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祖国您好> 延安精神

【老照片故事】“杨瞎子”的故事
来源:守望红色文化   作者:郝文俊   更新时间:2019-07-22   浏览:1003



永恒的党史瞬间 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杨瞎子”的故事


文·汾川水


《边区群众报》



  《边区群众报》创刊于1940年3月25日,由大众读物社领导,社长周文。该社以“供给边区识字少的群众以文化食粮,并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准,以开展新民主主义的文化的启蒙运动”为宗旨。

   3月25日,周文将第一张《边区群众报》的清样送到毛泽东的办公桌上。毛泽东看到清样后非常高兴。他仔细审阅后,挥笔批示:“还是在群众二字上下功夫,作文章。”毛泽东还在报名下划了一杠,写上:“还是叫《边区群众报》好!”他当即题写了三幅报名,送周文带回选用。

   《边区群众报》作为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的机关报(1941年5月13日后又成为中共中央西北局的机关报),坚持“实事求是,着眼于群众”,具有鲜明的大众化特色,文章短小精悍、具体扼要、通俗简洁、生动活泼,做到了让识字少的人能看懂,不识字的人能听懂,因而成为一张群众喜闻乐见的报纸。在陕甘宁边区曾经广泛流传着这样一个谜语:“有个好朋友,没脚就会走;七天来一次,来了不停口。说东又说西,肚里样样有;交上这朋友,走在人前头——打一报名。”谜底是《边区群众报》。

   1947年3月,国民党胡宗南部进攻延安,《边区群众报》社随中共中央西北局机关转战陕北,报纸一直没有停刊。

   1947年6月2日(农历4月14日),《边区群众报》第2版发表了著名诗人闻捷撰写的战地报道《我们的人民》,真实记录了陕北父老滚烫的血性和在敌人面不屈不挠、视死如归的斗争精神。

   闻捷(1923.6—1971.1.13)是与郭小川、贺敬之齐名的当代著名诗人。原名巫咸,又名赵文节,江苏丹徒人。因父亲早逝,家境困难,小学毕业曾到南京一煤厂学徒。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这个15岁的孩子辗转到武汉参加抗日演剧队并更名巫咸,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40年,巫咸赴延安,他在陕北公学学习的同时在陕北文工团工作,并更名赵文节。在此期间,他刻苦学习,努力写作,常有新闻、剧本、诗歌等作品发表,开始使用闻捷作笔名。1945年起,闻捷正式调入《边区群众报》,任记者组组长。解放战争时期,作为记者参加解放西北的战斗。



   1947年6月2日《边区群众报》发表著名诗人闻捷撰写的战地报道《我们的人民》


《我们的人民》


我们的人民,是久经锤炼的钢。我们的人民,不怕任何考验。谁如果怀疑,那就到敌我斗争的生死战线上去看看!

   敌人侵占安塞旧城时,曾经企图用一个营的兵力,从永丰窑子抄袭我某地的军火工厂。盲目的敌人没有辨别山路的能力,他们捕捉了黄柏梁的王四老汉,用刺刀威逼着他带路,命令是:“好好带,带错一步杀头!”敌人的命令对于我们的人民是无效的,我们的人民只忠实执行自己军队的命令。王四老汉所考虑的不是自己的生或死,而是怎么才能蒙骗敌人永远找不到自己的军火工厂。于是,他默默地带着一营敌人,从这座山爬到那座山,从这条沟转到那条沟。在二十里路的范围里,做了一天循环旅行;天黑的时候,他又把敌人带回到原地。当敌人因失望而发怒用枪托来惩办他时,他没有畏惧,反而诙谐地说:“你们太凶狠了,我被吓糊涂了,我们八路军就没有你们这号作风!”

   哦!还有,史家沟的杨步均,这个可敬的青年农民。当敌人败退,命令他往延安带路时,他激愤地反问敌人:“你们从哪里来的?你们能从延安来,为什么不能往延安退?”敌人打破了他的脸,他挣脱了敌人的手,跑过河滩,涉过延水,想翻过对面山头到自由的地区里去。残暴的敌人集中了五十多支枪来射击这个手无寸铁的活靶,但是杨步均没有被敌人吓得站住。他感到自己的衣服阻碍着他的行动,就把衣裤一块块撕去,在敌人的面前露出自己清白的身子。在敌人密集的射击中,四周山头撞击着他的吼声:“我一不一给一你一们一带一路!”直到敌人的子弹射进他的小腹,剥夺了他的生命为止。

   为什么我们的人民在敌人刺刀下选择了“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道路呢?这个问题只有我们的人民答复得最完善。一个敌人的士兵,在延河湾街上学着他们法西斯头子的姿态,用枪逼着杨瞎子这个70岁的老人,傲慢地问:“中央军好?八路军好?”杨瞎子听见了敌人的枪栓声,但是,他又听见了乡指导员往日给他挑水、推碾、劈柴的喘息声……于是,在这生死关头上,他倔强地回答了敌人从枪口底下发出的问话:“八一路一军一好一!”这个敌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尖声吼叫:“你说什么?”杨瞎子重复了自己刚才的回答。“什么?你敢连说三声!”杨瞎子觉得冰冷的枪口碰在自己的胸膛上了。但他没有动摇,闭上眼睛大声喊道:“八路军好!八路军好!八路军好!”这个被法西斯麻醉了的士兵在正义面前被征服了,他放下枪低声说:“老头,你对我这样说不要紧,见了当官的可不敢啊,当心脑袋搬家!”杨瞎子说:“就是脑砍了,还是这个话!”

   我们的人民永远是我们的,我们的人民是不朽的。

   这是一篇催人泪下的战地报道,这是给我们带来许多思考的历史事实。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坚持走群众路线,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干群一致、军民一致、官兵一致,军队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人民,人民用母亲般的情怀爱护子弟兵。这种生动局面,感人肺腑,历久弥新,长留人间。


       来源:守望红色文化(延安市延安精神研究中心)

文·汾川水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