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边区> 永远丰碑

【晚报记者追寻红色足迹⑲】张仲瀚:从沧州走出的“无衔将军”
来源:沧州晚报   作者:牛健存   更新时间:2019-11-05   浏览:193


“359旅是模范”,他是南泥湾大生产中的重要一员;他随王震将军开赴新疆,拉动了“新疆建设兵团”垦疆第一犁;三年困难时期,他为家乡沧县拨付了40万公斤救命粮;他献身革命,屡建奇功,却没有家庭,没有儿女,没有财产,没有军衔,被周总理称为“无衔将军”。

他就是张仲瀚。

1915年1月,张仲瀚出生在沧县张崔尔庄村一个大户人家,学生时代便投身抗日救亡运动。
     21岁,他当上国民政府的警察局长,将警察部队打造成抗日武装;他两次组建军队两次将指挥权交给八路军;他备战南泥湾,南下北上创建革命根据地;进军新疆,成为“新中国军垦第一人”……
     张仲瀚壮志走天涯,热血赴国难。他不负青春不负国,立下战功无数。然而,自己却孑然一身,他没有结婚、没有子女、没有财产、没有军衔……
     日前,记者分别采访了《无衔将军张仲瀚》一书的作者、沧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娄锡文,张仲瀚家乡张崔尔庄的亲戚张炳启、张炳增、庞泽民等,曾在自然灾害期间远赴新疆求援的原市政协副主席李金月。
     在他们的叙述中,一个传奇将军的形象生动起来……

               举旗抗日,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仲瀚出身于官宦之家,祖父曾是清朝的内阁侍读。6岁时,母亲不幸病逝。
     据张仲瀚的表弟、沧州市退休干部兰荣旭介绍,张仲瀚的母亲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他被接到沧县刘家庙乡胡家洼村的舅舅兰文涛家。
     为了深入研究张仲瀚的一生,沧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娄锡文曾8次远赴新疆,能为张仲瀚做些事情,展现将军的风采与传奇,娄锡文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而又极有意义的事情。
娄锡文介绍说,10岁那年张仲瀚跟随他的伯父张吉墉到北京,在冯玉祥所办的部队小学读书。
     1931年“九·一八”事变,张仲瀚积极参加北平学生抗日救亡运动,结识了沧州籍地下党员曹幼民,张仲瀚毅然投笔从戎。1933年2月,18岁的张仲瀚回到家乡,由曹幼民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仲瀚领导家乡爱国志士数千人,在清苑县打响抗日第一枪,保护了“高蠡农民暴动”失败后的革命力量。
     娄锡文说,当时张仲瀚遵照党组织安排,以警察局长的身份潜伏下来,并将乡“守望队”培训成了一支2000余人的“河北民军”,公开举旗抗日。

1937年7月,张仲瀚响应冀中军区干部回乡组织抗日武装的号召,把“河北民军”的指挥权交给了吕正操司令员。回到沧州,张仲瀚又积极组织“津南抗日自卫军”,自任司令员。后来,这支2000多人的部队被贺龙收编,归属120师359旅,张仲瀚被任命为团长。



               奋战南泥湾大生产,赢得毛主席赞扬

“在王震领导下,张仲瀚经历了359旅以后全部的战斗。由团长到旅长、师长,部队不断发展壮大,他经历过‘百团大战’在内的一百多次战斗,打过许多大胜仗,击毙过敌师长,活捉过敌军长。”娄锡文介绍说。
     2009年,娄锡文在京学习期间,恰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位老同志,得知娄锡文是沧州人,便谈起了张仲瀚的英雄事迹。
     后来,在县里的支持下,娄锡文两次远赴新疆采访张仲瀚的老部下、老战友,以及张仲瀚的亲人。
     听说她是来了解张仲瀚事迹的,那些跟随张仲瀚从南泥湾进入新疆的老同志们群情激昂。
     “我们张司令从来没有打过败仗,他每战必到前沿指挥。军中上下无不佩服!”
     “你别看他是个投笔从戎的白面书生,他不仅是位军事奇才,还是个福将哩!”
在边区军民开展“大生产”运动中,张仲瀚作为359旅719团团长开赴南泥湾,兼任南泥湾垦区政府区长。
     “在这场著名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中,张仲瀚和战士们并肩开荒,吃小米饭,喝南瓜汤。

但是,他总要设法让战士、让来客吃好。”娄锡文说。
     1942年秋,朱德总司令陪同著名爱国人士、国民党高级将领续范亭视察南泥湾。张仲瀚特意摆了一桌由猪羊肉、粉条、南瓜、小米做成的“南泥湾盛宴”。

看到张仲瀚这位官宦世家子弟,以身作则,开荒种地,粗布军衣,双手老茧,却不失潇洒,一派儒将风度,续范亭赋诗“镇边将军知是谁,燕赵男儿贵姓张”。

同时,张仲瀚还发挥自己的文学艺术特长,组建文艺宣传队,自编自演文艺节目,激励干部战士。

贺龙常夸张仲瀚是“秀才团长带出一个文化团。”

1941年,延安举办春节联欢晚会,热爱京剧的张仲瀚出演了《四进士》中的宋士杰,刚直不失儒雅,令毛主席称赞不已。毛主席风趣地说:“听说你23岁就当司令,要当好一个八路军团长还要努力!”这是张仲瀚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第二天,毛主席又专门抽时间与他交谈。

娄锡文说:“正是张仲瀚这样的领导,在南泥湾掀起了集体主义建设高潮!至今,人们熟知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就是当年毛主席视察南泥湾,接见张仲瀚时,作出的肯定和勉励。”


               “新中国军垦第一人”

娄锡文的书房,书橱和书架上有序地摆放着一摞摞和张仲瀚相关的材料和书籍。
     “兵出南泥湾,威猛不可挡,身经千百战,高歌进新疆。”翻看着张仲瀚创作的《老兵歌》,娄锡文感慨万千。
     1949年,当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时候,张仲瀚作为王震派出的“先锋官”,已带部队赶赴新疆。在这片沉睡千年的处女地,他们拉动了开垦新疆的第一犁。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疆军垦,有人从时间上推算,张仲瀚算得上第一人。”娄锡文自豪地说。当时,军部和军首长没有一间房,张仲瀚和大家一起住在自己挖的“地窝子”里。

张仲瀚是位既懂军事政治又懂经济文化的将领,他极有远见地提出,兵团作为一个“生产队”,应“劳武结合”。

1954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张仲瀚那一代人奠定了伟大的基业。在塔里木河、孔雀河、阿克苏河等地,建起了师、团、连、厂、矿等生产单位,星罗棋布。其中,大都分布在大漠边缘和边境线旁。他带着兵团坚守着中国西部的这片土地,固若金汤。

娄锡文说:“说来令人难以置信。石河子的规划设计图出自张仲瀚之手。现在看来,也不得不承认,当初规划设计科学合理。为使这座新城市具有民族气息和中国气派,张仲瀚将整个形状规划成长方形、棋盘式和开放型的,可以扩展,可容15万到20万人。”

一时间,兵团成了人们关注的地方,周恩来、朱德、陈毅、叶剑英、贺龙、谭震林、张爱萍等开国元勋纷纷前来。

“如今的石河子,已发展成为享誉中外的一颗璀璨的‘戈壁明珠’。在张仲瀚的规划下,新疆这片荒原上建成了一片片绿洲、一个个垦区、一座座新城。”娄锡文说。

张仲瀚的文韬武略不仅表现在政治和经济上,还表现在文化上。他一手创办了兵团农学院(今石河子大学)。他还从北京约了不少名角、名票去新疆。

张仲翰还与程砚秋在新疆合演过京剧《汾河湾》《打渔杀家》。他唱得韵味十足,举手投足恰到好处,赢得满堂喝彩。他在兵团建起了11个剧种的文艺剧团,形成了空前广泛的群众文艺基础。

如果说张仲瀚京剧唱得好很有名气的话,他的正楷端庄雄拔、行书圆转遒劲,功力不在一些书法名家之下。

初创兵团,非常艰苦,战士们的婚姻问题也成了最紧迫的问题。王震关注后,张仲瀚就有了几次到上海等地的动员演讲,欢迎女学生、女青年到大有作为的兵团来。人们从张仲瀚身上有了最初的兵团印象,受到了极大鼓舞。

于是,就有十万余上海青年到了兵团,大家一起劳动,一起唱歌,爱情在垦荒的大地上蓬勃生长。在张仲瀚安排下,又建好了宿舍、办好了托儿所、子弟学校。

然而,张仲瀚却为军垦事业一生未婚。周恩来总理对他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搞得不错嘛……以后在西北几个省都要搞类似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这样的农建师……这次没给你授衔,你就当个无衔将军吧!”

“张将军过人的德才情智,把五湖四海的兵团人凝聚在一起,共同演奏出动人心魄的屯垦戍边交响乐章。凡是和他接触和交往过的人,都能感到他给人的温暖、勇气和力量!”

为了用视频记录张仲瀚的英雄事迹,娄锡文又6次上天山,深度采访和张仲瀚一起工作的战友、部下以及相关人员。如今,讲述着张仲瀚的事迹,她的双眼仍闪着泪光。

                曾拨付家乡40万公斤“救命粮”

听说采访张仲瀚相关事迹,八旬高龄的原市政协副主席李金月精神格外振奋。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一些地方出现了饿死人的现象。1960年,沧县县委派人远赴新疆向  张仲瀚求援。张仲瀚给了40万公斤粮食,救了一城百姓的性命。

李金月回忆起当年跟随当时的副县长李振江等到新疆求援的情景……

去新疆求援时,县领导特别邀请了张仲瀚的亲舅舅兰文涛和张崔尔庄村张炳文一同前往。

一见到兰文涛,张仲瀚疾步上前,和舅舅紧紧拥抱在一起。得知他们的来意后,张仲瀚当即表示:“行!我们尽量给你们解决。但是全国来的人太多,不可能都一一满足。我们尽最大努力吧!”

“张仲瀚一米八五大个,头发微卷。方正的脸上露出明亮的笑容。他衣着整洁,脚蹬马靴,浑身洋溢着英武磊落之气。”李金月说。

“张仲瀚邀请到新疆求援的各省市代表团商讨救援粮问题,当介绍到沧县代表团时,张仲瀚马上从首席上站起来说:‘沧县是我的家乡,李县长来了,请你到前边就座。’就这样,李县长坐到了一号桌上。”李金月介绍着。

张仲瀚说:“大家来求援的心情我们理解,肯定尽量给大家解决,但不一定全部满足。因为国家还要在我们这调几百万斤或是几千万斤粮食,还有大量的灾民都到新疆来,希望大家能体谅我们的难处……”

“兵团最终给了沧县40万公斤的救命粮,其中,粮食35万公斤,还有5万公斤的副食。”

因为运输粮食要办出疆证,张仲瀚又连夜带着李金月去工商局……

李金月说:“张仲瀚没有一点官架子,他的家乡情也非常浓。他说全国的灾情就是我兵团的灾情,沧县的灾情就是我家的灾情,给咱沧县的支持力度很大。张仲瀚处事果断,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那时年轻,在张仲瀚身上学了很多东西。”




                出狱后拖着病体给家乡写来一封信

文革期间,张仲瀚遭受迫害,被关进监狱长达8年。狱中的他虽历经磨难,身患重病,但并没有影响他心系家乡。

在张崔尔庄村委会,提起张仲瀚,70岁的庞泽民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1975年5月,仲瀚爷出狱了,身体遭受了很大损伤,一直拖着病体长期住院。”

“仲瀚爷住院时给家乡来了一封信,信中满是对家乡的思念!收到信,村支部书记张炳轩带着我就去了北京看望仲瀚爷。”

从25岁那年,第一次进京探望张仲瀚,庞泽民总共见过张仲瀚9次,可算得上与张仲瀚见面最多的老家人。

张仲瀚十分关心家乡父老的生活,他叮嘱张炳轩:“你得想办法把村里的农业搞上去,可别让全村老少再挨饿了。你得让老百姓吃上饭,全村老少吃好吃坏都在你……”

张仲瀚和张炳轩讲起兵团的工作情况,对张炳轩触动很大。

“从那时起,我们村就开始谋划分田到户。但是,来自各级的压力非常大。拖了好几年,直到1980年,推行了以家庭承包经营为主的的生产责任制,当年就见成效了。”

“遗憾的是,家乡粮食丰收时,仲瀚爷已经去世了。如果他地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的!”

张炳启是张仲瀚在家乡的孙辈亲人。他拿出张仲瀚给家里寄来的照片,回忆起自己的父亲与张仲瀚的书信往来,几度哽咽。

“1979年12月,仲瀚爷被平反,但是却一直病重,我父亲说,原来仲瀚爷身材魁伟,而经过这场浩劫,他瘦弱得已不足百斤。1980年3月9日,仲瀚爷病逝。家乡的亲人们都非常难过!”




                    他和王震将军一起魂归天山

“病重的周总理惦记着张仲瀚。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一份对张仲瀚解除监禁的报告,送到毛泽东面前。毛主席说,张仲瀚原是部队的人,还让他回部队去。”娄锡文介绍说。

“仲瀚爷在301医院住院期间,仍呕心沥血撰写《忆新疆》回忆录。他说,这是我最后的战斗。”庞泽民最后一次与张仲瀚见面,就是在301医院的病房内。

张仲瀚忍着病痛,一字字一句句地向党中央坦陈忧国忧民之情,陈述新疆生产兵团在政治、经济各方面的战略作用。

1980年,带着对家乡、对新疆的无限牵挂,65岁的张仲瀚溘然长逝。

炮兵司令部为他准备的宿舍,他一天也没有入住。给他补发工资三万余元,张仲瀚将其中一部分补交了在狱中8年的党费,一部分在临终前分赠给了身边的司机、秘书、警卫员。张仲瀚房无一间,钱无分文,两袖清风,一身孑然。

两年后,张仲瀚的遗愿实现,中央批准恢复兵团。1983年,张仲瀚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1993年,王震将军去世,他的遗愿是让张仲瀚的骨灰,和自己的骨灰一起撒向天山。王震生前曾说,比自己先走13年的亲密战友张仲瀚,有一个回新疆、回兵团看看的未了心愿。

于是,人们将王震将军的骨灰和张仲瀚的骨灰一起撒在新疆大地上。两位革命战友选择长眠在祖国辽阔的西北大地,将灵魂永远留在这片为之奋斗的热土上……


                 宣传将军事迹,传承革命精神

采访中,娄锡文告诉记者,前段时间,她配合市委宣传部刚刚拍摄完成5集纪录片《无衔将军张仲瀚》,荣获了河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著名导演丁荫楠说:“10年前,我在新疆拍电影《和平将军陶峙岳》时,了解到张仲瀚作为创建生产兵团的主要领导人,为新疆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后来,深入研究张仲瀚这个人物,看到这个从大运河畔走出的、把自己的全部献给党和人民的英杰人物。张仲瀚是真正的无产者!”

在“祖国之歌”电影港项目组梳理“中华英杰沧州篇”人物电影工程中,丁荫楠几番强调,争取要拍摄为革命奉献一生的张仲瀚人物电影。

为了筹拍电影《张仲瀚》,沧州籍青年制片人李强一直努力挖掘素材,并赶赴延安调研。他说:“张仲瀚出生在沧州,又在沧州入党,是大运河骄子。在南泥湾掀起大生产建设热潮,在新疆无私奉献,自己却无子女、无财产、无军衔,赤子之心,天地可鉴……他是真正的英雄!”

采访中,张崔尔庄党支部书记张炳增说:“作为张仲瀚的家乡亲人,我们一定要传承张将军的革命精神,让他的事迹代代相传!”

                  英雄足迹·张仲瀚

张仲瀚(1915年—1980年),河北省沧县张崔尔庄村人,出身官宦人家。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先后组建了抗日武装“河北民军”和冀中军区“津南抗日自卫军”。

张仲瀚曾任359旅719团团长、南泥湾垦区区长。在南下北返、保卫延安和解放西北的历次战斗中,他都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1949年,张仲瀚跟随王震将军率部进疆。此后17年,张仲瀚在新疆工作,曾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政委、党委第二书记,新疆军区副政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中央农垦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顾问。

文革时期,张仲瀚遭受严酷迫害,1979年平反。1980年3月9日在北京病逝。1983年被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


策       划:殷毓平

执行策划:李金焱    彭   玲

版       式:陈   静    吴   磊

记       者:牛健存

鸣       谢:“祖国之歌”电影港团队


                                           来源:沧州晚报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