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故事> 党的故事

军史布衣第一人陈廷贤的故事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选载)   作者:郝文俊根据多方资料整理   更新时间:2021-03-16   浏览:890

在河南省三门峡市卢氏县,提起小货郎陈廷贤为红军带路的故事,很多人耳熟能详。


1949年底,曾经的红25军军长程子华担任山西省委书记,结束了自己长达22年的戎马生涯,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当中。当时的山西百废待兴,什么事情都需要程子华来拍板,日理万机的程子华就是这样繁忙的情况下,第一件事却是寻找一个叫陈廷献的山西私盐贩子。

为了找到这个私盐贩子,程子华先后6次派人在山西省内寻找,刘华清也曾到河北寻找,都没有下落。程子华之所以没有找到这个私盐贩子,是因为口音的问题,他把这个私盐贩子的名字听成了陈廷献,其实他的名字应该是陈廷贤。一直到1983年中央军委编撰军史,讲到程子华率领25军长征时,又绕不开这个叫陈廷献的人物,于是又派人进行了大规模的搜索,不但派人到山西去寻访,还把查找范围扩大到河北、河南等地,在相关同志的辛苦查找下,中央军委红25军战史编写组才获悉陈廷贤的下落后,急忙赶往卢氏县。几天后,身患重病,神志不清的陈廷贤离世。至死,陈廷贤也不知道当年的红军找到了他。当获悉陈廷贤老人的坎坷遭遇和早已病故的消息后,程子华、刘华清两位老红军感慨万分,泪流满面。


1985年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中,用300字的篇幅,记录了一个老百姓陈廷贤为红军引路,立下不凡功勋的事迹。作为一个普通百姓被载入军史,陈廷贤可谓第一人,成为彪炳史册的“军史布衣第一人。


陈廷贤出 1911年农历十月十五生于山西省晋城县水东长阴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兄弟姐妹6人,陈廷贤排行老三。由于当时军阀连年混战,兵荒马乱,而陈廷贤家里人口较多,他父亲扛着重担却年纪轻轻就去世了,两个妹妹也饿死了,最小的弟弟只能送给别人抚养。1924年,13岁的陈廷贤为了给家庭减轻点负担,就随着堂哥陈金生外出谋生,挣钱贴补家用。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在晋南运城下井挖盐,后来发现贩盐赚钱,就经常挑担贩盐到黄河南岸的三门峡、卢氏县一带贩卖。其实就是有点类似私盐贩子。

当时各地军阀都在黄河渡口,各个隘口设置重重关卡,想要过关就要缴纳各种名副繁多的厘税,贩盐赚的钱倒是不少,但是架不住“雁过拔毛”,层层抽剥啊。为了多赚点钱,陈廷贤就经常在这一带的山里走小路,以躲避关卡,渐渐地对这一带山中的地形十分熟悉。在贩盐不行的时候,他也经常做点糕点卖,后来就在卢氏县落下脚来。新中国成立后,陈廷贤成了卢氏县副食品公司门市部的一名售货员。l957年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员时,他讲起了曾为红军带路一事。


他为原计划取道五里川、朱阳关进入陕南,却发现前有国民党60师在五里川、朱阳关等入陕大道上设伏,后有敌军五个旅紧追不舍,左右有国民党40军、44师和95师紧逼合围,陷入敌军“铁桶合围”的队伍随时都有全军覆没的红25军提供了一条较为隐蔽的入陕小道救了救3000红军。

原红25军政治部宣传科科长、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过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上将,与原红25军军长程子华共同撰写了回忆录——《艰苦转战长征入陕》。回忆录中写出了当时紧迫的战况:……从伏牛山进入陕西,必须经过两个隘口:朱阳关、五里川。到了卢氏县的五里川,刚上山,就发现隘口被敌人占领了,还有筑好的工事。事后才明白,蒋介石为了防止红25军入陕,早在半个月前就命令驻守在开封的国民党第19军60师,沿陇海线西下,于1934年12月1日先于红25军到达,并布防完毕控制了入陕通道。这时,敌追剿队第二支队也跟踪到栾川、庙子一线。至此,红25军腹背受敌,情况万分危急。连蒋介石也乐观地认为,红军“插翅也难逃”。


那是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红25军3000多名战士,在军长程子华等人的率领下,于11月16日打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也开始了长征。三天后,红25军向西进入到桐柏山区的月河、金桥一带,中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获悉后,随即通知附近有关地下党组织,找可靠群众为西征北上抗日的红军沿途领路。为了确保转移能够万无一失,张星江决定留在红25军,给部队当向导,熟悉当地环境的张星江认为桐柏山回旋余地比较狭窄,不利于大部队作战,加之敌重兵压境,红25军难以立足发展。因此建议部队避开敌兵堵截,继续向西进入伏牛山区,红25军采纳了他的建议。

然而大家还是低估了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的规模,在1934年11月26日下午,红25军刚刚到达方城县独树镇七里岗,遭遇装备精良的国民党40军庞炳勋部的猛烈攻击。当时正值初冬,天气却格外寒冷,风雪交加的天气,更是让红25军身处困境,在程子华等领导的指挥下,红25军经过重重困难,最终杀出重围,闯过了长征路上的第一道险阻,然而这却只是长征的一个开始。


1934年12月4日,红25军的四个团近3000红军,到达豫西的卢氏县,此地地势凶险,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为了能够快速从这里穿过,红25军制定了“直奔豫陕边界开辟新根据地”的战略方针。

从伏牛山进入陕西,必须经过两个隘口,朱阳关和五里川。部队到了卢氏县的五里川,刚上山就发现隘口早就被人占领了。早在半个月前老蒋为了阻止红25军,调集在开封的国民党军19军60师上万精兵沿陇海线西下,抵达五里川、朱阳关、黄沙镇一带筑好了防御工事、布下了天罗地网。老蒋判定这里是红军入陕的必经之路,所以抢占了五里川和朱阳关这两处关隘,在构筑大量的防御工事后,企图在这里以逸待劳,全歼我红25军。

当红25军发现这一切时,已经晚了,因为从后面追尾而来的国民党“追剿队”第二支队数万兵力已经赶上,距离红25军只有70里了。南面又有豫西军阀“内乡王”别庭芳部的夹击,只有北面没有国民党军,那是因为这是黄河天险。红25军很快陷入到腹背受敌的处境。

面对如此困难的境地,很多红25军的同志都主张和敌人硬拼一下,狭路相逢勇者胜,看谁能拼得过谁。最让人感动的是部队的伤病员们,他们知道自己继续长征会是红25军的累赘,因此他们联名给部队领导写了请求血书,坚决要求把担架队的士兵充实到连队,由伤病员们集体断后。在血书的背后,还遗书般地附上了各自的籍贯,受这些伤病员情绪的感染,军医院的7名女护士面对前来看望的军领导表示,保证不拖累部队,誓死不当俘虏,万一冲不出去,就七个人抱住一起跳崖!


在红军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让伤病员断后的事情,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军政委吴焕先等领导深知,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把部队平安带出去。面对敌强我弱,敌人又占据有利地形的局面,硬拼显然是不现实的,为今之计,只能改变原来的行军路线,避开敌人的锋芒,选择小路进入陕西。

程子华等领导决定充分依靠当地群众,派遣侦查队多方寻找熟悉小路的向导,率领红25走出这险地。然而豫西一带从来都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之地。侦察队经过一番侦查,看到附近村子里连个年轻人都没有,只有几个老人看家,群众听说来了“大部队”,都躲进了地主民团控制的寨子。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12月4日,在中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的帮助下,出去侦查的手枪队,在距离卢氏县20余里的一个村子里找到了一位去青山赶集卖糕点的货郎,这个货郎就是陈廷贤,他愿意帮助红军带路。陈廷贤随着侦察队的同志来到了红25军军部,红25 军的组成比较特殊,战士大多是鄂豫皖根据地在战斗中牺牲者留下的孤儿,他们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参加游击队,后来组成红 25军。

陈廷贤却被这些衣衫褴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娃娃军”深深感动了。当时红25军发生一件影响十分恶劣的事情,一位红军战士因为饥饿过度,不顾组织纪律,偷偷吃了老乡家里的柿饼。本来他没想着白吃,还留下了两块银元,然而不小心却把整串柿子拽落到底,看门的老太婆以为是土匪来抢东西,就出来大声呐喊,土匪进村了。村民们严阵以待,以为红军跟其他的军阀部队一样,来抢东西了,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红25军的领导考虑再三,为了维护红军的形象,竟然挥泪执行军纪,将这位偷柿子的战士按照军法处置了。陈廷贤全程看在眼里,再次确认了红军才是“穷人的队伍”,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为老百姓办事,因此,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红军带到陕西。

在军部里,陈廷贤受到了程子华的亲切的对待,程子华是山西运城人,前面说了陈廷贤虽然是山西晋城人,其实也经常到运城那里去卖东西,两个人完全就是老乡啊!有了共同的话题,两个人就交谈了起来,从运城开始聊起,聊各自的家事,程子华给他讲自己参加革命的事,说的陈廷贤佩服不已,陈廷贤讲述了自己从小背井离乡的艰辛,说到动情处,程子华抓住陈廷贤的手说:“小老乡,你受苦了。”

陈廷贤从小就生活在困顿当中,长大后走南闯北什么样的军队没见到,却没有见到程子华这样热心关心群众军官,深受感动。随即他想到现在谈这些事太耽误时间,当务之急是带领红军脱离险境。陈廷贤站起来说:“我这些年来挑着货郎担在卢氏四野八乡来回跑,走过一条小路,这条路只有当地牧羊人才走,其他人一般不知道。”

陈廷贤的话一出口,程子华当即眼前一亮,既然羊可以走过去,红军也一定能走过去。陈廷贤又说道:“这条路虽然险要、崎岖难走,但可以绕过朱阳关、五里川两个隘口,直插陕西的洛南!”

程子华立即和红25军的领导研究,最终决定采纳陈廷贤的建议,部队冒险从这条小路入陕,他们信得过这个年轻人,决定把“宝”全压在他的身上。为了麻痹敌人,程子华还给敌人来了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策,就是派出手枪团,到朱阳关附近的村子里贴标语,虚张声势,告诉敌人,红25军将从朱阳关入陕的错觉,从而让敌人把更多的力量调集到这里。


1934年12月5日凌晨,趁着刚刚亮的天,红25军就在陈廷贤的引导下出发了,这一天走得全是弯弯绕绕的小路,其中有一处号称“一线天”,更是凶险。在“一线天”通道的两边均为悬崖峭壁,为了防止被伏击,副军长徐海东率领两个机枪加强连,沿着两边的山头走,当开路先锋,掩护主力前进。

傍晚时,部队快要到达卢氏县,红25军打算相继占领卢氏县城,等到晚上红25军主力到达城外时,见到城头灯笼火把通明,隐约传来人喊马嘶,经过侦查得知,敌人调来的援军已经进驻城内。为了不打草惊蛇,红25军领导当机立断,决定连夜绕过县城,通过疾行军离开了这里,到达横涧镇河口望云庵一带露营。在此时间,陈廷贤还送给红军一些衣物和鞋垫,并悄悄混进卢氏县城,为随红军长征患了重病的鄂豫陕省委书记徐宝珊抓药。

12月6日,红25军主力又从横涧镇向龙驹寨挺进,当地的保安队企图拦阻红军,当即被消灭。12月7日,红军多路隐蔽行进,直奔豫西与陕西交界的兰草村,并在此宿营。12月8日,红25军先头部队继续直扑豫陕交界处的要塞铁索关,敌军不敌红军,很快溃逃,红25军顺利打开了进军陕西的大门。

经过三天三夜的行军,陈廷贤终于将红25军带出了敌人的包围圈,送到了陕西地界,再往前他也不熟悉路况了,只能送到这里了。送军千里,终须一别,然而分别时程子华却与陈廷贤依依不舍,没有办法,程子华代表红军赠送给陈廷贤10块大洋当向导费,陈廷贤却说什么也不要。于是程子华与吴焕先就写了一张证明字条,盖上大印给了陈廷贤,告诉陈廷贤要保存好字条,并郑重地向他说:“从现在起,你就是共产党的人了!”


送别红军后,陈廷贤又翻山越岭回到了卢氏县的家里,回家当天就被民团的人给抓了去,要治他给红军当向导的罪。陈廷贤就是不承认,说自己这些天贩货去了,没有给人带路,民团的人把他押到城隍庙,折磨了三天,又把他给放了。

后来陈廷贤想到自己虽然不识字,但是程军长给他的那张字条太危险,万一被翻出来肯定要掉脑袋,于是就把字条塞进土坯房的椽条小洞里。没想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侵占卢氏县,把陈廷贤的两间土坯房连同纸条一同化为灰烬了,关于纸条上究竟写的什么,陈廷贤也不知道。此后给红军当向导一事他也不敢再提,而是过起了往常的普通生活,1940年,陈廷贤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晋城,娶了一个叫吉桂枝的女人当老婆,婚后回到了卢氏县横涧乡生活。

1947年解放军第一次解放了卢氏县城,陈廷贤曾主动为卢氏县人民民主政府保存了大量部队撤离时带不走的布匹、鞋子等军需物资。随后,陈谢大军一年间在卢氏县城六进六出,双方反复争夺,斗争残酷险恶。陈廷贤冒着生命危险,陆续将其保存的物资全部交送给了部队。


新中国成立以后,陈廷贤不再像过去一样跑贩卖商品了,而是在卢氏县副食品公司参加了工作,在西街门市部当售货员,负责卖盐、卖酱油。由于在自己的岗位上勤勤恳恳优异的表现,还多次被评为劳模。布衣英雄陈廷贤1984年因病去世后,被安葬在安委党校旁的公墓,并专门为他立了一块墓碑,上面刻着红五星,铭刻着的是他一生的功绩。


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根据多方资料整理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