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探索揭秘> 大事记录

乐山的解放
来源:长征书院   作者:长征书院   更新时间:2019-10-15   浏览:964
  12月16日,是乐山解放纪念日。


  《人民日报》报道乐山解放消息
   1949年岁末,随着解放战争成都战役拉开序幕,人民解放军的隆隆炮声日益逼近乐山。国民党军第一战区总司令胡宗南此时打起了经西昌,南逃云南,甚至逃往缅甸的如意算盘。从成都向南过渡的重要交通要道——乐山,则成为了胡宗南部队做最后挣扎的交通要道。

               前线报道 凸显乐山重要战略地位

   川南重镇乐山,北联成都,西南接凉山,是通向云南的要冲,又是勾通川东和川西的枢纽。扼成都之退路,阻西昌之通道。
   1939年8月19日,30多架日军飞机从较场坝开始沿路投弹,并对奔跑中的人群进行机枪扫射。狂轰乱炸之下造成838名平民死亡,380多人重伤,一万多人无家可归。短短数分钟内,乐山就已成为一片废墟火海。
   1949年底,乐山成了退据成都地区国民党胡宗南集团和宋希濂集团残部逃亡西昌的战略枢纽。迅速抢占乐山、峨眉、夹江三角地带,切断敌人南逃退路,将胡宗南集团歼于成都,将宋希濂全歼于乐山境内,不仅对解放全川,而且对解放西南都极其重要。所以,占领乐山,是夺取成都战役胜利的关键。 
   难怪,解放军解放乐山的新华社消息,迅速登上了当时各大报纸的头版位置:
  《人民日报》1949年12月19日第1版以《川西乐山解放》为题报道了解放军解放乐山的过程:
  “【新华社西南前线十八日电】川西重镇乐山县城已告解放。西南前线人民解放军某部,于十五日在乐山以东之大石桥、篦子街、任家坝地区围歼敌胡匪第三军三三五师一零五团大部后,当即西渡岷江,于十六日十五时解放乐山县城。乐山亦称嘉定,临岷江西岸,境内盛产蚕丝、白蜡,为四川西部仅次于成都之大城。”
  《天津日报》1949年12月19日第1版以《四川我军西渡岷江克重镇乐山》为题,报道此事,消息内容与当天《人民日报》相同,也着重提及乐山的重要地位。
   中共松江省委机关报《松江日报》1949年12月20日和22日的一版上,分别以《川西重镇乐山解放》《西南解放峨眉等六城活捉匪军一万多人》为题,两次报道解放乐山的消息,其中一条为:
  “【新华社西南前线廿日电】由乐山、青神西进之人民解放军某部,于十七、十八两日连续解放峨眉、夹江、丹棱、眉山、彭山五座县城,共毙伤俘匪军六千余名。另部解放军于十七日解放犍为县城,同日在该城西南四十里之九林坳、马庙砧地区歼匪宋希濂总部及一二二军各一部,共俘匪三千余人。又解放军某部在解放乐山战斗中,俘匪两千五百余名。并有两千人在师长率领下向我乐山驻军投诚。”

               工人尹慕义 曾给解放军带过路

   解放乐山时,尹慕义老人曾经给解放军带过路,当时他还不到18岁。他的家乡牛华镇,在解放前为五通桥到乐山的必经之路,解放时又成为军队过境的必经之道。
   过去,牛华镇是一城跨两县,被一分为二管辖,即北上至云华镇石牌坊界为乐山县,南下则为犍为县。其建制特殊源于地方利益的驱使,皆因牛华区域盛产“井盐”富庶一方,招徕商贾云集之故。如此一来,旧社会官府、警匪及奸商沆瀣一气,他们互相勾结、利用,又互相倾轧,让老百姓苦不堪言,生活暗无天日。 
   临近解放前,时局不稳,谣言满天飞。那时,朱华镇上有的居民想着法子四处躲藏,而官商们忙着大箱小柜转移财产,学校则被迫停课,馆子打烊谢客,仅剩少数的居家商铺一到天黑关着门。尹慕义谋职的单位叫“北大机器厂”(1942年创建,1952年由“北大”、“亚西”、“和记”三家工厂合并改名为“四川亚西机器厂”)。
   在战云密布的紧要关头,尹慕义所在的工厂也被迫停工,老板崔增英(浙江人)及员工纷纷离开了厂子。原来,尹慕义人年轻,加上工作肯干、业余时又喜好拨弄乐器,故厂里的激进人士还有镇上的进步盐商与他有一些交往,向他灌输一些进步的思想。 
   临近解放的前几天,这些人找到尹慕义,叫他主动争取留厂,防止国民党狗急跳墙和地方网罗破坏机器设备,目的是把厂子保留下来,以便尔后完整地交给军管会,使工厂回到工人手中。
   因战事紧迫,解放军没有走后山大路,而是选择走沿河方向,穿越羊肠小道的红岩子到达乐山。旧时的红岩子路,起于牛华城北端的云华镇,止于乐山县的塘衣坝,全长约5公里。 
   红岩子路依山修造,山势陡峻,站在山脚看山顶帽子也会望掉。其路因顺岷江开凿,路宽处不过两米,窄处只有一米。至于路面,更是坑坑凼凼。特别是山体风化严重,常年会有一些飞石下溅,如遇暴雨就会塌方断路。1949年12月16日,红岩子留下了解放军进军乐山的脚印。 
   行军路上,担当向导的尹慕义空着手只顾在队伍前飞快地跑,后面多少人根本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每个解放军的行装加武器负重估计有15公斤。一路上,很少有人说话,只听见急促杂沓的脚步声朝前赶。每到路叉、分界时,尹慕义会给解放军报告一声。
   经过红岩子危险路段时,部队放慢速度,由先前的两人一排改作单人行。大约9点来钟,先头部队已顺利穿过红岩子,为部队开赴乐山创造了良好条件。
   部队穿越了红岩子,踏上乐山的塘衣坝,其时视线开阔,路况平稳,有助于部队的快速推进。这时,尹慕义下意识地往后一瞥,部队像一条灵动的长龙一眼望不到尾。他算算时间,部队从牛华出发到瓦厂坝,接近乐山城处约3个小时,最快的路段解放军一小时走了6公里。
   部队很快就到达瓦厂坝上端(现嘉华水泥厂),这时尹慕义向解放军指了指乐山城的位置。顿时,解放军全体振奋。在大家的视线中,乐山城屹立在三江汇流处,非常壮观。战士们遥望着即将解放的城市,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早一刻就投入到战斗中。 

                三路大军齐发 乐山战役五通桥打响 

   胡宗南集团撤往康、滇的道路有二:一是经新津、乐山再南下;一是经雅安至西昌。
   为了保住南逃后路,胡宗南部署的守城部队对乐山城的布防可谓“固若金汤”,除将335师布防于乐山城市内的板厂街外,还将135师205团布防于岷江东岸的任家坝、浮桥头,甚至占据了乐山城的制高点——老霄顶。
   为此,刘伯承、邓小平于12月6日命令第3、第5兵团急速前进,会同第一野战军第18兵团围歼胡宗南集团。
   1949年12月6日,刘伯承、邓小平命令第16军、第10军快速占领乐山、井研地区,并迂回至成都以南。同时命令第18军为第二梯队,尾随16军前进。各部队受命后,不顾一个多月行军作战的疲劳,日夜兼程,向指定目标挺进。 
   集结于南溪地区的第16军决定全军部队立即向乐山进击,迅速抢占乐(山)、峨(眉)、夹(江)三角地带。其作战部署为:第47师经白花场、观音场、金山寺(今五通桥金山镇)、牛华溪(今市中区牛华镇),攻占乐山;第48师经贡井、竹园铺(今井研县竹园镇)、板桥溪(今市中区悦来乡境内),协同47师攻占乐山;第46师为第二梯队,沿五宝镇、长乐镇向乐山方向跟进。 
   12月8日,各师部队遵照部署从南溪地区向乐山进军。12月9日,16军所部接到野战军(二野)司令部电报:川康的刘文辉、邓锡侯以及云南的卢汉起义后,胡宗南集团,可能退守西昌,进军乐山部队必须迅速占领乐山,并抢占夹江、洪雅,以便第二步机动。 
   12月13日,47师139团占领金山寺(金山镇),并随即向牛华溪、大佛寺开进。同日,该师140团消灭五通桥之敌。与此同时,47师141团、144团也从各方面进逼乐山,乐山解放战争一触即发!
   12月15日凌晨,沉睡的乐山市民在猛烈枪炮声迎来了新的一天。根据部署:139团推进至大佛寺东南山南侧地区,所属三营从正面进攻大佛寺东南山,歼灭篦子街之敌;二营则从右翼经大石桥迂回,直取任家坝东山各制高点。
   这场发生在大佛身边的持续了两天一夜的攻城之战,在《乐山市志》一书中,对人民解放军当年解放乐山的历程描写得扣人心弦、惊心动魄——
   15日6时30分,团集中迫击炮火力,猛烈轰击大佛寺东南山守敌一00四团阵地。6时40分,部队发起冲击,担任尖刀排的三营九连“郑法成英雄排”,在战斗英雄、排长王克力带领下,不顾敌人猛烈的火力封锁,淌过1米多深、10米余宽的麻浩河,直扑对岸钓鱼台高地上敌三角形射击孔的碉堡,用抵近射击和手榴弹将碉堡里的敌人消灭。各攻击连队乘胜向纵深发展,迅速占领了大佛寺东南山制高点,敌纷纷窜逃。此时,二营占领了大佛寺东南山东侧无名高地,控制了任家坝东山一线高地。
   当日夜,一营主力利用夜暗,经大石桥、任家坝从敌群中出其不意地穿插过去,进到乐山城北岷江东岸,乘船偷渡岷江,绕道向乐山城制高点磨儿山、老霄顶前进。同时,四十八师由井研经乐山白马、关庙,直插乐山城。
   16日下午,四十七师141团强攻占领任家坝、大佛寺,守敌1004团、1005团约2000余人投降。人民解放军四十师部队消灭岷江东岸之敌后,控制了渡口,随即向乐山城发起猛烈进攻,敌三三五师师长仝学曾率残部沿大渡河北岸逃至乐山城西南约25公里处后,迫于形势,起义投诚。是日,乐山解放。
   令国民党部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固若金汤”的城防,在解放军的摧枯拉朽般的进攻下,迅速土崩瓦解。
   1949年12月中旬,被我二野击溃的国民党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中将主任宋希濂,预感到自己“处境危险”,打消了北上成都与胡宗南会合的念头,率领残部1万余人,从岷江以北向西逃窜,企图通过乐(山)-西(昌)公路,先逃西昌,再走滇缅。不料在逃至峨边沙坪、即将坐上补给司令罗文山接应的卡车时,却稀里糊涂成了我军的俘虏。
   同年12月19日,宋希濂刚被俘时,解放军并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宋希濂。“快出来!缴枪不杀!”战士们大声喊叫,从神台下爬出来几个敌军,最后一个爬出来的是个光着头穿着灰色大衣的胖子,花白的头发,浑身直发抖,衣袋上插着两支钢笔,手上戴着金戒指,还有一只金壳表。他正是国民党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中将主任宋希濂。

               第二条战线  促成乐山和平解放

   怀揣着解放人民、解救中华民族的宏大抱负,中国共产党在乐山地区一路披荆斩棘,领导抗日救亡运动,击败国民党反动派,解放乐山人民。
   1937年春,长期隐蔽在工人中的党员陈述舟回到乐山在工人中宣传抗日和传播进步思想。1938年6月,省工委派遣的侯方岳到乐山后同武汉大学的党员冯有申等接上关系,同时大力发展党员。1938年9月,建立中共乐山县特支。同年12月,改建为中共乐山县委。在中共嘉定中心县委领导下,乐山县先后建立14个党的基层组织,有党员130余人。
   1949年12月上旬,国民党“雷马屏军垦局”主任秘书胡立命(舟坝人),肩负着“在川南山区建立反共基地”的重要使命,率领先遣队16人,携带步枪13杆、手枪1把、机枪两挺、子弹4箱和1部电台进入沐川舟坝。
   由胡立恕(胡的亲戚)出面,以“ 老表”的名义请胡立命来吃饭,在酒桌高头就把他放翻了,命他写条子将副官豁来,再押着昏昏沉沉的副官到住处,取出全部的武器装备。没有打一枪,胡立命和他的先遣队就这样乖乖地做了俘虏。
   12月10日,从岷江下游驶来5艘超大盐船,船身用棚布遮得严严实实,外人根本看不出来,看上去跟普通商船没得啥子两样。秦某,磨子场地下党负责人,手中掌握着近100人的游击队,公开身份是县参议员。
   经过了解,船上坐的是国民党军301师906团,刚在重庆组建,有300多人。秦某以地方士绅的名义邀请张宇所部连以上军官过河吃饭,把300多敌军全都安顿在中山堂喝酒;一边暗中部署游击队封锁渡口,控制中山堂后山。
   夜幕降临,解放军二野第10军30师90团政委张力行率一个连队赶到了磨咡场。随后,张政委命令全连的战士隐蔽地接近并包围中山堂,架好机枪,以防万一。
   当天晚上10点过,国军906团300多名官兵全部集中在中山堂外,老老实实地投降了。
   1949年 12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六军四十七师、四十八师解放乐山中心城区,当日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乐山军事管制委员会,三十师政委鲁大东任主任。在此前后的14日至19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和乐山地下党的积极配合下,乐山专区所属各县相继解放。其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七师139团和五十二师155团,在19日解放峨边县的战斗中,于峨边沙坪活捉国民党川鄂湘边绥靖公署中将主任宋希濂。
   乐山地下党组织在第二条战线密切配合,促成了乐山部分区、县的和平解放。
   从1949年12月13日竹园铺战斗打响,至12月21日沐川召开庆祝大会,前后仅仅8天时间,乐山境内现有11个市(区、县)全都获得解放。其中,通过激战赢得胜利的是井研(14日)、乐山(16日)、峨边(19日)和金口河(19日);在我军强大声威的震慑下获得解放的是五通(15日)、犍为(15日)和峨眉山(17日);迫于形势,在地方党组织、民主人士和游击队的推动下得以和平解放的是夹江(16日)、马边(16日)、沙湾(18日)和沐川(21日)。
   在解放乐山的战斗中,二野第10军、16军、18军140多名指战员英勇牺牲,共歼灭国民党军13580余人。当红旗插上嘉州古城墙头,乐山迎来了新的开始。同年12月20日乐山县人民政府成立,乐山正式宣布解放。无数乐山人载歌载舞,喜极而泣。
   乐山的解放,是我军断敌西逃退路,围歼敌军于成都地区战略的重大胜利。这一胜利,宣告了国民党在乐山的统治结束。从此,乐山人民获得了新生,乐山的历史从此掀开了新的一页。
  (本文作者系都江堰市长征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都江堰市长征书院院长李崎,撰稿过程中参阅了乐山党史、乐山市志及有关军史史料)。
附:
   为解放乐山而牺牲的刘立平烈士


   1949年10月14日,因叛徒出卖共产党员刘立平在演武街被捕。1949年11月17日,英勇就义。
   刘立平烈士(1915.2-1949.11),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1937年9月参加成都“星芒社”抗日救亡宣传工作。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因形势恶化,疏散回乐山工作,推动组织关系。1942年冬,去成都找党组织关系时被逮捕。1943年被送往重庆五云山“战时青年训导团”受训。在狱中与进步青年坚持斗争。同年秋,敌人强迫受训人员举手同意“脱党宣言”时,拒不举手,并继续传阅革命书刊,同敌人作斗争。
   1944年冬,经保释出狱。1949年10月14日,因叛徒出卖在演武街被捕。在狱中与难友分析时局,共同对敌人作斗争,在敌人的酷刑下顽强斗争,坚贞不屈。1949年11月17日,在他严词拒绝在敌人编造的“口供”上盖指印后,被押往较场坝新码头,高呼“打倒国民党!”“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1984年7月16日,乐山地委组织部批复,恢复他的党籍,党龄从1938年秋算起。1986年3月28日,四川省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1949年12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乐山时强渡岷江

解放乐山进军示意图


来源:

长征书院微信平台

总      编:李    崎
顾      问:卞再斌    王克明
主      编:王丹萍
编      辑:余泽磊    肖    莉
组      稿:刘   勇     刘晓勇    刘敏建    祝富兴
投稿邮箱:1429145628@qq.com
          29728020@qq.com
电       话:13608199388(创始院长李崎)
             13882102534(法人代表王丹萍)
             028-86370646(办公室)
长征书院欢迎红色文化爱好者提供稿件内容
感谢您对红色文化建设的支持
传承长征精神,
争做长征精神的宣传者、教育者和实践者

平台运营:成都轩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网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