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防教育> 国防基地

离石地洞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作者:陈探许推荐   更新时间:2020-11-23   浏览:14515

转眼又是冬天了,地里光秃秃的,远远近近的村子冷冰冰地立在黄土原上,鬼子的炮楼子被公路连着,像被拴在线上的蚂蚱,膏药旗像药房的幌子,斜挂在炮楼子顶上伸出的旗杆上。没有了青沙帐,土地上少了劳作的农民,却多了那些背着枪到处杀抢的伪军和日本鬼子。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敌我的拉锯战一直没断过。由于缺乏斗争经验,初期对付敌人的主要办法是躲避,白天敌人来了就往山里跑,晚上怕敌人包围,就住在自然石洞里或山圈窑,避雨窑内,因为长期住宿野外,生疥疮的人很多。群众受损失较大,害苦的可都是老百姓。

在1942年,敌人大扫荡时,有的区、村组织群众钻了菜窖、水窖(接承雨水的旱井,形如酒瓶口小肚大)天桥(天桥是黄土高原上,下大雨时水冲入地内形成的土洞),这既躲了敌人,又保护了群众财产的安全。这就是离石地道斗争的萌芽和开始。

离石大部分是山区,地广人稀,回旋余地大,加上很多山区村庄居住地又是石山,不好打地洞,不象平原地区那样急需地道。为了使各区以村做好的做好反扫荡工作,县委书记胡克实和县长韩昌泰,提出利用地洞的隐蔽功能,学习冀中军民的经验挖地洞,那时还不叫地道,因为只有一个进出口,所以大家都叫地洞。
开始时大家挖的地洞,主要是为了藏人藏粮食,是属于被动的防御,有的地洞在日军扫荡时被破坏,夏天,经过改进的地道逐渐适应了斗争的需要,起到了既保护自己藏,又能满足打击敌的需要。

1943年,吕正操带领冀中三纵队来到晋西北,也带来了冀中军民对地道战、地雷战的经验。加上县上提倡各区村打地洞,打地洞由自发形式,走上了有领导、有组织的运动。离石县的地洞也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开始打洞阶段,由于对敌斗争的需要,受冀中地道战的影响。区上陈彬和民兵大队长李全业,对此很感兴趣。因为一区山上天桥、老百姓的水窖也多,以往只是日本人扫荡时,临时藏人藏粮。对利用地洞认识不够。所从一区专门开会进行了布置,但由于群众还没有对地洞带来的好处有亲身感受,加上打地洞经验不足,宣传动员没跟上,组织工作未做到家,群众不愿意打洞,或选择土质松软的地方,打了三个洞应付,有的村打的洞塌了,有的村打的洞不合实战要求。

1月初,离石城和柳林日本人集中1000多兵力出动大扫荡,七天全县被杀害的群众206人,都是跑在村外和被包围在村子里抓去杀死的,而藏在地洞中的人,没有遇害活下性命。王家坡村被包围,老百姓进入地洞未受损失。村旺没地洞被日本人抓住杀了50人。石家峁敌人驻了两晚,老百姓藏入天桥,也未受损失。三区的成家庄、张家庄群众藏入地洞也未受损失,血的教训迫使人们对地洞有了新的认识。由区上干部提倡,就变成为群众运动了。

第二阶段,从2月到4月,由于群众有了亲身经验,加上区里村上再次提倡打洞,领导方式上也克服了强迫命令,着眼于发动群众自觉行动,很多村庄都积极地打地洞,形成了一个打地洞的高潮。

第三阶段,由于山区不象平原能形成地道网,山地打的多为地洞,洞口不荫蔽易受到敌人破坏。如1月份二区后坪村与一区的圈牛局的天桥藏了60多人,被日本人发现后,在洞口点着干柴,用烟熏火燎,结果躲藏在天桥内的人除逃脱的少数人外全被熏死。4月二区白家坡、石洞门的地洞,被敌人发现所藏群众被抓走后,众情绪低落。一度甚至很恐慌。对打地洞也失去信心,打地洞工作也一度停顿。

第四阶段,区上通过总结经验教训,重新开始打地洞斗争时期,地洞虽娄遭破坏受损失,但终究还是少数,很多地方的地洞还在继续发挥作用。一区李家湾等地的地洞就未受到破坏。陈彬说:“二区南坡村组织工作未做到家,群众不愿意打洞,选择土质松的地方打了三个洞应付,结果都塌了。地洞受损失,是地洞打的不好,洞口不荫蔽。各村要坚持打洞,完善地洞。敌人来时,洞内群众要和洞外民兵武装配合好,另外各村防奸防特保密工作要严。”于是地洞又重新打起来了。

李寅前排右一


为深入推动打洞,于是以自然村为单位,由村长、民兵队长和群众中有打窑洞经验技术的人组成领导小组,陈彬县陪同农会主任李寅自深入一区各村,介绍张家庄地洞的式样和藏人的成功经验。规定干部带头,明确计工标准,规定掘进尺寸,对使用的灯油按亩摊派,并明确奖惩办法。对原有的天桥、地洞菜窖、水窖进行改造,针对天桥只有一个洞口,没有出口和不防烟熏的问题,向上打了出气孔。

吕梁山区不同于冀中平原,山区周旋余地大,陈彬主张:在敌人小扫荡时,一般情况下可以掩护群众向山里转移,不必让群众进洞。只在大扫荡时,群众众无处转移时才让他们进洞。但同时规定,地洞内一定要配备武器和少数民兵把守,入洞的应该是老弱病残及妇女儿童。洞外一定要留有民兵配合呼应。

穆家洼的两个地洞,入洞口处很隐蔽,走道有弯度,挖到3丈深后,呈直角向上,洞窄仅容l人通过,可用木板盖起来。再向上长度约1丈,又呈直角拐个弯与地面平行。这段洞内坑道平直开阔,两侧挖成小窑洞,既可住人,又可放物。

张家塔村、白家崖村等山村的地洞利用地形,从半崖开口然后向上打联通到一个水窖内,作为入口,藏人时在由此进入洞内。开口在半崖上是入风口,出风口在水窖口,这样即使敌人发现入口,因位置高也没办法烟熏,坡高路陡只能单兵上行,正好是守口民兵的活靶子。

而高家洼的地洞,是在靠崖的窑洞后窑打打一个仅供一人爬进的小口供人进岀,向上打一丈多高,再打一个一丈多深的胡萝卜窖然后再平打出,出口就在崖顶上,后窑入口平时用立柜遮掩起来,使敌人不易发现。

荣家洼是从村子下面的粉房开口,打了三丈然后向上打了个胡萝卜窖,又平着向后打了十来丈再打一个胡萝卜窖,一共打了四个胡萝卜窖,每个胡萝卜窖后还留一个小气眼,这个地洞有了地道的味道,坚固好使。平时地洞内有存水的大瓮,存有干枣、炒面、干馍馍,不设灶火以免冒烟暴露了气眼。这些地洞经历了战争考验,为保护群众坚持对敌斗争,起了很大的作用。

西北红军改编1成八路军以前合影。第一排左二王世泰,第二排左一郭洪涛。第三排左一龚逢春,左六白如冰。左七白坚,第四排左二王达成


1944年9月底,晋绥三地委书记,军分区政委白坚陪同延安美军观察组卡斯少校带领的记者参观团考察离石时,以极大的兴趣考察了“民兵封锁”钻了郭家塔、罗家坡、吉家塌的地道,参观团对离石县的地道赞不绝口,他们赞赏和肯定了离石军民的这一对敌斗争成果。

时任三分区武委会会主任的高合年,在总结地洞斗争时也说:“开始的地洞斗争还处于初创阶段,还没有象冀中平原的地道那样打防一体成熟。1944年后,由于抗日战争形势发生了有利于我方的变化,敌人出动次数减少了,分进合击,簏梳式扫荡也不多见了,加之我民兵地雷爆炸战的广泛开展,民兵封锁线的阻击,日本人很难用突然袭击包围村庄了。群众可以在民兵的掩护下由地面上转移,钻地洞的情况逐渐减少,随着抗战的胜利,地洞也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而作为战争遗迹保留下来,供后人参观了。”

陈探许推荐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