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老区> 老区人物

贺炳炎故事:22岁锯掉右臂,47岁去世,出殡时20万军民冒雨送行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猫眼观史   更新时间:2020-11-05   浏览:476

“身经百战常忘我,一片丹心为人民”。

这是开国大将谭政为贺炳炎上将写的悼词,写尽了他的一生。

1960年7月1日,贺炳炎病逝,年仅47岁。当时他的家属要求送回老家安葬,可在成都的战友都不同意,他们表示最好葬在成都,这样到了清明节,大伙儿就能结伴去祭拜他。

“十里长街送总理”人尽皆知,殊不知在成都举行贺炳炎公祭仪式时,也有有20多万军民一起冒雨为他送行,这一幕,作为后人鲜有人知。



开国上将贺炳炎——将军装

一代战神,贺炳炎为何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他又有着怎样的传奇经历?

本期文章将带你了解老一辈革命家贺炳炎将军的传奇事迹,如果你是一个喜欢了解历史的读者,不妨静下心来读一读,也许你会有所收获。

1913年2月5日,在湖北松滋县刘家场黑冲子口的一户农民家生下一子,取名贺明言,后改名贺炳炎。

贺炳炎出生的头一年,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政权被推翻,很多人都剪掉辫子,革命的种子也在生根发芽。因为战乱,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学一身本领,亦或是谋生技艺,当时新式学堂犹如春笋涌出,尤其是教武学的。

9岁那年,贺炳炎母亲去世,姐姐又被送去当了童养媳,哥哥过继给了他人,唯独身材瘦小的贺炳炎,被武当一清道长看中,将他收归门下,传授武当功夫——凌霄剑法。

凌霄剑法虽然灵动,可是贺炳炎似乎一点都提不上兴趣,他家中有一把祖传的大刀,一清道长见他痴迷于大刀之术,便传授他玄虚刀法。此后贺炳炎勤学苦练,刀法炉火纯青。可纵有万般本事,也为生计所迫,他用大刀给人杀猪,用剑给人做篾活儿,后来还做过裁缝、铁匠。



贺炳炎

可能是因为父亲参军的缘故,16岁的贺炳炎也想去加入红军,可是因为个子不高,担心红军不要自己,于是自荐要求做马倌,结果还没有马背高,士兵们纷纷让他回去,等长大些再来。

贺炳炎个子虽小,可性格却刚烈,怎么都不肯走,父亲再三劝说也不好使。

恰好贺龙经过,他走到贺炳炎身边,摸着他的头说道:“人还没有枪高,瘦的像个猴子,志气还挺大啊!”

见贺炳炎决意参加红军,贺龙便安排他去了宣传队,帮宣传的战士们提浆糊桶。

有一次在战斗中,贺炳炎大显身手,战士们都不敢相信,看上去还是个孩子,上阵杀敌却一点儿也不胆怯。仅仅两年的时间,就先后晋升了班长、排长、连指导员。

1930年,贺龙率领的红军与国军相遇,两军交战一上午,贺龙为了尽快解决战斗,便派贺炳炎去传话,把预备队红六师调来。

贺炳炎马不停蹄的赶去,红六师接到命令后,从后方攻击国军,敌人腹背受敌,四处逃窜。

战后清点人数,却发现贺炳炎迟迟未归,贺龙说道:“这小子指定是想打仗!可能跑到战斗队伍里了。”

要说贺龙还真是了解他,贺炳炎确实跟逃跑的敌人碰上了。

在芦苇里,贺炳炎大声喊道:“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逃跑的士兵吓得够呛,正准备放下枪支,却发现只有贺炳炎一人,突然拿起枪就开打。



贺炳炎

贺炳炎身手敏捷,躲了过去,迅速跑到敌人跟前,将他撂倒,其他一些士兵不知详情,都趁机逃跑,只见贺炳炎迅速扔出一颗炸弹,五六个敌军一下被炸飞,其他的几十名敌军吓得都趴在了地上。

贺炳炎站在芦苇深处,扯着嗓子说道:“大家放下武器,三人一组,朝红军驻地走去!”

回去后,大家看着贺炳炎带着几十名俘虏,仔细一数,竟有47名战俘,大家都夸他有胆识。

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话一点也没错,但凡跟着贺炳炎上阵杀敌的士兵,没有一个是怕死的,都是越战越猛。后来大家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贺小龙”,说他和贺龙一样猛,只是他从不让别人叫,说自己怎么敢和贺老总相比。

1935年,红军被迫长征,为了保证大部队顺利通过湘黔边界,时任红五师师长的贺炳炎负责堵截敌人的追击。当他们赶到瓦屋塘时,战斗已经打响,贺炳炎迅速察看地形以及敌军的兵力部署。

发现敌军虽然事先占据了山头,可能是时间问题,还未构筑工事,便立即下令攻打东山头的敌军。

特务队长疑问道:“师长,我们不是后卫吗?”

“战场上分什么后卫和前锋?哪个有利哪个上,战机稍纵即逝!趁敌人构筑工事,我们打他个出其不意。”

敌军占领的东山头有足足六百米高,要想强攻他们确实有些难度。贺炳炎召开作战会议,表示只要缠住他们即可,目的是让大部队顺利通过。

当红五师发起攻击后,正在拦击正面红军先锋部队的国民党六十二师一下就慌了,他们哪里知道自己后方也会遭到攻击。

后方起火,敌军只能放弃正面拦击,对贺炳炎发起反击。双方激战许久,贺炳炎见我军机枪手一个接一个的牺牲,他自己一个箭步跑上去,抱起机枪对敌人疯狂射击。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为是压制敌人封锁的机枪,敌军都朝这个方向射击,突然贺炳炎的右臂一阵疼痛,再也抬不起来,顿时鲜血直流,因为失血过多,贺炳炎昏了过去。

送到临时战地医院后,负责救治的医生贺彪,他看了下贺炳炎受伤的右臂,早已被打的血肉模糊,原来是一梭子子弹全部打在了他的手臂上。

“立刻告诉贺老总,就说贺师长伤势严重,有可能右臂不保!”贺彪向身边的士兵说道。

接到消息的贺龙,早已通过封锁线,但他还是掉头回到瓦屋塘,看到受伤的贺炳炎,他说:“孩子别怕。”

因为是汤姆子弹打的,弹头在骨头处炸开,整个右臂只靠着几根筋连着。

医生贺彪说道:“右臂不保,……要锯掉……。”

“不行!没有右手我怎么打仗?”

见贺炳炎情绪激动,贺龙紧紧的抱住他,一直在安慰他。随后问贺彪什么时候手术?

“越快越好,防止伤口感染危及生命。”

“做这样的手术需要多久时间?”

“三个小时左右。”

“行!传我命令,让前方士兵务必坚持3个小时,保证贺师长做手术的时间。”

士兵得知后,个个奋勇当先,为贺炳炎手术争取时间。

只是当时大部队转移,医院已经撤走,器械和麻药都没有,得知详情的贺龙,红着眼眶说道:“难道要从活人身上锯下手臂?能受得了吗?”

“贺师长是个顽强的人,应该……可以……。”

贺龙用手擦了下眼睛,突然严肃的说道:“就按你说的办,贺炳炎我交给你了,右臂可以不要,但命一定要保住,一 定!不能含糊!”

随后贺龙又跑去安慰贺炳炎,摸着他的头说:“孩子,医生等下会给你做手术,右臂保不住了,如果处理不及时,就会丢命。”

原以为贺炳炎会不配合,未曾想他强忍着疼痛:“老总,别难过嘛!让贺彪来锯就是,没有右手我还有左手!”

“孩子,真的太难为你了。”

这一年,贺炳炎才22岁,换作今日,还是个上大学的孩子,却要忍受这样的痛苦,我们时常抱怨生活的不公,却从未想过如今的幸福与和平是先辈们用血肉之躯换来的。


多年后贺炳炎回想当时的场景,手术是在一间草房进行的,五六个人按住他,在没有麻药的前提下,硬是将右臂给锯掉了,嘴里的毛巾都被咬碎了。

他说我这条命是战友们给的,他做手术的期间,东山头的战士们为了争取时间,奋勇杀敌,贺龙亲自上阵指挥。

失去了一条手臂,贺炳炎找到贺龙:“我还能打仗吗?”

“为什么不能打?你还有左手,照样骑马、照样打枪、照样指挥嘛!”

后来每次在大会上,贺龙都拿出手术盘里锯下的骨头,对着大家说:“这是贺炳炎手臂上的骨头,是一个共产党员的骨头。”以此来激励大家。

从病床下来后,贺炳炎就迫不及待的学习骑马,他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平衡问题,突然失去一只手臂,有时候走路都不稳。之后又开始学左手打枪、练刀,可能是从小就学习武术的原因,贺炳炎学起来相当快,适应之后,左手拿刀,上阵杀敌丝毫不减当年。


贺炳炎(左)与贺龙(中)

1936年7月,贺炳炎调任到六师担任师长,主要负责长征的收尾工作,可是这个工作不轻松,一边要阻挡追击的敌人,一边还要收容前面部队掉队的伤员。

最主要的是缺粮食,前面部队把能吃的野菜早已挖的一干二净,六师负责挖菜的士兵每天都抱怨,一气之下干脆不挖了。

贺炳炎得知后,用空袖管挥到他们眼前,说道:“你们看我就一只胳膊,照样想活着打出去,大家都还年轻,手脚又灵活,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看到成功。”

被贺炳炎这么一鼓励,大伙儿心里想开了许多,立马跑去挖野菜,实在不行弄点树皮、草根,总之不饿死就行。

在贺炳炎的带领下,红六师顺利抵达甘肃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

后来七七事变爆发,抗日战争开始打响,山西战场形势不利,日军一步步逼近,阎锡山心急如焚,他找到周恩来进行商谈,希望我军能够组织忻口战役。

周恩来答应后致电贺龙,贺龙立刻召集会议,指定作战方案。而贺炳炎作为贺龙手下的猛将,他负责的是带两个营前往雁门关袭击日军。

雁门关地理位置相当重要,日军每次都要从这里向前线运送弹药和粮食,如果能切断敌人的补给,对忻口战役尤为重要。

贺炳炎和廖汉生早已经是摩拳擦掌,这和打国军不一样,士兵们看到日军暴行,早就想与他们拼死一战。

两人带着部队急行了三天三夜,最终到达距离雁门关西南十多里的老窝村。

原本老窝村基本上是空无一人,听共产党军队来了之后,纷纷回到村子,帮他们搞粮食,希望能够将日军赶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贺炳炎与廖汉生便去察看地形,回到团部后,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力求全歼敌人。


贺炳炎拿着望远镜,眼看日军400多辆汽车和部队经过黑石头沟,突然一声“打”,战士们纷纷发起攻击。因为日军没有防备,没多久便被歼灭,贺炳炎让战士们清理战场,搬运战利品。

雁门关伏击战,非常有力的支援了忻口战役中的国军,国民政府公开嘉奖贺炳炎和廖汉生。

在之后的战斗中,贺炳炎单手挥刀的形象更是深入人心,日军也为之胆寒,就连冈村宁次的数次战斗计划都被贺炳炎粉碎,气得他直拍桌子,天价悬赏,要求活捉“独臂刀王”贺炳炎,但是每一次都没有成功。

对于日军的震慑力,贺炳炎可以说是扬名全国,当时很多自卫队都要求加入贺炳炎率领的八路军部队。在接受改编的过程中,华北民众自卫队司令江东生突然反悔,要知道这可是7000人的队伍,贺炳炎为了能够留住他们,立刻找到江东生。

商谈之后才知道江东生想在改编后当三支队的司令员,贺炳炎当即表示,如果是真心抗日,自己甘心做副手。

双方聊着聊着,突然有个侦查员进来报告,说有一股日军中队朝这里进攻。



贺炳炎

江东生的部下一听就慌了,贺炳炎说道:“大家别慌,一个中队也就一百来人,你们有7000多人还怕他们吗?”

江东生看贺炳炎临危不乱,自己又没与真正的日军队伍打过仗,于是说道:“贺司令,听说你打日军有绝招,今天我把自卫队给你指挥怎么样?”

“江司令的本事大家都知道,这百来个日军士兵应该不在话下,还是你自己指挥吧。”

江东生一听就慌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卫队虽然人数多,可是都没经过训练,没有纪律,又没有作战经验,如果自己指挥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日军。

随后说道:“贺司令,你就当是帮我一把嘛。”

贺炳炎答应后,只让部下挑出了1000个人,对日军中队进行伏击,在他的指挥下,日军溃败而逃。

江东生一行人看的目瞪口呆,当即要求收编为八路军,跟着他一起上阵杀敌。

1940年,贺炳炎率部参加百团大战,之后又因为组织要求,前去延安军事学院学习,一年后转入中央党校学习,参加延安整风运动。

后来参加中共“七大”会议,毛主席看到他后,主动走过去,贺炳炎立马敬礼。可毛主席却说:“你是独臂将军嘛!以后这份礼就免了!”两人紧紧握着手,毛主席说:“以后还靠你用这只手建设新中国呢!”

贺炳炎听完后心里很是感动,能够得到主席的夸奖,证明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是值得的。


贺炳炎(左二)

就这样,贺炳炎成了毛主席唯一一个特批不用敬军礼的军人,但贺炳炎还是用标准的军礼向毛主席致敬。

贺炳炎虽然性格刚烈,但是对于上级,永远都是一句话“保证完成任务!”从不顶嘴或者讨价还价。

然而在1947年攻打陕北重镇榆林时,却和彭德怀吵了一架,还摔了他的电话。

当时贺炳炎与廖汉生奉命攻打榆林,按照彭德怀的指示,所有人必须在黄昏前攻占敌军阵地。可是在攻打耙子山时久久不能攻下。

耙子山是清涧城的天然屏障,易守难攻,因为地形和火力不足的原因,贺炳炎始终没能攻上去,伤亡惨重。后来敌军的援兵又赶来,耙子山更加难攻了。

就在这时,彭德怀打电话过来,开口就大骂:“耙子山为何还没有打下来!”

贺炳炎进攻受阻,火力不足,他早已经绞尽脑汁,还是没有对策,一听被骂,他立刻大喊:“部队伤亡太大,有困难!”电话中两人吵了起来。

一气之下,贺炳炎直接将电话摔了。

彭德怀看贺炳炎这样,心想肯定是不好打,这么多年,贺炳炎从来没这样过,如今被气成这样,估计是进攻难度太大。

随后彭德怀亲自去贺炳炎的指挥所,进行增援,重新部署进攻方案,加强火力,这才拿下耙子山。

战后彭德怀和贺炳炎还亲自到耙子山勘察,彭德怀感叹道:“像这样坚固的工事确实少见,以你们的装备确实攻不下来,刚才电话中的话有些重了……。”

“彭老总,摔电话是我的错,我要写检讨。”

彭德怀笑道:“免了,免了。”

1949年,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贺炳炎担任军长,在他的带领下,陆续击败国军,直至青海全省解放。

1955年9月,贺炳炎被授予上将军衔,贺龙亲自颁发勋章。


贺龙给贺炳炎颁发勋章

突然没仗打,贺炳炎又开始了自己习武的兴趣,他时常到部队与战士们切磋,还自己创造出“独臂拳”,一套拳打下来,战士们都拍手称赞。

只是常年征战沙场,还不到40岁的贺炳炎就经常全身酸痛,数病缠身,经过诊断,他患有高血压、关节炎、支气管哮喘和肾脏疾病。医生给他做过统计,全身有16处伤疤。为了能够让他日子过得好些,组织上给他拨款盖房子,可他却用这些钱盖了军官宿舍。后来天冷,组织给他安装暖气,可他又把暖气片给了医院。



贺炳炎与妻子

新中国成立后,贺炳炎的地位虽然高了,但他始终与老百姓打成一片,生活非常简朴,一件衣服破了又补,尤其是一床被子又破又旧,就连妻子姜平都建议他去后勤部换一床,可他始终不同意。

据说有一次,新来的警卫员杨明松不知道怎么去接贺炳炎的小孩,他见有的军官都是用组织上配的车去接小孩放学,于是就效仿,结果被贺炳炎劈头盖脸一顿骂,他说:“我的车是工作用的,以后你接他们要么坐公交要么蹲三轮。”

可能是因为病痛缠身,1960年7月1日,贺炳炎病逝,年仅47岁,他是所有开国上将中第一位辞世的。

去世前的十小时,贺炳炎曾醒过一次,他叫来的第一位人竟然是后勤部部长冯丕成,要求他尽快把工作落实。他说:

“我是不行了,等我死了,那些先牺牲的同志肯定会问我,革命成功了,你掌权了,你为大家做了什么好事吗?”

冯丕成听后双眼红润,哽咽着点点头。之后他对战友说:“我是贺司令生前最后一个接见的人,我是亲眼看见他苦死累死的……。”说完眼泪再也止不住。

贺炳炎逝世后,他的家属都要求将他带回老家安葬,可是那些成都的老战友没一个同意的,他们说葬在成都好,有我们陪着他,每到清明节,我们还可以结伴去祭奠他。在老战友的哭求下,贺炳炎家属终于同意了,贺炳炎葬在成都。


贺炳炎追悼会

7月5日,成都军区举行贺炳炎的公祭仪式,出殡那天正好下着大雨,没曾想,竟然有20多万军民自发组织为贺炳炎送行,道路两旁站满了人,大家表情凝重,眼眶湿润,无不伤心难过。

47岁的年纪,正值中年,想当初参军,为的就是能让自己让大家过上好日子,戎马一生,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给祖国带来安宁,自己却长眠于地下。

公祭仪式上,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谭政大将为他撰写挽联:

“身经百战常忘我,一片丹心为人民。”道尽了他的一生。

他的老战友余秋里和其他一些征战沙场的朋友,一个个抱着灵柩痛哭,余秋里说:“老战友,你心里时刻装着党、装着人民,却唯独没有装上你自己啊!”

作为贺炳炎参军的领路人,贺龙心情沉重,直到现在,他都还觉得贺炳炎是个孩子,眼睛滴下几滴泪,提笔写道:“卓越功勋传千秋,革命精神永长传。”

贺炳炎一生为民,据了解,他去世后,长子贺雷生说父亲唯一留给家里的只有20多元钱,这就是他所有积蓄。



仅以此文纪念贺炳炎上将,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而已,今日之幸福来之不易,不忘先烈,砥砺前行。


         本网编辑: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