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祖国您好> 传统文化

忻州故事:回过头来再细细品品艺人杨银旺
来源:晋绥网   作者:郝洪振   更新时间:2020-03-09   浏览:702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哪也不如忻州。”

“来了忻州,没到过忻州北城楼、没吃过忻州茭子鱼、没听过杨银旺说书,就不算您来过忻州。 ----杨银旺



杨银旺, 1950 年出生在忻府区合索乡东呼延村童年是在姥姥家度过的,姥姥爱热闹,每天晚上家里总是围着一圈人,听村中识字的人讲古书,讲的人绘声绘色,听的人如醉如痴,杨银旺的舅舅耳濡目染,也会来那么几句。可惜舅舅是残疾人,据说小时候站在房顶上看飞机不小心摔下来成了拐子,但就是这拐腿舅舅的缺陷,成为了杨银旺的模仿点,每天舅舅在前拄着拐棍,他在后面也一扭一扭,生气的舅舅转过头来就给杨银旺一拐棍,嘻嘻哈哈地奔跑中也显露出他从小表演的天赋。

最初表演的挨打,让杨银旺初次尝到演戏也会“吃亏”,但艺术的魅力不可阻挡,舅舅手中的莲花落,母亲口中的“青线线,蓝线线”,每每让他魂牵梦萦,回味无穷。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年代,杨银旺又见了“大”,村中来了盲艺人表演队,破三弦,烂椅子,昏暗的马灯,黑压压的人群,让杨银旺至今铭记在心。“我是忻州的卢喜和,家住三间烂西房,娶下一个黑老婆,将将就就过时光…”,当年就是这个叫卢喜和的盲艺人,唱着家长里短通俗易懂的鼓书,影响着杨银旺今后一步步走上了不计较个人得失的曲艺人生。

在杨银旺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村里办起了宣传队,这让成绩不怎么样但以出洋相闻名的杨银旺有了施展的机会,相声《巴拿马运河起风暴》到县城首次亮相就获了奖,尝到了胜利果实的他兴奋不已。紧接着鼓书段子《拦花轿》,虽没有伴奏,也没有大鼓,但站在台上干吼的同时得到台下观众的掌声,也让杨银旺豪情满怀,激情四射。初中时期,学校的宣传队办的有声有色,杨银旺尽展才华,三弦、快板,既能说,又能唱,还会编,深受师生的欢迎。

浑身衣裳,自带干粮,嘴巴一张,戏就开张,满腹才艺的杨银旺被老师们认定他与曲艺的关系是天生一对自由恋爱,这样的组合是不可被埋没的,正当老师们商量把杨银旺送到音乐学院进修时,那场运动来了,被学校当成“宝贝”的他直接回村修起了地球。不过,乐观的人走到哪里都不会让脚步迟缓,锄、耙、耕、收杨银旺样样拿的起的同时,村里的宣传队又让他大显身手。

舞台上豪气冲天,舞台下技艺初显。被这个村请那个村叫的杨银旺突然灵感大发又迷上了“炕围画”,在花鸟鱼虫中,他又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从此,白天画炕围,晚上宣传队,当时,小伙子的日子过的溜光水滑。男大当婚,当时20 岁的杨银旺更是受到炕围画的启发,一心想着自己就是唐伯虎,能诗文擅绘画名满江南,到处放眼找秋香。一辆破自行车,车前挂一半导体,车把上拎两颗鸡蛋,昂首挺胸骑着车快要蹦起来的他,分明就是说自己高人一等。但令他怦然心动的姑娘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一谈财礼,杨银旺这个心高气傲的小伙子就跌到了谷底,一文钱难倒了英雄汉。虽然浪漫的唐伯虎由于财力不足,没有点到心中的秋香,却意外遇到了不嫌贫爱富的知音,如今的妻子郝建平,不怕贫穷的郝建平就这样无怨无悔地跟着才子杨银旺过起了想都没想到的清贫生活至今。

那时候不叫乡政府,称公社,村里称大队。每到正月,公社都要组织各大队汇演文艺节目,每一次全公社汇演,东呼延老是“第一”。究其原因,东呼延是全合索公社最大的村,村子大、人才就多,而人才就是杨银旺等,凭着天生的好嗓子,在当时流行的现代样板戏《红灯记》里演李玉和、在《智取威虎山》里演李勇奇。再加上当时村里在商业局当局长的赵俏、在粮食局当局长的冯玉贵都喜爱文化喜爱人才,都在单位成立有剧团,能借上好服装。所以,东呼延村里的文艺节目能赶上专业剧团的水平。

 1976 年,化工厂需要一名文艺骨干,经在化工厂工作的老丈人推荐,杨银旺在化工厂报了道。当时化工厂又招了一名弹三弦的师傅,杨银旺就和他一起合作,“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满台风雷吼,全凭一张口”,他们经常参加厂里及县里举办的文艺演出,并编排了不少鼓书段子,在厂里名声大扬。但是,才气横溢的杨银旺并不满足被工厂的时间束缚,八十年代初期,他不顾众人劝阻,毅然辞掉国营单位,又放弃在省武警总队当一名文艺战士的机会,走上了曲艺个体的道路。这个抉择,如果没有对曲艺无比的热爱,没有非凡的胆识,一般人是无法办到的。

可以说,到八十年代初,杨银旺组团宣传计划生育,走乡串村,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二人台、戏剧也十分拿手,再加上范富田支持,开始家喻户晓。九十年代初以忻州鼓书进行普法宣传,步入巅峰。

据忻州老艺人讲述,忻州三弦书出现于清道光年间(1840-----1857),至今已有近二百年的历史。当初为盲艺人在庙会和民间婚丧嫁娶等活动中演出助兴,都是师徒间口口相传。最早的盲艺人已无从考查,但民国初年忻县己出现著名的盲艺人赵卜世和银存金(南湖人),在忻县城乡演出人们津津乐道,其节目有《朱买臣休妻》、《李翠莲大转皇宫》等。到民国末期和新中国成立初期,活跃在忻州三弦书坛的盲艺人卢喜和(卢野人)已名扬忻州,他演出技艺精湛,因而名声显赫,当为盲艺人中之佼佼者。根据忻州三弦书的技艺高低,功绩大小,群众威望和弦坛评说,有五位盲艺人可称的起为“五佳艺人”,昵称“五瞎剧团”。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忻县出现了有组织的七、八个盲人宣传队,除说书之外,还有戏曲、四块瓦、顺口溜、二人台等,功绩斐然,众口皆碑。演出曲目有《呼延庆打雷》、《五女兴唐传》、《朱洪武放牛》、《张良辞朝》、《百忍图》、《姜太公卖面》、《王婆骂鸡》、《虱子告状》等。


杨银旺一把三弦为业,大鼓一面生涯,江河湖海遍为家,万丈惊涛咱不怕,就这样,雄心万丈的杨银旺踏上了一条曲艺不归路。他先后参加了地区计生委、土地局、司法局组织的法制文艺宣传队,十几年来,他和队员们走遍了忻州的村村寨寨和厂矿机关,用文艺的形式宣传法律,把党的温暖和法律知识送进城乡千家万户,在各部门的支持和帮助下,先后创作了反映《土地法》、《计生条例》、《婚姻法》、《继承法》、《刑法》等法律内容的鼓书,《土地爷告状》、《拔钉子》、《虐待老人法不容》、《抓盗贼》、《二五普法报春花》等等脍炙人口的节目在忻州地区广为演出,宣传面覆盖了十四个县市和朔州、雁北部分城乡,深受群众的欢迎。



  每一个段子都能说明一个问题,每一个节目当中都有发人深思的地方,潜心于民众,默化于群心的教育功效让杨银旺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全国宣传普法先进个人,并成为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他先后受过中宣部、文化部的表彰,锦旗奖章更是无数,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说远古,道如今,一把三弦定乾坤”。是啊,满脸都是骄傲的杨银旺有他骄傲的资本,他的勤奋,他炉火纯青的鼓书,他用北方方言表现的风土人情,他用细微夸张的动作诠释的喜怒哀乐,这方方面面怎能不让他回味无穷?“世上生意甚多,唯独鼓书难学,今鼓慢板非容易,千言万语需要记,一要声音宏亮,二要顿挫迟急,装文装武我自己,好像一台大戏”,那是他的功劳,是他的汗水让人们对曲艺有了兴趣,是他的才艺填补了山村文化生活的空白。

如今,杨银旺步入老年,家境清贫,身体瘦弱。然而,仍然追求艺术的他,并没有放松艺术的追求,依然默默地编写段子、画画读书,辅导三女儿在曲艺的路上走的更远,常常参加重大活动演出。


虽然,杨银旺渐渐淡出人们的眼帘,但杨银旺的段子常被一些喜爱者们“翻版”,如他的徒弟杜小、他的追随者银宪文等等,可任凭怎么学,总是与杨银旺有一定的差距。回过头来我们再细细品品杨银旺的艺术,确确实实有相当的功底、内涵、韵味。再细细听一遍《珍珠倒卷帘》,宛如饭后一杯茶,美!再看看他的牡丹画,宛如雨中的长发少女,美!
      ---杨银旺,美!



相关链接:

                         忻县盲人宣传队

 忻县是个民歌盛行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哼唱一些当地口耳相传下来的民歌。

 在六、七十年代,农村常年活跃着一支盲人宣传队。这是一支由盲人自发组织,以游走于附近村落、以表演曲艺为生的民间组织。领头的是卢喜和

那时,每当夜幕降临,油灯下、电灯下,蚊子飞来飞去,撵不走我们喜欢的热情。三弦弹起来,“我是卢野的楼喜和,......”的歌声也唱起来。如今歌词已经记忆不清了,但是那个曲调还记忆犹新、耳熟能详。

盲人宣传队每次出行唱游都选在季节转换之后,背着被子和衣服,挨个村落的去表演,一走就是两三个月。我们老家周边还可以,西边山里的村子多山路,他们出行一般由视力稍好一点的带路,其它人一个接一个相互扶持,就这样,他们走熟了忻县的大大小小村子的各条小路。卢喜和说,有时候不用人带也找得到。

 他们的表演曲目除了民间小调,还有一些自编自导的社会写实说唱节目,内容含括了社会发展变化过程的各种现象,通俗易懂,很受农村群众的欢迎。他们所到的每个村都对他们不错,除了给他们几十块钱的演出费之外,还会安排他们的吃住。

六十年代生人,一定和我有同样的感受。因为,他们是我们音乐的启蒙老师。

盲艺人卢喜和夫妇的三弦鼓书在六、七十年代饮誉忻州。
  有两人合作时一人敲鼓,一人弹三弦.也可用梆子,二胡等乐器加入。

卢喜和说过的节目:

《王婆骂鸡》说的的寡妇王婆以养鸡度日,鸡丢了,它寻找不着,猜想定是被人偷去了,就用农村惯用的方法骂街,以泄心中不忿:

卖豆腐的偷吃我的鸡,出门儿把豆腐都戳到灰窝里,我叫你你吹不离,打不离,看你吃鸡不吃鸡。

卖香油的偷吃我的鸡,出门儿把香油都豁到路沟里,我叫你你收不离,打不离,看他吃鸡不吃鸡。

小瞎子要偷吃我的鸡,出门儿我叫他掉到这粪坑里,我叫你粘屎吃屎噎死你,看你吃鸡不吃鸡。

老头子要偷吃我的鸡,吸烟时把烟头吸进喉拢里,我叫他熏死你燎死你,吆嗨,看你吃鸡不吃鸡。

打麻将的偷了我的卢花鸡,红中白板四风吹,吹喇叭偷了我的卢花鸡,丢了哨盒叫你吹。

……

他说的《光棍哭妻》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正月十五庙门开,牛头马面两边排,你看人家有老婆的多痛快,咱光棍汉无妻真倒霉,泪格蛋蛋掉下来。

二月里来龙抬头,你看人家有老婆的牛不牛,吃吃喝喝能侍候,黑夜里有人摆枕头光棍汉真犯愁。

 三月里来三月三,家家忙把庄户安,有老婆的干活紧相跟呀,光棍汉干活一个人,没老婆的人活不成。
    ……

他说的《老鼠娶妻》《猫和老鼠打官司》孩子们最爱听:

一鼠患成灾龙生龙来凤生凤,

耗子生儿会打洞,

墙角做下大窟窿。

白天闲逛不干活,

夜间盗粮度终生。

不识文字毁书卷,

不着衣布毁丝绒。

柜橱熟肉无翼飞,

婆媳互赖矛盾起。

日复日来年接年,

东邻西舍有此景。

此时梦醒知其缘,

原是耗子祸酿成。

无可奈何养只猫,

养猫毙鼠得安宁。
     ……

银存金说山西的九府十六州一百单八县,编成顺口流:

忻州定襄五台县,崞县代县静乐县,神池五寨保德县......县县不少.
    银存金说忻县360村,编成顺口流:
    南北义井高曹庄......六石尹村隔道河......村村不拉.

  ……

 以前他们说书是土台班子,自生自灭.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不叫他们说传统的段子了,这就等于砸了他们的饭碗。但银存金没气馁消沉,干脆打起了毛择东思想盲人宣传队的大旗,自编自说现代鼓书,三弦书。其中以批判曹村《白二小偷牛贼》叫的最响。1965年忻县破了一宗偷牛大案,逮住了曹村大对以白二小为首的偷牛团伙,其中还有冯三赵五。正值农村搞四清,他们说遍了忻县的大小村庄 …… 。



                   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