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李将军纪实汾阳山庄头战斗
更新时间:2019-07-20

五集红色文献纪录片《八路军120师在晋绥》

第一集   东渡雄师

第二集   开辟晋绥

第三集   铁血春秋

第四集   保卫延安

第五集   硬骨雄风




专访91岁的359旅老兵杜凤英

  2019年6月3日,我来到北京,专访了一位91岁高龄,曾经在吕梁山战斗过的359旅老兵杜凤英。讲述了在晋绥吕梁地区战斗工作的日日夜夜。


已经91岁的杜凤英,对那一个民族的“圣地”延安,自有一份不同于任何他人的深情,1944年,16岁的杜凤英,从老家陕西米脂县奔赴延安参军359旅女兵班,是毛主席在延安时的“半个小老乡”。同年4月年与时任120师359旅719团当营长李元明同志结婚。当时的生活的确是艰苦,李元明长征时存的三块银元,交给凤英作为结婚纪念品,待44年11月1日南下支队南征出发时,杜凤英又将三块银元结结实实地缝在李元明衣服的里子内。

 1946年9月南下支队回到延安后,部队进行了比较长时间的休整。1946年10月,359旅再过黄河到晋绥吕梁地区参加斗争。李元明和杜凤英一起来到吕梁离石,组建晋绥军区第七军分区(管辖汾阳、孝义、平遥、介休)和第八军分区,李元明任参谋长。他们共同亲历了汾阳山庄头战斗!




1944年359旅南下支队离开南泥湾时李元明的留影

汾阳山庄头战斗


   1948年6月18日,我吕梁第八分区第49团曾在山西汾阳县山庄头村地区痛歼阎锡山的70师,这是一次以少胜多的战斗。

    36年后的1984年6月18日,我外出返京途经汾阳。旧地重游,汾阳县委和政府领导同志和我一道到当时战斗现场走了一遍。旧地重游勾起了我万千思绪,当时的战斗情景又一桩桩、一幕幕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仿佛又听了枪炮声,看见了硝烟火海。

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亲自动手整理这次战斗的材料。现在趁写我的风雨历程的机会把这个战斗实况写出来,以缅怀在此次战斗中流血牺牲的战友,并纪念汾阳人民至今不忘值得纪念的这次战斗。

那是1948年的夏天,解放战争已进入大规模的反攻阶段。在华北战场上,由徐向前司令员指挥的华北野军第一兵团攻克晋南重镇一一临汾之后,挥戈北上,向晋中挺进。盘踞在晋中地区的阎锡山反动派,仍不甘心失败,意想趁麦收季节抢麦屯粮做最后挣扎。据守在汾阳县之敌阎锡山的第70师师长侯福俊被阎锡山看中,于三个月前由209团团长提升的。他趁我分区部队南调配合临汾战役之际,亲率所部频繁出动,到处抢粮,十分猖狂。





   由八路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时李元明的留影

   我吕梁八分区之49团在完成配合华北野战军主力解放临汾之后奉命归建。部队于6月上旬到达汾阳三泉镇以西之西赵村,了解到上述敌情。判断:如我们返回不被敌人察觉,敌人可能继续出扰。为打击其嚣张气焰,保护群众麦收,遂于6月17日出发。当日晚上,到达汾阳县之杏花村以北八公里的山庄头、霍头村、牛家垣地域宿营。宿营部署是:团直带二营驻山庄头,一营驻牛家垣,三营驻霍头村。当时,分区机关驻神堂坪村,在山庄头西北18里处。

山庄头村位于否花村北、枝花村脚下,是汾阳与文水两县交界处,靠近汾、太公路,是我军经常活动的地区。侯福俊本人虽狂妄自称什么“大丈夫”,要使共军败北,但其色厉内荏,则非常害怕我军。因此,他出动前曾派出特务到这带探听我军消息。但由于我军行动神速,特别是人心向我,使敌人如聋如瞎,竟不知我部返回。侯福俊自以为得意,便率领209团、210团、补训团、山炮连及特务连趾高气扬地从汾阳县和罗城等地出发。他对他的部下说:“共军主力不在,游击队不敢和我对抗,大胆地前进。”他哪想到,一场决定他命运的战斗就要发生了。


  6月18日清晨,部队刚吃过早饭,碗筷还没有收拾完,我三营的警戒分队和敌人先遣分队打响了。敌人果然来了!我全体指战员为之振奋。不一会儿,三营营长孙法报告说:一股敌人向我们警戒分队进攻,被打下去了,俘得一名伤兵。从他口中得知,敌人是从汾阳城出来抢粮的,是70师全部,有几千人。又说,敌人尚不知我49团返回,是把我当游击队打的。敌人一个师,几千人,几倍于我,这个仗打不打呢?我和廖步云政委、王宇清参谋长、杨剑龙主任认真分析了敌我情況,认为敌人虽多,但他不知我情况,民心、地势等都对他不利。我兵虽少,但经过土改教育,临汾战役的胜利鼓舞,士气很高,在地势上我居高临下,出其不意地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以少胜多也是可能的。为保卫麦收,为配合正在进行晋中战役,我们决心歼灭这股敌人,胜利归建。





  1956年,李元明老母亲来沈阳时全家合影

  仗怎样打呢?从正面往下压,地形对我有利,能把敌人打垮,但不能全歼。于是我们决心采取包围迁回战术,先切断敌人退路,然后发起正面攻击,围歼该敌。为此,我们研究决定,由廖步云政委和一营张清云营长、冯光欲教导员带领一营沿牛家垣东南侧山梁出其不意地插到敌人背后,以切断敌退路,防止敌人向仁岩方向逃窜。另由孙法营长、曹昌教导员带领三营以小分队继续保持与敌接触,以吸引敌人攻击霍头制高点。我和杨剑龙主任、周平介营长、赵刚教导员带领二营继续在正面抗击敌人。待一、三营完成合围后,迅速从正面出击,消灭正面之敌。王宇清参谋长带领团迫击炮连以火力压制敌密集集团和敌人指挥所、山炮连,掩护我各营部队的攻击。

  敌人和三营打响后,曾多次向我冲击,但每次都被我打回去了。这时,侯福俊才似有所悟,知道他遇到的作战对象未必是游击队。因此,他就亲自指挥209团向三营猛烈进攻,企图强夺霍头村这个制高点。我三营凭借有利地形和已构筑好的掩体顽强抗击住了敌人的进攻。

尽管侯福俊有优势的兵力和多种火炮,还是被我三营的勇士打下去了,敌人伤亡一次比一次惨重。

  狡猾的侯福俊看到霍头这块硬骨头一时啃不下来,于是把攻击矛头转向了我二营防守的正面——山庄头。敌人以更优势的兵力,在几门山炮的火力紧密配合下猛烈攻击。这对我正面一时形成很大的威胁。候福俊满以为这下找到了弱点,就集中兵力、火力向我二营正面连续猛攻。我二营指战员在团迫击炮火力支授下,把敌从多次的猛烈冲击都打下去了,守住了阵地,大量杀伤了敌人,使敌人陷于欲进不能,欲退不可的境地。

  九点钟左右,我一、三营已进到指定地点,团指遂发出攻击信号,各营按区分的任务向敌人发起猛烈的攻击。敌人被这突然的攻击打得晕头转向乱作一团。趁敌混乱之际,我一营、三营各拿下两个山头站住了脚。但在向二一团指挥阵地冲击时,遭到一挺机枪的猛烈射击。这时,八连八班战土马忠昌在战友的支援下,跃到敌人机枪阵地,捅死了敌人缴得这挺机枪。他自己却不幸负伤,但他忍痛用缴得的机枪掩护连的进攻。一营三连和三营八连紧密配合,经过反复争夺,终于攻占了敌210团指挥阵地,活捉了敌副团长王奎元并缴得机枪两挺。



  1964年,李元明晋升少将军衔时与杜凤英的合影

  二营在正面英勇抗击敌人的重点进攻,多次打退了敌人的冲击,守住了阵地,并在团的统一号令下与ー、三营协同一致发起了反冲击。二营营长周平介身先士卒,从一土坎跃出绕到敌机枪阵地后,猛地用双手抓住敌人滚烫的机枪管,连人带枪从掩体内拖出来。跟上来的战士一刺刀结果了顽抗的敌人。周平介胳膊被敌人击中,鲜血直流,但他奋不顾身,一咬牙,拖起机枪跳出土坎向敌人猛烈射击,阻止敌人反扑。这时,四连连长王玉洪带着战土绕到敌人一挺重机枪后侧,一阵手榴弹打得敌人丢掉机枪就跑,正好,六连三排排长郝兴旺带战士赶到截住敌人,让他乖乖地作了俘房。二营正面的敌人,经过敌我双方冲击和反冲击的激烈争夺,被压缩在一片凹地里,此时,二营五连隐蔽接近到安上村敌师指挥所正面发起冲锋。敌师长大惊失色,无计可施,急忙下令撤退。可是,已为时太晚。他们已被我一、三营像一把铁钳从两翼紧紧地钳住,哪里逃得成。侯福俊三次下令突围都无济于事,他东突西窜,还想作困兽之斗,却被我一勇士一枪击毙,成了阅锡山打内战的牺牲品,罪有应得。

 此时,被我压缩在包围圈内的敌人,目睹他们的主官已被击毙,早就求生不得的官兵,群龙无首,乱作一团。有的举枪投降,有的盲目乱窜,也有一部分从我三营结合部侥幸逃出,但没走多远就被我五十团截住缴械俘虏了。另有靠西面一股漏网跑掉了。



1969年,李元明、杜凤英夫妇与正在部队服役的4个孩子合影。


经过三个多小时反复争夺,一场猛烈的战斗结束了。不可一世的阎锡山的“铁军”,大部遭我痛歼。师长侯福俊、参谋长刘承基被击毙,我共毙伤敌300多人,俘敌政训处主任,21团副团王奎元等600多人,缴获山炮四门,迫击炮20多门,轻重机枪数十挺,其它枪支千余条,骤马40多匹,还有许多物资弹药。我团伤亡60余人。晋缓军区通报表扬了这次战斗的胜利。


战斗结東后,军政民就地座谈,庆祝胜利。有的群众说,消灭70师为我们除了一害,我们可以安心收麦了。有的地方干部说,消灭70师,这无疑为解放汾阳创造了有利条件。部队指战员说:三个多小时,我们一个团把敌人一个师消灭了,打得痛快。我说,众云语重,未必相称。但我认为这是一次值得记忆的以少胜多的战斗!







来源:天扬故事  作者:杨晓峰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