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老区> 老区人物

1953年清水河县:老熊沟村王何农业生产合作社
来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20-04-30   浏览:2145


       1953年清水河县:老熊沟村王何农业生产合作社




王何,北堡乡老熊沟村人。自幼家贫,稍识文断字,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表现出较强的组织能力。1947年在解放区老熊沟搞土改进入农会,1951年担任农会主席。1952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1953年带头响应党的号召组织起全县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一一“老熊沟村王何农业生产合作社”任社长。1954年3月在清水河县首届人代会上被选为人委(县政府)委员和法院人民陪审员。1965年因病去世。



王何孙子王建国(左),城关退休干部郭军(中)和驻老熊沟村委第一书记冯永顺。



有关 老熊沟村名来历在《清水河县志》有寥寥几笔记载:约1574年,曾有一勇敢猎人,在沟内捕捉了一只老熊,由此得名。
    1574年是明朝神宗万历二年。
    据说很久以前这里森林茂密,野兽出没。是否有熊生活,《清水河厅志》未见记载。但口口相传了几百年,熊老了死在了西沟,修长城时住上了人家,便给这个地方起了个名字一一老熊沟。

未修长城时此地就有人活动遗留的痕迹。因为村子的东、西庄窝时不时便刨出古懂。

农业社时,社员们在东庄窝搞水平梯田和锄地,就刨出了三个铜质小佛爷。还有一回又发现一个四四方方像戳子(公章)一样的铜圪瘩,背上镶一小狮子,嘴里含一铜豆,来回转动却掉不出来。用尿一洗还有文字,在干土地印下不是汉字。有经验的老人说这是元朝忽必烈使用的东西。

这是元朝的巴思巴文铜质印章。




     王何自己砍的磨

王何天资聪颖,村里人评价他是个“日能人”(心灵手巧),不用拜师却无师自通,学啥像啥。砍磨扇、凿碌碡、打犁耧,农业社社员使用的农用家俱他基本全能做。这些看似不起眼,却既能救急而且为集体节约了不少的开支。他还有一技之长,村里红白事宴他能当大厨。




     王何居住的窑洞,直至他去世。他妻子任润娥一直育儿守寡至1975年去世。他的儿女及大孙子王建国也出生在这里。
     民国是个战乱的年代,民不聊生。
     老熊沟的王何就出生于这个动荡的年代,成长于西沟这处破烂的窑洞里。他能上学时便在村里的私塾房念了几年冬书。然而这种平静的乡村生活几年后便让奉军(东北)来了彻底击碎。
     那年王何十四岁。
     奉军与晋军(山西)作战,奉军一部万余人闯进了清水河。还占了偏关县的水泉。
      奉军在清水河、水泉驻扎时军纪极坏,老百姓叫他们是“粪旦子军”。他们每到一地强行要草料粮食,抢劫商店,打骂百姓,奸淫妇女,拆毁民房庙宇的木料当柴烧。
    有本地俩土匪帮助粪旦子军来老熊沟号草料。发现姿色媳妇便强行霸占不走。村里几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看不忿眼,在一个风高夜将其中一人打死,另一个负伤逃脱。这下闯下大祸,不久让奉军将老熊沟村人捉走七个,其中就有王何,还有王何的大哥王保小。王保小叮咛弟弟说,土匪放出话,老熊沟的人杀的鸡狗不留。你就是死也不能承认是老熊沟的是泉子沟村的。
王何从土匪的刀下总算拣回一命,其余六人王保小、张顺和、王全换、石九、王三父子被押到平鲁下称沟村,身上被浇上素油用烙铁烫死。
    从此他的心埋下仇恨的种子。


抗战头几年,日伪王凯住扎在北堡据点,三不六九下村清剿,抢粮摸牲畜,要不说你通八路,随便给你安个什么罪名把你抓进围子里。各种科捐杂税多如牛毛。老熊沟原来的村长岁数大了,应付不了敌人。此时的王何已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大家把希望的目光投在了他身上。他从老乡们可怜巴巴的眼光中看到对自己的信任。
    王何成为老熊沟村务的主事人。
    他住的西沟,沟深狭窄,漆黑的夜晚总有影影绰绰的人从他家出入。后来村里人才知道,王何在暗地里早通了八路,为八路军刺探情报。有时小股八路经过在他家吃住,非常安全。战士们走时他女人还给带上干粮和水。平素偷偷做些军鞋,补补战士替换的衣服。
有一回北堡据点的王凯领着伪军偷袭老熊沟,王何早已得到消息,提前通知全村人绕绕弯弯经村里的沟沟叉叉全部安全转移出了村。
     伪军们扑了空,砸门瞎窗把群众未能藏的粮食和猪羊赶走了。王何一人躲在村外破庙里,盯了敌人一夜。等彻底安全了他才招呼人们回村。


1945年抗战胜利了,根据地的人民群众精神面貌发生根本变化。特别是经过减租减息以后,根据地农民对变革封建土地所有制要求非常强烈。《中国土地法大纲》颁布后,清水河县政府在长城沿线村庄的解放区黑蛇沟、井儿沟、新村、板申沟、朱毛草、窑子上、十七沟、北王庄、黄榆沟、水草沟、老熊沟、口子上、喜花岇、老牛坡、阳井上村进行土地改革。解放区的农民形成了一支打土豪分田地的大军。这年土改清水河就有五十多个自然村建立了农会和贫农团。广大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积极性非常高涨,他们拥护共产党的领导,依靠农民组织的信念异常坚定。
     1947年在农会的组织下农村开始“三查”工作。王何经过这几年的革命斗争锻炼,组织的有意识培养,全村农民的无比信赖,被推选进了老熊沟农会班子。1951年王何被选为老熊沟农会主席。
      加入农会会员成分为贫雇农、中农、手工业工人、小商人、贫苦知识分子。不分性别,年满16岁。入会的条件是赞成土改,斗争地主者;勤劳生产者;能与农民团结者。那些贫下中农中的二流子能接受改造的,经农会讨论,暂时吸收候补会员;地主狗腿子屡教不改者不能加入农会。
     土地改革是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彻底铲除封建剥削制度的一场深刻社会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一项基本任务。在民主革命时期共产党提出了土地革命纲领,领导了解放区的土地改革,使得广大人民群众踊跃参军参战,支援前线,巩固解放区,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进攻。


王何从1953年建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起至1965年因病去世,短短的十余年带领老熊沟群众主要干了四件事。
     一件是建社;二是改河垫地;三是植树造林;四是筑坝打旱井。


1951年王何被选为农会主席后,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和县委指示,把地主多余的土地和牲畜分给了雇农和贫下中农。同时支持鼓励互助合作形式,保证各家各户能按时春种秋收。
      新中国成立初期,人们的思想还没有从封建制束缚中完全解放出来。建初级社前,土地仍属个体所有。王何此时已深刻明白一个道理,党提出的过渡时期总路线,土地从私有过渡到公有是势在必行。他字意不深但理解能力特强。按照党的政策在县委政府领导下,首先组织临时互助组然后到常年互助组。这是最终走上互助合作化道路的前提条件。在三家五户的互助组、变工组里,实行劳动互助,以工还工,不搞分配,互助互利,帮助无畜户和劳力少的家庭解决生产上的困难。
     王何心里装着全村人,一心一意带领社员努力生产,得到了全村人的无比信任和拥戴,老熊沟吃不饱穿无暖的苦日子也逐步改变。这些变化老百姓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王何的威信在百姓心中与日聚增,他的吃苦精神和大公无私的爱社精神也在全县各村社广为传送。1952年经全体村民一致推选,县人民政府评议,王何光荣地出席了全国劳动模范表彰大会。会议期间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全国劳模代表还在北京附近各地村社作报告介绍经验,王何便是介绍者之一。王何回来时受到县、乡、村人民群众敲锣打鼓的热烈欢迎。王何胸带大红花,县委还奖励了一头骡子,骡子头上也戴的是红花,还有犁、耧等农具。从北京回来,王何更加坚定了一个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与信念。


王何被评为内蒙古劳模所获奖章。



1953年王何积极带头响应县委号召,在老熊沟建立了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称初级社)。这是清水河县第一个初级社,也是县委搞的第一个典型示范试点社。成立初级社时以王何而命名,称“老熊沟村王何农业生产合作社”(这一名称却被湮没了半个世纪)。由王何任社长,合作社配备会计(陈安国)、保管(张秉礼)等。
     县委副书记郭森、县长陈振华带领县委、人委机关干部在老熊沟村长期蹲点,还相应地配套起多个办事机构,时人称当时的老熊沟是“小县委”。一个摆脱旧社会没几年仅有百余口的小村庄,人民一下感到生活是无比的幸福。
     《清水河县志》对此有如下记载:1953年,全县有季节性互助组58O个,参加户有4426户,劳力10407人,经营耕地1.9万公顷;常年互助组163个,1852户,劳力4613人,经营耕地8356公顷,全县组织起来的农户占总农户的46%。是年,在互助组基础上,开展了农业合作化运动。1953年,在北堡老熊沟村试办全县第一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入户有31户,126人,参加经营耕地120公顷,入社大小牲畜19头,主要大型农具及运输工具6件。翌年,全县又建立了6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入社64户,265人,参加经营耕地272公顷,入社大小牲畗114头,主要大型农具运输工具30件,这些社都不同程度获得增产增收,为农民树立了榜样。


初级社的极大成功,不仅仅是普通村民感受到集体的力量,在他们的心中更是明确了走集体化道路的目标。而在王何的心中,走集体化道路更是一条康庄大道。
      据《县志》载,1956年由初级社向高级社转向,不留空白全部过渡到高级社(时称并大社),每成立一社都敲锣打鼓鸣放鞭炮以示庆贺。到1957年,全县成立高级社368个,入社农户占总农户的96.5%。
     高级社主要生产资料耕地实现公有化。牲畜农具作价归公。经营方式是共同劳动,按劳分配。组织形式为农业社下设生产队,队下设作业组,以组生产,以队分配。
     而此时的王何在建社成功的基础上,他的心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更加切合本村实际的宏伟蓝图,那就是植树造林改善环境,改河垫地保村庄少受灾增加土地面积,打旱井修水库改变几辈子人畜饮水困难。


这里曾经是村里的水库。王何带领社员经过几十天的奋战,修成一座长70米,宽6O米,深10米的水库。当年就解决了全村二百口人及牲畜的饮水困难。包产到户后水库被废弃后,村民在水库遗址上碹了窑洞。


改河道筑河坝。原来的河道从村东头的麻河圪卜经过,在北边土崖套成个大湾子,而在湾子上面居住着半个村的人口。王何领着社员经几个冬春的奋战,硬是把河道改在了南面。筑了拦河大坝,北湾空出了大片土地种上了庄稼。


河拱坝遗迹。残高1.5米,长10余米,其余部分被洪水刮走。
      麻河圪卜的拦洪坝,不仅给村里人的出行带来方便,更重要的是保住了居住在这片近二百口人的财产安全。同时还在弯里种了十几亩花果树。


从老熊沟窑头起,老爷庙、后壕、西沟及所有的沟沟叉叉王何都栽上了树。为什么要在沟叉里栽树呢?王何比一般人看的远。沟叉栽树既能固定水土流失,又能保住耕地面积减少。人口在逐年增长,而土地不会增长。为了子孙,要给他们空余下更多的土地生存。
     朴素的真理不是空想来的,那是经过无数实践被证明的。
     王何在老熊沟植树造林究竟有多少亩?至今没有统计过。但只要走进老熊沟村,梁头坡下,沟壕垴畔,映入人眼帘的树木,村人会告诉你那都是王何栽下的。








劳模的本色就是不能脱离了劳动。
    王何始终铭记这一点。为了改变几辈人饮水困难,十余年打旱井不止。他一共打下了五十多眼旱井,修了一座水库。如今虽说大部分废弃,但仍有二三眼在使用。在刚开始打旱井时,配套烧石灰以抹井壁,他带头捐出一千余斤大炭。要知道在五十年代运输不便,物资紧缺,村里人烧炭都是很奢侈的事。在打深井时碰到岩石层,他主动下到井底装药点炮,把危险总是留给自己。


王何大儿的新窑院,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王何八十一岁的大儿王树荣夫妇,仍幸福地生活在老熊沟。
     王何教育子女:穷死不偷人,冤死不告状。他的子孙后代很好地传承了他倡导的家风,把做事讲信誉作为做人的首要准则。
     王何去世后,当地人至今十分怀念这位基层好干部,群众带头人和贴心人。


老熊沟第一代28马力拖拉机手张秉才六十六岁。


曾任过老熊沟生产队、大队(村委)北堡公社(乡政府)职务的张秉文(81岁)向作者回忆当年老熊沟建社情景。
            
             (内蒙 刘建国)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