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资料数据库

任绶勤 一个为革命事业壮烈牺牲的人
来源:晋绥网   作者:侯荃   更新时间:2021-01-03   浏览:718



任绶勤

一个为革命事业壮烈牺牲的人

任绶勤是汾阳市演武镇白石村人,一九一0年出生,贫农,世代务农,抗日战争时期入党,成为中共地下党组织成员,是白石村入党最早的人之一。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在农村基层为发展党的组织,扩大抗日力量、革命队伍,做了艰苦艰难的卓有成效的工作。为根据地党组织、抗日队伍、八路军、解放军的后勤给养,冲破敌人封锁线,偷偷地源源不断地把粮食、棉花、布匹、药物和其他所需物资送到根据地和抗战、解放战争前线。为革命事业的成功,做了很了不起的贡献。

公元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二日,由于叛徒出卖,在闫匪军队、地方反动政府的统一组织下,任绶勤被敌人乱棍打死,壮烈牺牲,时年三十七岁。。

(一)

任绶勤出生贫农家庭,从小耳闻目睹了旧社会的不公,最恨地主剥削农民的凶惨,最同情穷人的困苦情境,遇到具体事件,他总是站在弱势的穷人一边,为他们报打不平。一九三六年红军东征路经白石村后,看到墙上红军书写的标语,他就有了加入红军的想法,终因没找到队伍而作罢。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一九三八年逐步侵入我山西汾阳境内,白石村也沦为敌占区。日本鬼子在汾阳制造了多此惨无人道的屠杀惨案,白石村火车站成为日寇占领的据点,建有碉堡两座,驻有日伪军把守。白石村以及周边村落经常遭到日寇的烧杀抢击,日寇强奸妇女的事件不断发生。这就更激起任绶勤的民族自尊心和爱国情怀,坚定了他寻机报国的决心。

国共合作结成抗日统一战线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深入我山西敌后开展抗日斗争。山西人民纷纷响应,成立地方抗日民主政府,党的组织迅速发展。革命队伍不断壮大,参加革命的人士层出不穷。任绶勒的外甥女田婵花是大会头村人,是个爱国的有志热血青年,积极投身于革命队伍,参加了八分区地方革命武装,司令是罗贵波,政委是甘一飞,田婵花任妇女联合会主任,后她和政委甘一飞结为夫妇。由于和任绶勤是亲戚关系,接触频繁来往不断,受其影响,任绶勤在甘一飞的介绍下加入了地下党组织。并与汾阳抗日民主政府辖下的二区取得联系,和他单线联系的上线是党的组织委员张武。通过张武传达上级指示和任务,负责白石村农会和党组织组建工作,秘密组织力量为我八路军、地方游击队补充人员,提供给养。

一九四一年三月以后,白石村曾归平介五区管辖,任绶勤与地下交通员霍四牛、敌工科科长王兴直接联系,据任国祥回忆说,他母亲生前说过,五区助理员李齐逢、副书记李士进、区长武方耀、李一平等人曾多次秘密来过他家。

白石村的地下党组织建设就是在任绶勤一手秘密动员下发展起来的,开始有他与王天镇、朱肇庆三人。王天镇为农会会长,他为农会副会长兼秘书,朱肇庆为农会委员。后来又发展了任受恩,王槐,侯佐福等人,任受恩为农会保卫组长,王槐为地下民兵队长,侯佐福为农会副会长。

(二)

农会成立后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不同期地在白石村开展了减租减息斗争;完成了初期的土地改革运动。激发了广大农民对共产党主张政策的拥护,很多热血青年参加了八路军,走向抗日前线,走向解放全中国的战场。

抗战时期白石村属伪政权的二区辖管,二区就设在白石三官庙。但同时白石村又属我晋绥革命根据地平介县五区管辖。平介县在抗战时期管辖平遥、介休、汾阳、孝义、文水五个县的十八个乡镇,二百二十个村庄,下设六个行政区。平介五区:演武镇所辖白石等十八村;见喜乡所辖十六村。总共三十四个村。

这一时期,围绕火车站发生的抗日英雄蒋三奇袭白石火车站;火车站一车皮白面被劫;火车上武器装备和物资多次被盗;伏击白石修桥日伪军,击毙日军九名,俘伪军五名,缴茯轻机枪一挺,步枪十二支及弹药一批;平介县从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三年策反火车站警务段工务段十六人;为破坏日寇战略战役部署,汾平铁路白石段轨道被毁。这些都与任绶勤他们的情报与支持参与有关。

抗战胜利后, 闫锡山 为掌控对山西的统治, 迅速占领了山西的主要城市和枢纽, 他积极参加了蒋介石集团的反共内战。一九四五年最早发生的上党战役我党之所以取得胜利,就是有广大劳动人民的支持。在平介县五区的领导下,白石村任绶勤他们组织了运输队,用人挑、毛驴驮等形式为前线送粮;还组织担架队支前为八路军护送伤员,圆满地完成了上级组织交给的任务。

为了壮大人民解放军的队伍,白石村任学伟、李笃、王万瑞、李春生、王学武等人就是在任绶勤动员下加入解放军的。这些人中有的在后来战斗中为国牺牲,有的致残。解放后回村的人都成为农村政权建设的骨干人物。

闫匪为巩固在山西的统治,除建立“铁军” 与“铁血团” 外,发明了“兵农合一” 的制度,以增加晋绥军的服役人数。实行兵农互助,一人服役另外两人出劳动力供养服役的人,大有全民皆兵的意思。在广大农村基层实行特派员、村长、副村长即“三人小组” 负责制,还下设有闾长,里班长监视每家每户,发现有可疑的人,立即控制,上报逮捕。有一次山里的一名地下工作人员来白石传达上级命令,不幸被他们发现,关在二区所在地的三官庙内,任绶勤与朱肇庆买了猪头肉、花生米、三斤白酒,在入夜十二时后请两名看守吃喝,他们把看守灌醉,推开窗户把人放走。因为村边还有岗哨,任绶勤把这位联络人领到自家碾房里藏了起来,这边朱肇庆推醒两名看守,惊动区里其它人组织追查,一番折腾后以为人已逃出村外,两名看守也因怕牵连而不敢声张实情。

在敌人白色恐怖的严密封锁下,我县龙湾、敖坡、石老等革命根据地的情况越来越严峻,缺盐、缺粮、缺布、缺药品。任绶勤他们暗中组织村民多次筹交“公粮”、“ 摊派的盐”、“ 鞋”“ 棉花布料”等, 秘密藏于白石一处饴房内。多次组织送粮队通过地下交通线给根据地运输。有一次是一九四六年秋天,白石村送粮队十余人通过大会头地下组织护送,夜晚顺利通过大会头敌人据点监控的大会头文峪河桥将粮食等肩挑着送往龙湾,敖坡。第二天返回时,在大会头桥西走出高粮地,被勾子军建在文峪河堤制高点上碉堡里岗哨发现,随既开枪射击,人群被枪声打乱,四处逃散。队员侯佰义被打中胸部逃到八十堡,经亲戚任其荣组织人员护送于汾阳医院抢救,子弹无法取出,抽去被折的两根胸骨后得以保住性命。事后,任绶勤经手为侯佰义办理了我县政府发放的残疾免役优待证。

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震慑国民党反动分子,提升人民取得胜利的信心,坚定跟着共产党走的决心。吕梁军分区汾阳县大队经常派分队深入白石一带和敌人斗争。任绶勤的家就是秘密接待站。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六团也派部队多次在白石周围和晋绥军作战,任绶勤家成为了部队伤兵、补给,吃饭,转移,夜间埋伏的落脚点。时间长了,晋六团的很多干部和战士熟悉到任绶勤的媳妇都能叫来姓名。

最精彩的一次是,晋绥军经常来白石村附近抢粮,各村交来的粮食就放在二区所在地三官庙内,并把运输任务交给白石村,任绶勤他们得到消息,及时把粮食数量,敌人护送的人数,出发时间,经过路线,终点地等情报送了出去。结果,运粮队路上遭到我方伏击,所有粮食全部被劫。

(三)

一九四六年后半年,闫锡山为延缓自己苟延残喘的政权,疯狂镇压革命人民。指定梁化之总负责,率先在晋中开展“三自(自清、自卫、自治)传训”、“ 坦白转生” 暴政,目标直指跟共产党走的基层革命组织和人士。据一九九三年《定襄县志》梁化之传披露,梁任“三自传训” 委员会总负责人,晋中各县死于乱棍之下的革命人士以及无辜群众三万余人,连同杀死、逼死和被毒打致残者共九万余人。

根椐形势,党组织认为任绶勤平时工作积极认真,不怕苦不怕死暴露过多,为防意外要求他离村去交城山里暂避。但他放不下村里的工作,仍然隔三差五地在深夜回来打探情况,开展工作。最后一次他在深夜回家,不到两小时,就有村里三人小组成员的特派员王某一(化名)带着村里的闾长、里班长四五个人,敲开门进来搜查,情急之下妻子把他藏在柜子后边。前边进去的几个里班长看见装作没看见,轮流出来说,没人可能没回来。但闾长王某二(化名),却几步进去把任绶勤一把从柜子后面拖了出来。就这样任绶勤被捕了,连夜被送往义安村县三自传训集中地关押审迅。闫匪驻汾阳军头目刘效曾以为抓到任绶勤是大功一件,第二天竟亲自带领一部人马来白石村抓捕任绶勤的妻子和儿子,幸亏内线有人提前通告消息,任绶勤的妻子抱着儿子离家躲了起来,才幸免于难。敌人来了搜查一通没有发现人在,只得罢了。

任绶勤在关押期间,受尽了敌人的严刑拷打,非人折磨,始终坚守党的秘密,没有说出一个字,以自已的血肉之躯保护了党的组织,保护了自己的同志。

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二日,这是个灰暗的日子,寒风凛洌,天空飘着雪花。这一日是晋中闫匪三自传训集中执行的罪恶之日,也是刘胡兰烈士被害之日。晋中各地设有若干执行点,白石村执行点设在白石村东广场上,有闫匪晋绥军把守,通平乡乡长带队,各村三人小组成员,有从周边村驱赶来的群众一千余人。被带进现场的白石村任绶勤、朱肇庆,玉兰村的二棒(小名),还有南开社、招贤、青堆等村共八位革命壮士,被敌人协逼着一千多人用棍轮流打死,现场惨不忍睹,烈士悲壮之态历历在目,使人永远不能忘记。据有关资料不完全统计仅这一日,晋中各县被乱棍打死的人数就达万名以上。

(四)

任绶勤牺牲后,留下孤儿寡母,妻子王富兰,时年二十三岁,儿子任国祥,时年两岁。

王富兰是位坚强的女性,从未要求政府资助,坚守不离任家,含辛茹苦把烈士的独苗养大,扶养成人,结婚生子,成就了她在白石村的美名佳话。她于一九九八年病故,享年七十四岁。

儿子任国祥,继承了他父亲的遗志,从小热爱共产党,四清时参与村里政事,是历史问题专案组主要成员。一九六七年十月入党,历任生产队长,民兵连长,教导员,支委,副书记等职几十年,受到上级的多次表彰和奖励,现年七十七岁。

孙子任宏宝,从小由奶奶抚养,陪伴奶奶长大,最爱听奶奶讲爷爷他们的革命故事,受其影响颇有爷爷遗风,十几岁时,听奶奶说她接待过保护过的解放军晋六团的战士们,奶奶那时还记得很多人的名字,后来在中街战斗中包括连长崔耀文都牺牲了,尸体就埋在平遥县西王智乡南官地村。他竞约同学孔祥海一起骑自行车一同去南官地村烈士坟地祭祀。今年我们调查他爷爷的革命经历时,他还开车带我们又一次去南官地烈士陵园祭祀了晋六团以连长崔耀文在内的七十九位牺性烈士。现今,他已五十岁,担任村干部,党支部书记已十二年。

(五)

一九五二年全国开展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运动,领头抓捕任绶勤的白石村三人小组特派员王某一,被逮捕。在冀村镇裴家会召开的万人大会上被执行枪决。

一九五0年白石村原村长王某三(化名),因历史问题被捕判刑九年。出狱后,在四清运动中,抗战时导致发生白石火车站惨案的泄密者王某四(化名),是原三人小组副村长揭发了原村长王某三(是我农会会长)出卖任绶勤的事实。一九六六年王某三又被逮捕判刑,后病故于劳改队。

一九六0年亲手抓捕任绶勤的白石村闾长王某二被逮捕,后判刑罚五年。

四清运动中,平介县敌工科香乐地下交通员霍四牛,发现曾叛变、告密造成白石火车站惨案的白石村王某四还活着,即举报铁路法制部门。原来王某四在火车站惨案发生后,躲过了平介敌工科的追杀。日本投降后,他在村参加三人小组任副村长,参与抓捕任绶勤的事件,故揭发了王某三出卖任绶勤的事实。一九六六年王某四终因火车站惨案被捕判刑,后病故于劳改队。

至此,出卖、迫害任绶勤的有关人,都受到了惩罚,烈士的亡灵可以安息了。

一九六九年由家属申请,党支部,村革委会决定向民政部门申请批准任绶勤同志为烈士,任绶勤发展的党员干部、同事,王槐、侯佐福等都做了证明。公社革委会加注了意见,材料报送到汾阳县民政局局长高坦处,后终因文革时的混乱局面而没有了结果。

综合我们的调查,恳请汾阳市有关部门,应核实事实,追任任绶勤为烈士。在庆祝建党一百周年的时候,给先烈们一个慰藉,给烈士后人一个交代。



作者侯荃:(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汾阳红专委顾问。著有也说系列,近作有《追忆七壮士舍身为民的义举》)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