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史志老区> 史志文库

成都的解放
来源:长征书院微信平台   作者: 长征书院   更新时间:2019-09-29   浏览:958
   再过两天,就是“国庆节”了。对老成都人来说,成都国庆是一个时代的符号,它唤起了很多市民的激情记忆和岁月情怀。

天下已治蜀后治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当时尚有一部分国土仍在蒋介石的反动统治之下,而大西南的局势最让他放心不下,四川在整西南格局中又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是因为辛亥革命始于四川的保路运动,以后历经二次革命、护国、护法之役,四川早已是一个独立王国,军阀多如牛毛,早在二三十年代就有金木水火土五大军阀之称,他们割据一方。
    抗日战争时期,蒋介石入川,苦心经营多年,各种派系林立,使得四川的局势更为复杂。而且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解放四川的任务就更为艰巨。
    194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主席亲手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54门礼炮齐鸣28响,向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这时的成都,还在国民党统治之下。1949年11 月30日凌晨,蒋介石从重庆白市驿机场乘飞机到成都,住在北校场中央军校校长官邸。

                    成都战役摧枯拉朽

    1949年12月初开始,国民党部队从川北、川南、川东、川西等方向朝成都集结,试图与解放军展开最后一搏。解放大军则采取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行动,势如破竹一路解放了广元、平武、南充、绵阳等城市,进行成都战役。
    12月9日,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西南军政长官分署副长官邓锡侯、 潘文华三位川军将领率部在彭县(今彭州市)通电起义,在彭县龙兴寺总指挥总联名通电起义,功不可没。
    12月10日下午2时,蒋介石在凤凰山机场登机升空,向台湾孤岛飞去,从此永别大陆。


    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二野、一野的迅速合围,解放大军从东南北三面逼近成都。国民党胡宗南等部共19个军、52个师,完全陷入解放军大包围圈。
    为了消灭盘踞在成都的国民党反动势力,早日解放成都、解放四川,毛泽东主席亲自点将,刘伯承、贺龙挥师入川。
    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野、二野分成两路大军从南北两线迂回包围四川:一路即南线,由刘伯承挂帅,邓小平任政委,整个二野由南京、芜湖、安庆等地向西迂回,由湖南进入四川之酉秀黔彭,进而攻占重庆;另一路即北线,由贺龙挂帅,整个一野十八兵团由甘南、陕南出动,经四川绵阳,向西南进军,进而攻占成都。
    当时,担负成都解放任务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司令员叫周士第。他是北伐先锋,铁甲车队队长,八一南昌起义时的师长。除了周士第,随同贺龙解放成都的我军高级指挥员还有王维舟、李井泉、胡耀邦,他们都是能征惯战、军政兼优的常胜将军。他们将给蒋介石最后一击,把红旗插到天府之国的四川。


    12月5日晚,蒋介石召见刘邓潘,迫刘邓潘去台湾,被刘邓潘拒绝。
    12月9日夜间10时,时任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的卢汉决定接受八项和平条件,率部发动起义,并向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发出《云南起义通电》。
    12月10日,驻灌县的潘文华到彭县,参加研究起义大事。
    12月19日,川湘鄂绥靖主任宋希濂向川边逃窜,在峨眉以西金口河被俘。
    12月23日,胡宗南由成都起飞,逃往海南岛,成都防卫总司令盛文深夜由成都潜逃。
    12月24日,国民党军第15兵团司令罗广文(陆军中将)率所部2.2万余人在郫县安德铺起义。
    12月27日,胡宗南的精锐部队国民党第五兵团司令李文以下5万余人投降。
同日,南北两线解放军在成都附近胜利会师,宣告成都解放。
    由于刘邓潘的起义,加之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我二野、一野的迅速合围,解放大军从东南北三面逼近成都,国民党胡宗南等部共19个军,52个师完全陷入解放军大包围圈。

                     入城仪式盛况空前

    12月28日,贺龙总司令员及其总部抵达新都,令部队休整,贺龙的司令部驻扎新都县桂湖公园。29日,成都市民看到了解放军先头部队;30日,千年古城举行了盛况空前的解放军“入城式”。
    入城式队伍的前导,是中共川西边临委会留蓉工作部地下党人员。他们高举毛泽东、朱德等画像乘车带路。紧接着是参加欢迎仪式的起义将领刘文辉、邓锡侯、裴昌会、罗广文等人。其后是率部入城的贺龙、李井泉、周士弟、王新亭等解放军将领,乘坐13辆美式吉普车和小轿车。


    12月29日,成都是不眠之夜。无数人兴奋地写标语、扎彩灯、学新歌、扭秧歌……当然也有许多不能逃台湾的人,在惊恐不安中苦熬漫漫长夜。这一天,成都市督院街国民党四川省政府所在地,解放军的红旗已经高高地挂在旗杆上随风飘扬。
    12月30日上午9时整,贺龙一声令下,军乐队首先奏起“向前,向前,向前!”的《解放军进行曲》。入城式在震天军乐声、口号声、鞭炮锣鼓声中隆重开始。18兵团第60军,在入城式总指挥张祖谅军长带领下,向成都市区开进。
    30日,成都市各界123个单位组成四川省会各界庆祝解放大会,欢迎解放大军胜利进入成都。在歌声、口号声、鞭炮声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仪开始,30万群众夹道欢迎。


    入城队伍的先头是仪仗队高举五星红旗,后面是20面红旗飘扬的方队。再后有13辆大卡车,第一辆车上载着毛泽东和朱德巨幅画像;第二辆车上载着鼓号齐鸣的军乐队;第三辆车上载的锣鼓队;接着的车载着“庆祝四川解放!”、“庆祝成都解放!’’的黄字大红旗和五星红旗。再后面前后行军序列依次是:装甲兵团、重炮兵团、步兵团、车队、马队、后勤部队、轻便队……入城队伍长达4公里,先头部队已进入市中区,后面的部队还未动身。
    这天,成都街头人海如潮。街道两边,都挂起了五星红旗、红灯笼。从北门驷马桥起,民众欢呼、鼓掌、唱歌、跳舞……鞭炮声和锣鼓声震天动地。成都地下党组织的四川大学、华西大学和石室、蜀华、协进等37所中学联合筹备的“庆祝解放”的宣传队、秧歌队、歌咏队,分4个区在各主要街口庆祝宣传。
    有些在高唱“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有些在唱秧歌调:“老头戴顶破毡帽,姑娘穿起花袄袄,走起路来忸忸怩。解放的人民翻了身,大家都跳,大家都来跳!”
    那时,街道两旁人群中,还有不少冷眼旁观心存狐疑的士绅富商;也有无数摘掉帽徽却依然穿着国民党军服、眼含敌意的散兵游勇。
    解放军首先进入驷马桥,到达北门大桥外簸箕街口。入城部队途经簸箕街进北门,过北大街、草市街、玉带桥、顺城街、提督街、总府街、春熙路、上东大街、盐市口、东御街、西御街、祠堂街等主要街道,最后汇集少城公园。
    入城部队先头队伍一辆吉普车中坐着贺龙,他浓黑的八字胡分外显眼。他穿着和战士同样的棉军装,外披一件皮大衣,频频招手。贺龙领头的这支队伍,经西御街、祠堂街、东城根街,到了幽静商业街一座古香古色的高楼前停住。这是原国民党励志社,成了贺龙到成都后的司令部(后为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所在地)。


    从30日上午9时一直到下午4时,解放军入城的各路行列一直在欢迎人群中缓缓移动。直到黄昏,千年古城的成都还在沸腾中。
    这时的成都极为混乱:满城有大量的流浪人员、散兵游勇、袍哥大爷、地痞流氓、乞丐、妓女等;暗藏敌特分子随时要“乘乱世建奇功”破坏捣乱。
    入城式当天夜里,成都城里便出现了打冷枪、打信号弹、向解放军扔石头、杀人放火等事件。第二天早上一位解放军司务长上街买菜,途经东门大桥突然被人抓住毒打后扔进府河里。在商业街驻地,还抓捕几个形迹可疑要暗杀贺龙的人。
    入城式后第三天是1950年元旦,贺龙在顺城街蓉光大戏院新年联欢会上,铿锵有力声音地说:“成都是解放战争中继北京和平解放以后,保存下来最无破坏、最完整的一座大城市,这是奇迹!”
    12月30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祝成都解放》。31日,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治委员命令,成都市实行军事管制,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命李井泉为主任,周士第等人为副主任。
    至此,祖国大陆除西藏外已全部解放。成都的解放,标志着国民党残余匪首已最后被赶出中国大陆。史册上把这一天定为成都解放日。1950年4月四川全境解放,随即四川建立各级人民政权,从此揭开了四川历史的崭新篇章。

                     黎明前的血腥屠杀

    1949年8月29日,西南军政长官公署举行扩大会议,胡宗南、王陵基、刘文辉、杨森、谷正伦、贺国光、王瓒绪、邓锡侯、孙震、潘文华、宋希濂、罗广文、李弥、何绍周等30余人参加,蒋介石、蒋经国亲自到场,作死守四川的部署。
    不久,川湘鄂绥靖主任宋希濂在恩施组织"川鄂湘黔最高决策委员会",四川的酉阳、秀山、黔江、彭水、武隆、南川划入管辖范围。这胡宗南和宋希濂两位反共专家,都是黄埔一期生,跟随蒋介石征战多年。12月1日胡宗南部主力到成都附近集结,妄图进行川西平原决战。
    与此同时,四川省主席王陵基组织"四川反共救国自卫军",自兼总司令,各区行政专员兼总指挥,各县县长兼司令,而成都防卫总司令盛文则是胡宗南的心腹干将。成都稽查处长周迅予,省保安司令部警保处长吴守权,卸任省会警察局长刘崇朴,均由胡宗南任命为反共救国军各纵队司令,纠集武装特务,组织游击,抗拒解放。
    为了镇压人民革命,就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日子里,胡宗南命令盛文公布了"十杀令",共产党员进步人士杨伯恺、王干青、于渊,四川大学学生余天觉、华西大学学生毛英才(女)等30余人被害于成都通惠门外十二桥。这就是震惊巴蜀的成都十二桥惨案,又称一二·七大屠杀。

    1949年12月初,"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和军统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等乘军用飞机逃往成都。他们在军统成都稽查处长周迅予的东门街公馆内秘密召集了吕世鲲、杨超群、何龙庆等军统蓉站领导人开会研究屠杀位于将军衙门的四川省特种委员会(简称“省特委”)看守所内的在押政治犯。
    军统蓉站奉毛人凤指示,将36名在押重大政治犯造册,报送省特委秘书长徐中齐转毛人凤。此36人中,大多为1947年“六二大逮捕”、1948年“八二〇大逮捕”、1949年“四二〇大逮捕”及1949年1月中共川康特委遭破坏后被逮捕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员及其他进步学生和民主人士,此外还有该时期从成都周边各县特务机关解送省特委的政治犯。这36人中,中国共产党党员14名,中国民主同盟盟员13名(其中8名也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或中国共产党外围组织成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员3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外围组织成员7名,其他青年及民主人士7名。
    枪决名单上的人员有:杨伯恺 杜可 曹立中 于渊 龙世正 杨辅宸 王干青 彭代悌 姜干良 晏子良 刘仲宣 陈天钰 许寿真 云龙 吴惠安 毛英才 张大成 张维丰 黄子万 余天觉 张垣 王侠夫 缪竞韩 徐茂森 曹鸣飞 田宗美 徐海东 谷时逊 方智炯 高昆山 王伯高 黎一上 严正 刘骏达 王建昌 朱君友。
    12月7日夜,稽查处中队长唐体尧率武装特务16名来到将军衙门看守所,将32名政治犯押上刑车驶达外西十二桥。当时十二桥西南200多米的乱坟坝内留有抗日战争时期修筑的防空壕,屠杀便在防空壕内进行,32名政治犯被特务用刺刀和手枪杀害,并被就地仓促掩埋。12月8日上午6时,特务从十二桥赶回省特委复命。
    十二桥烈士就义后20天,成都解放。成都军管会立即组织力量在抚琴台王建墓(现永陵)墓道和十二桥掘出死难者遗体。1950年1月4日起灵封柩。
    12月19日,成都市各界人民在支矶石街层板厂停柩处,隆重公祭外西十二桥、抚琴台烈士,川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任王维舟代川西北军政委员会主任贺龙主祭,党政军民各界代表及群众千余人参加。
    12月20日,将烈士们(连同被杀于王建墓墓道的刘仲宣、云龙、彭代悌和在重庆渣滓洞牺牲的周从化烈士)的遗骨迁葬于青羊宫烈士陵园(烈士陵园地址现属文化公园)。
    对于美籍华人、”现代李冰父子“后代张良羽女士来说,成都通惠门十二桥是她小时候就很熟悉的地方。她每次回成都老家,都要到十二桥去。
    2019年10月中旬,张良羽女士再次回到了成都,又一次探访了十二桥烈士墓园。原来,她的父亲张世龄(曾担任省水利局和都江堰流域管理处工程师)也为成都的解放作出了贡献。
    张良羽女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龄人,她的父亲为成都的和平解放不顾个人安危,曾挽留成都市长冷薰南,掩护孙中山机要秘书、中共四川地下党领导人李筱亭,保护了成都的市政设施,让解放军接管了一个完整无损的成都市。接着,张世龄和18兵团的官兵一起奋战在新中国成立后首次抢修都江堰的工地上。
    十二桥惨案发生后,张良羽的父亲还协助李筱亭寻找烈士遗体。随后,张世龄用修建水利工程的标准设计修建了成都市十二桥烈士陵园,并参加了由李筱亭主持的烈士遗体葬礼。

附:
                     成都战役

    成都战役是第二次国共内战后期的一次战役,发生于1949年12月,通过此次战役,刘伯承、邓小平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在成都平原歼灭胡宗南所率领的国军30余万人,进占成都。
    通过成都战役,解放军基本歼灭了退往西南地区的国军主力,国军在成都战役后不久最终退出大陆,蒋介石自成都飞往台北后,终生没有再回到大陆。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了。但蒋介石却抱着最后的幻想,收集残兵败将数万人逃到四川,企图建都重庆,割据西南。从1949年12月初开始,国民党部队从川北、川南、川东、川西等方向朝成都集结,试图与解放军展开最后一搏。而解放大军则采取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行动,势如破竹一路解放了广元、平武、南充、绵阳等城市,进行成都战役。
    1949年12月16日,解放军攻占乐山、夹江,17日又攻占峨眉、洪雅,19日攻占名山。第三兵团攻占简阳、邛崃、大邑等地,从而完全切断了敌人逃往康、滇的道路。
乐山解放,标志着打开了通往成都的南大门。
    胡宗南将其主力第五、第十八兵团置于新津至成都一线,第七兵团置于德阳、三台地区;将第十六兵团及第十五、第二十兵团残部,集结在金堂、彭县地区和其主力靠拢,并在新津地区构筑工事,准备作垂死挣扎。
    1949年12月22日,胡宗南在新津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以主力分路向西昌方向突围逃跑。但是,胡宗南自己对突围行动都毫无信心,第二天,就乘坐飞机逃往海南岛。从此,敌人内部一片混乱。邓小平、刘伯承发出命令:“胡宗南集团退路已断,必作最后挣扎,务必将胡宗南的部队歼灭在成都地区。”根据指令,各部立即调整了部署。16军首长研究决定:令46师立即前往蒲江东北之中兴场、高桥地区;48师占领百丈、黑竹关、大兴场一线各要点。全军形成三角配置,牢固控制敌人可能向西、向南突围的退路。实际上,敌军第五兵团已被包围在新津、大邑、邛崃、蒲江的菱形地带间的高山铺、西来场、蚂蚁山周围20公里的地区内。
    12月24日下午,敌第五兵团司令长官李文组织7个军的兵力,一路由崇庆(现崇州)地区向邛崃、大邑方向突围;另外一路由新津地区向西突围。25日凌晨,急红了眼的李文亲自组织四个军的兵力,绕过邛崃,转向蒲江以北的寿安、西来、复兴一线突围。解放军16军决定立即调整部署以攻为守,将敌人分割包围。48师除留少数部队控制名山百丈、黑竹关交通要道,主力全面展开,向邛崃地区进攻,并主动协同46师向西来镇攻击。46师向敦厚场、朝阳寺、军田坝方向出击;47师由丹棱向蒲江以东的寿安场进攻。渐渐地,李文的部队被压缩、分割包围在西来、军田坝、松华、敦厚、寿安场等区域。
    25日,解放军以6个团的兵力,东至蒲江寿安场,西至青石铺,北至邛崃南侧,在几十里宽的战场上,与敌企图夺路突围的4个多军编制的部队展开激战。在川西坝上,到处可听到枪炮声和喊杀声,捷报不断向军部传来。48师从左翼快速北进,先后在青石铺和邛崃南面的南河坎歼灭一股敌人,发现北面已由十二军控制,即由南北向复兴场方向前进。而右翼是46师137团单独出击,在寿安场附近歼敌1个团。46师136团从早晨开始就与比136团多数倍的敌人接触。该团除令二营少部兵力控制高桥东北、走马埂附近要点外,其余各营、连从三四个方向分多路向敌猛冲,敌人突然遭此猛击,也不知道解放军有多少部队,顿时大乱。各营连立即冲入敌群,至15时就俘敌2000余人。46师为了迅速击退敌人,堵住逃敌,急令进至高桥的138团跑步北进,加入战斗。到黄昏,136团攻占了敦厚场、两河口等地区,138团抢占了西崃场东北诸个无名高地,与敌形成对峙。
    入夜后,敌人仍不甘心失败,集中优势炮火,向138团阵地猛烈轰击,并成连成营地轮番进攻,企图从该处打开一个缺口。138团二连、九连多次将敌击退,但敌之炮火和攻势不见减弱。团首长考虑敌人太多,单纯从正面抵抗很困难,决定由三营副营长、全军著名战斗英雄桑金秋同志,率七连从左面利用敌之翼侧和间隙,插入敌后袭击敌人。该连秘密插入敌阵内10余里后,突然行动攻占两个山头,先后俘敌一个营和两个连,并组织火力射击敌炮兵阵地,同时不断地变换位置打信号弹、吹军号,使敌认为解放军主力已插入其纵深,不得不停止正面进攻。
    当夜,军首长研究决定暂停进攻,待主力到齐后,再发动总攻。26日拂晓,在猛烈炮火的支援下,136团除一个营由正面向干溪沟、马福店进攻外,团主力由右翼向张祠堂、军田坝方向进攻;138团由左翼向龚店子方向进攻,一举突入敌阵。
    此时,敌人已无力抵抗,军心动摇,我46师立即进行大胆穿插分割。战至15时左右将敌人分割围歼于军田坝、马福店、龚店子地区。毙伤敌人包括27军军长、一军参谋长在内的1000余人;48师在复兴场包围歼灭敌一、三军残部,俘敌2000余人。军部即令47师主力迅速向固驿镇、高山镇方向进击,协同友邻歼敌。该师于27日晨北进途中,得知固驿镇、高山镇附近之敌已被友邻歼灭,但在童桥方向仍有枪声,马上主动向童桥方向前进,发现敌53师仍在那里顽抗,遂投入战斗,一举突入童桥,俘敌2000余人。
    经过3天的激战,敌人第五兵团的七个军5万余人被解放军一一击溃,战至27日,兵团司令官李文只好下令,剩下的万余人缴枪投降,他也成为一名官衔最大的俘虏。至此,成都战役胜利结束,也预示着成都解放的到来。

                     长征书院微信平台
总      编:李    崎
顾      问:卞再斌    王克明
主      编:王丹萍
编      辑:余泽磊    肖    莉
组      稿:刘   勇     刘晓勇    刘敏建    祝富兴
投稿邮箱:1429145628@qq.com
                   29728020@qq.com
电       话:13608199388(创始院长李崎)
                  13882102534(法人代表王丹萍)
                  028-86370646(办公室)
长征书院欢迎红色文化爱好者提供稿件内容
感谢您对红色文化建设的支持
传承长征精神,
争做长征精神的宣传者、教育者和实践者

平台运营:成都轩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网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