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探索揭秘> 揭秘社会

来自古辽东的神秘始祖
来源:晋绥历史文化研究会   作者:郎加明   更新时间:2021-09-10   浏览:888

风霜雾霭,流岚虹霓。

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秘密。

中国古话道:“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令人难以想象,山西代州郎氏的始祖郎彦明,则是比大隐、中隐、小隐还要神秘的超隐人物。

这是什么概念呢?因为郎彦明不仅集祖籍、迁徙、姓名和族属4大谜团于一身,而且破译他的密码至少涉及宋辽金元明清等朝代的历史和地理。

神秘的始祖,时代的投影;

神秘的家族,幽曲的故事。

这是一部古代史、近代史与现代史相结合,简直堪比优秀电视连续剧的传奇家族史。

滹沱河畔只是他的第二故乡

今山西代县,古称代州,在我国是个十分特殊的地方。

从地理上看,代州南面为佛教圣地五台山,北面为万里长城雁门关,中间为“两山夹一川”的滹沱河盆地。就总体而言,代州南北山区及丘陵的自然条件并不好,但距离州城40华里即最东南部的峨河和滹沱河冲积所形成的三角洲(俗称东首),却是堪与江南水乡媲美的锦绣乡村。

从历史上看,代州在明朝和清朝领管的地域,有直辖区(今代县境)、五台县、繁峙县和崞县(今原平市)。

说起代州之特殊,主要是指先秦至北宋的雁门关以南为中原农耕区,基本是汉族人居住和生活;雁门关以北为草原游牧区,基本是少数民族居留和生息。

因此,即使到了元末明初、明末清初、清末民初的混乱时期,雁门关作为人们进出中原地区的军事要隘、贸易枢纽和佛旅通道,代州依然为军旅、商旅、佛旅即“三旅”并集的地方。而从中国江南至蒙古、俄国的晋商驼道(亦称万里茶道、万里商路),便是穿越建有边靖楼、文庙、阿育王塔等的代州城及雁门关走向远方的。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考上啦!考上啦!”1965年7月12日,我作为曾荣获国务院奖状的代县正下社完全小学六年级学生,去县城参加了全县几十所学校的“小升初”统一考试。8月初,我得知考上了当时代县仅有的两所重点中学之一——山西代县聂营中学(主要招收代县东部地区学生)时,不禁心花怒放、手舞足蹈。

当正式拿到这份录取率为1:11的《录取通知书》后,粗通文墨、记性超强的父亲郎茂德,露出了从我母亲王琼于1960年4月辞世后很少见的笑容,决定带我这个21世孙去代州郎氏的始居地富村游玩一次,尤其是要拜谒神秘始祖郎彦明在他的第二故乡之墓。

第二天上午,开心的父子俩由打千年古村正下社东大街出家门,经魁星楼向西南方进发,一个多小时就走到富村。两人先去看望了我姐夫郎润祥(时任青海省军区营长)的父亲,接着从下前街、下园街,再到麻黄街、下街,对这个拥有4000多人口的大村庄观看了一番。出村以后,父亲领我爬上山头,俯瞰繁峙县城以西的代县最东南部一带乡村。

惟见峨口镇、富村、聂营镇、黑山庄等,皆南靠马鬃山(亦称峨山属于五台山余脉)、北望滹沱河;而东滩上、东下社、正下社、西下社等,则属于滹沱河盆地的临河村、河口村、滨河村。

在这块夏无酷暑、冬无严寒的“风水宝地”上,东有奔腾不息的峨河,西有汇泉细流的霓河(俗称泥河),南有森林苍翠的五台山,北有静水深流的滹沱河,中有溪水哗啦的峨聂引水大渠,绿树掩映,寺庙众多,人口稠密,炊烟袅袅,农田齐整,物产丰饶,好一派小江南风光!

皇天后土,中华之地。

清代史学家张澍在《姓氏寻源》中说:“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当来到富村村西的一片果树林,65岁的父亲郎茂德和14岁的我,虔诚恭敬地向始祖郎彦明之墓添土、献祭和跪拜,感恩他与陈太君泽被遍布于五台山南北、滹沱河两岸和全国各地的后世子孙们。

1965年8月29日,我和张眉龙、柳尚挺、赵杰民、张芳、杨学义、高宏亮等人,迈进山西代县聂营中学,开始了每月吃28市斤城镇供应粮、3市两食油和需交6元伙食费的寄宿制学习生活,一直到1969年2月28日初中毕业离校。期间,自1966年9月1日起因特殊运动完全停课8个月,到1967年春天由进驻部队军训而于4月17日复课。

不言而喻,在实行封闭式管理、军事化作息的代县聂营中学,教师苦教,学生苦学,生活清苦的我们好似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太紧张,太不自由了。但是,当每周六下午上完两节课回家和周日下午返校晚自习的路上,大家是无比愉悦的——由于整个滹沱河南岸边一望无际的几十里地带,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还到处是清泉、溪流、芦苇荡、菖蒲、鱼虾、鹭鸟、鳖、大雁群、野鸭、蛇、青蛙、野荷,以及特产水稻、大豆、黍子(可酿造黄酒)、莜麦、荞麦、青稞、胡麻等的田地。

开一句玩笑,我比当代的多数人要提前50来年,实现每星期从正下社“东大街中心—医疗站—财神庙—供销社—完全小学—节孝牌楼”,穿越西下社到代县聂营中学,即可两次“免费旅游”各10华里的原生态大湿地的梦想和愿景。

细节是历史的表情。

1968年有一次,当我又“游览湿地公园”无意中远望祖籍地富村的一瞬间,忽然想到一个“一字之差”的重要问题:为何正下社郎氏容谱上的“郎彦明”与富村郎氏始祖墓碑上的“郎彦名”不一致呢?可遗憾的是,我于1966年春天所阅读过的祖传清朝初年版《郎氏族谱》,却因家里西厢房漏雨淋湿而损毁了。

“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五台山,雁门关,滹沱河,大湿地,小江南……壮丽的山河,我们的家乡!1969年11月,我应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从此告别和离开了可爱的故乡。

古辽东与今辽东差异巨大

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中华民族,是一个以汉族为主体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多元一体的大家庭。

其中,公元907年,由契丹族人耶律阿保机建立辽朝,其都城为临潢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960年,由汉族人赵匡胤建立宋朝,其都城为东京(今河南开封市)。这也就是说,辽朝比宋朝建立的更早一些。

自此为始,中国各朝代包括辽朝、宋朝、金朝、元朝、明朝、清朝,均把临潢府以东地区叫作“辽东”。而不是民国以来人们将辽宁西部称为“辽西”,如朝阳、锦西、锦州、阜新、北镇(古广宁)等;将辽宁东部称为“辽东”,如丹东、凤城、海城、营口、大连等。

到元朝的时候,全中国分为11个“行中书省”。1287年,元朝在辽阳(今辽宁辽阳市)设立“辽阳行中书省”,负责管辖今内外蒙古东部、辽宁、吉林、黑龙江、朝鲜东北部、俄罗斯远东大部分,亦即古代中国的整个辽东地区。

可以说,古今辽东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古辽东地区要比今辽东地区大十几倍。这是一个很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

今山西代县郎氏宗族的始祖郎彦明,是元末明初的明洪武二年(1369年)从辽东东胜村迁代州的。这是他的大多数后世子孙的共识。2002年4月,由郎文(山西退休干部,籍贯代县正下社村)所修的《郎氏族谱·凰公支谱》表述:“本族自始祖(郎)彦明公于明洪武二年,由辽东辽阳东胜村迁到雁门代州富村,至今630余年……”。

2019年4月,郎贵宝(山西退休干部,籍贯代县富村)在《郎氏寻源【4】》(电子版)写道:“‘有代州郎氏族人称:吾祖于明洪武二年迁代州’,此年为确数。”并说:“现存(清)乾隆五十年15世(郎)锦骙所修家谱谱序记载:余家自始祖自辽徙代,无家乘,得姓根源,鲜所考据。”另外,“现居呼和浩特的郎伟成所存清代家谱中,毛笔书写:先世辽东东胜村人士”。他的结论:“依此记载来看,毋庸置疑,代州郎氏始祖祖籍为辽东东胜村。”

2021年6月,郎贵辰(山西潞安集团干部,籍贯代县聂营镇)在专访富村刘汝安时,拍摄由刘拙璞修编的《刘氏族谱》照片:“……始祖刘顺,于大明洪武二年,由辽东东胜村迁入雁门代郡富村”,提供了非同一般的文献旁证。郎贵辰并由《刘氏族谱》的《世系谱》查知:刘顺之子刘通、6世孙刘先智、9世孙刘何,其妻子皆为郎姓女子,从而也证实了郎刘两家祖上的确是几代亲戚的民间传说……

当然,也有些人认为:郎彦明来自其他地方,如山西马邑(今朔州市境内)或山东掖县(今莱州市),等等。

对此,我与郎文、郎贵宝的判断和郎贵辰的查证完全相同:始祖郎彦明,就是在元至正二十九年、明洪武二年,亦即1369年,从元朝辽阳行省的东胜村迁居山西代州富村的。因为我早已发现:古辽东地区有许多东胜村,以及有众多的满族郎姓人士。


郎加明(中)与原中国航油同事

那是1978年5月,时任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后勤部政治干事的我,与中国民航第二飞行总队的杨金印,被临时借调到政治部,奉命去长春市外调一位起义人员的历史问题。

期间,到吉林省图书馆查阅抚松县地图时,我在不经意间看见有个东胜村。纯粹是出于好奇心,我又查了通化、辉南、东丰、松原、辽源等地方,都有东胜村。我的举动引起了老杨的注意,他满眼狐疑地盯着我问:“郎加明同志,你干啥老找东胜村?”我坦率相告:“我的始祖来自元末明初的辽东,可又听人说辽东没有东胜村。”接着,不厌其烦的杨金印,协助我再查了辽宁、黑龙江和内蒙古东部的各分县(旗)地图,竟然存在几十个东胜村。

而在此前的1976年夏天,当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油料研究所陈承威、空后油料研究所盛于孝,作为军方技术代表,去参加“黑龙江省仪器仪表与量具刃具鉴定会议”时,便已了解了哈尔滨市附近的阿城即金朝会宁府,知晓了满族人姓郎者的先祖是金朝钮祜禄氏,从而纠正了我原先“天下姓郎的,全是汉族人”的认知偏差。

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汉族人视“郎”为大丈夫、好儿郎的意蕴,满族人视“狼”为智慧、勇敢和合作的精灵。这是两个民族在文化和信仰上的微妙区别。

在这个世界上,我以为,起码有两种存在:其一,看得见的存在;其二,看不见的存在。

当今的中国,经济腾飞,科技发达,文化繁盛。如果你在电脑或手机上搜索黑龙江、辽宁、吉林、辽宁或内蒙古东部的东胜村,那么,立马显示牡丹江、哈尔滨、佳木斯、兴安盟、呼伦贝尔等都有东胜村。

与此相反,在现今的辽宁辽阳市和辽东地区,却搜索不出一个东胜村来。为什么呢?因为元末明初的辽阳是古辽东(包括广宁)地区的首府。换言之,受古代科技条件限制,“没有精准记载的,并不等于不存在”,这早就存在了千百年的几十个东胜村之一,便是山西代州郎氏始祖郎彦明在古辽东地区时的绿野仙踪。

从辽东迁代州现存三种观点

元朝末年,民不聊生,烽火遍地,天下大乱。

公元1368年1月,曾参加红巾军反抗元朝的朱元璋,在先后消灭陈友谅、张士诚等势力后,于应天府(今江苏南京市)登基,建立明朝。同年8月,明朝北伐军进占大都(今北京市)。之前,元顺帝带领残余力量北逃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境内),史称“北元”。

1369年(明洪武二年)2月,明军攻取山西全境。

1370年(明洪武三年)至1381年(明洪武十四年),明军逐步攻占辽东全境,

多少年来,在郎彦明的后世子孙中,围绕元末明初的史实和始祖迁代的原因,实际上,已形成了3种学术观点。

第一,由鲁入晋说。1979年5月,我与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政治部宣传处王清海到山东烟台市出差,听说掖县(今莱州市)有个大郎家村,就顺便去考察一番。

谁知,这里的《潍邑郎氏族谱》中赫然写有郎“彦明遷山西代州”(原文),让均为军校毕业生的我们格外惊异!此谱说:曾任元朝辽东将军的始祖郎驷于明洪武元年(1368年)“逐从元顺帝出塞”,后子孙入广宁籍(有的“入满籍为驸马”)。到曾孙郎凤跡(迹)时率两子于洪武六年(1373年)从辽东广宁迁居山东潍县,其次子郎伯升有郎彦明等4个儿子。亦即“郎驷—郎波罗—郎雄—郎凤跡—郎伯升—郎彦明”,计6代人。

我的见解:山西郎彦明和山东郎彦明并非同一人。其一,山西郎彦明兄弟叫郎彦农、郎彦洪、郎彦伟,山东郎彦明弟弟叫郎彦宗、郎子成、郎彦方;其二,北元公主应是蒙古族人,其驸马何来“入满(族)籍”?其三,郎驷1368年流亡塞外,他的曾孙一家1373年迁居山东,这可能吗?其四,山西郎彦明1369年“自辽徙代”,山东郎彦明100来年后才“迁山西代州”;其五,代州各种版本的《郎氏族谱》,从无郎彦明自山东迁山西的记载;其六,待明朝政权在各个占领区巩固后,其里甲制、关津制那是何等严苛啊!

时至2021年夏天,我与原籍山西的郎树茂(2011年曾赴鲁考察)、郎贵宝、郎眉拴(2021年曾赴鲁考察)等,与山东的郎咸良、郎咸山、郎增武等,均建立直接联系,对代州郎氏与潍邑郎氏进行了“各抒己见,资料分享”式的探源辨析和学术交流。

第二,官府移民说。据《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六年八月,大将军徐达之师至朔州,徙其边民入居内地。”2013年12月8日,山西《忻州日报》刊登王巾荣《探访忻州的明代马邑移民》一文:明洪武、永乐两朝实行大规模“移塞外边民入内”的空边政策。2020年8月20日,《忻州日报》刊登薛喜旺《忻州多种姓氏源自朔州马邑》一文:今忻州市忻府区和原平、定襄、五台等县市,许多家族源自明代马邑,其姓氏有刘、张、李、郝、任、徐、赵……

于是,受此史实及文章的影响,近些年在郎彦明后代中,也有些人猜度他或许是明洪武年间从雁门关外迁来的马邑移民,或者设想他也许是以前犯事被发配到雁门关外屯田的低级军官……不过,全都在郎彦明此前又是从哪里来的问题上卡壳了。

第三,择优迁居说。什么是史学中的调查研究?调查即寻找证据,主要是靠知识和观察力;研究即探求逻辑,主要是靠智慧和思维力。我的看法:如果仔细分析兵荒马乱的1368年至1369年这一时间节点,那么,便可发现在这个元末明初即元代向明代的历史转折点,代州郎氏始祖郎彦明一家完全有可能“自辽徙代”。因为此时段正属于“日已落,月未升”的历史窗口期——即元朝军队刚刚退往长城以北,明朝政权在山西和辽东还未健全和巩固,并且双方军队主要集中于都城、要塞和州府。

一家人背井离乡的空间距离的远近长短,与他们的能力和决心呈现正比例。据此逻辑,推理一下:从前的郎彦明的身份,最有可能是纵横江湖跑生意的辽东行商(非坐商)。理由有四:一是行商最关注决定商机的政治、军事、经济等大事;二是行商最了解行走商道、关隘及周边的地理环境;三是行商最通晓汉语、满语、蒙古语等多种语言;四是行商最熟悉官府办理路引、户籍、地契等套路。

最奇巧的是,历史上就常有从雁门关进入长城到显旺南渡滹沱河,经正下社、峨口沿百里寺庙带前往五台山朝觐的塞外人士。而郎彦明的第二故乡即富村,恰恰位于代州、繁峙县、五台县的结合部——这块气候宜人、文化发达的“三不管”地方,是刚建立的明朝统治力量的薄弱之处。

如此说来,有文化、有智慧的郎彦明举家“自辽徙代”,几乎不影响他留在故乡的财产和亲属们。日久,带来原始资金的始祖郎彦明及长子郎仲才就自然转为中原晋商之一,其次子郎仲美、三子郎仲成“皆回原籍”继承祖业。

更何况,在这一幅“江山如此多娇”的历史画卷中,他们从辽东迁徙雁南代州(辽东妇女不裹小脚),还可走“东胜村—赤峰—围场—丰宁—涿鹿—蔚州—灵丘—繁峙—富村”的近路呢!

一改朝换代,就改姓换名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公元1369年(明洪武二年)的郎彦明携妻带子,从白山黑水、林海雪原的辽东地区,迁移到经济富庶、文化昌隆的中原地区,这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社会规律体现。

然而,作为山西代州郎氏始祖的他,究竟真正姓名是“郎彦明”或“郎彦名”或“狼彦名”?究竟真正民族是女真族或汉族或蒙古族?我以为,这位神秘始祖的姓名意义,不仅代表的是生命个体,而且是中国历史的变迁。所以,要搞清楚这些谜案及其家族脉络,就只能凭文物、文献和逻辑说话了。

——代州姓郎者的3个大本营。2021年7月,祖籍原为山西代州、现居呼和浩特市的企业家郎伟成,给我发来他家保存的很陈旧破损的布质清代容(方言yun)谱照片:“先世辽东东胜村人士;郎彦名-孺人陈、梁氏;代-东傅邨移徙正祉邨。”我的解读:始祖郎彦名,辽东东胜村人,妻子陈氏、梁氏。至于郎伟成先祖,则是从代州富村移徙正下社村的。因为在古代“村”和“邨”是世人混用的异体字,而富村曾称傅村、付村。

事实上,在代州除富村姓郎者最多外,正下社、聂营姓郎的也甚多。如今,这个强种望族椒衍瓜绵遍布于全国各地的郎氏人士,主要是从这3个地域文化、家族礼制浓郁的古村镇开枝散叶的。

——明代狼氏家族的留痕铁证。明嘉靖七年(1528年)的正下社普照寺石碑上,镌刻:(付村功德主)狼宗鲁、狼宗寿、狼信、狼倫、狼世增……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的富村龙华寺大铁钟上,铸有:狼浩、狼锐、狼钛龙、狼继先、狼寰……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的富村龙华寺石香炉上,刻写:付村信士善人狼路先……(子)狼悌、狼怡……

另外,在通往五台山的繁峙县水峪村望台寺,也发现明嘉靖十四年和四十三年(1564年)的石碑上,刻有众多捐献不菲银两的狼姓人士:狼鑑(5世)、狼宗业(6世)、狼笛、狼万山……

在该大族的第6世,即“宗”字辈,竟有“宗英,宗元,宗儒,宗宪,宗义……”等25名男子。其中,狼宗寿长子狼梅一家迁居聂营;次子狼凤一家迁居正下社下街区(俗称西郎股);三子狼凰一家迁居正下社东街区(俗称东郎股)。而我和兄长郎嘉宏、郎礼、郎文、郎宣等21世孙,就是7世祖狼凰的后代们。

——清朝郎氏族群的活动踪迹。1644年5月,由多尔衮统率的满八旗、蒙八旗、汉八旗清军劲旅,从山海关进占北京,开始了满族人执政的新王朝。据郎贵宝2019年《郎氏寻源》:代州郎氏“至少在顺治二年(1645年)碑文中已改成郎姓”。因为他搜集有许多版本《郎氏族谱》和大量资料,包括“大清顺治二年次男郎全美(10世)”为其父“郎堂(9世)之墓”的碑文记录。

之后,立于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的富村龙镇庵石碑上,亦有郎启明、郎启瑞、郎妙贵、郎大定、郎弘志……

的确,今天在郎氏各支系家谱、容谱(即世系图谱)中,在富村、正下社、西留属、槐树园等坟茔,在聂营的郎氏大院,在峨口镇白云寺、安头村圭峰寺等石碑上,都可看到郎姓人士在清代的活跃身影。

至于坊间流传的“因狼枋顺治六年率众反清为防诛杀全族改成郎姓”一说,经郎贵辰查阅清朝《山西通志》《代州志》等史志原文,均记载有刘迁举兵起义但无郎枋或狼枋的姓名。

综合分析这个家族的思维方式和行为逻辑,人们将发现两条内在规律:

其一,郎族姓氏变换记。即“明军一入晋,‘郎’姓变‘狼’姓;清军一入关,‘狼’姓换‘郎’姓”。

其二,始祖名字变换记。即“明军一入晋,‘明’字变‘名’字;清军一入关,‘名’字换‘明’字”。

与此同时,还可发现:在明朝,狼氏家族是出富人比较多,特别是第4世至8世这5代人。这大概是郎氏家族的经商基因的传承所致。在清朝,郎氏家族是出官员比较多,尤其是第13世至17世这5代人。这主要是郎氏富家的子弟参加科举者更多。

但是,我更认为,根本原因是代州郎氏家族,自清朝起在政治上翻身了,从而恢复原姓氏和原名字。谁若是不相信,请看下面之事。

——2002年4月,郎文在《郎氏族谱·凰公支谱》第60页说:20世纪70年代,“在富村西石堰,(从地下)发掘出墓志铭。在同一块墓志铭上,正面姓氏皆刻‘狼’,背面传记姓氏皆刻‘郎’。”


郎加明回忆录《创新点亮世界》

——2021年4月,郎树茂(新疆退休干部,原籍代县富村)寄来他所写的《郎氏族谱》和《我的世界》一书,我则回赠《创新点亮世界》(华文出版社出版,山西省图书馆也已收藏)。他在《郎氏族谱》第3页说:“1975年平整西石堰时,发掘了6世宗礼公墓…碑铭清楚地写着郎氏”;在《我的世界》一书第349页说:“彦明祖留下的4个谜,直到他的7代孙子都知道内情,6世祖宗礼爷下世后,其子…在墓内埋了两面小碑…扣在一起,还用铁箍箍着,内写‘郎氏宗礼’,还要保密。这是真正的姓氏…对墓内出土的小碑,郎玉玑和郎文都看到过。”对于他的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

有鉴于我国存在“相同姓氏,不同民族”的多民族特点,所以,客观理性地分析郎彦明到底属于哪个民族?尚需要继续考证和深入研究。

实际上,热心于家族史研究的郎文、郎树茂、郎贵宝、郎贵辰等所谈及的问题,都是为了揭示有关始祖郎彦明的4大谜团,即祖籍之谜、迁徙之谜、姓名之谜和族属之谜。而它们又是互为前提且幽曲纠缠在一起的。

这也是一个中国人族群的赤子之心和文化寻绎吧!

在历史背景下发掘历史真相

盛世修史,盛世修典,这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

1785年,即清乾隆五十年,山西郎彦明16世孙郎锦骙(曾任知州)在“康乾盛世”之际,编撰成功代州第一部《郎氏宗谱》。但他在谱序中说,这是基于“伯祖(14世郎长卿曾任刑部主事)始采辑旧闻、墓碣略为修纂”写成的。

1812年,即清嘉庆十七年,郎彦明另一16世孙郎锦骐,重修《郎氏宗谱》。目前,该谱收藏吉林大学图书馆。

1820年,即清嘉庆二十五年,立于富村的“明徵仕郎郎氏始祖讳彦名暨配陈孺人”墓碑上,镌刻的是“郎彦名”。

之后,在郎氏各支系的家谱或容谱上,有的是“郎彦明”、有的是“郎彦名”。例如,据郎贵辰二叔保存的清宣统三年容谱上,18世孙郎怀珅敬书:“郎彦明、陈太君”;又如,据郎贵宝《郎氏寻源》中族谱照片:“郎彦名(右插‘明’字)配陈太君”。此谱“疑是抗战前…修的谱,上有仲成、仲美皆回原籍的记载”。

显然,郎锦骙、郎锦骐之《郎氏宗谱》,是构建家族认知体系的奠基之作。后来,各种碑刻、谱记,包括20世纪70年代出土的明朝“郎氏宗礼”墓志铭,不过是一种新发现、新赓续、新补充而已。

那么,怎样看待这个家族的姓名演变史呢?我的观点:唯一解释或曰最大可能——神秘始祖郎彦明是女真族(即后来的满族)人。这是他留下的祖籍之谜、迁徙之谜、姓名之谜和族属之谜的总根源。其背后玄机有两:一是以“狼”(图腾)为源,以“郎”(姓氏)为流;二是试问天下哪有汉人怕汉人的道理呢?

首先,尽管许多铁证显示该家族在明朝姓“狼”和清朝姓“郎”,但迄今并未找到郎彦明最初姓“狼”的实证。相反,可查到的是,我国《金史·国语》明确记载“女奚烈曰郎”,元末明初陶宗仪《辍耕录》说“金人姓氏,女奚烈(译汉)曰郎”,清朝《满洲源流考》印证“钮祜禄氏旧作女奚烈氏”。那时候,中原汉文化在金朝统治区是非常流行的。

其次,女真语是满语的祖语,满语“钮祜禄”音义即“狼”,女真族钮祜禄氏崇拜“狼图腾”。当蒙宋联军于1234年灭亡金朝时,原在中原的女真官员,一些人改姓换名潜回辽东,于汉人区杂居避祸。在他们心中“狼”和“郎”都是同义词,但汉人觉得“郎”比“狼”高雅。所以,元末明初“自辽徙代”到中原后的郎彦明,仍沿用先祖及他在辽东时的汉姓“郎”。

再者,狼彦名、郎彦名、郎彦明中的“彦”字,作为他名字的灵魂从未改变过。这说明,给郎彦明起名的长辈是有经济实力且汉文化很高的人,使他一生极其珍惜代表有才学的“彦”字,并给自己的长子取名叫“郎仲才”。事实上,郎彦明只是创意地改动了最后一字变成“郎彦名”,便防止了有人以“彦”字谐音诬陷他“厌(恶)明(朝)朝”的可能性。因为封建王朝的文字狱太恐怖了。

总而言之,音同字异:“两头姓‘郎’,中间姓‘狼’;两头名‘明’,中间名‘名’”。亦即“郎—狼—郎;明—名—明”,理应是这位始祖郎彦明的真实面目,而其姓名则永远闪耀着大丈夫的智慧光芒。

图书馆、档案馆、互联网,是历史人物的最佳公墓。

2021年夏天,年富力强、卓有见解的郎贵辰,为了代州郎氏探源问题,与我无数次交换意见。特别是他用微信发来从图书馆、档案馆、互联网搜集的许多资料,给我们进一步研究神秘始祖、神秘家族,提供了莫大的“炼金”便利。

第一,在明朝时,代州有没有姓“郎”的?经查阅明朝《代州志》及《五台县志》《崞县志》《繁峙县志》(均时属代州管辖),发现在《代州志》(今代县境)以外的县志里,记载有郎昌龄、郎世臣、郎英、郎百里、郎俊等人物。但我分析:他们应不是郎彦明后代。根据是现存明代各种石碑、铁钟、石香炉等文物显示,此时郎彦明子孙姓“狼”。

第二,跨越整个明朝和清朝初年的代州《郎氏宗谱》准确吗?我的看法:基本是准确的(或有抱养、过继、入赘等个例)。故乡是人的文化老根。这不仅有各寺庙明代碑刻、钟铭和出土的墓志铭等强力佐证,而且有清代郎氏精英在外埠任职的众多官员兼学者集体认可。

需要介绍的是,郎彦明后代在清朝鼎盛时期,到全国各地当按察使、布政使、知州、通判、知县、都尉、知府等的人,太多了。即便在朝廷中,也有像郎若伊(进士,正三品,臬司,郎锦骐之父)、郎汝琛(进士,国子监学正,郎锦骙之子),以及郎锦驹(进士,《四库全书》誊录)、郎锦骆(太学生,国史誊录)等人物。

就拿修谱人之一郎锦骐来说:他,字秀齐,号静谷,乾隆五十四年举人,又“考充蓝旗官学教习”,历任福建永安知县,河南卫辉知府,广西柳州知府,广西桂林知府……著有《检验合参》《检验集证》两书,被当代作家张军誉为:“郎锦骐(是)继狄仁杰、包拯、宋慈之后的第四个中国著名断案人物”。

显形的事实,隐形的逻辑。

历史上,既然司马迁可写出3000多年的典故,那么,郎锦骐也能写出400多年的事情。因为他们都是知识渊博、智慧超群的人。

1993年,我在《创新的奥秘》(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指出:“新奇的现象预示着未来趋势;重复的现象潜藏着客观规律;密集的现象蕴含着事物本质。”今天,当人们若从元末明初“大森林”再看郎氏家族“一棵树”的时候,对于其祖籍之谜、迁徙之谜、姓名之谜和族属之谜还会有多少悬疑吗?

中国人的故事,永远在演进中。

作者:郎加明(山西代县人。教授。研究会学术研究专家)

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