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探索揭秘> 大事记录

1938年,100捆炸药都炸不塌黄河桥,谁建的?抗日老兵告诉你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水蓝色的麦田   更新时间:2020-09-24   浏览:308

一、炸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第14师团大举侵犯华北,1个月后抵达北平,接二连三攻克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大名,直逼新乡、郑州。

得中原者得天下,郑州一失,东接武汉,西达西安,平原腹地,极有利于日本大部精锐机械化部队长驱直入,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样的背景下,1938年2月,我抗日新八师奉第一战区司令部之命,迅速带兵抵达黄河南岸,布兵设防,“奉命在强敌逼近北岸之际,毅然炸毁黄河大铁桥”,阻击14师团入侵郑州。



(配图)

2月的郑州,寒风刺骨,黄河铁桥远远望去,黑影瞳瞳,过桥的满是携家带口由新乡逃往郑州的百姓,国难当头,民不聊生,让人看了难免心生悲戚。

不日,又有大批伤员过桥,安阳、汤阴接连失陷。桥南师长蒋在珍将军获悉,土肥原贤二正以大批的坦克为前锋,由汲县(今卫辉市)南下,不日就抵达黄河桥北。

“以我穿草鞋持步枪之兵卒,迎战日寇之坦克装甲,岂能战而胜之?”蒋不由一声叹息。



(配图)

2月14日,日军飞机先行来袭,涂着血红太阳旗的日机如入无人之境。“不一会儿,便听到远处声如巨雷。”据师部上尉作战参谋、24岁的熊先煜回忆,“顷刻间,指挥所北侧的篮球场落下3弹,铁路对面的中国银行被炸,烟火冲腾,泥石飞溅。”

“百姓死伤无数,民居着火,男女老幼大呼小叫仓惶奔向田野。牛在狂奔,狗在乱窜,鸡飞上房,猪撞墙倒……”

敌机轰炸过后,抗日官兵群情激奋,纷纷呐喊请战,不少学生官兵还咬破指头现场写下抗战血书,高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与鬼子血战到底!



(炸黄河示意图)

然而,次日,守桥官兵就收到上级通知,要求“待命炸桥”,并派来了桥梁技术官兵。

二、黄河桥有100个孔

晚上11时,师长部署炸桥,开始装炸药。

16日凌晨,师部接到炸桥命令。参谋熊先煜奉命去考察桥梁,心情十分复杂,该桥虽不是世界名桥,但也是世界伟大工程之一,当初老祖宗建造它是为了利国利民,如今浩大的工程要在自己手中爆破它,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黄河大桥计长100孔,每孔约40公尺,在‘焦土抗战’策略下,决定予以破坏,殊觉可惜……”



(日军配图)

17日凌晨5时,爆破一切就绪。熊和师长站在桥头,等待最后一列撤离的列车通过。这是一列由闷罐车、平板车、客车组成的混列车,载满了坚守到最后一刻的铁路员工和家属及伤兵。

“我看见车上每张脸庞都涌满了肃穆、悲壮、凄凉的神情。”熊参谋回忆,当雪亮的车灯穿透迷蒙的夜空,列车带着哐啷哐啷的巨响驶上铁桥,司机看到屹立如林的士兵,他突然拉响了汽笛。

中华母亲河上,那毫不间断、尖厉刺耳、激荡人心的汽笛,仿佛是中华古龙悲怆的呼唤,诉说着饱受屈辱血泪,和永不屈服的呐喊。



(黄河)

15分钟后,3颗信号弹发出,炸桥开始,刹那间,铁桥下百孔火光齐发,浓烟滚滚,惊天动地。

然而,爆炸后熊参谋和技术人员前去查看,发现百孔大桥仍然安然无恙,“被炸坏的仅3孔而已,其余的97孔,虽已是遍体鳞伤,只不过是被炸药崩掉了一层皮肉。”

铁轨未破坏,敌人仍然可以沿铁路开过来。怎么办?情况紧急!

蒋师长一面部署精锐兵力在桥北据守,另一方面令熊参谋亲自督促爆破。



(日军配图)

从17日凌晨至19日傍晚,整整3天时间,熊参谋和炸桥的技术官兵一刻未下桥,“无一刻合眼”,一次次爆破,一次次填药,炮声隆隆,不绝于耳。

三、黄河桥炸不塌,谁建造的?

19日中午,熊参谋听到桥北士兵一片喧哗,他赶忙跑过去看怎么回事。

原来,士兵们在桥头的栏杆上发现了一块铁碑,上写桥铭,战士们识字的不多,所以议论了起来。

熊参谋仰头读后,“顿时有乱箭穿胸之感”,只见上写:

“大清国铁路总公司建造京汉铁路,由比国公司助工,工成之日,朝廷派太子少保、前工部左侍郎盛宣怀,一品顶戴署理商部左丞唐绍仪行告成典礼。谨镌以志,时在清光绪三十一年十月十六日。”



(日军企图重新搭建黄河桥)

1905年举国家之力、由国外专家帮助建成的浩大工程,30多年后却要被他们炸掉。熊参谋念后顿时大家痛哭一片。伟大的建筑,如此辉煌而坚不可摧,现在却要一刀刀地剜去、一包包炸药不停地炸毁,这简直是挖祖宗的脸面,堪如剜肉……

“弟兄们,这是祖宗留下的记功碑啊,可今天,这座大桥要毁在我们这些不肖的子孙手上……”熊参谋话没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心痛归心痛,作为士兵,命令还是要服从。



(日军拍摄的已经炸掉的黄河桥)

连炸3天,铁桥终于被炸掉40多孔,桥床倒掉,桥墩爆塌,魏然钢铁长龙,恰似被肢解的骨架,悲壮凄凉……

黄河桥的炸掉,成功迟滞了土肥原的机械化部队。待他赶到时,只得望断桥兴叹。后来,他派兵涉水而过河,由于黄河大堤也被炸开,滔滔黄河拦住其去路,土肥原险些被淹死在黄河中。

这些悲壮的炸桥经过,是老兵熊先煜在晚年所说,有的是口述,有的载于当年的日记。老兵是贵州省道真自治县三桥永锡人,解放后任重庆市文史馆员、政协委员。1999年9月逝世。

===================

文献参考:

沈五家《熊先煜奉命破坏郑州铁桥日记选》(《 民国档案 》1985)


                     本网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