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防教育> 关爱老兵

老同志寻找哥哥冯成栋
来源:晋绥网   作者:袁建平   更新时间:2019-12-14   浏览:1658

晋绥历史文化研究会郝文俊:

 我有件事拜托,我母亲的姑舅哥哥求您 帮助寻找失踪的哥哥。现在我把他写的情况转发于您,烦您费心帮忙。
   “我叫冯元栋,今年九十三岁了,现在居住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我希望在有生之年了却自己最后一个心愿。寻找我的哥哥:冯成栋。冯成栋,又名冯锦,山西省吕梁专区岚县东阳涧人。一九三七年参加革命,一九四二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分配在安塞军委二局工作,一九四六年曾给山西吕梁专区岚县东阳涧村去信,转告家人参加八路军,跟着共产党走,当时本人于一九四三直到新疆解放后,本人在六、七十年代曾多次在全国各大军区、国家民政部的文书中发布寻人启示进行寻找,仍杳无音信,现拜托查找我哥哥是怎么牺牲的,埋在什么地方,我好带着儿女前往祭奠,了却我多年的心愿!告慰抗日战争英烈们的不朽功勋。如有当时认识我哥哥的人,也希望您能和我联系,给我讲讲他当时的事情”。麻烦您费心给于帮忙。不胜感谢。
      有线索请与我联系。袁建平:电话17386982126。

 

相关连接:
                                   红色安塞:--中央军委二局安塞旧址

中央军委二局是革命战争年代我党我军重要的技术侦察情报部门,是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于1931年底在江西苏区亲手创建。1935年10月19日,军委二局随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吴起镇,12月5日红一、二、四方面军三个技侦部门在陕北保安合并,组建成统一的中央军委二局,1937年1月中央军委二局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由保安移驻延安,1938年11月19日由延安迁至安塞碟子沟和黄崖根两个村庄,1947年3月离开,在陕北战斗生活了12年,曾希圣为军委二局第一任局长。

1935年10月19日,军委二局随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吴起镇,12月5日红一、二、四方面军三个技侦部门在陕北保安正式合并,组建成为统一的中央军委二局,1937年1月中央军委二局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由保安移驻延安,1938年11月19日由延安迁至安塞碟子沟和黄崖根两个村庄,在陕北战斗生活了12年,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中央军委二局是革命战争年代我党我军重要的技术侦察情报部门,是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江西苏区创建的我党我军最早的军事情报机构。毛泽东曾表彰说:“没有二局,长征是难以想像的,有了二局,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1938年11月19日,中央军委二局迁至安塞县沿河湾镇碟子沟村,1947年3月离开。为党中央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38年11月19日,中央军委二局迁至安塞碟子沟和黄崖根两个村庄,在陕北战斗生活了12年,为夺取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安塞县碟子沟旧址是军委二局在陕北工作时间最长的重要基地。

在军委二局延安旧址纪念馆陈列的1930年红军缴获的一部“只能收不能报”的电台二局前身早在江西苏区就创建了,在纪念馆陈列的文物中有一个被称为“三灯机”的电台,这是1930年红军缴获的一部“只能收不能报”的电台,红军的情报侦听工作工作也就是从这“半部电台”开始起步的,其后屡建奇功。

1938年11月,军委二局迁至安塞县碟子沟和黄崖根两个村庄,从此,在陕北战斗生活了12年。碟子沟的这处旧址是前几年修复的,从门口的介绍看,是总参三部出资,去年才修复完工的。旧址主要是依山而建的几排窑洞,修复后的窑洞里复原了当年的一些场景,真的是十分艰苦,基本上每个窑洞都是一个火炕一个炕几、一张桌几个凳子,但就在如此简陋不堪的条件下,却侦听到很多极具价值的情报,包括1941年6月准确侦查出“德国将于6月22日进攻苏联”。

1935年,曾希圣与邓颖超在陕北因为二局的功勋卓著,所以得到中共领导人的格外垂青,在修复的窑洞墙壁以及纪念馆里悬挂了不少领导人为二局的题词和表彰。长征结束后毛泽东对二局评价道:“没有二局长征是难以想象的,有了二局,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后来他还给二局题词:“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周恩来则给二局题词:“掌握全局突破一点,自力更生前途无量”。

在修复的窑洞墙壁以及纪念馆里悬挂陈列的领导人为二局的题词和表彰除了题词之类的精神奖励,还有物质奖励,在纪念馆的展板上还特别将历年的奖励列了一张表,比如毛泽东在1943年“亲批特支费边币50万元”,彭德怀“赠送边币500万元”,陈毅“赠送黄金40两”,这在物质条件十分匮乏的当年是十分罕见的,足见中共高层对于军委二局的重视。

 

军委二局的首任局长是曾希圣。

曾希圣(1904年~1968年) ,曾名曾勉,中共著名军事家曾中生(原名曾钟圣)之弟。1904年10月11日出生在湖南兴宁(今资兴)州门司镇一户书香人家。 1920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1922年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参加过北伐战争,后赴苏联学习。 1927年回国。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在河南、山东从事秘密工作和兵运活动,先后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秘书长、中共中央军委谍报科科长、红军总司令部侦察科长、中共中央军委二局(情报局)局长、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参谋长、山东野战军第7师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华东局国民党统治区工作部部长,第二野战军副参谋长兼豫西军区司令员。中共皖北区委书记兼第三野战军皖北军区司令员、政委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共皖北区委书记,中共安徽省委书记、第一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二书记,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处书记。

在任上海中共中央军委任谍报科科长时,曾获取了国民党第三次“围剿”中央苏区的军事计划。1931年冬进入江西中央苏区,任红军总司令部侦察科长。1932年参与创建中共中央军委二局(情报局),任局长。1933年8月中央军委授予二等红星奖章。周恩来称他为红军情报工作“创业的人”。他领导的二局,多次截获并破译国民党军队的无线电密码,为红军反“围剿”作战和长征的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

毛泽东曾对二局作过高度的评价:“长征有了二局,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甚至还说过,“没有曾希圣的二局,就没有红军。”毛泽东还先后两次为红军的侦察电台题词:一次是“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另一次是“你们是革命的鲁班石”。周恩来称他为红军情报工作“创业的人”。叶剑英说:“曾希圣不简单,是个可以认识‘天书’的人。”并说,“毛主席用兵如神,在相当程度上,有赖于曾希圣等同志提供的准确情报。”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曾希圣受到严重批斗。1968年7月15日在北京病逝,终年64岁。

         沉痛悼念原中央军委二局(无线电技术侦察)老战士佐伊同志

     中央军委二局(无线电技术侦察)老战士,新中国第一代女外交官、外交部副部长余湛同志的夫人佐伊同志于2019年9月1日18:03分去世,享年九十八岁。

    佐伊(原名邓玉莲),1922年1月30日出生于广西防城港市东兴县。1937年参加共产党外围组织的抗日宣传活动,1939年奔赴延安进入中国女子大学学习,1940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调入中央军委二局破译密码电报。1950 年4月调入外交部,先后在我国驻波兰大使馆、外交部政治部、我国驻加拿大使馆工作。

  

                                   回忆袁炭冰

晋绥历史文化研究会郝文俊:

我所了解的袁炭冰:

刘万祥1945年秋,我在岚县—完小读书时,学校组织全校师生合影,快要照相的时后,来了一位大官,人称袁县长,来后席地而坐,同我们几百个小娃娃留下了终生难忘的一照,心中留下了他平易近人、永难忘却的印象,去年在《岚州情》总5期见到了这张珍贵的照片,不由想起了有关袁县长的几多传说、几多故事。
    我参加工作后听人们说,当年袁炭冰与后来任过岚县民主县长的王竞成同在太原读书,因乡情关系,经常在一起,有一天,王又去袁的宿舍,袁不在,他以为袁马上就会回来的,于是就躺在袁的床上,无意一伸手摸到一本书,王一看,原来是一本“布尔什维克”,吓得赶忙放回去,他想“这爷爷在看这些书了”,怪不的人一进来他就忙把书藏起来。袁回来后发现他的被子有人动过,他想了一阵认定是王竞成来过。几日后王来了,袁问:竞成你来过我的宿舍?王说:“来过!”“你翻我东西了?”袁肯定地说,王说没有,袁说:“书你看了,事你也明白了,日后一但事发,我掉脑袋,你垫背,走不了我也跑不了你,”之后俩人关系更加密切、相互保护。
     听说袁炭冰两次出任岚县县长,第一次是抗战初期,后因同牺盟会干部巩萃“四大动员”搞现金时有点过头,被调整工作;岚县解放后,再次出任县长,与土改工作团一道,领导发动贫下中农搞土地改革。他汲取教训,时刻遵照党的政策办事,妥善掌握运动进展火候,绝不做违反党的政策和原则得事。有一次,一个农民拾粪时去看政府人员搜査反动画标,结果被抓回来,袁大怒道:“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农民,哪能与反动标语挂上钩,赶快把人放了,给人家陪情道歉!”政策性、原则性可见一斑。

上世纪50年代,在袁炭冰任兴县专员公署付专员期间,一次到太原开会,顺便回家看望老母,那是一个冬天的早上,袁准备回兴县,起来以后觉得身上有点冷,向母亲要一根腰带,母亲没能及时找到,他就从院子圪台上捡了根草腰子(草绳)束在腰间起程了。后来他娘伤心地将这件事告诉我母亲,眼里还转出了泪花,还说:“他身体不好,经常咳嗽,不能吃饭,说话颠三倒四的,还不如我呢。”我亲眼见他穿着多年的一件灰布棉袄,既糙旧又单薄。虽然披着一件黄大衣,也是有皮无毛,虽有乘马随员,但身体常常疲惫不堪,可见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很不好。他的家属就住在南关,记不的是哪年了,他让妻子范翠云去学校教书,不让享受领导干部家属待遇,为减轻国家负担,让其自食其力。他们有俩女一男,穿衣吃饭都和农家的孩子一样,没有一点儿干部子弟的派头。范翠云老师是南关人,很随和,经常和同龄人们一起拉家常。有一次我在一旁听她和人们谈话,有人问:“亮英(女儿)家爹身体瘦的,是不是有了病?”范翠云这才说,“咋不是来,肺病多年了,一直好不了,让他去看病,他却说走不开,工作忙,营养不好,休息不好,精神恍惚。有时好像神经了一样!”。这段谈话在他出事一年多前,所以,袁出事后我当时真以为是神经失常所致。但后来又听人们说可能还有别的原因。

还有人说剿贼寨的人是因为袁炭冰才死于枪口下的,当时我不懂,也没多想。多少年后又提起剿贼寨时,我二妗子才把剿贼寨及袁炭冰的事说了个清楚。二妗子因生活所逼迁居离剿贼寨一里地的一个林地上,她搭了个柴房叫“通顺”,山中无老虎,只有豹子和野猪,有个好处就是日本人找不到。但游击队,尤其袁县长能找到,一次他还在二妗子家柴房睡了一个早上,他说是从川里回来的,走了整整一夜,醒来后喝了一碗莜麦糊糊,转身进了林,袁在西山熟悉的很。他不但警惕性高,而且料事如神,武工队侦察员把掌握的情况给他一说,他就知道鬼子要扫荡了,让人们赶快把东西藏起来,一但发现鬼子来了就要人们马上离开村子。其实袁已经十几年没回过剿贼寨村子里,鬼子多次扫荡都抓不到袁,恼羞成怒,硬说是村里人包屁袁炭冰,所以疯狂地放火烧了村子、杀了人。从“剿贼寨事件”足以说明日寇的凶暴和残忍。岚县平川沦陷后,袁炭冰县长领导的抗日武装,在西山地区建立了八十里的军民防线,粉碎了日寇无数次的扫荡,保卫了晋绥边区的领导机关。岚县人民为田家会战役提供了很多可靠的情报,以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援,取得了晋绥地区最有影响的的重大胜利(听说将当时的指挥官击毙)。

袁炭冰是一位立场坚定、铁面无私,政策性,原则性非常强的人,(老百姓说他可坚决了),即使亲情,友情都不能超越与违背党的政策与原则。在极其艰苦的战争环境下,他以瘦弱的身体承负着领导岚县人民抗战的重担,日以继夜带病工作,袁知识渊博,方向明确、性格倔强,作风正派,是非分明,为革命倾其所有,献出了家里所有的土地,房产等,他舍小家,为大家,柴棚可睡,糊糊充饥,革命意志不能衰退,以老百性的说法,他是一个可亲可敬的人。他是岚县最早参加革命的领导之一,也是当时学识较高的知识分子,参加革命早期,经常给热血青年讲解革命道理,他是岚县革命青年的领路人,他为中国人民的抗日胜利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岚县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