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区资源> 老区资源

红色故事代代传(传承·红色基因 时代风华)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乔 栋   更新时间:2020-09-09   浏览:753


村子不大,革命遗址不少,怎么保护利用?山西闻喜县陈家庄——

    红色故事代代传(传承·红色基因 时代风华



 核心阅读

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陈家庄村,曾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发挥重要作用,留下不少红色遗址。

近年来,从自发保护到政府组织,更多社会力量参与、综合开发利用,当地走出一条有特色的保护路径。村子面貌改变,红色旅游也日益红火,带动乡村发展。




正值雨季,山西运城市的稷王山在云雾环绕中若隐若现。

稷王山中的陈家庄,曾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对解放晋南地区发挥重要作用,留下了不少红色遗址。近些年,从自发保护到政府组织,更多社会力量参与,从跬步积累到综合开发,村里走出了一条有特色的保护路径。

摸清文物资源

趁着村里的旧址还在,抢救性搜集整理

陈家庄村子不大,村庄顺着河道,往西北和东北方向延伸,像是张开臂膀欢迎游客。四周的土山将村子围绕,这些山很有特点,从下到上一圈圈堆积,当地人称之为“磨盘岭”。如今的陈家庄干净整洁,村广场前竖立的纪念碑,诉说着这个村子的过往。

2005年,刚刚退休的仇家文怎么也想不到陈家庄能有今天的面貌。

1945年到1948年,陈家庄是中共太岳三地委、三专署、三分区司令部等党政军机关驻地,政治部、司法科、晋南报社等30余家机关单位分布在村里。

仇家文的父亲参加过游击战,他打小就从父辈们口中听过不少革命先烈的事迹。从教师岗位上退休之后,仇家文婉拒了返聘邀请,他心里藏着一个想法,得抓紧时间完成。每次回村,仇家文都看到村里年轻人大多进城发展,曾经的革命旧址也年久失修。他想趁着村里的旧址和老人还在,把陈家庄的史料、旧物抢救性搜集并整理出来。

最初,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我就挨家挨户和村里的老人聊,从搞清楚当年旧址所在地开始。”

要理清楚历史脉络,靠走访还不够。仇家文辗转找到闻喜县党史办,但资料还不全,他又跑到运城市党史办。不会用电脑的他,硬是在这期间学会了这项技能。“盯着电脑反复看,每个细节都要搞清楚。”

历经两年时间,仇家文将了解到的陈家庄历史编写成书。2007年,仇家文把这本书送到闻喜县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负责人史炳仁手里。史炳仁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分量。和仇家文同龄的他,决定帮仇家文一把:“光搜集资料还不够,要为后人留住能看到的东西。”

更多力量参与

从自发保护到政府组织,综合规划提升

可真正想留住一些东西,难。史炳仁说:“有的窑洞、旧址损毁严重,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修缮资金来源。”

当时,陈家庄村集体经济还很薄弱。史炳仁退休前担任闻喜县人大主任,他四处奔走,呼吁重视陈家庄红色遗址保护,好不容易为陈家庄“要”来十几万元修缮经费。

拿着这笔钱,他们修缮了损坏最严重的晋南报社等几处旧址。“先紧着严重的修复。眼看着墙皮都掉没了、窑洞都快塌了,满脑子想的是赶紧先撑住。”村里的工匠也一齐上阵,一些遗址得到了有效保护。

陈家庄会议旧址,村民称之为“大窑洞”,比一般窑洞要深得多、高得多。大窑洞原先住着人,史炳仁和仇家文积极做思想工作,最终以2000元一年的价格租下并修复。史炳仁感叹:“老区群众淳朴,一听说这是革命旧址,思想工作都能做得通。”

2010年,陈家庄的红色遗址保护工作稳步推进。当时仇家文担任村支书,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在村里的大喇叭里喊:“村里的门牌、石坊,咱们都要好好保护起来……”他们在村委会挤出一间小屋子,用搜集来的文物办起了小型展览。

陈家庄红色遗址的保护起步后,经费还是很不够用。到2014年,闻喜县委县政府将陈家庄的保护提上了议程。时任郭家庄镇党委书记吉俊伟回想着当时的场景:“县里成立了专门领导小组,县里各局都是成员单位,结合自己的职能,交通局负责道路维修,民政局负责纪念馆的筹建,文旅局负责革命文物的修复保护与申报,还有党史办、扶贫办、农办等共17个部门参与其中。”

一年时间,陈家庄大变样,800米的青砖、土混硬化街巷修建完成,小游园、烈士纪念碑、红色文化广场也在这一时期修建。太阳能路灯、进村硬化道路等基础设施得到完善。更重要的是,文物部门将10处红色遗址“打包”申请,于2016年成为山西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探索开发利用

社会力量“认养”,专业团队设计

得益于顺利入围“省保”,陈家庄的10处红色遗址修复有了资金保证。闻喜县文化和旅游局局长王张科顾不上高兴,又继续申报第一次遗漏的8处遗址。

“这8处遗址我们一直知道,只不过因为有的史料不清楚或旧址破坏,仅凭记忆、口述,难以通过评估。”王张科带着文物部门同志进行“二次发掘”,“比如在县委旧址的文物认定上,原本有地下通道。我们专门进行了勘探,发现地道不仅通着,而且能佐证旁边还有一处旧址。再结合口述历史,上级文物部门最终通过了初步审核。”

为了更好保护革命文物,他们还采用了社会力量“认养”的办法。“磨盘岭上有一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王张科说,他们与企业签订了认养协议,企业出资20余万元进行修复。“一签20年,企业可以在保护的基础上适度利用,但不能移动文物等。”

文物不仅要保护好,还得“火”起来。虽然早在2009年,陈家庄就挂牌了山西省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但知名度一直打不响。走红色文化融合旅游发展的道路成为当时的优选。“保护与利用这对关系,拿捏尺度需要技巧。”王张科说。

2017年末,他们想到引入专业团队,进行整体保护和开发设计。当时,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在闻喜县做完裴家大院的规划,“初步接触后,确定‘一心’‘三轴’‘三区’的布局,陈家庄的发展思路变得清晰起来。”王张科说:“一个红色文化核心展示群,红色旅游发展轴、乡土文化体验轴、村庄建设发展轴,打造‘红色旅游区、乡土体验区、村庄建设及产业发展区’。”2018年,闻喜县正式发布规划,计划分批投资,对陈家庄进行开发。

目前,红色旅游区已经建设完毕,分布在村里的革命遗址已经连成一条完整的旅游路线。去年,陈家庄的参观游客达到3万人次,“来旅游的人慢慢变多,我们越来越有希望。”仇家文说。

不过,还是有些遗憾。“前期修复时,由于资金有限、经验不足、时间紧迫,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目标。比如在一些窑洞修复中,村民们用土办法,拿水泥、土混着就抹墙了。”




山西省文物局革命文物处处长王志军认为,论重要性和保护资金等方面,陈家庄还比不上一些知名红色遗址,但全国革命老区里有很多“陈家庄”。“陈家庄保护红色文化资源的道路,是符合当时实际情况的较优选择,‘主动保护’和‘充分激发各保护主体’的办法,螺旋式上升的保护方式,不仅及时‘抢救’了文物,也带动了红色旅游的发展。”王志军说。


                 来源:《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20日 12 版)


             本网编辑: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