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察冀边区> 资料数据库

一块光荣烈属门牌背后的家族抗战史
来源:三镜鉴史   作者:小孟读史   更新时间:2020-08-28   浏览:237



这是山西省人民政府为现居于山西代县的孟生保家发放的光荣牌。光荣牌,是党和政府给予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优抚对象的崇高荣誉。

这牌子高挂在我家门楣上,每天孟生保都会蹬着凳子用湿棉纱布擦去牌子上的尘土。牌子虽轻,但有千斤重。这牌子背后的历史一直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里。
他家能够悬挂光荣牌,主要是他的父亲孟兰芝献身于抗日战争。

孟兰芝是山西省繁峙县人,1936年参加了当地的牺盟会组织,1937年11月15日在他的家乡,一个仅离县城八里的泽萌泉村宣告繁峙抗日人民政府成立,于寿康是繁峙县第一任县长。

当年在成立大会上他被任命为本村的抗日村政府的村子与城关区(当时叫一区,以县城为中心的周边地区)的副区长,协助外来的抗战干部在当地开展各项抗日工作。孟兰芝交际广泛,又对周边各县的道路山川河流地貌十分熟悉,于寿康便动员他参加公安队,并陪同于寿康到浑源等地活动。



(山西省繁峙县烈士陵园内烈士塔上的英名)

1938年到1939年他随于寿康一起外出担任向导,他自小进山打猎,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参加了晋察冀边区的公安队,活动在繁峙、浑源、应县、灵丘一带。后随于寿康一起回到繁峙县。

因他曾受雇于繁峙县商铺当脚夫,经常山西应县、浑源、五台、代县、崞县驮盐、瓦盆、煤、粮食和酥梨等土特产品,又去河北阜平、平山运红枣、土白布等物品,十分熟悉这些地区的交通路线、山区河流、主要居民点,大小道路都在他的腹中,在当地号称活地图。

又善交际,在各地均有朋友,在乡间颇孚众望,于寿康便让他在自己家中建立情报站,并任命他为县情报站站长。向我方部队与地方政府输送全县的敌伪情报,这个情报站也带有交通站的作用。他利用广泛的人际关系在城郊地区发展了一批情报员。

他的家境在抗战的初期也仅仅也是一个万事不求人的中农地位。但是随着战争的持续,他的家境迅速从中农水平直线下降到仅次于叫花子的地步。但是他仍然变卖仅存的产业支援抗战。从最开始的捐粮到把积蓄往外拿,直至到最后的卖地卖房,导致他成为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后来由于叛徒和汉奸的告密,他被鬼子捕获,关押到县城鬼子的本部监狱里。这一个多月里,他已经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鬼子酷刑。在审讯室里,他被鬼子剜去了一只眼睛,把他绑到专门的木头架子上用烧红的烙铁烙他的胸口、额头、屁股等处,用刀一块块割他的肉,然后在撒上盐。鬼子福岛把他的耳朵割掉喂了鬼子的狼狗,

鬼子福岛拿了一口钝刀,走到他面前。他含着带血的唾沫吐了福岛一脸,福岛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匕首,把他的舌头割下来扔到台子下面。围观的老百姓一片惊悚慌乱。福岛故意加大他的痛苦,用钝刀连续砍了三四次才把他的头颅砍下来。当头颅落下来的时候他那仅存的一只眼睛一直怒睁着。死得太惨了!

他的妻子秦贞茹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妇女,在1938年春在泽萌泉村担任了村妇救会长,领导全村的妇女进行抗日斗争,碾粮食、做干粮,为部队做军鞋、军衣。1941年5月,她丈夫被汉奸出卖,头颅被鬼子挂到县城城门楼上,她花大价钱把丈夫的遗体赎回来,亲自用清水把丈夫遗体的血污擦洗干净,然后拿出针线,把自己丈夫的身首细细地缝合起来,然后下葬。



(秦贞茹与其丈夫的合葬墓)

抗日干部苏诚(河北省行唐县人,解放后任内蒙古文史馆副馆长,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逝世)在她这里养好病,为了他早日康复,让人去县城把自己母亲留给她的银镯子当掉换回了几副药,把仅有的粮食给他吃,又多次掩护抗日干部,掩护过王民选、韩生祯等人,并为他们提供食宿,有时转送情报。

当时的繁峙县妇救会宣传部长赵明升(河北阜平县人)听说过她一家的抗日事迹,很钦佩她,认了干娘,也时常到家里食宿,给她讲抗日道理,教唱抗日歌曲。1942年4月7日,赵明升被鬼子逮捕,4月13日就被鬼子杀害!临刑那天她专门去送赵明升最后一程。

1945年8月15日鬼子投降了,阎锡山把日伪警备队改编为阎锡山的爱乡团,这些汉奸又还了阳,到处抓跟共产党有关系的人,村里那伙汉奸告密,那伙原警备队的那伙人又把她关到村里的大庙,天天毒打要共产党的情报,甚至用烧红的烙铁烙她,就这她也不吐一字。

那伙匪兵抓到了她的大儿子毒打一顿,打成重伤,拖了几个月后吐血撒手人寰。要不是半个月后人民解放军发起攻击消灭了这些匪徒,她也怕是要遭了敌人的毒手了。她悲痛欲绝地安葬了大儿子。

建国后她已经变得衰老不堪了,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她最小的儿子带她进城拍了此生唯一的一张照片。长期的逃难生活促使她身体受到了严重损害,时常吐血。她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村里其他人从她这个苦命人脸上看不到战争胜利者的喜悦,只是经过九死一生幸免于难的后怕和历经沧桑后的木讷。

当她男人死后,家里一片狼藉,短暂的悲伤后,她毅然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山里的女性坚强而不屈,从不畏惧苦难,她率领她的孩子跟鬼子汉奸进行顽强的抗争,她默默承受着战争给她带来的伤害,在这个穷乡僻壤,经过战争劫难的贫瘠土地上,含辛茹苦地把烈士遗孤养育成人。

她其实根本不是一个战士,只是一个被战争逼迫和侵害了的极其寻常的妇女。

孟兰芝的爹叫孟银,他全力支持儿子变卖家里产业支持抗战,有时他也会去周边村落为部队筹集粮食与送情报。1941年6月他年近七旬被汉奸李迎春、李迎美打坏双腿,从此只能走路靠拐杖,被这几个汉奸打成了很严重的内伤,时常吐血。为了生存不顾年迈仍然在田里劳作,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带着伤残的病腿与严重的内伤一直拖到了1947年去世。



(孟张氏掩护过的抗日人员王民选)

孟兰芝的母亲孟张氏是大峪村的娘家。她一直坚决支持儿子的抗日行为,多次掩护过往抗日人员。1940年夏天,她掩护王民选(原名韩荣陞,灵丘县花塔村人,解放后是山西省大同市政协副主席)脱险,并送他干粮。

在当年的秋天鬼子进村抢粮时,家里刚好有几十双要上交的军鞋,她光顾了藏军鞋,自己家的粮食却顾不上藏了。孟张氏为了保护自己家那点活命粮不被抢走而被鬼子用枪托砸在脑袋上,又被鬼子用带铁钉的军鞋猛踢心窝,当下就断了气。

孟兰芝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一个参加了区小队,当了交通员(当时叫执达员),一个参加了锄奸队,在当地清除惩罚那些为虎作伥祸害老百姓的汉奸。大儿子在回村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村里汉奸告密,被打成重伤,几个月后死在家里。二儿子1946年后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开进河北省,参加了众多战斗,例如清风店战役等,后参加了1949年的太原战役。此战把两个小腿打伤,养好伤后旋即退伍回家种地。

孟兰芝的小儿子在小时候也掩护抗日人员,1945年2月13日,他被鬼子军官稻叶绩打了两棒子,每打一下,稻叶绩哈哈大笑,甚是吓人,他被打得头破血流,脑子钻心的疼,他在童年时被鬼子多次殴打,被稻叶绩打伤的头部一直没有好,一直到现在都时常隐隐作痛,耳朵也一直嗡嗡作响,脑上有鬼子造成的永久性疤痕。
童年时如同噩梦般的经历时常想起,一直到老深受摧残,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创伤与一直纠缠他的梦魇。身体上的疼痛还可以忍受,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创伤与一直纠缠他的梦魇!



(他在向专程从外地前来寻访抗战时期当地鬼子所犯罪行的研究员讲述鬼子在当地的暴行与罪恶)

一生都会很糟糕,过去受过的心灵创伤会时不时的再现出来,有时会在梦中,有时在工作与生活中会突然冒出,这影响了他一辈子,带给了他一生的巨痛,成了他心里一辈子的冰疙瘩。

他长大后一直想要弄清自己父亲的革命生涯,他每年的工作之余就去外出去全国各地找他父亲抗战时期的战友,还原他父亲的抗战历史与寻找他父亲的遗照。他最北到过黑龙江,最南到过广州,只要听说有能够知道当年他父亲情况的知情人,不管多远他都去找人家了解。几十年来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但是直到今日仍然没有结果。

孟兰芝的第四代后人则是投身于抗战历史的发掘与还原。把发掘抗战的范围扩大了。摊子铺开大了,所跑的地方就远了,也不再满足于一乡一县的抗战历史。他购买了大量的书籍资料与日伪时期的影像资料、档案资料等,购买回来的影像资料里有些是烈士的遗照,在当年那个时代绝大多数人是很难留下影像的,这可能就是当年英烈唯一留下来的影像。

可惜照片在鬼子私人相册里面没有太多的叙述,照片下方只有少数日文。他就是通过这些仅有的线索去发掘,查阅大量史料,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寻找有用的线索。



(相关报纸上报道他多年还原与寻找烈士遗照历程的事迹)

利用一年当中仅有的休假时间外出寻访,前后历时六年终于还原出一部分烈士遗照,核实了他们的姓名与事迹,并且把照片交给了他们的后代。去了不少英烈牺牲的地方或墓地前往祭拜。一些没有后代的,他到了他们的牺牲地,把他们的遗照在牺牲地焚烧,告慰他们的英灵。

他确实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来支持他自己一直在做这些事情,就算是阻力困难重重也甘之若饴。

或许是为了当年那些被鬼子杀害的老百姓们!或许是为了当年那些为了民族独立与解放的英烈们!或许是为了那些从战争中虎口余生、虽然幸免于难却留下一生伤痛与心灵精神巨大创伤的老百姓们!

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去铭记历史,理性地反思那段历史,呼唤人性的修复。


              本网编辑: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