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教育基地

文水红色康家堡
来源:晋绥网   作者:侯志刚   更新时间:2021-03-22   浏览:620


康家堡位于吕梁山的支脉元宝山的半山腰,村旁有头道川流过,至今仍然有几处瀑布流泉,群山环抱,绿树掩映。古时有康、段二姓居此,后因康家人多势众,故名康家堡。由康家堡沿迂回曲折的山间小路,到山脚的牛家垣和神堂,从牛家垣通向安上,进入汾阳县的平川。从神堂经沟壑交错的上贤梁,到达太汾公路边的上贤村,越过公路,进入文水平川。曾经是沟通各革命根据地与延安党中央的通讯联络和干部往返秘密交通线上的重要转接点。据《文水县志》文水核桃树最早栽种于马西乡之康家堡村。该村至今尚存活1株400多年的核桃树,应该是清朝栽种的,村人将此树称为“核桃树王”。所产的绵核桃,果实大、皮薄、红白、食之香脆,被选为国家出口之上品。据《文水文史资料》:康家堡西头街的隋朝槐树,1300年。康家堡观音庙内的槐树,唐朝,一千年。康家堡的酸枣,在郭兆亿坟有8棵,最早的元朝栽种,有600年历史。

1938年农历7月13日,文水游击一支队三营的四个连和汾阳县政府干部住在文水康家堡。日军得知消息,就从仁岩、汾阳、文水等地集结了2000多日军和伪军来到康家堡,妄图消灭我这支抗日部队。我游击队得知情报,因敌强我弱,便适时撤走,转移别处,并掩护群众逃走隐蔽。日军来到康家堡扑了空。此时,日军便点火把康家堡全村群众的房子大部烧毁。时康家堡是一个只有50多户、170多人的小村庄。

1938年中秋节前工卫旅派王彩章、王承基、赵运通、王孝增、刘效增、武奎文、杨远缩及解学义等同志去汾阳工作。当时的汾阳县政府设在头道川康家堡。他们一行到达后,王子承县长宣布了组织上的决定:庞德根同志任四区区长(原系工卫二十一团四连政治工作员),王彩彰任汾阳县政府教育科科长;郑河任县特务连连长(后任公安局长),其余同志都到五区搞民运工作,使敌后抗日民主政权有了一批骨干队伍。

1940年7月初,工卫旅22团8连在文水县边山康家堡一带活动,7月6日的中午,约有20多人护送着3位由延安来到晋东南去工作的同志来到8连,并带有彭敏团长的信。黄明道连长先派人出去侦察敌情,并组织了60人的护送队伍。当晚8点黄连长亲自带队从康家堡出发,拂晓前到达了云周村,并与晋东南的部队接上了头。第2天晚上,与晋东南的部队协同配合护送3位同志安全通过了同蒲线,然后,返回康家堡。

1940年8月底,工卫旅二十二团全团返回文水边山,团长彭凯、政委王庆生等领导同志率全团驻扎在康家堡、牛家垣、神堂一带,侦察敌情,何机打击敌人。9月2日黎明,仁岩樱井中队长带七八十个日军和伪军分队长郭守信带三四十个皇协军,沿文汾公路巡逻,在上贤梁架起山炮轰击我驻地,炮弹不断地打到康家堡、神堂,炮弹落到山上,落到老百姓的房上,严重威胁着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22团奇袭马西,二连夺得一门“四一式”山炮。情况紧急时,曾把大炮炮身暂放到康家堡前面的河水里。百团大战中,工卫旅22团5连在白石车站伏击敌人并取得胜利的时候,4连在康家堡担任旅部的警卫。

1940年八路军游击队的贾秉充在文水山区康家堡村办起纺织厂,织出各种土布,对解决当时部队物资紧缺和衣着困难起了重要作用。1941年3、4月,日军再次侵犯康家堡,把贾石亭同志领导的纺织厂(棉业合作社)的三个女同志开枪打死。把农民梁风成在田间开枪打死。

1941年8月,洪赵支队由文水三道川的中庄出发,经过康家堡下山,进入太岳山区开展晋西南的工作。

据张嵩山编《跟随毛委员出安源 开国中将丁秋生传》1941年9月开国中将丁秋生率领从延安出发到山东的80多人的干部队路经文水时,在康家堡八分区部队将干部队移交给中共文水县委交通队。文水县委交通队护送干部队进入太岳山区。

1941年9月4日决死第二纵队六团移驻于康家堡(汾阳边山),晚10时许,遭汾阳步骑炮联合之敌数百人的进攻,经过激烈战斗,六团打退了敌人几次进攻后撤到村北山,敌人侵入康家堡。6日上午,六团命三连及平川游击队(组建不久,只十余人)袭击康家堡之敌,10时左右接敌开火。激战1小时左右,因敌火力,兵力均占绝对优势,取胜无望,三连在平川游击队掩护下撤出,平川游击队坚持战斗至下午4时左右,六团派部队支援,终于将敌打回汾阳,这次战斗共毙敌27人、伤敌30余人。平川游击队队长兼指导员高绍周负伤。


1942年10月,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刘少奇回延安参加七大,曾夜宿康家堡,在一老农茅舍解饥寒。

1943年春的一天,穆生金领着一个排在河西村西梁上,正遇文水县伪县长带领四五百伪军向我抗日根据地康家堡进发,虽然敌我双方力量悬殊,但他临危不惧,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把这伙敌人打得狼狈逃窜。

1944年10月到1945年8月,文水康家堡等14个村和汾阳的石老等23个村合并在一起,曾属中共文汾六区委管辖,冯汝荣和任敏先后任书记。

中共文水县委机关,1945年12月,移驻后周家山、神堂、康家等村。

1946年秋,临县籍当代戏曲作家王易风曾任文联影剧队队长。影剧队实际上是一个木偶皮影队,演出剧目有《董家桥》、《祝家庄》、《反五毒》、《闹社火》、《闹江州》等。据刘维颖著《易风传》:根据上级指示,影剧队要职业化,为了找台口,易风一个人在深山老林中往返奔走,之后又沿头道川康家堡,转至文水县孝子渠,直至交城边山。康家堡有一个皮影戏台,至今基本完好,我相信在这戏台上文联影剧队一定有过精彩演出。

1948年六月十六日(农历五月十二),八分区部队打响了晋中战役的第一仗,四十九团在牛家垣打了个大胜仗,歼敌千余名,敌师长侯福俊、参谋长刘永基被击毙,缴获山炮两门。文水民兵基干连奉命调到康家堡接管俘虏,数以千计的俘虏象羊群一样,除给吃饭外,洗漱喝水只好把他们带到河滩里,就象羊工放羊一样。将这些俘虏押送到二道川陷家沟,由交城县参战队接走。

康家堡有三名烈士:郭兆祥1939年参军,暂1师36团3营文书,1940年在岚县对日作战中牺牲。梁玉江(三狗)康家堡村人。1947年参军,13团2营战士,同年在孝义县战斗中牺牲。王海和,1947年参军,5旅13团战士,同年在河北省徐水县战斗中牺牲。高三保南下时为区干部,第一站为醴陵县任二区区委组织委员,最后任湘谭地区农业局局长。


据村民讲,梁泽(作)让,人称二先生,地下交通员,在文水县城为日军看病,曾获得日军扫荡康家堡的情报,通知了我军民避免了很大的损失。长子梁虎生,是台军中校,曾四次从台湾回康家堡村探亲,为村民修补了道路,播放了一场电影。在康家堡与牛家垣之间有一个600米引水隧道工程,据村民讲当年建设时山西省长卫恒曾来过康家堡工地现场。

天津女知青张铁环插队康家堡,把她的青春、爱情、事业全部献给了康家堡,直至一九九八年仍在康家堡村任教,事迹十分感人。在康家堡还葬着32位革命烈士,遗憾的是我们已经无法知道他们的姓名,康家堡的全部历史只有村中的老槐树才知道。

参考资料:

《山西新军工人武装自卫旅部队发展史》

《文水文史资料》

《山西文史资料第39辑》

《汾阳党史通讯》

《文水县志》

《文水抗战风云录》

《山西新军决死第二纵队部队发展史》

《易风传》

《跟随毛委员出安源 开国中将丁秋生传》

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