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英烈基金会> 网上会刊

晋绥网经典故事:忠贞的战友
来源:解放军文艺   作者:(李晓并)   更新时间:2019-12-02   浏览:147

 晋绥网按语 

  亲爱的网络读者们:晚上好。有些故事,百读不厌 、始终让人荡气回肠。这里,我们将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好故事再次展现给各位读,希望从中有所收获----

  

                                忠贞的战友

 

 

几年前,我们在山西省荣军医院拜访,见到了这里住着的武贞贤的大妈。老人佝偻着身子,笑眯眯地说着感激生活的话。她脸上的皱纹,写满了一生的坎坷,慈祥的笑容,让我们除了感觉坦荡,还生出许多的酸楚。50多年前,武贞贤曾经是以为英姿飒爽的女战士,是在一次押运军用物资途中的翻车事故,改变了她的一生。从此,一段绵延了50多年的特殊情感,支撑了她的一生……

                                               (一)

武贞贤1925年出生在晋西北神池县。17岁那年,受哥哥的影响,便到偏关县投身革命。在干训队不到一年,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李远1909年出生在山西省平陆县,比武贞贤大16岁,当时已是偏关县县委书记兼清远支队政委。高大的身材、戴一副眼镜。在那战斗的岁月里,与武贞贤相爱了。那年除夕夜,他们与战士们一起在县委食堂吃了顿饭,就算是正式结婚了。

婚后,他们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武贞贤在保德、五寨、河曲、怀仁等地从事妇联、邮政、民政等工作活动,李远则更是马不停蹄,奔走在地方与部队之间。没有家,没有安定的日子,夫妻二人共同生活的日子,加起来也难凑够一年,但革命工作的快乐涨满了他们的心。

1948年9月的一天,武贞贤与另外一位女战士坐着马车押送一批军用物资。转弯处,车翻了,武贞贤被压在成捆的军衣下。这一年,她才23岁。

                                               (二)

苏醒后,武贞贤感觉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艰苦的环境和条件,使她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百忙中的李远挤时间在妻子床前喂水喂饭,而他们谁也不知道,武贞贤的腰和右腿伤得很重,右胯髋骨折,甚至脏器也被挤压致伤。但倔强的武贞贤,治疗休息一段时间,竟然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去工作。

巨痛伴随着武贞贤工作了一年,她坚持不住了。1949年8月她被“强制”到绥远军区政治部住院治疗。然而,已经晚了。得到的结果:腰椎、胯关节骨膜及软组织大片发炎,卵巢及附件组织已严重坏死。李远哭了,愧疚地说:“我太粗心,没照顾好你……”。石膏床上的日子,武贞贤过了三年。那日子如同一种酷刑,惟一让她欣慰的是,官越做越大的李远,心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在近处时天天来医院,一口一口地喂饭,离得远了,时时牵肠挂肚,抽一切机会探望。三年后,武贞贤站起来了,但腰已不能自由活动,胯关节不能打弯,右腿功能失去大半。此后的50多年,武贞贤的大小便都是痛苦地站立着进行。

经受了太多打击的武贞贤强烈地思念起自己的女儿,可那又是一种无奈与无望的思念。她和李远婚后很快有了女儿,但环境所限,交给当地老乡抚养因没有种水痘,一岁多时得天花死了。这事她一直瞒着李远,她怕他难过。

                                                (三)

后来的李远,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8军、绥远军区当委员、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志愿军36军党委副书记、政治部主任,中央人民政府建筑工程部党组委员、政治部第一副主任。当时已被转到北京陆军医院疗养的武贞贤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丈夫。李远依旧如从前一样,只要有空就来到妻子床前,精心服侍她的饮食起居。

“我想好了,咱们分手吧。”在李远又一次来看望自己时,武贞贤说出久积心中的想法。“我不能照顾你,不能再给你生孩子,给你的只是拖累和分心,你走吧。”武贞贤一脸的平静和认真。李远再一次哭了:“我们都是干革命工作的,又不指望孩子来养老送终,只要你好就行了。”“可是你工作三个月比我干一年都有用,我不能再拖累你了”。李远没想到,武贞贤动了真,她主动要求调回山西疗养。

其实,武贞贤又何尝想离开李远,她常常被思念折磨得彻夜不眠。正是这份真感情,让她想到了死。一段时间,她每天向护士要安眠药,其理由是晚上睡不着。细心的护士在她枕头下翻出了那些药。医院派人做工作,一位干事板起面孔“教训”她:“你这样做,就是死了也要被开除党籍。”这句话,让她改变了死的念头。李远匆匆赶来了。武贞贤一次次央求他:“你就依了我吧。”李远摇摇头,走了。不在一起时,李远接连不断写信来。而铁了心的武贞贤则一次次地给组织写信,要求同意她和李远脱离夫妻关系。

这种感情上的生死纠葛,一直持续了8年。过了好久,李远来信,说自己又结婚了。压在武贞贤心头的沉重石块终于落了地:“李远40好几了,终算有了个家。”

                                                (四)

李远与武贞贤成了战友。1958年,李远调任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此前,他专程找到武贞贤:“到杭州去,哪里环境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离得近点,生活上好照顾你。”武贞贤摇头,没有答应,急的李远直说:“我们的关系是战友,照顾老战友总是应该吧。”最终,武贞贤没有走。从此,身居高位工作繁忙的李远,只要一有空闲便来太原看望武贞贤这位曾经是自己妻子的革命战友。从1958年到1994年去世,他共来过9次。

1985年9月,刚办完离休手续的李远突然出现在荣军医院武贞贤的病房,武贞贤犹若梦中。这是李远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进荣军医院。过去每次到太原来去匆匆,李远都住在迎泽宾馆,这次,他在荣军医院接待室住了10天,亲眼看了武贞贤生活的环境总算彻底放心了。武贞贤前后三次去杭州看望李远:第一次是1964年;第二次是1991年,浙江省委宣传部给山西省荣军医院来信,说李远生病住院,希望武贞贤前往看望;第三次是1994年3月,李远逝世前往送行。

                                                  (五)

每年的1月,武贞贤都要给李远过生日,然后写信告诉他,给你做长寿面了,吃百岁饺子了。“他要活着,就90多岁了。”武贞贤念叨着,笑了。她一直说:自己没干什么工作,却让国家养了一辈子,心里愧疚,此生有过李远,足够了。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