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崇尚英烈> 党史人物

李井泉的故乡情结
来源:三晋正能量   作者:梅飙 清客吟   更新时间:2020-05-07   浏览:277


配图/李井泉副委员长在家乡临川视察(右一)


引子:1927年夏天,朱德率领南昌八一起义部队南征路过临川,一位年仅18岁的青年团员毅然投笔从戎,加入了革命的洪流,跟随着起义部队南征北战,踏上了漫漫红军长征路,这位进步青年就是已故国家领导人,解放后曾担任过四川省委第一书记、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顾委常委等重要职务的李井泉同志。他是江西省临川县唱凯镇仓下村人。

魂牵梦萦 终回故乡

李老自1937年参加革命,一别故乡就是四十多年了。文革初期,时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的李井泉被打成西南地区最大的走资派。在遭到种种非人的折磨后,又被长期关押的在一间只有七个平方米的斗室里,直到1973年12月,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过问下,李井泉才得以出狱。翌年初,刚刚获得自由的李井泉拖着虚弱的身体,不顾家人劝阻,决心要回故乡临川去看一看。

时间追溯到1960年6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李井泉,在上海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之后,途径南昌,便和原配夫人肖里一起第一次顺道回到临川,很想回老家仓下村看一看,以了却对家乡父母的思念。不巧,那几天接连下着大雨,从公社通往仓下村的十里羊肠小路到处稀泥烂浆。派出一部吉普车前往探路,结果半天也拔不出轮子来。思乡心切的李井泉还坚持要步行回村,可是大雨泥泞令人举步维艰,县、社领导一再婉言劝阻,并挽留他多住二天,待雨停后再去故里。但公事繁忙、不容停留,阔别故乡三十多年的李井泉眺望着烟雨蒙蒙中的仓下村,心中留下了不尽的惆怅。这一次,只因天公作祟,李井泉未能了却心中的宿愿。

1974年2月的一天,天气晴朗,春风拂面,乍暖还凉,李并泉身披军大衣,带着女儿、儿媳的和孙子,回到阔别了近半个世纪的故乡仓下村。李井泉坐在车上,透过挡风玻璃,眺望着一马平川的赣抚平原,凝神地看着公路两旁匆匆来往的人们,不禁心头一阵阵激动。他是多么熟悉这块土地啊,乡间炊烟、村里香樟、儿时的欢娱、打猪草、骑水牛……,往事历历在目,一起涌入了记忆的海洋。这时,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了。真的,久违了,故乡!久违了,父老乡亲!阔别了四十多年的游子,多少次梦回故里,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了您温暖的怀抱。

“到了!”“到了!”李井泉刚一下车,早已等候在村头的乡亲们呼的一下围了上来,亲切地喊着、笑着、簇拥着李井泉向村中走去。

李井泉走到一幢印字屋前,儿时的记忆浮上了心头,他操着浓浓的乡音肯定地说:“这是毛仔的屋!”

“井泉呀,我是毛仔,你还记得我呀!”

李井泉与儿时的伙伴又是握手,又是寒暄,高兴得眉开眼笑。

这时候,乡亲们激动地你呼我喊,令李井泉应接不暇,他只好一边走一边笑盈盈地向父老乡亲招手致意。

李井泉来到自家老屋门前,这是赣东乡间常见的那种一向四间砖木结构的民房,是他小时候和父兄一道挑土运石修建起来的。四十多年的风吹雨打,老屋已是很破旧了,他看了看门窗,摸了摸墙壁,不禁自言自语:“好,终于到家了!”看到父亲的遗像,李井泉站在父的亲遗像前,久久凝视默哀,万千思绪涌上心头。还在他就读临川三师,回家度暑假的时候,父亲听人说他带头上街书写革命标语,宣传革命理论,做出一件件“叛逆之事”,要他从此“改邪归正”,好好念书。他和父亲争辩起来的,气得父亲骂他“逆子”。不久,他又瞒着父亲弃学从军。父亲为此忧郁成疾,第二年就去世了。想不到那次争执竞成了父子的永别。每每忆起,他心里就非常难过,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在堂屋坐下来,李井泉同还健在的婶娘以及兄弟姐妹、侄子、亲友终于团聚在一起。

李井泉有兄弟姐妹五人,李井泉排行老二,这些兄弟姐妹至今仍在老家务农。亲人一朝相见,多少的思念和期盼都化作了欣喜的泪花和滔滔的话语,大妹李幼英家住华溪公社铁堡村,听说大哥回乡探亲,就带着儿女们早早赶到仓下守侯。兄妹见面后,李井泉握着大妹的手问:“你在乡下过得还好吗?”幼英双眼湿润,哽咽着说:“好,我们过得都好。”幼英的儿子陈焕良挤到舅舅身边,问舅舅:“你还认得我吗?”李井泉看了一眼外甥说:“你是焕良呀,都这么大了。”原来,从1952年至1957年,陈焕良、陈模良兄弟曾经到四川,在舅舅李井泉家住了几年,陈焕良就在四川成都读小学直到毕业。

妹妹屋英带了几个小孩从东乡占圩也赶来了,她挤到前面,亲昵地喊了声“哥哥”。李井泉非常亲切地和她拉起了家常,问这问那。当问到她有几个孩子,妹妹说生了大小七个时,他惊讶地喊起来:“哎哟,那么多!犯了错误哟。”回过头来,他又问身旁的侄婿万贵学:“你生了几个呢?万贵学告诉他:“生了六个。”李井泉摇摇头,诙谐地说:“年轻轻轻的就生了这么多,中国人如果都象你们,粮食都不够吃!应该计划生育才是。”万贵学羞愧地点头,他爱人赶紧接嘴:“伯父批评得对,我再也不生了,回家就去结扎!”李井泉听了连说:“对!对!”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们共产党要搞五湖四海,多为人民群众办实事

第二天上午,李井泉在当地干部陪同下,不顾料峭春寒村前屋后又转了一圈。他看到村周围的树木稀少,要求村干部带领群众美化环境,搞好植树造林;看到村里的池塘大多荒废,他建议多养些鱼,增加收入,改善群众的生活;看到通往罗湖的小港上只搭了块跳板,又提议修座小桥,方便过往的行人。他教诫村干部说:“共产党的干部就是要心里装着老百姓,多为人民群众办实事。”之后,村干部陪他来到村小学,告诉他在县委、县政府的关心帮助下,村里建起了4000平方米的校舍,成了这一带的“中心”小学,李井泉听了十分高兴。

在村干部座谈会上,他还对大队生产队的干部说:“仓下是个杂姓村落,李姓是大姓。不要以大姓压小姓,各姓之间要搞好团结,也不要同邻村去闹纠纷。村里各姓都有能人,都该选拔起来当干部。我们要像毛主席教导的那样,搞五湖四海嘛!”

吃过中餐,天气很好,李井泉没有休息,拿把椅子坐在小时候玩耍的柚子树下,又邀请村里的李科修、李开修、李方祥等几位老人座谈,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老人们提出小学教室还不够,李井泉爽快地说,可以把自己闲着的那幢房子先利用起来做教室。有人反映李玉祥的父亲病得快不行了,家里买不起棺木,李井泉甚为同情,立即吩咐秘书从他的收入中掏钱帮老人买树做副棺木。在场的李慈祥谈到家中盖房万事俱备,就是缺木材,李井泉又交代公社干部,设法为老人解决10个立方米的木材指标。说话间,李井泉询问起当年送他一杆长枪的黄蠢子,旁边人告诉他,蠢子已不在人世。他脸色凄然,叫人请来黄蠢子的妻子,当场送给她一些钱表示慰问。这时,他那在公社当干部的堂弟李地泉嗫嚅地提出家属尚未转商品粮的问题,希望堂兄也为他说句话。李井泉却严肃地说:“这种事,还是应该按政策办。”

次日,李井泉的在地县领导陪同下,前往临川县的农机厂和化肥厂视察。当听到化肥厂由于缺乏优质煤而不能正常生产时,李井泉说:“回去后我请中央有关部门为你们解决这个问题。”他指示化肥厂要多出肥,出好肥,为农业生产作出贡献。接着,又前往红旗桥园艺场视察。这里曾经从四川引进了7000株“鹅蛋干”良种桔苗,现在长势很好,果园同志告诉他,这种蜜桔抗病力强又耐寒,桔子成熟后也易于保管,李井泉听了高兴地说:“下次再拨一点桔苗来。”

对我的亲属,生活上的困难可以帮忙,其他事情不要理睬

1977年10月8日,祸国殃民的四人帮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整整一年了。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李井泉,偕同夫人杨荫梧在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熊振武陪同下回乡探亲。艳阳当空,秋风飒爽,李井泉望着赣抚平原上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稻田,精神十分振奋,脸上也泛起欣慰的笑容。

出于对家乡生产的关切,这回一进村,李井泉就向大队干部和老农了解生产情况,了解农作物的产量和群众的收入情况。询问一亩晚稻到底能打多少粮食?有人估算了一下,告诉他,可以打600至700斤。李井泉将信将疑,提议还是割一亩田试试。几个社员正要去扛打谷机,旁边有人轻轻地提醒副委员会长:“晚稻还没有完全成熟,现在割浪费大。”他听了,忙制止道:“算了,算了。既然会浪费,那就不要割了。”

在座谈会上,队长李其祥的父亲李开修把积了多年的一桩心事端了出来:“井泉呀,解放后我们的生产条件是好多了,就是东乡河上万年桥倒塌了多少年,对临川、东乡、金溪三县边邻地区的群众生活十分不便,你可一定要想个办法哟。”李井泉听了高兴地说:“你这个想法很好,修建万年桥,既便利群众生活,又能发展生产。寿亭岗一带荒山开垦出来,对国家、集体和个人都大有好处。这个桥早就该建了!”说完,他把陪同来的省、地、县、社四级负责人叫到一块,在陈述了建桥的种种好处之后,建议省、地、县出资10万元,公社也适当拿出一些钱重建万年桥。大家一致表示赞成。

当晚,李井泉下榻抚州地区招待所。许多亲属随后赶来求见。也提出了一些实际困难,希望李井泉帮助解决。李井泉把来的亲属召集在一起,苦口婆心地教育他们:“我是共产党的官,不能去搞特殊化,你们提出的要求,能帮忙的我会帮忙,有些不符合政策规定的我不能办。有困难要自力更生,自己克服,不要依赖我。”

这时,两个高中毕业的外甥女,又提出要舅舅帮找工作。李井泉知道她俩有文化,便问:“你俩要工作,愿不愿意吃苦?”两个外甥女异口同声说:“愿意!”李井泉听了,很高兴,忙笑着说:“前些时,我碰到一个在井冈山工作的老部下,他告诉我那里办了个造纸厂,条件差,招不到工人,你们愿意吃苦,又有文化,介绍你们去井冈山造纸厂,如何?”两个外甥女听说是去老革命根据地井冈山参加建设,高兴地说:“好!好!我们去,我们去!”李井泉另一个外甥女向舅舅诉苦说:她原在余江招待所工作,因舅舅被“四人帮“打成走资派后,她也受到牵连开除了工作。李井泉说:“如果是因为我受到牵连开除了工作,我可以过问一下。”面对亲属们提出的一些要求,李井泉最后对陪同的县社领导说了一句关门话:“对我的亲属,生活上有困难的事可以帮忙,其他的事都不要理睬。”

抓好农业,抓好副业,把政策搞活一些

1979年10月29日,秋高气爽,遍野金黄。李井泉的夫妇由江西省副省长张国震陪同回到临川。一到唱凯,他问起了重建万年桥之事。当听到修建万年桥的资金缺口还不小,目前尚未动工时,他沉默了许久。突然,他提出要去东乡河对岸寿亭岗一带看看。当地干部随即准备了一只渡船,一行人就从万年桥旧址横渡东乡河。李井泉站在船上,指着对岸不远处的大片荒坡动情地说:“这沿河的几千亩荒山开发出来,能种很多经济作物,增加农民收入。看起来,重建万年桥还是很有必要,也刻不容缓啊!”回到公社,随同的省、地、县、社领导经过商讨,当场拍板,决定四级筹集资金36万元,下月就动工重建万年桥,李井泉听了高兴得连连拱手:“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有人请李井泉为以后的万年桥题几个字,李井泉欣然答应,挥笔题写了“发展经济,方便交通”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返回地区后,第二天上午,李井泉兴致勃勃地来到抚州一中(原临川第三师范),重访母校。美丽整洁的校园,到处是参天大树,郁郁葱葱,错落有致的教学楼里传来清脆甜润的朗朗书声,这一切都使他感到特别的亲切。这里的一草一木的都唤起了他对学生时代的美好回忆,当年在三师校园里发生的一些往事,似乎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他兴奋地对随同人员说:“三师让我度过了最具战斗性、革命性的难忘岁月。”正是在这所校园里,他树立了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终生的伟大抱负,也是从这里,他开始踏上漫漫的革命征途。在听取学校的工作汇报时,他还询问起当年一起参加读书会的同学郭忠仁、邓九如的情况。之后,李井泉高兴地嘱托各级领导,要发扬三师民主革命的优良传统,发挥才子之乡——临川的教育优势,为国家培养更多、更优秀的人才。

接着,李井泉又视察了抚州棉纺织厂。在纺织厂机器的轰鸣声中,李井泉专注地观看了车间里挡车女工技术操作过程。当听到厂领导说急需购买几台宽幅机床时,李井泉说:“我可以为你们联系这事。”李井泉非常关心工人的生产生活状况,他对陪同的工厂领导说:“财富要靠工人创造,你们一定要保证工人们的生产安全,要关心好他们的生活,决不能马虎。”

视察即将结束,他会见临川县委一班人说:“临川是农业大县,一定要把农业抓好。目前光种水稻比较单一,要实行多种经营。要紧紧抓住两条:抓好农业,让群众有饭吃;抓好副业,让群众有钱花。应当把政策搞活一些。”

这次重返故里,李井泉不辞辛苦,深入到家乡的工厂、学校、农村调查研究,为家乡生产建设呕心沥血,再三鼓励家乡父老要自力更生,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建设好社会主义新农村,给家乡人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看到大灾之后,家乡人民安居乐业,他舒心地笑了

1983年5月20日,担任中顾委常委的李井泉的和夫人杨荫梧一起,再次回到临川,回到家乡仓下村。

在仓下村,村干部一见面,就向他报告万年桥早已建成的喜讯。新桥长124米、宽7米,从开工到竣工,只用了六个月时间。他们还告诉李井泉:1982年夏,临川遭肥历史上罕见的大洪灾,周围五个公社淹没了农田10万亩,东乡河南岸成千上万被洪水围困的群众和牲畜,亏得有万年桥才转移到对岸安全地带的,灾后群众又在寿亭岗开发了许多荒山。为此,群众十分感激党和政府,为人民群众办了一件大好事。这时,东乡河两岸的老百姓听说李井泉来万年桥视察,都涌到桥头来看望他。乡里有位老先生还在桥头诵了四句诗:“万年桥复通,开国大臣功;掌权不忘民,井泉万代颂。”李井泉听罢连连摆手,说:“这主要是大家的功劳,是当地党委和政府的功劳,我只不过提了个建议而已。”

乘车来到万年桥头,望着沿河山岗上种满了郁郁葱葱的桔树,他关切地问起新桥建成后,寿亭岗的面貌有什么变化?陪同人员告诉他:新桥通车后不久,寿亭岗农场的1600亩荒坡已开发了一大半。其中800亩桔园能收柑橘160多万斤,产量创历史最高纪录。就在这块昔日的荒坡地上,如今又在进行花生根瘤菌试验和低产田的改造,并列入了国家星火计划试点。李井泉听了十分欣慰,不住地点头:“我总算完成了一桩心愿,谢谢大家。”

回到村里,李井泉指着村里散乱的房屋,对村干部说:“大灾之后,乡亲们能够安居乐业,体现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以后,老百姓盖房子,都要作好规划,一排一排地盖,做到美观、整齐、绿化,重建的家园要有社会主义农村的新气象。”他的夫人杨荫梧接口道:“这样好。再过几年,仓下村一定会出现一个崭新的面貌。”

5月26日,李井泉又从地区招待所来到仓下村。就要离开家乡了,年过古稀的李井泉依依不舍。他要再看看家乡的山山水水,再听听乡亲们熟悉的声音。从村头走到村尾,李井泉的微笑着,时而向乡亲们挥手致意,时而停住脚步同乡亲们亲切交谈,无限眷恋家乡的情意从他眉梢眼角流露出来,令在场的乡亲们十分感动。告别时,亲友们含着热泪,一步一步簇拥着他上车,这时,李井泉主动提出要和亲友们合个影。迎着初夏明媚温馨的阳光,“咔嚓”一声,照相机镜头把李井泉修长的身姿和奕奕神采,镶嵌在家乡的土地上,镶嵌在家乡人民的心里!

李井泉,家乡人民和您心连心

十年“文革”期间,李井泉被“四人帮”打成“西南地区最大的走资派”,身陷囹圄,与家乡失去了联系。他的儿女大蓉、二蓉、新桅、再旺和华川,高中毕业后陆续回到了故乡插队劳动。仓下村的父老乡亲,谁也不相信李井泉会反党反人民,他们张开双臂,热情欢迎来自巴山蜀水的亲人,象照顾自己儿女那样,照顾着这位革命前辈的后代。县社的领导,还经常到仓下村来看望他们,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他们没有床铺,就批给木材为他们制床;缺少猪油,就派人买好猪油给他们送去。有一次,李井泉的儿子李华川患急性腮腺炎,病情十分严重,乡亲们便连夜送他到地区医院急救。地、县委领导得到消息后,亲自吩咐医生要千方百计抢救,要什么药就用什么药。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小伙子很快恢复了健康。那段时间,李井泉的老屋里人来人往,乡亲们怕远离父母的孩子们孤独伤心,经常来和他们做伴,开导他们:相信党,相信毛主席,一切都会好起来。

家乡父老乡亲的悉心关怀,家乡领导的多方体贴,使李井泉的孩子们增添了战胜艰难困苦的勇气和力量。他们象农家孩子一样,不怕脏,不怕累,重活脏活抢着干。栽禾耘禾割禾样样能行。不多久,他们就学会了各种农活,种下的蔬菜和瓜果绿油油一片,谁见了都止不住叫好。

看到他们在广阔的天地里健康地成长,县社领导感到非常高兴。他们以公正的态度和过人的胆识。给这位“走资派”的儿女们以很大的鼓励——一连几年,大蓉都评为插队知识青年的先进代表,多次出席了全县表彰大会。70年初,关闭多年的大学校门刚刚打开,家乡的领导和乡亲又顶住了各方面的压力,先后把大蓉和二蓉推荐到医学院和外语学院去深造。

在那场大浩劫的岁月里,党和人民的忠诚儿子李井泉因为与邓小平、贺龙等人关系密切,被加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受到非人的虐待,被长期关押在一间只有7平方米的斗室里。“四人帮”在四川的爪牙几次派人到仓下村外调,妄图从家乡挖出李井泉的“反动证据”。但任凭来人极尽哄骗、威胁之能事,父老乡亲总是大义凛然、异口同声地回答:“李井泉是忠于毛主席,忠于人民的好干部。我们了解他,也相信他!”“李井泉是我们的骄傲!”真的,家乡人民和李井泉心连着心。

由于他的革命伴侣肖里和一个爱子在文革中先后去世,李井泉精神上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健康状况也受到严重的影响。1983年返乡时,他步履蹒跚,已经显得相当苍老。1986年1月,又不幸中风住进了医院。

乡亲们闻讯,非常惦念,经常推派代表赶往北京花园村一号探望他,并捎去了他爱吃的家乡蜜桔,祝愿革命老人早日恢复健康。李井泉握着家乡代表们的手,深情地说:“请转告乡亲们,我谢谢他们,谢谢他们!”

1989年4月24日,李井泉不幸病逝,与世长辞。

噩耗传到东乡河畔,仓下村一片悲寂。

家乡政府和群众敬献的花圈,醒目地摆放在解放军总后勤部礼堂吊唁大厅。来自家乡临川的代表,面对复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的李井泉遗体,一个个泣不成声。

尽管李井泉的 生前并不主张为自己建坟立碑,然而,就在他当年提议重建的万年桥畔,当地有关部门,根据父老乡亲的一致要求,还是为他和他的原配夫人肖里修建了一座朴实无华的墓园。墓莹中,安放着由北京请回的两位革命老人的骨灰。墓碑两侧的墓联是:“丰功伟绩,泽被西南;高风亮节,光耀中华。”这是家乡人民,也是全国人民对李井泉同志最好的评价。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