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陕甘宁边区> 光辉历程(沿革)

兰州战役在大西北解放进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来源:兰州党史网   作者:袁志学   更新时间:2020-05-26   浏览:3866



兰州战役是大西北解放进程中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历史大决战。兰州战役作为西北解放战争中的最后一次战略决战,动摇和瓦解了国民党反动派在西北地区的政治统治,彻底摧毁了以马步芳军事集团为核心的国民党西北战略防御体系,加快了青海、宁夏、新疆的解放步伐,在大西北解放进程中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一、兰州战役动摇和瓦解了国民党反动派在西北地区的政治统治,使国民党甘、宁、青、新各级政权面对人民解放军大军压境、摧枯拉朽的战略态势,在败亡的风雨中漂泊消失

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进人大进军、大决战的最后阶段。随着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人民解放军消灭了国民党精锐主力,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力量对比,从长期的战略劣势转为战略优势,国民党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陷于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状态。面对灭亡的历史大趋势,国民党统治集团在玩弄“和谈”攻势、企图“划江而治”的阴谋破产后,把最后的一线希望放在西北、西南地区,试图依据西北、屏障西南而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兰州在地理上处于甘、宁、青、新的枢纽,是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是国民党反动统治在西北的军事、政治中心。在人民解放军向全国进军的强大攻势面前,国民党政府为达到苟延残喘的目的,于19495月决定任命马步芳为代理西北军政长官,企图依靠胡宗南和青宁二马集团阻止人民解放大军进军大西北,把大西北作为坚强而可以依靠的反共基地。在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解放西安、扶眉战役中胡宗南精锐主力被歼灭、胡马联盟破产的形势下,国民党行政院又于1949814日在广州召开西北联防会议,企图以青马主力为核心,胡宗南残部和宁马主力南北协同与人民解放军决战于兰州。为了进一步笼络马步芳父子,消除青、宁二马之间长期以来的矛盾和隔阂,国民党政府于1949727日正式任命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确认了马步芳集团在西北反共战争中的政治军事领导地位,同时在西北联防会议上正式公布马鸿逵为甘肃省政府主席的任命,企图将青宁二马拴于兰州一槽,使其死心踏地为“反共救国”卖命。受命于危难之际的马步芳集团从维护其封建割据统治的“团体”利益出发,孤注一掷,决定“举全力一鼓”而与解放军在兰州决以死战。马步芳曾狂言要“挽狂澜于既倒,定乾坤于西北”,提出“拼命保命,确保西北,破产保产,挽救危机”,任命其子、长官公署副长官、八十二军军长马继援为兰州前线总指挥,企图凭借有利地形和坚固的防御工事,“围歼”解放军于兰州城下。

兰州一战,人民解放军将大兵团运动战、长距离追击战和大规模攻坚战有机结合,给青马集团精锐以毁灭性的打击,使国民党政府和西北地区其它反共势力从青马集团的败亡中丧失了最后一线希望。马步芳父子先后从西宁逃往重庆、香港;时任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的刘任组织长官公署逃往河西走廊;马鸿逵父子面对十九兵团的强大攻势放弃宁夏而外逃台湾;新疆境内青马集团成员马呈祥等人见“团体”崩溃且陶峙岳、鲍尔汉等人主张和平解放而认为大势已去,也逃亡印度。这样,甘肃、青海的国民党政府已土崩瓦解,宁夏、新疆的政权则落入主和派手中,国民党反动派在西北地区的政治统治从根本上被动摇、摧毁而逐步消亡。青马集团作为国民党在西北地区的最高统治者在兰州战役中被人民解放军歼灭,标志着国民党反动派在西北地区的政治统治从根本上被推翻,以此为起点,人民解放大军所到之处,各级反动政权纷纷垮台消亡,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得以翻身解放,进入了当家作主的新时代。




二、兰州战役对西北地区以青马集团为核心的国民党反动势力在军事上以毁灭性的打击,使其陷于分散并各自孤立的境地,丧失了组织任何战役的能力;大西北解放战争以兰州战役为转折点,从战略决战阶段进入战略追击阶段

在三大战役胜利结束、国民党玩弄“和谈”阴谋破产的形势下,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向人民解放军下达了大进军的命令。以彭德怀为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奉命开始了解放大西北的征程。从19497月上旬开始,第一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的作战部署,组织实施了扶眉战役,歼灭胡宗南集团4个军4.4万余人,胡马联盟被粉碎。青宁二马获悉胡宗南精锐被歼灭,唯恐遭受同样的命运,随即向陇东、平凉地区撤退。第一野战军遵照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分析西北战场具体形势,决定利用青宁二马准备实施“平凉决战计划”的机会,在平凉、六盘山一带将二马集团各个歼灭,不料,青宁二马各自心怀鬼胎,企图利用对方力量与解放军作战而保存自己的实力。7月下旬,马鸿逵命令宁夏兵团前线总指挥卢忠良“保存实力,退守宁夏。得悉宁马向宁夏撤退的消息后,马步芳命令青海兵团当即撤出平凉地区,于此,“平凉决战计划”流产。第一野战军一路追击,在任山河、固关两地歼灭二马主力一部,解放县城20余座,兵临兰州城下,对青马集团形成包围歼灭的战略态势。与此同时,国民党反动当局也极尽利诱、笼络之能事,准备以青马集团为核心骨干,由胡宗南集团和宁夏马鸿逵集团南北协同,组织实施兰州决战计划。马步芳深知兰州决战是其“团体”生死存亡的关键,因而几乎倾其主力防守兰州,以其战斗力最强的八十二军3个精锐师、一二九军及2个旅和3个保安团共5万人据守城区,重点置于南山的马架山、营盘岭、沈家岭一线,以九十一军、一二○军和宁马八十一军共3万人为左翼,防守于兰州东北的靖远、景泰沿黄河两岸及打拉池地区,以新编骑兵军约2万人为右翼防守于洮沙、临洮地区,企图通过兰州决战保住其“西北盟主”的地位,挽救其灭亡的历史命运。




兰州是解放大西北必取之战略要地。青马集团摆开架势,死守兰州,准备与解放军决战。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兰州决战极为重视,多次电示一野总部,严密进行战略部屠。毛泽东曾断言,只要歼灭两马特别是青马主力,占领甘、宁、青、新,基本上只是走路和接管的问题。中共中央指示一野司令员彭德怀:“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要准备付出较大的代价,千万不可麻痹轻敌,疏忽大意”。彭德怀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战略部署,于1949821日对兰州敌人南山阵地发起试行攻击,虽然由于准备不充分,仓促投人战斗而未能奏效,但却查清了敌人的火力及阵地构置,经停止进攻、总结经验教训后于25日晨对敌人阵地发起总攻,826日兰州战役结束,兰州获得解放。兰州战役是西北解放战争史上以追击战和运动战相配合、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大兵团城市攻坚战。这一战略大决战敌我双方投入兵力之多、战斗之激烈、付出代价之惨重都是大西北解放进程中空前绝后的。经过浴血攻坚和激烈巷战,人民解放军歼灭马步芳主力八十二军3个师大部、一二九军2个师各一部、3个保安团共2.7万余人,缴获山炮、迫击炮100多门、骡马2400余匹、汽车40余辆及其它大批军用物资。兰州战役作为大西北解放进程中的最后一次战略决战,不仅消灭了西北地区国民党阵营中反共最坚决、战斗力最强的青马主力,使境内宁马等敌军完全陷于分散、孤立的境地,不能也不可能再组织大规模的战役,面对解放大军的强大攻势或作小规模的负隅顽抗而溃不成军,或作四处逃窜,或者观望坐等而另谋出路。人民解放军则以兰州战役为大西北解放进程的转折点,由战略决战阶段进入最后的战略追击阶段,在兰州解放后的第二天,即实施对残余敌军的追歼,分路向青海、宁夏和甘肃河西地区进军并准备进军新疆,扫清陇南残敌,完成解放西北全境的大业。

三、兰州战役的胜利,使人民解放军在西北地区对敌进行军事打击的同时实施政治瓦解取得成功,部分省市和平解放成为可能

早在兰州决战之前,毛泽东同志于194986日致电彭德怀、贺龙、习仲勋,提出了用战斗方式兼取政治方式解决西北敌军的行动方针。毛泽东指出:“现在西北敌军分向汉中兰州宁夏三处退却,我军亦须分为三路解决退敌”、“除用战斗方式解决外,尚须兼取政治方式去解决”,“我们认为西北地区甚广,民族甚复杂,我党有威信的回民干部又甚少,欲求彻底而又健全又迅速的解决,必须采用政治方式,以为战斗方式的辅助。” ①毛泽东的这一指示是针对西北地城辽阔、民族问题复杂的客观情况,以及西北地区国民党军主要将领的不同政治倾向,对解放大西北作出的英明部署。这一战略部署的实施是与战斗方式即军事打击相结合的,特别是以对坚决反共的青马反动势力进行军事歼灭为前提的,是“分割二马”、“先青马、后宁马”战略方针的继续和进一步具体化。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对马步芳必须歼灭其主力”,“在马步芳解决后,必须使用杨得志兵团深入宁夏,给马鸿逵部以歼灭的打击,迫使残部退入后套,然后经过傅作义用政治方式去解决。②

兰州战役的胜利,不仅完成了歼灭青马主力的战略任务,而且为分化瓦解西北地区残存的国民党阵营,对其中的观望势力和主和派实施争取联合,使其面对现实倒向人民一边创造了前提条件。兰州战役结束后,面对青马溃不成军、宁马集团孤立无援且内部矛盾激化、河西溃逃敌军派系复杂且和战不一、新疆守军主要将领有和平意向的具体情况,彭德怀指挥一野将士在对残余敌人展开战略追击的同时,组织实施了强大的和平政治攻势,通过各种渠道,与陇南、河西、宁夏和新疆驻军部分将领取得联系,向他们宣传人民解放军的政策和主张,敦促他们认清形势、停止观望,以实际行动配合解放大军挺进大西北,完成大西北解放的伟大事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新疆警备司令兼河西警备司令陶峙岳接到毛泽东于1949921日通过张治中转交的关于对周嘉彬、黄祖勋两军不采取歼灭方针而采取和平改编方式的信后,立即派国民党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于922日从迪化赶往酒泉,求见解放军一兵团司令员王震,表明和平解决河西的愿望,经具体会谈,924日,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铭鼎、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河西警备司令部参谋长汤祖坛等在酒泉率部3万余人起义,接受和平改编。驻守武都的国民党一一九军军长王治歧、副军长蒋云台面对解放军南进大军的攻势,经中共甘工委派员争取,于129日率部8700多人起义。针对宁马内部马鸿逵、马鸿宾历来不和且马鸿宾较马鸿逵开明进步的实际情况,解放军十九兵团在通过金积、灵武等战斗对宁马主力一二八军予以歼灭从而使宁马防线全面崩溃的情况下,经过多方争取劝说,迫使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马鸿宾之子)、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先后于919日、20日接受和平改编。23日,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明与宁夏方面军政代表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分别在《和平解放宁夏问题之协议》上签字。③兰州战役结束后,随着宁夏、青海和甘肃河西走廊的解放,解放大军挺进新疆的条件已经具备。面对新疆境内整编七十八师师长叶成、整编骑兵第一师师长马呈祥等主战、警备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鲍尔汉、迪化市市长屈武等主和的局面,中共中央毛泽东、周恩来等通过张治中对陶峙岳等人开展统战工作,同时派遣邓力群作为中共中央联络员于1949915日飞抵迪化,对陶峙岳、鲍尔汉等开展争取工作。彭德怀在兰州解放的第三天,即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和平解放新疆的指示,邀请在兰州的新疆各族各界爱国进步人士和在兰休假的陶峙岳部军官座谈,通过他们积极开展工作。主战派叶成、马呈祥等人在河西走廊解放、马步芳残部起义、投诚的情况下见大势已去,先后于92425日离开迪化逃往印度。925日、26日陶峙岳、鲍尔汉先后代表新疆军政通电起义。194910月中旬,人民解放军一兵团进军新疆,1217日,新疆军区和新疆省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兰州战役的胜利使西北地区反共最坚决、最凶悍的青马主力被歼灭,宁夏、青海、新疆的主战派马鸿逵、赵遂(青马八十二军副军长)、马呈祥等人面对解放军的强大攻势而丧失了据守抵抗的信心,有的一路退逃、有的放弃兵权远走他国,致使宁夏、新疆等地军政大权落于主和派手中。同时,兰州战役的胜利也使在此之前,一度持动摇、观望态度的国民党将领从战争中看到了人心向背和人民解放战争的发展趋势,坚定了他们加入人民革命阵营、完成西北解放大业的信心,这一切,使部分省市的和平解放在共产党人和国民党民主、进步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成为现实。

四、兰州战役的胜利完成为人民解放军顺利进军青海、宁夏和新疆创造了必要的前提条件,加速了大西北解放的步伐

19496月下旬,毛泽东在致彭德怀《对进军西北和川北的部署》的电示中,指出:“如两马主力被歼,进一步解放兰州、青海、宁夏及甘肃西部已无重大困难,”并且计划1949年底解放甘宁青而西进大军到达甘凉肃三州,1950年春季或夏季占领新疆。④虽然人民解放军由于宁马、青马先后退入宁夏、兰州而未能在宝鸡、凤县、径源和平凉地区将二马歼灭,但是二马特别是青马集团并没有因为放弃“平凉决战计划”而避免“灭顶之灾”。兰州一战,青马精锐主力被歼,使宁马不仅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而且直接暴露于解放大军的进攻视野。兰州战役结束后,解放军十九兵团乘胜追击,以马鸿逵为代表的宁马反动势力同样未能逃脱灭亡的命运。从92日至23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由于采取了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相结合的方针,宁夏全境解放。兰州战役结束后,解放军一兵团在王震的率领下奉命于永靖、循化北渡黄河向西宁挺进,三军从兰州出发沿甘青公路追击溃逃的青马残敌,马步芳父子先后于827日和830日逃离青海,企图负隅顽抗的赵遂等在解放军强大的军事压力与政治争取下于98日率部缴械投降,10日和11日青马一九○师、骑八旅残部也相继向解放军投降,至此,青海宣告解放。⑤虽然青海是青马集团的老巢,但由于兰州战役中青马主力的被歼灭,马步芳父子相继离开青海外出逃命,其残部群龙无首、溃不成军,基本丧失了作战能力,这使青海的解放基本上没有经过大的战斗而顺利完成。青海解放后,人民解放军一兵团二军克服重重困难,翻越祁连山,迅速向河西走廊挺进,配合沿兰新公路西进的二兵团解放大军实施河西作战计划。921日,一、二兵团会师张掖,27日进驻酒泉,河西走廊全部解放。⑥河西走廊的解放历时不到1个月,不仅为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打开了必经之通道,而且使解放军从起义投诚部队中补充了兵源和物资,增强了实力,加之玉门油矿得到保护,保证了西进用油。一、二兵团十万雄师集结酒泉安西一线,直叩新疆大门。正是由于兰州战役的胜利和河西走廊的迅速解放,使兰州、酒泉成为进军新疆的战略大后方和远征加油站。19491010日,奉命从天津经兰州到达玉门的一兵团战车营,从玉门出发,作为陆地进军的先遣队向新疆进发,于1020日进驻迪化,随即接管城市、维持秩序,被称为进军新疆的“开路先锋”。西进大军在中央军委的亲切关怀下,组织近千辆汽车、40多架飞机,从116日起通过陆路和空中向新疆境内深入;沿线各级地方政府和获得解放的人民群众积极组织骡马、大车运输队,筹备、运送解放大军必需的各类战略物资,支援解放大军挺进天山南北。116日,王震率一兵团前线指挥部由酒泉飞抵迪化,下旬,彭德怀、张治中、贾拓夫从兰州飞抵迪化,127日,新疆军区和新疆省人民政府宣告成立。人民解放军进驻迪化、伊宁、喀什等地,标志着新疆全境解放。

新疆解放,标志着大西北解放战争的胜利结束。这一历史进程的完成比原计划提前了近半年,这其中固然有其它各方面的诸多原因,但兰州战役的胜利实施无疑对加快这一历史进程起到了主要的促进作用。

兰州战役在大西北解放进程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将永载史册而彪炳千古;兰州战役的统帅、指挥者和数以万计的参加者、特别是为之捐躯的先烈们将水远受到大西北人民的崇敬和怀念;历史将永远记住那些为人民解放与幸福而作出贡献和牺牲的新中国的缔造者!


注释:

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第251页。

②:同①。

③:马廷秀《百年见闻录》(甘肃民族出版社)第36——37页。④:《毛泽东与甘肃》(中共党史出版社)第242——243页。

⑤:《解放青海》(青海人民出版社)第5——7页。

⑥:《解放大西北》(青海人民出版社)第20页。

 

(作者单位:中共兰州市委党史办公室)

来源:兰州党史网

本网编辑:王洪英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