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资料数据库

心中的怀念——为敬爱的父亲张达明诞辰一百周年而作(二)
来源:晋绥网   作者:张军   更新时间:2020-06-13   浏览:1332


1940年,张达明从新疆回到延安的留影。

                        《五》奔赴抗日前线
    我的父亲張达明1940年回到延安后,在中央军委三局、枣园电台任报务员。
    1941年3月受中央社会部派遣,赴绥察地委做电台工作。父亲只身一人从延安出发到兴县,后经晋西北军区在白如冰同志带领下约30人及一部电台,经偏关、右玉、凉城、丰镇等地奔赴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在绥察区委任电台队队长。
     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是李井泉1938年奉命率八路军120师李支队挺进大青山地区,在缺衣少粮、弹药匮乏、远离后方等极其艰苦条件下建立政权,坚持武装斗争直到抗战胜利。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十分重要而特殊的作用,它是陕甘宁边区和晋西北根据地的北方屏障,又是中共中央联系苏联和蒙古的国际秘密交通线,具有牵制日军进攻大西北和我军战略反攻的重要战略地位。
     绥察区委当时除巩固发展扩大抗日根据地,打击日伪军、国民党傅作义部队及叛徒胡定良的偷袭扫荡外,还要为党中央提供绥察地区的全面情况及日本人可能向北进攻蒙古、苏联;向西进攻宁夏的行功;并做好对日伪军、傅作义部的敌伪军工作。做好发动群众工作,扩大我党在整个地区的影响。父亲张达明的具体工作是带领电台队的13位同志,每天为《绥察日报》抄收延安新华社明码电报新闻;监听苏、美、英、日等国及伪满洲国的简明新闻广播,并将其中主要新闻内容记录下来交领导参考;每天与延安、晋西北军区及下级进行电报联络。
     1941年由于日本鬼子 "烧、杀、抢" 的三光政策,对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进行严密封锁。大青山条件非常恶劣,游击队员经常是一、二十天见不到一粒粮食,在山洞里睡在林子里吃。吃草根、树皮、树叶、野菜、野果充饥,晚上在山洞或在树上睡觉。风吹日晒雨淋,游击队员们人人面黄肌瘦。冬天更是难熬,大雪封山能吃的野菜、草根几乎找不到,防寒的冬衣被敌人扫荡时搜走了,游击队员们只能依旧穿着单衣,顶风冒雪打鬼子。为了躲避敌人,保存实力,与敌人展开持久的游击战,游击队经常是一天要换几个地方,来回移动,常常转山头,钻桦树林。山里还有狼,除了与日伪军周旋,还要提防野兽的袭击。
     为了适应游击战的需要,化整为零,便于行动。绥察地委将人员分为两个部分:张达明带领电台和绥察日报约20位同志,另外一部分机关干部约15人由地委书记王聚德带领,两部分分别、相互配合活动,每天各派交通员联络、交换情况,保持联系。这样坚持了几个月。
    1941年10月25日,绥察区委社会部部长兼绥西地委书记王聚德和游击队长高凤英带领部分机关干部、游击队员在固阳一个叫万家沟村小火烧的几个窑洞宿营时,由于叛徒胡定良的告密,日伪军派了12辆卡车对小火烧重兵偷袭。王聚德等12位同志壮烈牺牲,被俘2人,所有机密文件丢失。只有一个15岁叫焦其子(音)的勤务员因掉进煤坑里,末被敌人发现。他跑出来了,找到距离小火烧约15里地外的张达明部报告。得到消息后,父亲立即组织前往救援。待父亲等7人赶到现场时已经晚了,只能在废墟中检查损失情况,全部文件已经烧毁,掩埋了12位烈士遗体,收留了15岁的勤务员焦其子。父亲立即决定与延安联系,但三、四天后仍然无果。父亲决定用从延安带来的密码与延安中央社会部联系。(父亲张达明用的是从延安带来的密电码。此密码只能在紧急情况下方可使用。他为了确保密码安全,防止丢失,将密码完全背下来记在脑子里)。延安复电:"由姚喆同志去接收并另行安排。" 同时更换了电台密码及波长并要求按新的密码回复。父亲按照更换后的电台密码、呼号、波长、联络时间,向中央详细报告了王聚德等同志的牺牲经过。这就是有名的"小火烧"事件。
    11月22日,父亲张达明和吴凯、张仪所带2部电台、人员与绥察日报社人员、油印机、马匹由120师骑兵支队司令员姚喆接收。电台与骑兵3团电台合并,经领导批准决定继续使用原骑支3团的电台,将原绥察地委电台暂作备用,父亲带另外两人将这两部电台隐藏在德胜沟东面约20余里的悬崖上。12月父亲接替王恩清同志,任骑兵3团电台队队长。

1942年7月至10月,大青山一带伤寒病流行。驻扎在德胜沟的(司令部、教导队、行署、骑支三团团部)约300人几乎都染上了伤寒病,仅有约20多人未被染上。染上这种病就要隔离,就是转移到各个山头单独居住,药品很少,全凭自己的体质熬,好了就活下来,好不了就死。父亲不幸也染上了伤寒病,单独一人带一些粮食在一个山洞中隔离,每天自行找一些野菜和着粮食吃,釆来一些草药自行治疗,三个月才好。有很多人没有熬过去,人员损失很大。

电台的两名报务员也染伤寒病隔离了,减员两人,又没有人员补充,于是父亲一人顶起三人的工作,每天收发、监听18、9个小时,经常是饭端到跟前了都忙的顾不上吃,也睡不了觉。他以坚强的毅力超负荷持续工作三个月之久。这期间工作没有受到任何损失,我父亲的身体却因此落下了严重的习惯性失眠的顽疾,经常是入睡困难,即便是睡着了也很快就又醒了,再想入睡基本不可能,犯病时3至5天不睡,非常痛苦。这失眠的顽疾长期困扰着父亲,直到解放后几十年还经常失眠。
    在日伪军严密封锁的情况下,大青山物资供应匮乏。电台用的5瓦的干电池极缺,市场上也很难买到。为保持与上、下级联系畅通,父亲就将收集的废旧电池利用起来,在电池上打一小孔灌进盐水或用盐水浸泡,使废旧电池还可以用一阵子,这个办法在关键时刻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父亲1943年7月调入晋绥军区,在陕西神木县彩林村参加整风学习,任学干大队副组长。
    1944年1月调任延安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通讯队班长;9月任晋绥军区司令部任电台区队长;11月任第二军分区司令部电台队队长兼县、旅电台队长。奉军分区司令员许光达面示:" 要设法侦察府谷、榆林、宁夏的情况 "。于是抽出一部收报机并指派封文起同志等二人专门抄收府谷、榆林之间傅作义部队的来往电报,破译其密码,了解国民党军政情况。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的第6天,父亲张达明接到晋绥军区命令,为呂正操司令员率领部队去东北接收,需为其配备电台和人员。父亲立即组装好一部15瓦的发报机,并调试出符合我军当时通用的波长范围,并且配备了天线、收报机、15瓦手摇马达、电台备用件等。任命报务员冯世祯同志为电台队队长,并让他自选一名报务员,如期送交呂司令员开赴东北。后来,经过半个月的通讯联络,证明这部电台质量较好。

1945年11月,任雁门军区电台队队长兼司令部电台队长。

1946年5月任晋绥边区行署公安总局电台区队长兼总局电台队长,6月晋绥军区致函公安总局:"张达明同志评为旅级,阅读省、军级文件,中灶待遇,月津贴48元。"

1947年3月任晋绥行署电台区队长兼行署电台队长。

1949年2月调中央军委三局材料科任科长,6月赴北平接收邮电部,7月调长途电信总局器材科,参与建设以北京为中心的长途电信网。


1944年,晋绥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部电台队长,张达明在山西保德县留影。

我的父亲张达明在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时,主要是搞电台工作。由于机要人员有严格的纪律,不能立功、不能受奖,不能宣传。他默默无闻的为党的事业工作着。由于电台工作的保密性,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儿,我们只知道他是游击队员,在山里打仗很苦,其他一概不知。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文字,也没有工作照片,更没有实物。我母亲及弟妹全然不知他的工作情况。以上内容是我2018年7月参加窝窝会村"绥蒙军区旧址纪念墙"揭幕仪式时才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特别感谢李力清(李井泉之女)、贺远平的帮助,他们为我提供了一些有关父亲在大青山的一些很珍贵的资料。今后,在有条件的时候,我还将继续挖掘父亲在大青山的有关战斗情况。



解放战争期间张达明(右)与战友合影

                      《六》社会主义建设时期

新中国成立后,我的父亲张达明任邮电部器材处科长。1954年8月至1957年7月入邮电部南京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任邮电部沈阳供应处副处长。

1958年转业(1960年1月从沈阳邮电供应处回到北京,接到邮电部政治部发的张达明的转业证,这才知道组织上在1958年就给张达明办理了转业)。

1960年1月任邮电部供应局机电设备处处长。同年5月调任国家物资总局财务调剂局处长,后任三类物资局处长;1969年3月下放物资部河南省罗山县五七干校。

1977年9月任地方物资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副局级)。

1982年离职休养(正局级待遇)

2000年8月,父亲自费到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寻找1942年1月奉命寄藏在乌兰不浪至德胜沟向南一处平顶山石头洞里的无线电收、发报机各1部。寻找未果后于8月30日写下一段文字,详细描述电台藏匿的地址和方位,希望找到后捐赠给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以实物纪念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这两部电台的下落,成为他一直未了的心结。

曾荣获三级解放勋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2007年9月24日逝世,享年87岁。




2000年8月,张达明所写"在大青山寄放无线电收发报.机的情况说明"手稿。

                                 《七》 怀念

父亲张达明少年时期参加红军,在革命队伍里,在党的教育下成长起来。在极其艰苦恶劣的自然环境、战争环境中,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英勇顽强,不怕牺牲,为解放全中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工作积极、勤奋好学,虚心诚恳,严于律己,团结同志,为社会主义建设付出了大量心血。

我终生难忘送别父亲的最后一刻。父亲的遗体上覆盖着鲜红的党旗,他安祥地静卧在青松翠柏丛中。这一刻鲜红的党旗映红了我的一双泪眼,我眼前变得一片通红,分不清是镰刀斧头的党旗还是透析机中流淌的父亲的鲜血?是八角帽上的红星还是灰布军装上红领章?……红啊!……红红的像燃烧的火……

亲爱的父亲,我们都知道鲜红的党旗上有革命先烈的鲜血,可是,在送别您的这一刻我分明看到这鲜红的党旗上还有您的泪水啊!
   不知为什么,我会想到父亲的泪水。父亲很少流泪,我见到父亲最后一次流泪是那样的悲痛,那情景总是浮现在我眼前。国资委老干部局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为健在的老红军制作了一本画册,当我和妹妹将画册送到父亲面前时(当时父亲的眼睛已看不见了),我告诉他这是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的画册,这上面有您的几张照片时,父亲双手紧紧抱住画册禁不住失声痛哭,老泪纵横,哽咽着说:"长征胜利了!红军胜利了!我们胜利了!可我的战友啊!你们都去了……我还活着……我想你们啊!……"。我姐妹俩也禁不住与父亲一起流泪。
    父亲总是怀念牺牲的战友,总是说自己是幸存者。总是乐观的对待人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工作上任劳任怨、生活上艰苦朴素;名利面前从不伸手。父亲总是说:想想牺牲的战友,想想没有留下姓名的烈士,我们就没有什么委屈,没有什么想不通的,更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记得母亲说过父亲在1950年6月,在河北河间县误食敌人投毒的饭菜而中毒,5人中有4人身亡,只有父亲一个人活下来了,但身体受损很严重,定为三等乙级残废。父亲坚决不要组织上给的残废金。1950年10月,在身体还未得到恢复时又积极报名要求去朝鲜参战,后因身体原因未被批准。
     三年困难时期,父亲与党同心同德,与全国人民同甘共苦共度难关。那时,我们经常吃野菜、树叶做的玉米面菜团子,觉得不好吃,受委屈,父亲说:" 草地上要是有这样的野菜团子吃,不知有多少红军能够走出草地呀!" 那时,父亲有特供的香烟、白糖、黄豆。来我家修水、电的工人师傅父亲沏白糖水给他们喝,还将黄豆炒熟分给师傅们,让他们带回家给孩子们吃。1975年父亲提议和赞助(自己的钱)及在阆中县委的支持帮助下为家乡人民做了一个提灌工程,将嘉陵江水通过三级提灌提升到山上,引水上山灌溉农田,全村人民都受益。而我却是在父亲去世9年后(2016年我回老家时才听乡亲们讲的)才知道这件事。当时我很感动,若不是乡亲们讲,我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
     父亲教育子女从小养成爱劳动的习惯,每到星期天就带领全家清扫卫生,自己动手擦玻璃、拖地板、洗衣服、扫院子。教育子女要爱惜粮食,节约用水、用电。教育子女不搞特殊,父亲单位的新年晚会有演出有吃有喝,父亲不让我们去。我便偷偷带着弟妺跟着邻居家的阿姨去了,在晚会上怕被父亲看见还躲在角落里,晚会结束我们随着大家走路回家,路上父亲的司机见到停下车来让我们上车,父亲不让我们上车,回到家还批评我们,父亲说:"车是公家配备的,不能让小孩子坐。公私分明是原则。" 我心里虽然对父亲有意见,但还是对父亲的坚持原则挺佩服的。1970年正值 " 群众推荐、领导批准 " 上大学时,我被群众推荐上大学,同时写信给父亲,想要他帮我使点劲,给单位领导写封信或来单位递个话,父亲不但不写信不来人,反而写信要我相信群众、相信党。我没能上成大学,对此我对父亲很不满意,认为父亲对我的事太不当回事了。十多年后,我凭着个人的努力拿取了中央财金学院的毕业证后,才慢慢放下了对父亲的不满情绪。
    1969年,在林彪一号命令下,我全家离京,全家6口人分在6个地方,最远的是黑龙江省嫩江兵团,最近的是父、母亲,也相距15里 。父亲在干校劳动,他突患浸润期肺结核病,为防止传染他人,安排他一个人住在由猪圈改造的"房子" 里,白天劳动就是放牛。父亲要求去北京或武汉看病,但造反派不同意,只能在干校用些药来维持,我还通过同学买了一些白芨片或粉寄给父亲治病。看着这样一个经历了雪山草地、血雨腥风考验的老红军,现在身患重病得不到治疗还要去放牛。我心痛极了,我为此不平,也怪父亲太老实,就忿忿不平的要找领导理论。父亲却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要相信组织会考虑看病的问题。是我们打下了江山,但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没有任何权力向党伸手要这要那。我的权利就是听从党安排。"父亲的话永远记在我生命中,是留给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想想父亲艰难奋斗的一生,除了吃苦、吃苦,还是吃苦,他吃太多苦了,真没享什么福。解放后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再加上父亲刚毅耿直的秉性,别说没有受到重用,就连应享有的医疗待遇都被剝夺。
    父亲张达明晚年时对党内出现腐败现象感到愤怒,但他对党的信仰坚信不移,相信我们的党有能力,能够很好地反腐败,会保持党的纯洁性。教育我们在金钱面前要严格要求自己,决不能放弃原则,要老老实实做人。
       父亲张达明离休后仍然关心党和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关心下一代的教育成长,曾经常为大、中、小学生、单位职工做革命传统教育的报告。在医院住院期间,在与疾病做顽强斗争的同时,他不忘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责任,常常给医院的病友和医护人员讲述我党的历史,长征的经历。
     父亲在七十四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终保持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把个人的名利地位抛在一边,对党的事业兢兢业业,对工作勤勤恳恳。他以坚定的革命意志和乐观的生活态度,走完了他平凡而又光辉的87年人生历程。
    做为张达明的女儿,我为有这样一位红军时期的共产党员的父亲而感到自豪!父亲正直、善良、忠厚的人品将永远伴随我的一生。永远怀念张达明——我敬爱的父亲!

                             《八》后记
     习近平总书记于2019年8月20日亲自到甘肃高台,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一件件实物、一张张图片再现了西路军将士不怕牺牲、英勇奋战的悲壮历程。习近平总书记深情地说:我心里一直牵挂西路军历史和牺牲的将士,他们作出的重大的不可替代、不可磨灭的贡献,永载史册。他们展现了我们党的革命精神、奋斗精神,体现了红军精神、长征精神,我们要讲好党的故事、红军的故事、西路军的故事,把红色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
     我从电视上看到、听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时,万分激动、热泪盈眶,一个箭步冲上晾台向着八宝山革命公墓的方向大声喊着:爸爸!告诉您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着西路军呢!习近平总书记让我们讲好西路军的故事!您听见了吗?您一定听见了!
    我一遍遍看习近平总书记为纪念碑敬献花篮的视频,一遍遍听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感慨万千!西路军的问题得到公正的评价,西路军的将士啊!你们的血没有白流!你们的精神永存!你们可以安息啦!
    绵亘千里的河西走廊,陡峭高耸的祁连山脉将永远铭记西路军将士的血与火、生与死的悲壮故事。

纪念父亲诞辰百年时候,我不禁回想起近三年来参加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组织的"重走长征路、追寻父辈足迹"的系列活动。难忘我们在川西北的雪山草地,在河西走廊的大漠戈壁上的追寻,面对一个个纪念馆陈列的艰难困苦、浴血奋战的照片、实物;一个个昔日英勇杀敌、浸透父辈鲜血的战场;一座座高耸的纪念碑震撼着我的心灵!我的心在流泪 !特别是对西路军这段尘封了半个世纪的历史、西路军浴血奋战的悲壮故事,常常让我泪流满面。我于2017年、2018年,为追寻父亲的足迹两次重走河西走廊,知道了我的父亲是参加了西路军全程西征的,也是进入新疆新兵营的400余人中的一员,他经历了太多的艰难困苦,他是那么的不平凡,那么的高大,我心中父亲的形象更加伟岸。
    在新疆新兵营的展馆中我第一次见到父亲名字在400人之列,让我震惊了。第一次到兰州八办,我走进到院内,好像有一根线牵着,我居然径直走到刻有父亲名字的墙壁前,一眼就看到"张达明"三个字,要知道这是刻有几千人名的大墙呀!是父亲牵着我的手引导的吗?还是父亲与我心灵的感应吗?我真的震撼了!对于西路军这段经历,父亲生前只字不提,但是新疆人民、甘肃人民没有忘记他。看书过程中我还惊喜地发现了父亲写的两篇回忆文章。红军、西路军的历史含有父辈太多的血泪,与我血肉相连。
    西路军2.18万人, 一个个英勇顽强的生命,一曲曲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赞歌,一段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将永远沉淀在我的血液中。崇高的红军精神、不朽的西路军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

西路军作出的重大的不可替代不可磨灭的贡献永载史册!


                             张达明之女儿:张军

                                    2020年5月



新疆新兵营展馆,两姐妹见到父亲的名字



兰州八路军办事处院内刻有西路军人名的一面墙壁







张达明写的回忆文章)



(1951年,父亲张达明、母亲刘敏带着未满周岁的女儿张军回阆中老家时的留影。)



(1962年,国庆节全家人在北京留影)后排左至右:母亲刘敏(1947年参军)、父亲张达明前排左至右: 大弟张立云、小弟张林、妹妹张丽平、张军。


注:由于本人掌握资料有限,张丽平对本文有关资料进行了补充,修改、校对。在此特别感谢!


         作者:张军    推荐:李力清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