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我的南下经历
更新时间:2019-08-03



                 我的南下经历


 薛有才: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副厅级待遇离休干部。
时间过得真快,仿佛一转眼就走过了72个春秋,奔波的岁月,把我带进了耋耄之年。
而今,年届暮年逢盛世,感今回昔,回眸我的风雨历程,是怎么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大致可分为五个阶段:
     一,1932年猴年的农历3月30日,(1932年5月5日),我岀生在晋西北偏关县黄土丘陵干旱贫瘠山野大庄窝村,自幼”晴耕雨读”和目睹了日本鬼子铁蹄惨绝人寰”三光”扫荡罪行,13岁入偏关完小就读,接受了党的革革命传统教育,奠定了文化和革命理想的基础,1947年,偏关久旱,禾枯草焦,全民发起抗旱救灾的艰苦抗争;为了实行战略转移,党中央于1947年3月18日,主动撤离延安,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当年5月,上级党组织决定,偏关完小停办,共产党员校长李醒悟深情地对学生讲,我党撤出延安,战略转移的意义是,战争胜负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有生力量的存在,“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我们撤出延安是让敌人入瓮,自取灭亡,一两年内延安就要回到人民的手中,不出所料,1948年4月21日,西北人民解放军收复了延安。
     李校长讲,偏关完小停办是暂时的,愿意参加工作的即可报名,由学校推荐,县委介绍参加工作,年小个头矮的同学,等待复学时再来入学。
     二,1947年5月,15岁的我和常德魁等10多名同学,由田实芳丶高庆带队,毅然离开家乡告别亲人,步入了革命阵营,走出偏头关,经三岔到五寨行署报到,决定分配我们到兴县晋绥边区洪涛印刷厂工作,不料行署主管人事领导,突然冲着我说,你这个矮胖子小鬼,走兴县翻山越岭几百里,你哪能走得动,你就留五寨,到野战医院当护士。我哭天抹泪嚷叫道,从偏关来五寨,我没差一步,同学们有目共睹,怎么能断定我走不动!同学们也同声为我求情,获准我和同学们同行,向目的地兴县进发。
     我们10多位同学满怀激情,徒步爬涉,出五寨丶过岢岚丶涉岚漪河丶翻烧炭山,来到晋绥边区首府,素有^小延安”之称的兴县。随即徒步攀越20多里黄土山,来到了二区杨家坡村晋绥边区洪涛印刷厂,因印制^西北农民银行”钞票,出于保密,厂名以山西省雁北洪涛山命名,1948年4月,厂址又迁往一区程家沟底村。来这里厂内车间上班照明告别了油灯,用上了电灯,生产环境条件改善,大大地提高了产量。
     来到厂部面视,见我个头虽矮而胖实,改变了去厂部当勤务员决定,分配到车间,如去石印部,摇不转石印机搅柄,就去完成部,勉强搅转磨裁刀石滚。
     我们完成部是把从收发处领来石印部当时农耕图面值贰仟圆半成品一大张乘16小张,进行裁切清点合成扎包数必须绝对相符,可是有一天,一张废票失了个边角,反复把堆满车间废纸条,经两天一一细理,终于在杂乱如麻的废纸堆中找到了,大家还没喘过气来,又一天,总数中多出了一张,反复清点,迷然不解,只得把捆扎钞票全部开扎,一张张双面细瞧,原来元凶竟然是劣质麻纸的这张钞票,正面和背面,魔术般地一分为二了,害得我们车间连续两昼夜下不了班。
     完成部车间工种,全是手工操作,裁工师傅持菜刀式裁刀,左脚吃力踩住定位木尺,一鼓作气,把百张钞纸不偏不倚地切穿,稍有差就成废品,废次品超标要受追责,降格去为师傅摇磨刀石滚,错乱不齐的,先要扎针对齐下刀切裁,加班和夜班在油灯下操作,扎针误伤手指,裁刀伤脚,血迹斑斑的伤者不时出现,厂卫生所医务人员柴长有丶刘耀武丶康玉文等,因陋就简精心救治,获得了全厂职工的好评。
     我入厂时正印制贰仟圆钞票,工厂停印前印制伍仟圆骆驼图案钞票未见流通。
     工人们日以继夜上班忘我工作,厂部领导关怀备至,厨房把饭菜送到厂房,有生以来,尝到了大米的美味,(小米饭中掺入少许大米”金裹银”)白面镘头丶猪肉大烩菜,这是在家中过年也见不到的。
     来到这里,满眼新奇,焕然一新,生活一概是供给制,发给我和小宋合盖一床小被盖,山羊小毛毡各一床,无床单,睡在毛茸茸的毡子上也感到舒服,寒冬时补发了一床小被盖,我二人也可分床入眠了。不久,发来了冬装,是老同志高个儿穿后大改小的复制再生衣,我们领到了这^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打满了补丁冬装,老同志手把手教我们缝缀扣眼纽扣,我们脱去了老羊皮皮袄,穿上了这八路装,很是神气;过后,衣有破洞,被盖有烂口,由管理科白展云等3人,分别持木尺丶剪刀丶一卷土布,现场发结与破口相等一块布,自己去缝补;布鞋一年一双,另加粗布两小块,包脚代袜,按季按月发一小块土白布为洗脸巾,和一块黑肥皂丶一小包牙粉丶简易牙刷一支,这些都让我们倍感欣慰高兴不已。
对吸烟者,自报公议,领导审批,按等级标准,发蓝花烟叶,月标准:头等一斤,二等半斤,三等三两,四等二两,我来自农村,自幼嗜烟,我自谦报四等,公议通过审批领导说,要老同志优先有烟抽,这个小鬼不能批,千恩万谢!幸亏落批,如果当时批为四等,而今我也许是头等烟民,自此,我与吸烟绝交,免受烟害,终生受益,大大有益身体健康,这要铭谢这位有远见的领导,把我从小烟民中解救了出来。
     1947年9月至1948年2月,在此亲历丶亲见丶亲闻以康生为首强行晋绥土改运动极左的“红色恐怖”,在”贫雇农要怎么办就怎么办”的号召鼓动下,乱斗乱抓乱打乱杀,酷刑惨不忍睹,死人过多,触目惊心,在中央的重视下,从1948年2月开始纠偏,作了改正,以后也不断地汲取了教训。
     我们来厂带队的田实芳同志,因其家中偏关城经办小商铺,按资本家出生论处,被押送原籍,非法投监10个月,被抛出冤狱后,行乞一年余,历尽艰险,横穿内蒙古茫茫大草原全境,直至1950年初,流浪到外蒙古国边境的乌拉特中旗石哈河镇双胜美村委羊盘村停留下来,沉冤70余载,冤情无处诉,扎根在此务农牧羊一生。
     晋绥边区洪涛印刷厂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篮球丶革命歌曲赛丶配有专职教员,识字扫盲,早在1941年5月1日建厂之初,就建立了工会组织,同时成立了业余剧团,剧目精彩纷呈,晋剧<打金枝>  <金水桥>  <空城计>  <八大锤>  <反徐州>  <打渔杀家>等大型古装戏,也演出眉户剧 <兄妹开荒> <夫妻识字>  <十二把镰刀>等现代剧,方圆百里群众争相赶来看戏,人山人海,胜似过年,剧团受邀去李家湾向部队120师汇报演出,获得贺龙师长和全体官兵的高度赞扬,贺师长特奖给戏装两箱。
     这时,名震山西丶绥远丶甘肃一带的晋绥人民剧社名角二梅兰丶海棠花丶莜月青等,特邀来厂演出<天河配>,工厂搭建了新戏台,配备了专用电源,在灯光声响的迷幻中,牛郎牵牛踩鹊桥,由人间飘向仙界,与织女相会,神话演真,二梅兰等名角,歌喉婉转甜美的72个“嗨丶嗨丶嗨”,着实使人神醉魂迷。其魅力竞神奇地传闻;“聋子也听到了,瞎子也看到了”。
     晋绥人民剧社的前身是大同雁门剧社,贺龙师长应广大群众的要求,将二梅兰剧团调来了兴县,后来二梅兰流落甘肃艰难度日,在周总理的过问下,山西省政府相关机构请她回到省戏曲学校任教,后善终故里定襄县。
     1948年5月4日,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发出《关于建立毛泽东青年团的指示》,我于 1948年10月,经厂团组织考察,批准加入了毛泽东青年团。
     三,整训远征,1949年3月12日,晋绥后勤部首长宣布:全国即将解放,全国货币统一为“人民币”,边币停印,洪涛印刷厂历经9个春秋,完成了它艰巨而光荣的历史使命,载入了中国金融事业的光辉史冊,全厂职工500余人,分三批即刻开拔新的工作岗位,大部分着戎装编入解放军,一部分急赴西安,接管伪陕西省印刷行业。
     我们末尾80余人,由新任厂长任直卿率领下,于1949年6月至11月,到临汾晋绥边区党校四部(厂矿工人部,驻临汾六区青城涧上村,我编入一队四组) 投入了紧张的学习整训,为进军大西南解放四川作好一切准备。岀发前,由晋南行署统一颁发了《军属优待证》各自都寄回老家,光荣之家,获得了各项优抚照顾。《军属优待证》其图:毛主席八角帽头像居于五星红旗和八一军旗之中,其文是: 薛有才同志系山西省偏关县南堡子乡大庄窝村人,1947年5月参加革命,历任晋绥边区洪涛印刷厂完成部三等技师等职,现决定调赴新区工作,担任解放西南人民的光荣任务,根据中共中央及晋绥分局决定,其家属应按军属优待,如有困难,确实给以解决,帮助建立家务。
               晋南行署(盖篆体方印) 

           主 任  武新宇
               副主任 阎秀峰
                1949年11月1日

  四川是我们新的战斗目的地,因而对四川的介绍极为重要,《三国演义》第60回中,对四川有一段精辟概述:”蜀为西川,古号益州,路有锦江之险,地连剑阁之雄,......田肥地茂,岁无水旱之优,......益州睑塞,沃野千里,民殷国富,时有管弦之乐,所产之物,阜如山积,天下莫可及也!”,可是,素有”天府之国”之称的四川,现时的巴山蜀水,在国民党的残酷统治下,民不聊生,呼饥号寒。但也要看到四川人口众多,物产丰富,我党地下党组织有很好的工作基础的有利条件。
     1949年6月至11月,在临汾晋绥边区党校各部投入了紧张的学习整训,为进军大西南解放四川严密作好了一切准备,可是意外事又一次落到我的头上,组织科长贾生采诚挚而严肃地对我说:”部队南下入川,过黄河丶翻秦岭丶挎武器丶背行装,全靠两条腿跋涉,长途行军千余里,你这个胖小鬼,怕跟不上大队,就不南下了,和你们任厂长留山西回太原”;我怨恨自己只添肉不长身子骨,毫不示弱陈述自己优势,经过我的软缠硬磨,终于获得了南下的资格。
     感慨世事的奇妙,1951年上年,我在理县县委组织部任组织干事,贾生采同志从茂县地委赴任懋功(小金)县委书记,途经理县偶遇,我无比激动:”贾科长,学生有缘,今天与首长见面”; ”你这小鬼人小腿长,先赶到这里”;贾生采同志高兴地看到他担心南下走不动的这个小鬼,竞捷足先登,首批来到茂县藏羌地区工作。
     ”多亏在临汾你批准我随军南下,来到了这里工作”;贾生采同志一再鼓励: ”你由晋西北黄土高坡来到川西北藏羌高原工作,精神可嘉,要好好地为兄弟民族服务”。
     人生之途,沧海茫茫,前程难卜,我17岁前,命运之神竞连续三次戏弄于我,我结婚后如留乡里,就是”几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田园生活度春秋;在五寨行署,如接受去野战医院当护士,也许会是一位医生,如不远征南下回太原,我可能重操印刷行业。
话说我们在临汾党校四部紧张地进行着南下的筹备工作,为防心思差错,按规定原便服一律撕条,编制布织草鞋,统一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黄戎装,双腿打裹绑带,我身个儿矮军服长,虽欠合身,但头戴”八一”帽徽”,佩上鲜红”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竟显解放军军人风采。
     南下筹备行军负荷,都要按规定检查人人过关,行装丶干粮丶步枪丶手榴弹等,过秤35斤封顶,为防南下思想波动出差,严禁夹带便服,我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工作团第四梯队(司令员朱友德丶政委杜心源)三大队,后任班长,总工会圭席康永和一再告诫:“绝不能暴露我们非主力军情况,假猫咪能吓死活老鼠”哦!
     1949年11月初,我们意气风发地踏上了进军大西南的征途,一切行动全靠嘹亮的军号声指挥,每天行军40公里以上,用餐时军号声突鸣,大家急忙把饭食挪入口杯中,边走边吃,因而,至今我养成了快速用餐的习惯;长途跋涉,双脚磨起了水泡血泡,为避免感染,用烧烫的针把头发穿入针眼里,穿刺放泡自我调治,第二天照样行军。
     途经西安,在大戏院观尝了秦腔唱吼的魅力;路过宝鸡,有幸又观赏了无声电影《霸王别姬》,回到驻地,惊现值班战友的被盖隆起,以为他在蒙头沉睡,掀开被盖,岂料被窝里躺着的竟然是一条七九步枪,啊!大家惊呆了,”不到黄河心不死”,过了黄河,他异心未泯,开了小差,翻穿军服,偷渡黄河,被收容部队逮个正着,遣送回队,一路把行军锅背到成都。
     我们这些16岁左右的解放军战士,来自农村,识字不多,身个儿略高步枪,我们在宝鸡街上,有群众好奇而友善地问道:”小同志,军帽上’八一’两个字是甚意义”,正在踌躇间,有个机灵的小鬼脱口而出:”八路军天下第一”,他给大家解了围,随后,部队领导为此点头微笑,急忙补课,大家都把答案牢记于心。
     四,雪域高原---1949年12月底,我由晋绥边区革命老根据地随解放大军南下入川。解放了成都没几天,于1950年初,即随军开拔,是首批进入川西北雪域高原藏族羌族地区开辟工作的地方干部,1950年8月在理县加入中国共产党,首先接管了理县旧政府,经过剿匪平叛、追穷寇,剿顽匪,平定叛乱,肃清匪特,征粮,组建基层政权,稳定社会秩序等项任务,其间,1951年12月,在理县通化区古城任减租保佃试点工作组组长,这项工作是土地改革运动的前奏,建立贫农佃户领导小组,煞地主封建势力的威风,对地主分子“训话”,交代政策,指明出路,工作组熬更守夜,逐一丈量核实田地数量,逐户核算减租保佃细账。试点工作在当月底结束,工作全权交贫农佃户领导小组负责。
     1954年7月至1955年1月,在四川省委党校五期二部一支三组学习,学习主要内容是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一化三改造”,即尽快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丶逐步对农业丶对个体手工业者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但也存在一些缺点和偏差,就是过分强调建立单一的社会主义经济,对公有制占绝对优势下多种经济形式长期并存的必要性认识不足。            1955年11月至1956年1月,在理县轰轰烈烈土地改革运动中,我连续任下孟乡丶蒲溪乡土改工作队队长,工作中要坚定依靠贫农,团结中农,中立富农,打击地主阶级。在吐苦水丶挖穷根丶控诉揭发斗争中,按“慎重稳进”,用背靠背形式,不算旧账,不挖底财。没收地主丶征收富农多余土地丶房屋丶农具丶牲畜等,全部分给农民,废除债权关系,建立乡村政权和农村党丶团丶民兵组织。
     1958年下年,在红原县牧区开展了声势浩大民主改革运动,在注重做好对少数民族上中层人士统一战线工作的基础上,根据民族地区全民信教和牧区畜牧业经济的特点,既要看到阶级斗争一面,又要看到民族关系和宗教影响的一面,实行“不斗丶不分”和“牧工牧主两利”的政策,废除封建的草山占有制,实行牧民集体所有制。
     对宗教寺院的封建特权也进行改革,执行既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寺院喇嘛丶和尚成分,随家庭成分划分,寺院的土地不动,同时,废除群众对寺院的债务,由国家代群众偿还。  我从1950年初至1976年初,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历经磨难和生死考验,一干就是整整25个年头。
     阿坝州《干部荣誉证》:薛有才同志在阿坝州工作二十五年,为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了贡献。特发此证,以志纪念。
               中国共产党阿坝藏族自治州委 (汉藏文印章)
               阿坝藏族自治人民政府 (汉藏文印章)
                             1986年7月。


  生命长河,岁月交替,一年又一年,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悠就难言之隐了,人生,漫长的岁月中,见过太多的风浪,经历过太多遭遇,有坷坎,有失落的伴随在所难免,人生,就是一场锻炼和磨练,忙忙碌碌,跌跌撞撞,所有一切,苦辣酸甜,喜怒哀乐,都要尝遍。而今,离休了时间富裕了,空间广阔了,自由舒展了,该是可遇不可求的福气,充分感悟不断回首伫足走过来的路,有喜悦,更有苦涩和辛酸,风吹雨打知生活,苦尽甘来懂人生,为了对得起经历的时代,自己凡尘往事的经历,不是什么亮点彩点,也一定记下来,不能白白地消逝,都为自己留下记录和纪念,现在该办的事情,一定趁早,一定不等不靠不拖沓,不负此生,不负己心。

  蓦然回首现眼前,人生路上总会錯过太多,个人爱好心不由己,1956年前后,我任理县丶红原县县委组织部部长,领导决定任办公室主任被批拟升迁,对这两个部门我都缺乏兴趣,淡薄职权,由于我对文学充满热爱,执迷文学爱好,不时抒写投稿,要求到宣传部工作,这是组织观念不强的表现,就给你硬骨头啃,当即把我下放阿木柯河乡,投入了抓稳控叛尖锐复杂的对敌斗争中,在平息动乱中,打防结合,促使大批谋反动乱和裹胁人员返乡,其间,驻乡工作队,屡屡遭到反叛分子骚扰袭击,我们全体男女队员和小学教师,昼夜值班警戒,匍匐坑壕掩体,手握钢枪,子弹上膛,严陣以待。突然间,发生了严重的恐怖事件,歹徒把两名基干民兵视为“藏奸”残遭杀害,枪弹马匹等物件抢掠一空,事后,对牺牲的两位民兵家属给予了安撫。我们在执行抓稳控叛和工作队任务一年中,胜利完成了任务,稳定了局势,全乡谋叛裹挟外逃70多人全部返乡,红太阳照草原,草原上生机复现, 草原又是遍地见牛羊,一派繁荣的新气象。
     后来,据归降的叛首阿斯甲尼罗供认,有一天,薛率领武装工作队乘马追击途中,他们在路边红柳丛林中设下了埋伏,布设架好了齐刷刷的叉子枪,瞄准了薛这个对首,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真乃暗箭难防,暗枪难躲,让人淬不及防,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始料未及的是叛首突然命令,收起武器装备立即撤走,目的是伺机行事,把乡上工作队一併连锅端掉。这是因果还是巧合,我又在生死边缘上捡了一命,摆脱了大难。后来,对叛首阿斯甲尼罗视其有立功表现,且家庭岀生贫牧,量刑从宽结案。
     开展群众工作和会议宣传群体活动,面对藏汉语言的障碍,依靠专职通司(翻译)逐字逐句翻译沟通,干部下乡深入牧场住帐篷,和藏民群众朝夕相处,大家自然而然地积极学藏语学藏文,不少汉族干部和小学教师,不久就有着一口流利的藏语和初识藏文字母水平,具有了独立工作条件,有的干部敬请活佛高僧取了吉祥优雅藏名,如来自成都石室中学一名高材生,取名泽郎(长命高寿)东周(会办事,事事顺风),深受群众的热爱和信赖,受到了组织的表扬。
     农村社教  1963年至1965年间,在农村开展的社教“四清”运动,以“左”倾思想为指导,把社会主义社会中一定范围内存在的阶级斗争扩大化和绝对化,进一步断言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和企图复辟,并成为党内产生修正主义的根源,运动的重点是整所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阶级斗争为纲思想指导下,不少基层干部受到打击伤害,这也就发出了“文化大革命”即将开始预演的信号。
     农村开展的社教运动,就是任何时候都不可忘记阶级斗争,不可忘记无产阶级专政,不可忘记依靠贫农丶下中农,“四清”运动的内容是: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工作方法是实行群众丶干部丶工作队“三结合”,情况要逐步摸清,可能有以下四种:好的,比较好的,问题多的,性质严重的。对犯错误的干部采取的政策是:“说服教育丶洗手洗澡丶轻装上阵丶团结对敌”。
     当时把我贬黜到深山野坳条件艰险的金川县与甘孜州毗连的俄日乡郎达社胜利完成社教任务后,又即刻转战到更为艰险的壤塘县南木达乡习郎社的社教工作队,不断享受特别惩罚的“关照”。壤塘县南木达乡习郎社社会状况很不安定,我们日夜怀揣自卫手枪,以防不测。这里边远闭塞,笃信菩萨鬼神,我们就加大宣传力度,充分发挥我在红原县所学书写藏文字母的一技之长,用毛笔在彩纸上大书藏文毛主席语录张贴会堂,此举使藏民和僧人惊叹,活佛喇嘛历来用竹笔书写小楷,用毛笔写出如此工整大字藏文,他们竟猜疑我是大活佛的转世神人,这就一下子拉近了工作队和群众的距离,发动群众宣传党的社教政策得以顺利展开,岂料,“文化大革命”风暴骤起,社教工作团接上级通知,把我送回州里,迎来了“三反分子”桂冠接受批斗,正巧,1966年6月29日,我突然接到山西故里加急电报“父病故速归”,恳求按人之常情回乡奔丧被断然拒绝,人情,亲情荡然无存,这怎能与阶级情等同?“牛”既己入棚,“过关谈何容易!”,唉!生死两决自难忘,怎能如此绝情!
     我从1956年3月至1965年11月,在理县丶红原县县委组织部丶宣传部工作期间,经历了时代所掀起一切风浪,犹如高原气候,风云突变,使你无所适从,后来我的工作,终遂心如愿,到了宣传部工作,但命运如此捉弄人,岂料,美好愿望,瞬间变成失望,变成灾患,霎时“文革”熊熊烈火烧起来了,权势者一旦狂妄,势必贪婪疯狂,他们把我凡在《四川日报》阿坝州报等刊物上发表的近40篇通讯等稿件,不由分说,罗织罪名,一律打扣上一堆荒唐的大帽子,是“扛着红旗反红旗”,一概都被打成”毒草”,这样我就首当其冲充当了首批”三反分子”牛鬼蛇神,关进“牛棚”,不间断狂批乱斗,昼岀武装看押做苦役,夜归加班挨批斗,好在死里逃生幸免于难,至今感悟颇深。
     时光易逝,人生易老,且行且珍惜,我们赶上了好时代,就要快乐向前走,开心过好每-天,淡泊名利得与失,干净灵魂气质爽,做到老年三不欠,不欠经济账,不欠责任账,不欠人情账,悟在当今,笑在当下,享生活之乐,品人生之趣,生命不息,学习不止,生命是流淌的江河,滚滚向前,奔腾不息,人生不是一场盛宴,而是一次灵魂修炼,使它在谢幕时比开幕之初更为高尚。
     五.龙泉山巅---1975年11月27日,四川省委组织部(75字)618号文通知,调我到省广播电视局702台任副台长丶台长。到任时,面临六无状态:发射无备机、无专用高压电源、无对外电话、交通无车辆、生活无水源、职工回市区无住所。但全体职工在党的教育下,坚持“以高山为家,广电为业”之精神,艰辛奋力地不断向前拼搏。
     在坚忍不拔意志的努力下,经过“脸憨皮厚”的请求下,终于得到了任贵禄局长等领导的关心鼎力支持,也感动了时任成都市副市长冯如秀同志。经他批准,1981年底,用5.1万元,征用了洗面桥横街这块5.1亩宅基地(生产队原养猪场)。局计财处处长杨元说:“薛台长,你别高兴过望,这块宅基地和房建,都得割砍一半给兄弟台520台。”1983年6月,市区的48套住宅办公用房胜利竣工。并由杨处长主宰,我和520台颜世太台长”抓阄”,敲定了薛西颜东的分割界线,自此,本台和520台,告别了寻求客栈之忧,实现了住有所居之梦。1983年底,本台山上2044.6平方米“全优工程”机房亦如期竣工。1983年12月23日,国家广电部部长徐崇华视察新建机房后加以肯定:“朴素大方,美观实用”。
     1977年3月,紧急突击要把7.5千瓦老产品黑白电视发射机改制为彩色机,省局革委副主任肖雨率领10多名科技人员,和702台紧密配合,经过50多个日日夜夜奋战,如期改制成功,于1977年5月1日正式投产,达到了预期目的,发射彩色效果良好。在此期间,本台自办每次能孵卵1000余只的养鸡场,我兼任鸡场场长,亲抓实干,解决改善了职工生活的急需。
     一日,龙泉山阳光明媚,碧空莹莹,省委书记杜心源偕夫人林若处长和秘书范少端同志专程来我台视察,我说:“杜校长,我是你的学生,今天学生向校长汇报工作!”。
     杜书记茫然,“南下前我在山西临汾党校四部学习,聆听过你的报告”。
     “哦!我是教育长,校长是李井泉”。
     接着杜书记对广播电视事业的发展发表了很多真知灼见,语重心长地讲了许多关心和鼓励的话。
     1978年1月至7月,我被调往郫县唐昌四川省五七干校七期三队劳动学习半年,基本上是出工务农和学习时分各半,农忙农闲可机动调整,学习内容为马列主义丶毛泽东思想和当前工作的方针政策,要求理论学习和劳动生产双丰收,如4月15日学习中,狠批“四人帮”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等反动谬论;我们是专业蔬菜组,通过实践学到了可贵的蔬菜栽培知识与技能,对自己理性和实践认识上有很大提高。  我们此次入省五七干校是赶了末班车,1979年2月17日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停办“五七干校”有关问题的通知》,自此,五七干校退出了历史舞台。
    《龙泉山巅》全文以“高山台的峥嵘岁月”为题发表于四川省广播电视学会《西部广播电视学刊》2009年第2丶3期。
     我从1976年初迁居成都省城,至今44载光阴弹指过,1992年5月离职休养,年届暮年逢盛世,幸福安康度晚年,蜀地环境舒展,成都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景色秀丽,气候宜人,一年四季漫山田野尽绿色,芙蓉城里尽朝晖,成都为世界文化名城,有着丰富多彩的人文景观,当代享有盛誉的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文品和人品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四老:马识途丶王火丶李致丶卢子贵;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官办学校---历史人物蜀郡太守文翁创办闻名遐迩的成都文翁石室中学在成都诞生,成都繁荣的经济,深厚的人文底蕴,这种极具魅力的城市风物人情,在国内城市中独具特色,这就让我们工作生活在成都的人们,乐享天府,来者依恋,居者自豪。


     尊敬的离休干部:薛有才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之际,为颂扬你们的历史功绩,特发此证。
           持证人:薛有才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印章)
                      四川省人民政府 (印章)
                             1999年10月1日

      薛有才文学小传:
     从60年代以来,付梓出版和报刊发表主要文章;
     一,与人合作,2009年4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雪域忠魂》第六部分压轴篇(从黄土高坡到雪山草地,近8万字),本著荣获中共阿坝州委宣传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二,206年6月,远方出版社出版12月再版《岁月物语》(纪实文学)。
     三,2013年3月,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往事回望》30万字,(作品集)。2016年8月再版。
     四,218年6月,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畅游四方随感录》。
     五,219年5月,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一路向北方故乡行》
     六,(1)1964年《四川文学》10月号发表“金色帐房”(藏族)诗歌一首。(2)长篇通讯《百岁老人话今昔》载阿坝州委宣传部阶级教育。(3)1960年12月与人合作《草原曙光》电影文学剧本,投稿长春电影制片厂,被即将爆发“文革”中断。
     七,20世纪50年代末,被阿坝州《岷江报》《四川日报》聘任为特约通讯员丶特约记者,在川报上发表了《藏族歌手尕克特》等通讯9篇:《阿坝日报》2006年12月15日发表“兔子三瓣嘴的由来”(藏族民间故事)。
     八,1986年11月,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荣誉证书》,薛有才同志长期从事新闻工作,为社会主义新闻事业作出积极贡献,特此颁发荣誉证书。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钢印)
                              1986年11月
     同时随赠“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楹尺的奖品。

     薛有才同志:
           您长期在新闻战线工作,对发展党的新闻事业作出积极贡献,特授予荣誉证书,以资鼓励。

                   四川省人民政府(印章)

                     1986年10月27日


     我的南下经历---刊载于山西省忻州市委党史办丶忻州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014年12月,编辑出版《忻州文史》第27辑-和第28辑“英雄儿女篇”。

后记感言:
     感受幸福源,常保赤子心:
     永怀感恩情,坚定跟党走。

                   薛有才

             2019年7月28日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