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防教育> 关爱老兵

军人本色赵二俏军人本色赵二俏
来源:白尚立 家在文水   作者:郝文俊   更新时间:2019-08-01   浏览:1207



赵二俏(1927.3—1985.12),文水县西城村人。1927年3月出生在西城村一个很贫穷的农民家庭,其父赵宏泰没有读过书,就是他的四个儿子也都没读过书,他们的大名就是乳名冠以“赵”姓。二俏的童年是在战乱不已动荡不安的社会环境中渡过的。一年四季除了帮父亲耕作几亩薄田外,唯一的营生就是地里拾柴。11岁那年,日本人来了,从大人们神色和言语上,他觉察出日本人不是好人,像麻虎(狼),像魔鬼。过了一年多,王智领导的游击队在西城一带袭击日伪军,还征粮筹集日用物资,特别是一度时期住他们杂院里,常常讲些共产党八路军打鬼子的事,二俏听得很入神,慢慢地共产党八路军在他心目中成了驱狼降魔的神,长大后能打鬼子成了他心中的向往。有一次跟父亲说起此事,父亲边“吧嗒吧嗒”抽旱烟袋边悠悠地说:“再过两年吧,你还小点。”而两年后发生在西城村的“四一一”惨案则更坚定了他参加革命队伍打鬼子的信念。




1945年5月22日(农历四月十一日),驻文水县城的日伪军来到西城村搜捕我抗日村长、地下党员闫四牛。他们一方面围住村庄封锁路口,以查户口为名入户抢劫,一方面把全体村民集中到村公所多宝寺前的空场上,当着几千父老乡亲的面,把六位村民生生刺死,制造了这起惨绝人寰的大血案。

同年8月中旬,日军投降,9月初家乡解放。人们还没来得及庆祝解放,阎军分三路合围文水县城。不得已,我民主政府暂时放弃县城,文水人民瞬间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真是“撵了麻虎住下狼”,阎政权的暴政不亚于日伪。同年腊月(公历1946年1月),在我积极分子闫四牛路中正王效贤等宣传发动的支前参战中,18岁的赵二俏毅然报名参加了文交支队,从此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文交支队是一支有着光荣革命历史的队伍,当年华国锋同志任支队政委,人们亲切地称他为“华政委”,他指挥和参加了开栅保卫战等许多战役,同国民党阎锡山反动势力开展了坚决的斗争。文交支队实际上是由文水支队和交城支队组成,抗战胜利后,1945年10月交城游击1、2大队合并为交城支队;12月以文水二、三、四区基干队为基础,成立文水支队。到1946年1月,文水、交城支队合并为文交支队,辖1、2、3、5、6、7共6个连队,同年9月份2、7连调出,10月份又组建4、8连队。1948年1月改编为吕梁军区八分区50团,9月改编为晋中军区独2旅55团。1949年春,改编为华北军区独5旅14团,8月初改编为7军21师62团。1950年11月18日随师赴东北,后入朝作战,归国后归炮12师。

当时文交支队主要活动于文水、交城山区、平川,生活和战斗是极其艰苦的。有民谣“穷支队没铺盖(gei),虱子爬下一脊背”。1946年春,阎军严密封锁边山,支队的给养也成了大问题,一度时期粮食征集不上来,队员们漫山遍野挖野菜,可能是有种“野蒜”的吃多了,包括二俏在内的不少队员患上了“夜盲症”,白天还行,一到晚上漆黑一片,寸步难行。有几次晚上下山筹措给养,队员们就是细木棍持串着行军完成任务。



条件虽然艰苦,但这些家乡的子弟兵怀着“打败阎锡山,解放咱家乡”的坚强信念,克服重重困难,以顽强的毅力和坚韧不拔的精神,苦练杀敌本领,在战斗中成长,逐步锻炼成了不怕苦和累,不怕牺牲,勇往直前,冲锋陷阵的坚强的革命战士。

1947年3月初,阎军72师师长艾子谦率领214团、215团3000余人由峪口、广兴、窑儿头分三路入山,企图袭击我驻扎在东社的文交支队。阎军计划进攻东社的前几天,我野战军2旅、5旅得到情报,提前驻扎在中西川一带,文交支队队长林子远同两旅领导共同商议,决定在黄崖一带设埋伏,痛击阎军。天助我也。这一天,乍暖还寒,西北风刮得呼呼直响,阎军快到黄崖时遭到了已占据山头有利地形我两旅的阻击。我在山头,敌在山谷,“高处打低处,赛如吃扁食”。由于风特大,尘土飞扬,风沙弥漫,阎军几乎无法开枪和扔手榴弹反击,最后束手就擒。有少部分往回逃跑的阎军,被埋伏在半山腰的我支队战士通通围困在黄崖沟底,二俏他们飞奔下山,高喊“缴枪不杀!”喊声压过了风声,回响在山谷,惊慌失措的阎军同样是乖乖地扔枪于地,举起了双手……打扫战场,除艾子谦同十几个士兵化装潜逃外,其余敌人非死即降,同时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弹药。

这次战斗,大灭了阎军的嚣张气焰,大涨了我军的威风,战士们士气高昂,同时也充实加强了我军的装备。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得到情报,阎军72师副师长兼文水县长何步田带一个连要到西石侯娶亲,这可是个难逢伏击的好时机。支队通过周密部署,一部在村西堰口的内侧两旁设伏,二部设伏于距堰口不足百米无院墙的民房院内,静等阎军娶亲队的到来。二俏随战士们早饭时分设伏于堰口内测,副支队长告诫战士们:“埋伏好,不要着急,等靠近了再打,听我的枪声行动。”早饭过后约半个时辰,一队人马从西边杭城村方向吹吹打打过来了,前面是吹鼓手,接着是几个背枪的阎军,何步田头戴礼帽,身披彩带,别着大红花,骑着枣红马,一副意满志得的神态,后面是一队背枪的阎军。副支队长又吩咐大家:“注意!不要伤着前面的吹鼓手。”大家屏住呼吸,尽力隐蔽。近了,近了,更近了……“打!”副支队长的喊声和手枪声几乎同时齐发,前面的吹鼓手见势刹那间跑开了,正好给了战士们大显身手的机会,雨点般的子弹射向敌人,手榴弹不时在敌群中开花,何步田刚说了句“不要慌……”再没了下文,中弹落马,倒地身亡。战士们奋身跃起冲向敌阵。二俏冲在最前面,一阎兵逃向一旁的玉米茬地里,被他一枪击中大腿,倒地呻吟……这次战斗,何步田被击毙,俘虏阎军30多名,毙伤8名,缴获机枪1挺、步枪40余支、手枪3支。

回山后,赵二俏的不怕牺牲,冲锋在前,英勇作战,受到了领导的表扬,领导还号召连队的战士们向他学习。月底,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5月初的一天,父亲捎来口信要他回家一趟,正好连队修整,他请假回到离别一年多的家里。说不尽的离愁别绪,道不尽的思念之情,末了父亲说是要给他完婚,女方是开栅镇的范家闺女。二俏没说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只道出了一句:“咱是部队上的人,今天走了明天说不准就回不来了,人家不嫌就行。”第二天完婚,第三天午饭后告别父母兄弟及燕尔新婚的小媳妇儿上山归队了。



阎锡山经过几次战役,受到致命打击,遭受了严重挫折。为了挽救自己即将灭亡的厄运和垂死挣扎的政权,采取了“三自传训”暴政,加强其特务统治。1947年8月,驻扎在文水的晋绥八分区主力部队奉命南下支援临汾战役后,文水的形势更加恶化。到深秋,阎锡山的“三自传训”乱棍打人暴政达到高潮,凡是共产党八路军、与其有关的包括家属都在“自清肃杀”之列,真是人心惶惶鸡犬不宁,一片白色恐怖。只腊月在文水城内就乱棍打死120余人,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在此期间发生在西城村的暴政惨案三起,被打死44人。二俏家首当其冲,属于“自清传训”对象,一有风声全家躲藏,伪乡公所民卫军在他家大门上写下了“匪军家属”。有一次躲藏不及,把父母亲、大哥及媳妇儿都带到村公所,逼要追拿二俏,全家没有一个给提供线索的,结果在村公所关了两天两夜,滴水不让沾,粒米不让进,最后亲戚朋友求人作保才算了事,但条件有二:一、不准外出,随叫随到;二、把“匪军家属”的牌子牢牢地钉在了杂院门上。三自传训暴政,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

1948年1月,他们支队改编为吕梁军区八分区50团,参加晋中战役。这次战役,我人民解放军在徐向前指挥下,以少胜多,以6万人的兵力歼灭阎锡山军10余万人,歼灭了阎锡山军队的大量有生力量,为山西彻底解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同年5月,我人民解放军攻克临汾,阎锡山在晋中构筑防御体系,准备麦收季节大肆收麦、抓兵,以解决军粮、兵员不足,而我为保卫晋中麦收,削弱阎的有生力量,创造夺取太原的有利条件,采取运动战方针发起晋中战役。6月11日,战斗打响。二俏他们所属吕梁军区部队布防于孝义、汾阳间的高阳镇地区,准备对敌拦击。18日,一队劲敌从汾阳方向向山庄头、神堂地区出击,被我吕梁军区部队歼灭大部,余部则退回汾阳城。为扩大战果,引诱并歼灭驻平遥的阎军,21日晚,他们部队连夜急行军,进到汾河西岸的徐家镇、南胡家堡一线,与兄弟部队从东西两边威逼平遥之敌。23日晨,驻平遥阎军见势不妙,企图北撤,向祁县的阎33军靠拢。当天下午,当阎军行至祁县西南北营村附近时,我军发起进攻,将其主力包围于北营村。正是夏至时节,麦浪渐黃,太阳炙烤着大地,树木静默,枝叶无采,好似还经受着阎军的蹂躏。落日的余晖映照在村边的墙壁上,亦似高温烘烤着,一根火柴随时可以点着。敌我双方展开激战,子弹嗖嗖,手榴弹爆炸声隆隆,战士们汗流浃背,奋勇冲向村庄。一位战士中弹身倾,二俏一把扶住未倒。战士胸前殷血汩汩,嘴角蠕动,张翕难持,两眼直直地看着二俏,右手吃力地指向村庄。二俏明白了,轻轻放下闭上眼睛的战士,冲向村庄……

我们无数的勇士们就是这样,为了解放全中国,前仆后继,从地上爬起来,揩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又继续前进了。

那天战至午夜,全歼阎军。其后,他们修整了几天,赵二俏被编入通信连作通信员。通信连分为两种:一种是无线,包括转接电话;一种是有线,负责军队线路架设维护维修。赵二俏主要是架设线路,保证联络畅通,如果军情紧急,须亲自送信,而更多的时候是随机参加战斗。




7月上旬,他们通信连随部队从汾河西转战文水的开栅、交城等据点。抄近路走西城村,步行在家乡的大街上,距自己的家门只有十几米,但赵二俏以一个共产党员、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也没迈进家门看一眼父母兄弟,看一眼结婚一年有余而在一起仅仅温存了一天的新媳妇儿。选择了当兵,就意味着选择了未能尽孝,选择了未能儿女情长,选择了付出,甚至牺牲。


军旅生活,幕天席地,头枕明月,身披雨雪风霜。正值青春年华,这些热血儿郎把自己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因为他们明白,为了人民得解放,须紧握手中枪,随时赴汤蹈火,血染的风采在共和国的旗帜上飞扬是他们最大的欣慰……

摸黑围攻开栅之敌,两个连兵力齐上,阎军凭借日军遗留的炮楼固守,久攻不下。深夜,我爆破手匍匐于前,引爆炸药,随着一声巨响,炮楼被炸开一道豁口,敌兵仓皇而逃,我趁势追击,遂攻破。黎明时分,打扫战场,突然一个战士指着二俏衣服说:“你看!”待他看时,左襟上穿了个洞,左肘处似有血迹,用手一摸,是血渍。遂感隐隐作痛,撩衣细看,左肋处有五六公分血痕,还在渗血。他边扣衣边笑着说:“没事,蹭破了点皮,不碍事!”另一位战士拍拍他的肩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接话茬:“这算大难?还有战要打,也还没取得胜利,我怎么能死?”说得战士们都笑了。我们的战士在枪林弹雨中充满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和英雄主义精神,对革命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继续北进,逼退了清源守军,切断了汾阳至太原的公路,对太原的包围指日可待。


他们通信连随一营驻扎清源南大门——高白镇。高白镇,如同文水的开栅,紧贴吕梁山,地处方山河口,西行可入山区,东北系太汾公路,是通往太原的要道,西南连交城文水汾阳,有“旱码头”之称。

这一天接到情报,有大股阎军余匪趁夜撤往太原,部队首长指示设卡拦截,予以阻击歼之。因流动性比较大,非驻扎性作战,故部队联络还是士兵亲自送信。二俏接受命令,赶往驻扎交城义望村的连队,让其火速赴高白研讨安排阻击事宜。入夜,一切安排就绪,各自就位,只等阎军到来。为万无一失,作了三道埋伏关卡,第一道设伏于高白镇西南200米处,第二道于通往西山口以防西逃,第三道在靠近镇东北,最后还在必经之路——距高白镇东北2公里的东于村设重兵布置了个口袋,万一三道关卡阻击失利,则在此围而歼之。他们通信连就伏于东于村。

子夜已过,无有动静,但战士们紧握钢枪丝毫不懈怠,全神贯注,静等敌军。丑时刚过,战斗打响,敌军人多,装备也不差,为逃往太原求得一命,孤注一掷,结果前三道防线均被突破。到得东于,天已发亮,冲锋号响起,机枪、步枪一齐射向阎军,枪声如炒豆,手榴弹爆炸声不绝于耳。战士们奋勇冲出,喊杀声震响黎明。冲锋过程中,二俏突感右腹微微一疼,顿觉天旋地转,枪托戳地,用力支撑,但感觉如履棉絮,又如同荡秋千荡到半空中……

醒来时已在吕梁军区部队医院的病床上,一位年轻女护士走过来笑着说:“可醒过来了,你知道昏迷多长时间了?”银铃般的笑声伴随着温馨的话语,伸出了两个指头,“两天两夜多了,我的同志哥。”二俏试着动动身子,腹部疼痛,微微一笑算是对护士的回应。“不要乱动,好好躺着。”护士说完后出去了。

早饭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把不是很整洁敞亮的农家屋映射得很通透。过了会,副连长和通信员小靳来看他了。副连长对他说:“好好养伤,估计近期部队不会走远,准备围攻太原。”又安慰了一通后走了。小靳比他小三岁,平常两人相处甚好,这不留下来陪他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二俏右腹微微一疼是中弹了。虽敌军突破三道防线,但必定“再而衰,三而竭”,前有“彼竭我盈”准备扎口袋的劲旅,后有追兵,故而渐渐不支,但还是有不少敌兵突围过防线躲入村里。其实此时的敌兵已是瓮中之鳖,再突围而逃几乎不可能了,到后来有的就喊出了“我们投降”,有的还顽固抵抗。鉴于此,我遂减轻火力,加强政治攻势,不时有出来投降愿做俘虏的,我分头接受,收缴武器,到最后都作了俘虏。小靳讲得绘声绘色:“这次战斗打得艰苦,可也收获不小。前后四个小时,歼灭了近400人哪。”越讲越起劲,“缴获了三门大炮、30挺机枪、400多支步枪、单手枪就30多支,还有一部电台呢,嘿嘿,还不包括其他军用物资呢。”顿了顿,显出很神秘的样子,“你也很有运气哦!”“咋啦?”“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你的右手微微蠕动,我贴近你的鼻子试了试,没死。”他故作惊讶地,“你猜怎么着?”“怎么着?”“送医院呗!”接着是略带童稚的笑声。小靳告诉他,手术进行了两个多钟头,右腰贯通伤,伤及肠管了,医生说会影响消化功能,以后吃饭得注意了。

二俏静静地听着小靳的讲述,心潮翻滚,五味杂陈,真不知是惋惜抱憾,还是幸运欣慰,竟情不自禁地泪水溢眶。

赵二俏在不到三年的战斗中,作战英勇,不怕牺牲,冲锋在前,获得了多枚独立自由奖章和解放奖章。作为军人,他也形成了雷厉风行、不畏困难、说干就干、勇往直前的作风与风格,它也伴随了他几十年。



不到三个月,根据身体状况(后被鉴定为二级甲等残废)准备退伍,此时太原战役已经打响。生性倔强轻易不言输的赵二俏,带着未能参加解放太原深深的遗憾回到了家乡。

家乡解放,一派新气象,天格外蓝,连空气也格外清新。人们喜气洋洋,都积极投入到建设新生活的洪流中。二俏修养一年后,毅然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中。从建国初期到人民公社,他一直任西城村党支部委员,以共产党人的初心和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建设家乡,建设社会主义挥洒着青春和汗水。

1950年,大规模扫盲教育运动开始,由他牵头、侯绳祖负责开展西城村扫盲工作。赵二俏深感缺乏文化的苦处,积极筹划组合,用现身说法动员男女老少投入扫盲教育之中;侯绳祖自行编写符合群众口语化的教材。二人配合默契,齐抓共管,成绩显著,在当时传为美谈。赵二俏把军人的作风运用到实际工作中,雷厉风行,排除困难,勇往直前,同时又循循善诱,润物无声,所以西城的扫盲工作始终走在农村乡镇的前列。他俩曾多次参加晋中行署、文水县召开的扫盲工作经验交流会,受到了公署、县委政府的表彰奖励。1956年,赵二俏光荣地出席了山西省农村扫盲积极分子代表会议。人民公社后,赵二俏任包中队(西城大队第五中队)干部。虽然自己身体不好,但他仍模范积极带头作用不减,跟社员们一道参加生产劳动,并以一个共产党员干部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也严格要求家人,严格要求所领导的大小干部,从来不搞特殊。他党性强,坚持原则,是非分明,同时又体察民情,同情弱势群体,跟社员们打成一片,充分发挥他的纽带作用。虽然没有文化,但他很善于做思想工作,干部之间,社员之间,包括邻里之间,有什么矛盾问题,总乐意找他谈心。时间久了,人们称他为“贴心人”。



战争的创伤,和平建设时期的过度劳累,这位被誉为“贴心人”的铮铮铁骨汉终于累倒了,病倒了,并且病得不轻。弥留之际,老战友、老伙计、老同事等都来探望他。三八式老党员、老干部、西城的“老黄牛”闫四牛同志更是老泪纵横,坐在炕边握着他的手久久不放。赵二俏反而安慰起他来了:“嘿!你看,当时医生告诉我的连长说我只能活十几年,这不,扳指算来,整整37年了。赚了,赚多了……”言语间,既有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又有为党和人民工作的欣慰。

赵二俏同志,出生农家,早年参加革命,对党忠诚,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转战吕梁山、晋中平川,冲锋在前,不怕流血牺牲,英勇杀敌,屡立战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和平建设时期,严于律已,以身作则,身体力行,兢兢业业,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

赵二俏同志,中国共产党的好党员,英勇杀敌的革命战士,农村优秀的基层干部!


















编辑: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延安十三年红色影视基地宣传中心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