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全攻型勇士”勇敢无畏的刘玉堤
更新时间:2019-07-20




“全攻型勇士”勇敢无畏的刘玉堤


——击落美军战机最多的空军航空兵第三师(四)


陈 辉


“全攻型勇士”


空3师的空战英雄就像繁星一样布满万里长空,王海、赵宝桐、焦景文、罗沧海、刘国民……

在这些英雄中,有一位格外夺目的“空战明星”,名叫刘玉堤。




初识战斗英雄刘玉堤

“那位中将就是当年的一级战斗英雄刘玉堤”,在北京军区一次党委扩大会上,有人小声对我介绍说。

坐在我不远处的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刘玉堤,大个子,高嗓门,身材魁梧,一副英雄气概。

抗美援朝时,刘玉堤任空3师7团1大队队长,在人民解放军空军英雄中,刘玉堤以老资格著称。他1938年秋天入伍,曾在张宗逊任旅长、李井泉任政委的358旅任侦察参谋。1941年1月,中央军委为了培养我军航空技术人才,在陕北安塞成立了第十八集团军工程学校,他被选为首批学员。




王洪智、刘玉堤、吴恺、韩朝阳、林虎等。


当时他仅有小学文化程度,为了弥补文化知识的不足,他申请到延安中学上学,得到批准。刘玉堤回忆说:“当时我20多岁了,和中学生一起唱歌、扭秧歌,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这段“不好意思”的中学生活,为刘玉堤飞上蓝天奠定了文化基础。



“全攻型勇士”是刘玉堤闻名于志愿军空军的雅号。

勇敢无畏

在我军东北航校的国民党起义飞行教官曾这样评价他:“那个刘玉堤,就是带飞一次,你问他敢不敢放单飞,他准说:敢 !”




刘玉堤与战友探讨飞行技术。


他能够在飞机进入螺旋、坠入沟底的瞬间从容蹬舵、推杆、改出。冲出沟底,跃升千米,再造成螺旋,再改出,反复数次。那时他放单飞不久,机场上所有的人都闭上双眼,他没事似的笑嘻嘻落了地。

东北航校的日本教官劈头大骂:“八格!”

刘玉堤咧着大嘴不以为然地一笑。




身着飞行服的刘玉堤。


他能够在闪电般的空战中准确地捕捉时机,以一对十连续攻击。套进他瞄准具的敌机没有一个幸运生还,被他击中的敌机没有一架不是凌空解体,他那100米内的逼近射击令美军“二战”飞将目瞪口呆。



刘玉堤曾向我详细回忆了他所经过的空战:


1951年11月10日10时26分,敌机两批32架袭击平壤,7团24架飞机起飞迎击敌机。起飞后不久,地面指挥所通报:“敌机在安州附近,注意搜索!”机群转到安州东南,我发现清川江口有一片黑点,报告了领队指挥员、副团长孟进,他立即命令:“下降高度至7000米,准备攻击!”我机马上投入战斗,向敌机群冲去。在激战中,我发现有两架敌机慌张地下滑逃跑,我猛一推杆,朝敌人冲了过去。




由于初战的激动和歼敌心切,我在800米距离上就开了炮,结果因距离较远,这架敌机负伤逃跑了。接着,我掉转机头,又迅速对准了另一架敌机。心想:刚才射击距离远了,这次一定靠近再打。一推机头,迅速向敌机扑去。距离越来越近,已经进入射程了,我还没有开炮,可敌机却滑得像泥鳅,一个半滚,就从我的右前下方溜走了。于是我拉起机头,跃入高空,再去寻找战机。

转眼间,在肃川附近我又发现敌人的一对双机。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激动心情,先紧紧咬住其中的一架,看准机会给它几炮,可是狡猾的敌人闪开了。我跟上去又是一顿连珠炮,定睛一看,敌机还在前面晃来晃去,真把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我接受了刚才的教训,立即警惕自己,用光环把敌机瞄得准准的,当逼进到200米的距离时,我几乎用尽全身气力按动了炮钮。打得是这样猛,这样狠。我亲眼看到敌机翅膀一断两截,歪身栽了下去。我兴奋地大声报告:“打掉一架!74号打掉一架!”




说话间,我已脱离了攻击,爬高抢占到有利位置。接着,我又向另一架敌机发起了追击。在逼进到280米时,敌机慌忙来了个右转弯,把机身大部暴露在我面前,我抓住这个机会,毫不犹豫地按动了炮钮,又是一阵猛烈的炮弹,敌机拖着烟火,一头扎到了地面。

这一仗,我在追击南逃之敌中,共击落击伤敌机3架,其中击落2架、击伤1架。



11月23日,刘玉堤又打了一生中最精彩的一仗

刘司令员说:那天12时,7团奉空联司命令,从浪头机场起飞24架米格—15歼击机,在永柔至清川江上空,先后与侵朝美国空军50余架F—84战斗轰炸机进行了空战。当编队转至永柔以北肃川地区上空时,我发现了4架敌机。

我带领1大队2中队从8000米高空,做了个180度的下滑转弯,向发现敌机的方向猛追过去。当我们下降到4000米时,狡猾的敌人却神秘地消失了。

“敌机到哪里去了?”

正当我为难之时,地面升起了高炮射击的烟云,经验告诉我,那里有敌机。于是我立即调转机头,向高射炮射击的方向飞去。




  正当我们寻找敌机时,突然发现右下方的一个朝鲜村庄被浓烟笼罩了。8架干完坏事的“油挑子”(F-84)像小偷一样,悄悄地溜向海面上空。我心想:好好一个村庄给你炸了,干完了坏事还想逃?做梦!今天非把你揍下来不可。那些飞贼发现了我们就东倒西歪,企图逃跑。我追上了最后一对敌机,一直追到海面上五六公里。我瞄准其中的一架,正要开炮,这两个狡猾的家伙忽地一头向下扎去;前面那6架敌机,却猛然一个上升转弯,掉回头来咬尾。我回头看看,自己的僚机飞行员王昭铭,正紧紧地跟在后面掩护。

我便从2000米高度上,一个急俯冲,直追而下,敌机拼命逃跑,高度越来越低,眼看就要贴近海面了。敌长机慌忙地拉了起来,刚要转弯,在距离440米处被我一顿炮弹揍到了海里。这时敌人的僚机正从右边向左急转,孤零零地暴露在我前面,我一抬机头,在距离仅仅130米时,快速攻击,只见一串炮弹连续爆炸,敌机立即冒起浓烟烈火,坠入海中。




这时,另外6架敌机猛一个上升转弯,从后边咬了上来。一直跟在我后面掩护的王昭铭急忙通知我,同时向左带了一个机头。这一来,6架敌机正巧从他的前方有效射击距离上通过,王昭铭急按炮钮,来了个连续射击,打得敌人慌慌忙忙向海空深处逃跑了。

我们各自同多架敌机反复缠斗,王昭铭和我分开了。我高声呼叫,他没应声,四处寻找,不见踪影。于是,我只好单机寻找战机。





此时,我左转升高到3500米,由海上回到永柔以北地区上空。又看见地面有敌机轰炸的黑烟,临近看时,原来是7架敌机在轰炸铁路,我连忙调转机头,向敌机冲击,一下子就咬住了最后那架敌机。这时我已成单机,没有马上攻击,习惯地回头看了一下,没有敌机咬尾,我便紧追上去。当我正要开炮时,突然有一架敌机正在我机头下方,高度差只有几米,险些撞上。这时敌机也发现了我,便加大速度逃跑,我毫不放松地跟着加速追击。敌人在逃跑中突然猛收油门,减小速度,企图让我冲到他前面去,我早有提防,轻轻一蹬舵,便转到敌人侧后。这家伙没有得到便宜,反而因为减速脱离了机群,变成了单机,就更加慌乱,便一个俯冲企图逃跑。我紧紧追了下去,瞄准敌机,狠狠一顿炮弹,将敌机击中,等到前面6架敌机掉头回来,那家伙早已连人带飞机,在山坡上摔得粉碎。

我没有恋战,赶紧回去寻找队伍。在到达清川江口上空时,我忽然又发现前方黑压压一片,大约有五六十架(其实是70架)准备返航的敌机,盘旋在海湾上。





好机会!我想,可能没有戒备。在数十倍于我的敌人面前,我毫不畏惧,当即果断地抓住战机,给敌人一个突然袭击。我风驰电掣般地追了过去,悄悄地跟住了后面两架敌机。1000米、800米,距离越来越近了。400米,我还不开炮,决心一开炮就把敌机打掉。突然,敌人发现了我,两机猛地分开,各奔东西。就在这一瞬间,我一个转弯瞄准了敌僚机,在150米的距离上,发射出一串炮弹,敌机当即爆炸。





庞大的敌机群,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呆了,几十架敌机顿时乱成一窝蜂,慌慌张张地拥了上来,企图围攻我,我乘势向左转弯,从敌机群中猛穿而过,敌机纷纷闪避,我一拉操纵杆,抬起机头作了个半筋斗翻转,飞到8000米高度,安全返回基地。

这次战斗,创造了一次空战击落敌机4架的战绩。



党 委 嘉 奖


1951年11月,空军党委给刘玉堤发来了嘉奖电:“庆祝你创造我志愿军空军击落击伤敌机的新的记录,希望你很好地研究经验,更加改善方法,结合英勇精神,在将来的空战中争取更大胜利,并锻炼成为智勇双全的空军指挥员。”空军党委给个人发电嘉奖尚属首例。

刘玉堤后来又参加了12月2日、5日、8日敌我双方达300架喷气式飞机的大规模空战。12月8日空战中,他为了击退向领队长袭击的F-86型飞机,勇猛地向敌机冲去,领队长机安全脱了险。占有层层配备优势的敌机,马上包围了他。在一番激战中,他击伤了一架F-86,自己的飞机也连续3次被敌击中,最后飞机失去控制,只好跳伞。





空 战 明 星

刘玉堤和王海、赵宝桐有着相同点,这三位“空战明星”都击伤击落9架敌机,刘玉堤抗美援朝击落击伤8架,50年代末又击伤一架入侵我国的美机;他们3人都九死一生,靠跳伞生还,重返蓝天;他们3人都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刘玉堤与国民党飞行员余建华的一段传奇经历

1998年8月21日,北京军区空军原司令员刘玉堤的家中,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美籍台商余建华先生,他就是40年前差点被刘玉堤击落的国民党原飞行员。





“一路辛苦了!”刘玉堤紧紧握住余先生的手。
“冤家,我多么盼望与您见面呀!”余建华激动地说。
落座后,65岁的余建华与75岁的刘玉堤都感慨万分,40年前的往事浮现在他们面前:
1958年国民党军不断派飞机到大陆侦察我军动向和布防情况。一次,国民党空军桃园机场第6大队中尉飞行员余建华奉命到福建、江西一带侦察,他飞僚机,与长机飞行员一前一后,目中无人地在福建上空盘旋。




突然,一架人民解放军的战机直逼他们而来,长机发现不妙,来不及与僚机联系,掉头就跑。跟在他后面的余建华不知怎么回事,紧跟其后。当发现我军飞机拦截时,才慌了手脚。于是,他加大油门逃窜,但后面的飞机紧追不放,你上升,他上升,你下滑,他也下滑。正在余建华六神无主的时候,“砰”的一声,他的飞机猛地颤抖了一下:“不好,飞机被击中了!”余建华感受到死神已经来临。但过了一会儿,他感到飞机还能飞行:“没有击中要害!”余建华心中暗暗庆幸。他驾驶着受伤的飞机拼命地逃回了桃园机场。




夜航训练中的刘玉堤。


事后,余建华了解到拦截他飞机的是广州军区空军某师,师长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多架美机的刘玉堤。但余建华没想到向他开炮的正是刘玉堤本人。
原来,刘玉堤接到上级命令后,亲自驾机拦截。他击伤敌机后,指挥所担心他的油料不够,超出半径作战飞不回来,命令他返航。于是,余建华得以死里逃生。


冤家相见一笑免恩仇

余建华1973年退役后,取得了美国国籍,开始投入商界。后来,来华投资办公司。
经商之余,余建华始终想解开几十年前的那个谜:当年是谁向他开炮?为什么最后没有追击?因此,他一直打听刘玉堤的消息,想通过他知道当时空战的一切。




1991年春,余建华到广州市第二轻工局局长龙鸿均家做客,意外看到龙局长客厅挂着刘玉堤题写的“鹰”字条幅,心中大喜,急忙问:“你认识刘玉堤?”

“他是我的师长,我当然认识。”龙局长反问余建华:“难道你也认识他?”

“我知道他,但不认识他。”余建华把那次战斗讲了一遍,最后说:“我想见到他。”

由龙鸿均联系,两个40年前空中交手的“冤家”终于见了面。

“你那天,派谁追的我,后来又为何放了我?”余建华见到刘玉堤后迫不及待地询问。





“那天把你的飞机打伤的就是我”,听了刘玉堤的介绍,余建华惊呆了。刘玉堤告诉他:“我追你的时候,指挥所命令我返航,我有点不情愿,追到两千米时,指挥所再次命令我返航,军令难违啊,不过我还是开了炮,没击中要害,所以让你跑了。”

“要是打掉了就没今天的见面了!”余建华风趣地说。两人哈哈大笑。




两位40年前战场对手,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