年在战斗中牺牲。张和15岁随父亲参加红军,1933年入党。

1942年7月12日在白杨堡战斗中,右腿被日军炸伤,右腿从大腿根部20公分处截除。

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


代表编辑部在编辑中向英雄致敬!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