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史志老区> 史志新闻

毛主席来灌县
来源:晋绥网   作者:陈探许推荐   更新时间:2020-11-18   浏览:664


1958年3月21日毛主席来灌县视察,灌县县县委书记陈彬主持接待了毛主席。说来话长,陈彬记得同样是3月,只不过那是十年前,1948年3月23日,毛主席东渡黄河。那是从陈彬的老家碛口镇高家塔上的岸,给毛主席划船的老船工,也多是陈彬在碛口工作时,组织成立工会时就认识和熟悉的。

3月同样是3月,1936年3月20日,毛主席率红军东征,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在石楼县的罗村和四江村等地召开了扩大的政治局会议,史称“晋西会议”。会议确定了红军以发展求巩固的战略原则,为后来的抗战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和物质基础。
1947年3月18日,毛主席主动撤离延安转战陕北,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

3月,同样是3月,一年后的1948年3月23日,毛主席是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战斗了十三年的陕北,东渡黄河准备通过晋绥边区到晋察冀边区,就近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取得了三大战役的胜利。主席当天晚上就夜宿在碛口镇寨子山村陈懋勇家。和毛主席距离虽然很近,但是那一次陈彬无缘和毛主席相见。

3月,同样是3月,1949年3月23日毛主席从西北坡起程,3月25日进北平,建立了新中国。

十年之后的3月,陈彬有机会见到毛主席。

陈彬心想:看来3月是毛主席出行的好日子。

而这次不同了,不但是能见到毛主席,实现梦寐以求的愿望,而且是亲自主持接待,这意义又大不同了,能见毛主席的人很多,可能亲自主持接待毛主席的人却很少。陈彬感到此事既光荣又责任重大。

1958年元旦刚过陈彬就接到省委赵苍壁的电话通知:毛主席要到灌县视察都江堰,成都到灌县有五十多公里,中间要安排一顿饭,毛主席提出要吃一顿馆子。省委要求灌县做好接待保卫工作,立即制定出接待保卫方案上报。

一向沉稳的陈彬激动的差点跳起来。能见到毛主席当然高兴,但想到接待任务责任重大。既要保证毛主席的绝对安全,又要不防碍领袖与群众的接近,怎样才能做这一点呢?冷静下来后,陈彬和县长王宝玉商量,决定采用外松内紧的办法,他便决定召开常委会来研究落实接待的问题。

在县委会议室,陈彬以县委第一书记的身份,召开了一次极不寻常的常委会。“现在我们开始开会,今天内容要保密,不准记录。”说完,陈彬调整了一下坐姿,乃然掩盖不住激动的情绪,他环顾了一下周围座着的常委们接着说“县委先后接到四川省委和温江地委的通知,内容都是一样,毛主席要来我们灌县视察,省委和地委要求县委作好接待保卫工作,拟定出方案,上报省委和地委。”话还未讲完,常委们激动起来了,大家觉得有一股暖流在全身流淌,个个脸上都放着红光。
陈彬接着谈了接待保卫工作的设想:“我和王宝玉商量过了,我们既要使主席视察好,能够和广大群众接近,又要保证绝对安全。我们要从主席视察的点、线、面这三个方面进行周密的设计与布署。首先是主席视察的几个点,即二王庙、鱼嘴、伏龙观,以及吃饭的食堂。

陈彬考虑到此事责任重大,作为一把手既要负责整个接待工作,又要作好安全警戒和生活安排等宏观管理。所以,决定:整个接待工作由陈彬牵头,王宝玉辅之;都江堰水利工程介绍,由都管处处长张建忠负责;安全由公安局长刘志禄、骆朝品负责;食堂就餐由县委组织部长王志忠负责。责任落实到人头,各司其责负责到底。

毛主席大家都想见,我们不能为见毛主席,而放松保卫工作,所以会有不少的同志,为保卫毛主席而见不上毛主席。这一点现在就要讲清楚,大家要有个思想准备。”

陈彬是这样要求的,他也是这样做的。以致后来新华社记者在分发照片时,都十分惋惜的说:陈书记对不起,你全程陪同毛主席,你看照了这么多照片,只选出一两张有你的,其中一张还是主席招手时把自己的脸挡住了的废片,是发表不了的。

“我们主要考虑两个问题;一是群众出于想见毛主席一时拥挤,交通安全就不好做。再一个是饮食方面的清洁卫生工作。线上的的工作比较好做,沿途布哨,到时候把行人卡断,视察期间形成一个净化区。面上工作,公园是可以大量接近群众的地方,我们可以组织群众游园的形式,男女老少买卖商客,看起来是很正常的活动,没有异样利于保卫工作和保密。”

接下来,常委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热烈发言,出谋献策,补充陈彬的设想。逐渐形成了一个周密可行的初步方案。

陈彬最后强调说:“毛主席要来我们灌县视察都江堰,是我们灌县38万人民的幸福,是我们在座的同志的幸福。我们肩上的责任重大,县委肩上的责任重大,要好接待保卫工作,保证毛主席的绝对安全,这是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最光荣最重大的政治任务。毛主席的安全,就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安全。我们要坚决完成这个艰巨而光荣的重大政治任务,这是第一点。第二,有关毛主席要来我们灌县视察都江堰的消息不能传出去,回家也不能告诉老婆。阶级斗争是复杂的,我们要用共产党员的党性来作保证。”散会时已近半夜。

经过多次研究请示省委地委后,方案制定出来了。在省委地委的直接领导下县委开始着手工作。其方案主要要点点有:

一、县委成立接待保卫工作总指挥部,县委第一书记陈彬任总指挥。总指挥部下设六个区指挥部,根据设计视察方案,按方位分设了成灌公路灌县段、城关、离堆公园、二王庙、安澜索桥、伏龙观六个警卫区域。由六个区指挥部包干负责。各区指挥部由县委书记、县委委员13人,分别担任区指挥部正副指挥。县委从全县机关干部中,挑选优秀党、团员和政治可靠的积极分子160人分别编入六个区指挥部,具体落实责任,明确分工包干负责。

二、分区域绘制警卫区域图,固定指挥点,设立电话员、联络员保证与总指挥部的联系畅通。

三、省上安排参与保卫工作的军区警卫部队,交总指挥部统一调动指挥。他们负责的区域是二王庙后面的山林,控制制高点。不携带武器徒手隐蔽在山林中,不让外人发现。

四、加强社会面上的控制。县委专门抽调8人在城关和沿途乡镇开展社情摸底,分类排队,做到心中有数。重点人物专人管控。

五、主席就餐地点及炊事人员的挑选准备。为了让毛主席吃好,县委根据毛主席是湖南人,按湖南人的饮食习惯和口味特点,通过政治和炊事技术等方面严格审查挑选厨师,为毛主席做饭。

重新设计了毛主席视察的路线,起点设在在东门外观凤楼迎候,直接上二王庙视察,二王庙视察完后再到伏龙观,最后吃饭。
这样安排的好处是:主席视察前期比较清静,既便于主席视察,又便于安全警卫。能保证视察顺利完成。

首先是点,视察的点有二王庙、鱼嘴、伏龙观以及落实吃饭的食堂。公园是可以大量接近群众的地方,也是可控制布防的地方。县委发了几百张游园票组织群众进公园。比较复杂一点的是食堂(主席曾问过到灌县可不可以吃一顿馆子,赵苍壁同志答应说可以) 。这方面主要考虑两个问题,群众想见毛主席,一是可能会拥挤,交通安全方面工作就不好做;二是饮食方面的清洁卫生工作。那时,灌县城关镇仅有朋来食堂、都江食堂、回春食堂、赵卖面、公私合营第二食堂等六家,条件相当简陋,也没有什么单间、雅坐。而且停车疏散也不方便。

陈彬和县长王宝玉再三商量,决定把井福街的县政协办公的地方腾出来,经过简单整修,做接待中央首长的临时食堂。选择这个地点作食堂。有这样的考虑,万一群众在井福街食堂正门集聚拥挤,就采取空车迅速开到瑞莲街县委会门口,首长们从井福街食堂经县委院子到县委会门口上车的办法,疏散起来方便安全。

食堂用的井水一周前就派专人守卫,饭菜开水没有条件化验,就自己先喝先尝。并对厨师和食堂的工作人员进行了精心的挑选。曾建成、刘祚昌、高文寿等同志开办起了这个接待专用食堂。

临时食堂接待的第一位中央首长,是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的刘少奇同志。刘少奇同志来视察,有为毛主席视察探路的目的。刘少奇同志视察时对陈彬说:“你们干得很好,有成绩”,陈彬心想,这也包含肯定了我们接待工作嘛!毛主席该来视察了,说不定就在这一两天。
这位平日一身农民味的书记也“讲究”起来,为了不让人们觉察到异常,他换上了唯一的一套呢装,戴上爱人郭玉梅给他缝制的那顶呢帽。

安排的隐蔽哨位不少,有的隐蔽哨要爬到一个地方,一动不动的呆上好几个小时,直到接到总指挥部,撤除哨位的命令后才能撤下来,从成都到灌县所有桥梁涵洞经检查后,一律派人看守起来,道路两旁哨位之间互相可以看得见,听得到,各人做各人的农活,外人看不出异样来。陈彬说这是内紧外松,也不让家人察觉有什么异样。

3月21日上午,陈彬接到正式通知,毛主席将于午饭后出发到灌县视察。陈彬便下达了命令,整个灌县迎接毛主席视察的点、线、面进入保卫程序。
随后,他和县长王宝玉、都管处处长张建忠,提前来到东门外的观凤楼,迎候毛主席的到来。

下午2点50分,几辆小轿在从成都方向疾驰而来,在观凤楼车队减慢了车速,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将手伸出车窗打了个手势,让等候在此的陈彬等人尾随其后,沿成阿公路向二王庙驶去。

车队在玉垒山二王庙后门处路边停下,毛主席一行下了车,陈彬、王宝玉、张建忠等赶紧走到毛主席面前,省委书记李井泉向毛主席介绍了陈彬、王宝玉、张建忠同志的职务姓名,毛主席同大家一一握手,陈彬激动地说:“主席您好!”“欢迎主席!”毛主席面带笑容地点了点头。

在二王庙旁边的玉垒山腰,毛主席尽揽了都江堰渠首全景的雄姿,一边眺望一边听陪同的陈彬介绍:“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都江堰开始走向老化,加之没有很好的治理和改造,灌溉面积由300多万亩逐渐减少到280多万亩。”“1949年解放后,贺龙司令员说,‘进城后要做的工作很多,但是主要的工作就是首先抢修都江堰,这是毛主席、党中央对四川人民的关怀’。指战员们一手持枪一手拿镐,一面剿匪一面修堰,军民合力,同心奋战,按时完成了岁修任务。当年清明,都江堰举行了盛大的开水典礼。”听介绍后,毛泽东说:“解放了,古堰回到人民的怀抱中了嘛。”他仔细地察看了这个有二千二百多年历史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毛主席环顾一下四周后,用他典型的湖南话赞美地对大家说:“灌县是个好地方嘛,山青水秀哟!”

说完举起望远镜观看渠首工程,他一边察看一边询问还询问了都江鱼嘴、人字堤、内江、外江,和使用木杩搓截江断流等工程情况。听了大家的汇报和介绍后,毛泽东对鱼嘴的作用很感兴趣,陈彬说:鱼嘴分水,能够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夏天洪水季节,岷江发洪水,它能把岷江流量的60%排入外江,这就减少了内江的流量,减少了灾情的发生。冬春枯水季节,岷江流量减少,庄稼人需要灌溉,需要播种,它就把岷江流量的60%排入内江,这就满足了庄稼人用水和人民生活的需要。



李冰兴建都江堰后,为了让都江堰千秋不废,造福于民,他谆谆告诫后人:岁勤修,预防患。遵旧制,毋擅变。后来人们把“岁勤修”叫做“岁修”。 岁修是在每年年底进行,它包含的具体工程项目比较多,工程量很大,工期又短。要完成巨大的岁修工程,必须调用灌区民工参加,要一百万个工,费时近两个月。”

毛主席又关心的问道:“每年岁修给不给民工的钱?”说完,他就用那双深邃的眼睛望着李井泉。李井泉回答说:“要给的。” 毛主席高兴地说:“这样就好,共产党是要付给人民工钱的,做了工不给钱还叫什么共产党!”然后又问:“岁修一次要多少工?”“大概要一百万个工。”陈彬回答说。

毛泽东又问都江堰管理处处长张建中:“国民党也要搞岁修吗?他们给不给民工的钱呢?”张建中回答说:“国民党也要组织灌区民工进行岁修,但是国民党腐败,岁修款子经层层官员中饱私囊,到了民工手中时,几乎没有了。”毛泽东说:“国民党搞腐败,共产党可不能搞腐败,腐败腐败,腐了就败,国民党不是败了嘛。”这句话掷地有声,人人都感到震撼,感到铭心刻骨。

毛主席若有所思,这么大的工程,每年挖泥淘沙,全靠人工肩挑背扛,十冬腊月的天气又冷,要搞机械化,减少人力降低劳动强度。他对都江堰管理处张建中说:“今后要改用机器修,用卷扬机、掘土机,这样就省人力了。”然后毛主席又用手指着鱼嘴说:“今后要想办法,用现代化的工程把泥沙控制起来。” 

毛泽东详细地询问了灌区的灌溉情况后,又询问洪水季节可能发生的灾情。张建中汇报:“解放后,政府加强了对都江堰的管理,做到按时岁修,疏浚河道,浆砌河堤,增添水利设施,大的灾情没有,有时还是有小灾发生,不严重。”毛泽东听了说:“你是都江堰管理处处长,要把都江堰管理好。”

说完后毛主席又朝西北方向的雪山远处望了很久很久。陈彬想:“此时的主席可能是站在发源于雪山的岷江江边,想起当年长征走过的地方,‘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或者是想到长征时的什么事情。”接着,陈彬准备引导毛主席按行程安排参观二王庙,但到毛主席根本没有进入二王庙的意思,而是直接向停放汽车的地方走去,陈彬赶紧也上车引导车队到了离堆公园。



毛主席轻快的拾台阶级而上,进入伏龙观。沿回廊而进行至宝瓶口,停住了脚步。

张建忠介绍说:宝瓶口是李冰父子率众人工凿开玉垒山而形成的口子,有二十来米宽,它是都江堰水利枢纽系统工程之一,是内江的咽喉。控制着内江水的流量,也是内江的天然闸门。内江经过这里流向川西平原,滋润着天府之国的黑色土地和生灵。四川之所以称“天府之国”,全靠了这股水的灌溉。

毛主席手扶木栏杆入神的俯视着。这里水流湍急,涛声震耳,站在岸边,令人惊然。此处两岸高崖耸立,惊涛拍岸。看着逝去的旋涡,毛主席赞扬说:“这个工程了不起,李冰是秦孝文王时代,距今有二千二百多年,不仅是好郡守,相当于现在的省长。还是一位水利专家,他为四川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

突然他又问:“这里有多深?”张建忠回答说:“有8公尺深。”毛主席又问:“这个回水湾能不能游泳?”陈彬说:“我来了几年了,没有见到有人下去过。”听了回答后,毛主席爽然地笑了,他说:“我想下去游。”

这时李井泉赶紧向向陈彬示意制止,陈彬明白,3月份天冷水冰的怎么能下水游泳嘛!为了毛主席的绝对安全,大家都只好缄口不语。主席看着大家为难的样子,又笑了笑不再说要游泳了。(因为陈彬知道主席喜欢游泳,事先就有预案,万一主席提出要下去游,应该怎么办?又不能硬行拒绝、劝阻,方式之一就是不应声。)
主席转过话题他用指着离堆问道:“这岩石会不会被水冲毁?”陈彬说:“不会的这是子母岩,很坚硬。”主席又问:“年代久了不是要冲毁吗?”陈彬习惯的回答:“两千多年才冲掉一米的样子。”毛主席说:”哪一百万年以后会不会冲毁?”这下可把大家问住了,一时没人能回答。陈彬想了想说:“那就要维护了。”

毛主席指着离堆说:“这个离堆就是离山之堆,灌县是个好地方,国内外都很有名。我们要使古老的水利工程发挥更大的作用啊!”

在伏龙观毛主席观看了都江堰水利工程沙盘模型和都江堰灌溉区域图,毛主席弯着腰,看得很仔细,边看边听解说,不时还用手指着一个个水利工程询问。当张建忠处长介绍到都江堰溢洪排沙时,毛主席说:“这里修个闸不更好吗?”大家听了都赞同毛主席的想法,异口同声地说:“主席考虑的很周到。”

张建中接着指着沙堰说“每年岁修,就在这里挖沙淘石。”“那一百万年以后,成都平原的沙石就没处堆了。” 毛主席说得很风趣,说得大家都笑了也没有了紧张的感觉了。笑声中大家陪同毛主席步出伏龙观大门沿梯而下。

从伏龙观石梯下来后毛主席准备登车,陈彬赶快过去准备为主席开车门,请主席上车时。离堆公园内组织上安排游园的群众,有人发现了毛主席从伏龙观石梯上下来,大声欢呼“毛主席!”人们一传十,十传百的从各方拥了过来,这时毛主席转身向着欢呼的群众挥手走过去,陈彬又落在了后面。中南海专职摄影师抓住了这一瞬间,按下了快门。由于拍摄角度的原因,毛主席向群众挥手挡住了他的脸,这张照片一直没有公开,现在才有机会和大家见面。

下午五点,主席在井福街食堂用餐。这里几天前才接待过少奇同志一行人。

摆了三张四方桌,实际上只坐了两桌。同毛主席一起用餐,对县委领来说还是第一次,大家都难免有些拘谨和不自然。毛主席平易近,入座后他先给座在旁边的陈彬散了一支香烟,陈彬一看是红锡包。然后,毛主席又向同桌的每人散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后,气氛一下子自然轻松了许多。毛主席向陪同的同志问道:“你们四川啥子叫龙门阵?”

一时,大家都回答不上来。陈彬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副县长程斗南,程斗南是本地人,程斗南明白陈彬的意思,他引经据典地回答说:“四川大户人家的房子前面,好多人家都有道大门,外面的人有事情来找主人家时,一般不能先进主人屋里,而要在大门口,与看门的人把该说的事、该问的话说完,等看门的人向主人禀报。久而久之习惯上称为摆龙门阵。”

虽然回答的有点拘谨,但毛主席听了程的回答后却很满意,点了点头,“说得好,说得好!”毛主席风趣地对大家说。



毛主席又很随和看看大家,诙谐地笑着问:“今天谁请客?” 李井泉说:“我请客!”,温江地委书记宋文彬也不甘落后,接着也说:“我请客。”。作为东道主的陈彬和王宝玉也异口同声说:“主席来灌县视察,应当我们请您!”毛主席哈哈一笑:“还是我请客吧!” 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

接着毛主席转脸向坐在自己旁边的陈彬叮嘱道:“今天来到你们这里,吃当地的饭食就行了,不要特别做准备。”

当天,厨师们为首长们准备了近十盘菜,其中,主菜有回锅肉、红烧肉、豆瓣鱼、白果炖鸡、红油凉拌鸡块、红烧狮子头、清汤浮圆子、石磨豆花、油炸花生米等,喝的酒是四川泸州老窖。

这时毛主席又与坐在身边的陈彬、王宝玉亲切地拉家常,问他们是哪里人?来这里习惯吗?有几个小孩?“陈彬说:“我和王县长都是山西离石人,都是李政委的老部下,到四川八年了,这里生活比山西好。孩子们都在上学。”毛主席听了点了点头,看了李井泉一眼,意思是这些干部都是你的兵,从晋绥带到四川来的。
菜饭上桌后,陈彬看见主席喜欢油炸花生米,就赶忙将花生米碟子换在主席面前。
席间主席还向陈彬询问了全县人口,土地面积、农业生产等情况,还问到群众吃大米还是吃苞谷?当他听说平坝全部吃大米,山区以苞谷为主。毛主席高兴地说:“这个地方条件好!”

席间主席还端起小酒杯和陈彬等陪同人员干了一杯酒。陈彬和王县长也代表灌县敬了主席一杯酒,毛主席愉快地干了一杯。喝着浓郁香味的泸州老窖酒,毛主席感到十分满意。陈彬看这顿饭主席吃得非常满意,便终于放下了久久忐忑不安,生怕主席吃不好的一颗心。服务员前后给毛主席倒了三杯酒。是装六钱酒的杯子,毛主席喝了两杯半。

吃完饭后,招待员刘祚昌恭敬地向毛主席递上热毛巾。然后,为每位首长上茶。毛主席端上茶杯边喝茶,边与大家聊了起来。当毛主席知道后边厨房忙活了一天的厨师们也想见他,就让陈彬把厨师们叫出来,王志忠带着大家排成一排站在毛主席身边,毛主席看了看说:“你们是七个人。”然后,毛主席亲切地问道:“你们入团没有?” 高文寿回答说:“入团了。”毛主席对高文寿说:“你像个大哥哥,要把小弟弟(指其他服务员)带好。”毛主席指着面前的几个年轻招待员又问道:“你们是哪里的人?”站在旁边的刘祚昌连忙答道:“我们都是灌县本地人。”毛主席又问道:“你们相信不相信共产主义?”大家都回答说:“相信!”



毛主席还非常关心问,公私合营企业的经营、职工收入和生活情况。刘祚昌回答:“公私合营以前,好多工人干了活路拿不到钱。现在,人人都拿工资,收入有了保障,最满意的就是工人。”,“公私合营以后,私营老板都分别做了安排,他们有的当经理,有的作门市部任。”刘祚昌补充道。

毛主席席转过头,看到饭桌上酒瓶中剩余的泸州老窖酒,用手指着问:“有没开过瓶的酒算不算钱?像这些剩下没喝完的酒怎么算?”

刘卓昌回答说:“喝了多少算多少,没有开过瓶的酒不算钱。”“这样就好,没有开过瓶的酒怎么能算钱呢?人家没有吃过嘛。很好!很公平!”毛主席点头称道。 

毛主席又问:“今天这顿饭该付多少钱?”“我们还没算。”“那我们把饭前付给你们吧!”“我们不收你们的饭钱,我们向县委收钱。”毛主席和厨师曾建成、张金良等每一个职工握手,表示谢意亲切地并说:“你们辛苦了。”

主席来灌县的消息,因其在在离堆公园已与群众见了面,不大的县城,这个消息很快不胫而走,当毛主席吃完饭走出井福食堂的时候,又被守候在门外的群众发现,人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地涌向井福街。

当时正值灌县中学放学,两千多群众把井福街食堂围得水泄不通,人们欢呼着竞相争睹领袖的风采,人们的眼里闪动着激动的泪花。工作人员赶紧疏通通道,主席走在前面,以习惯的手势挥手,左右各走了十来步“大家好!”招呼了群众。人们沸腾了!整条街道沸腾了!人群中有的雀跃、有的振臂欢呼,更多的人则是激动的泪水尽情的流淌。人群黑压压的一片,但秩序很好。

负责现场保卫工作的县公安局副局长骆朝品事后对人说:“当时人多也很很挤,但秩序一点不乱,而且听从指挥,主席向左边走时,左边的群众自然的让出通道,当主席向右边走过去,向群众招手时,右边的群众又让开,生怕挤着主席。”
陈彬、王宝玉这时又赶快挤到小车门旁,轻轻为主席把车门打开,主席走到车门旁,微笑着向群众招手致意许久。上车后还轻轻地对陈彬叫了一声:“陈彬!”并挥手告别。陈彬、王宝玉小心地关上车门。汽车启动以后,人们自动让出一条通道,人们还隔着车窗向主席挥手,还有不少后来的群众跟在汽车后面跑了好长一节路。



天快黑了,主席的车队开走了,人们久久不愿离去,相互诉说自己的感受。在回成都的路上车队出了观凤楼,主席看见路旁麦田里有社员在劳动。主席示意叫车停下。下车后,走过路边的小石桥,朝麦田走去,这里是新城乡莲花一社。在主席视察日程中并没有这项安排,因而县委的保卫方案中的点和线的安保布置,并不包含这里,没有对这里安排警卫,是毛主席临时决定下车,他是想看看老百姓真实生活的。



这是灌县新城乡莲花社(今都江堰市幸福镇)。社员冉贵全第一个看见毛主席,他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毛主席跨进麦田,绿葱葱的麦苗簇拥着毛主席。毛主席用手拨开麦苗,看见麦田里还有杂草,就和蔼地对冉贵全说:“要把草除干净。”冉贵全不好意思地点着头。毛主席又问:“这么好的庄稼,一亩能收多少斤?”由于紧张,冉贵全一时回答不上来,毛主席伸出四个指头,说:“400斤吧?”“差不多,每亩四百二三十斤。”这时,社员们都围拢来,凝望善毛主席。毛主席用浓重的湖南口音和大家摆谈起来。社员们虽然有点听不懂,但感到格外亲切。毛主席问:“割了麦子种什么?”“种水稻。”社员回答说。“水稻一亩能打多少斤?”“600多斤。”

毛主席听了很高兴,对大家说:“400多加600多就是1000多,那可了不起哟!”领袖的赞扬说得大家心里热呼呼的,给了大家无限的鼓舞。接着,毛主席又高兴地问大家:“粮食多了,你们打算怎么办?”“卖给国家。”“卖给国家,你们赞成吗?” ,“当然赞成!”社员们异口同声地说。毛主席哈哈一笑,指着冉贵全,风趣地说:“我看你就有些不大赞成吧。”引得大家全乐了。冉贵全吭哧吭哧不知怎么对答,正想再说些什么,毛泽东已迈上田坎。



晚风轻拂,田埂上的蚕豆花儿散发出阵阵馨香。毛主席踏着田坎小路,快步地向一块嫩绿绿的的苕菜田走去,苕菜尖肥肥胖胖的,又嫩又绿,十分讨人喜爱。苕菜田里有几个女社员在摘苕菜。毛主席边走边问:“你们在摘什么哟?”“摘苕菜。”几个女社员一边回答,一边奔向毛主席。毛主席说:“我帮你们摘好不好?”说着,就跨下田,弯腰和社员们一起摘苕菜。妇女们看到毛泽东这么慈祥这么亲切,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拘束感顿时没有了,和毛主席摆起了龙门阵。
天快黑了,社员们簇拥着毛主席朝公路走去。几个小学生无拘无束地紧跟着毛主席身边,毛主席看着这些天真烂漫的祖国的未来,微笑着从小溪边摘下一朵打破碗花花交给一位小学生,笑着说:“要打破碗哟。”小学生被逗乐了。



毛主席和社员们握手告别。社员们流着热泪,情不自禁地喊着:“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坐进汽车,一只手从窗口伸出,频频地挥动着。汽车远去了,社员们望着远去的汽车久久地站着,爱戴伟大领袖的肺腑之声久久地在天空回荡。

当天晚上,莲花社召开社员群众大会,社员们一致要求将“莲花社”更名为“幸福社”,要永远不忘毛主席带来的幸福。

毛主席视察离开后,王县长感慨对陈彬说:“陈政委,你提出的这个方案,真正的让我佩服!”,“能安全顺利完成接待任务,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和毛主席握过手、同桌吃饭、饮酒,毛主席还和我交谈,还吸过毛主席发给的香烟,毛主席上车我为他关车门前,他还轻轻的叫了一声:“陈彬!”。他老人家的记忆力,这可是一般人不能及的。”陈彬总结了接待领袖的体会是:

周总理关怀都江堰,

总司令喜吃豆花饭,

少奇同志吃饭掏钱,

毛主席下田问亩产。


        陈探许:推荐

        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