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老区> 老区人物

红色文化之考
来源:晋绥网   作者:本网研究员 梁继国   更新时间:2020-07-18   浏览:1329

一、日寇在汾阳使用生化武器惨案


日寇在1938年侵占汾阳县城后,在军事行动上,对当地抗日军民不仅仅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还施行了惨无人道的“毒气“”、“细菌”生化战争,残害人民群众,重击抗日部队,严重违反国际公约,丧尽社会正义公德。日寇所犯下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

1940年12月14日,山西日军纠集2万余人,向晋西北地区发动冬季大扫荡。12月16日在汾阳三道川大村、韩家沟进行了抢、杀、烧、大屠杀,12月18日发展到了一至三道川地区各村进行了三光血洗政策,这个地区人民躲蔽日军烧杀掠抢灾难,几乎成了无人区。

1941年1月4日,敌人扫荡康家堡、牛家垣一带,洪赵支队三连驻在黄彩坡被1000多日军包围,分两路合击,在骑兵、炮兵、重机枪的配合下急战三小时,非但没有消灭三连指战员,还遭洪赵支队三连坚决反击,日军30多人死亡。我军7死7伤,其中包括三连指导员李朋志受伤。这次战斗大灭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张了我军的抗战热情。

敌人对扫荡失败不服气,退时对该地采用更残酷的手段,对不能抢、杀、烧的水源——井、河流撒放病毒性细菌,致使在该区参战的各兄弟部队和当地群众绝大部分突然出现高烧不退,处于高度昏迷状态,全部失去战斗力。病人症状是胸背上有7个红点血泡,用针挑破里面有很细的羊毛状的细毛,后来有人称“羊毛丁病毒性伤寒病”。洪赵支队1000多人就病倒900人,后来将重病号送到国宁寺卫生所治疗,因当时医疗条件差有200多人病死。加上各兄弟部队决死四中队、120师七团、地方武装和当地居民,病死人无法统计,人员损失巨大。这次“细菌”生化惨案给当地造成巨大的灾难。



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后,贺龙参加了中共中央的会议,接受了中共中央的指示,从延安立即赶回太原,抢占太原。从延安回到太原后,阎锡山已回到太原,太原被阎锡山同日军勾结,日军已向阎锡山投降了,武器、弹药、军用物资都交给了阎锡山,阎军占领了主要城市和县城,太原落在了阎军手里。抢占太原没有希望。于是,贺龙同张宗逊、罗贵波研究,决定抢占汾阳、文水等县城。大举反攻,抢占失地。就这样,贺龙带领张宗逊和罗贵波并参谋、警卫共二十几人,快马加鞭,二十几日就赶到了汾阳边山向阳镇,司令部驻扎在汾阳下张家庄的马寿昌院内准备攻打汾阳。

贺龙把攻打汾阳的任务交给罗贵波,并给了他三个团兵力。当时,汾阳城内驻有几百名日军,拒不投降,城外有阎锡山的一个师,同日军互相配合。如果采取强攻的战术,装备兵力怕达不到,会有很大的伤亡。采取里应外合的战术,损失会小一些。于是,罗贵波把汾阳县委的同志、情报站、敌工站的同志找来商量,他们画了一张汾阳县城的地形图,说城墙西北角下有一个少为人知的暗洞,只要挖开那个洞,从那里进去可以直通城里。还介绍说,汾阳的伪军工作有基础,除了阎顽分子李育才掌握的伪军五中队外,其余中队都有我们的内线,能够控制住。这些内线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我军部署好,向城内打一发炮弹,内线就能配合行动,夺取西门,引导部队进城。这样就制定了攻打方案。



经研究决定派副营长薛春荣同志率十七团三连潜伏城下,挖开洞口,隐蔽在那里,待城外大部队进攻的枪声一响,他们由县委同志配合,迅速占领县政府大楼、医院、学校等几个制高点,同时,伪军内线积极配合行动,夺取西门,里外夹击,消灭日军。

8月23日凌晨,十七团三连七十二名战士在薛春荣率领下,由汾阳中学的同志作向导,敏捷地迂回到汾阳城下,按着指定地点,挖开洞口,隐蔽进去。并迅速挖开通往城里洞口的浮土,通过这里,依稀可见城里街道和房屋的轮廓,一切都进展得非常顺利。洞内狭长阴暗,气不畅通,但战士们静静地等待着进攻的信号。三连战士进了洞口的消息传到指挥部,大家都很高兴。夜半,枪声大作,指挥部的同志认为中队已攻入城内。可是,听不到手榴弹的响声,我怀疑没有打进去。果不出所料,前方传来消息,部队进入洞后,出口就被敌人用密集的火力封锁住了。出一个打一个,攻不进城,而城外的进口也被驻汾阳西关的阎军用火力封锁了。原来是已联系好的阎伪军与日寇相互勾结,阎伪军反水,日伪调动部队共同打击我军攻城部队。罗贵波立即命令,向汾阳发起猛烈攻击,救出洞内的战士,但日军的火力太猛,洞内的战士英勇顽强地抵抗,前冲后突,但终因洞口狭小,不能突围。日军喊话,让他们放下武器,战士们没有一个愿作敌人的俘虏,宁可战死在洞里,也绝不放下武器。日军喊话无效,下了毒手,竟将柴草堆放在洞口点燃,扔进毒瓦斯,用扇车往洞里送烟,把大量的毒气瓦斯灌进洞内,六十七名战士就这样壮烈地牺牲了自己宝贵生命。汾阳人民群众把该事件称为“洞口事件”,把英雄殉难处相邻路称为“英雄路”,在就义处修建了敌状楼就义亭,缅怀英灵,教育后人。



这就是日本法西斯帝国主义在汾阳采用生化武器犯下的滔天罪行。就在这里,静静的耸立着英贤的丰碑,静静地沉睡着英雄的忠魂,静静地诉说着日寇的罪行,让后人不忘过去,砥砺前行。


二、红色敖坡村的文化价值




1945年7月6日,是晋绥联防军警备第一旅南下部队在汾阳敖坡村与日军激战之日。战斗从凌晨5时打到下午7时,击退了敌人的十几次围攻,击伤日伪200余人,警备第一旅718连连长曹启洪、指导员刘友敏等12名战士血洒敖坡村,长泯于此。75年后的今天,汾阳党政军民、32145团“启洪连”领导、烈士后代,各界人士300多人在敖坡村举行了“纪念启洪坡战斗胜利75周年既红色敖坡文化生态景区建设启动仪式”活动,活动以深切缅怀抗战英烈,开发红色资源,建设美丽乡村为主旋律,在村民列队“热烈欢迎英雄后代来到敖坡村”;部队首长“我们来晚了,老乡们辛苦了,谢谢乡亲们”、“我们经常还会回来看望您们的”感人泪下的言语声中,深切感受到了“军民鱼水情”、“军民团结如一人”的深情厚谊;感受到了“同仇敌忾”痛击外来侵略者的伟大民族精神,同时也体现出了红色敖坡村蕴含的一种深厚文化价值。

1、 自然文化



敖坡村的“敖”字是由“鳌”演化而来。据汾阳民国学者刘天成史书记载“鳌坡村,王化里”,熬坡村是“鳌坡村”。鳌在中国古代传说中是一中吉祥物,它是龙生九子中的老大,即真命天子。鳌由龙头、龟背、麒麟尾组成,敖坡村的名字,是由独特的山水、自然、地理位置组成。

敖坡村地处吕梁山脉东面边山,东、西、南三面环沟,北面依山,龙头伸出,驾临山水,纳吉吐祥,雄视汾阳地,造福普地生灵。龟背是广袤的吕梁山脉,漫山遍野的草木植物生生不息,蓬勃生长,给“龙头”注入强大的生命力。吕梁山北的各道山川,依序展开,天人合一,形成了美丽麒麟之尾,寓意人才辈出。前有龙源(资源—开垣庄)、龙池(聚源—上池家庄、下池家庄),后有龙湾(龙湾村),鳌坡村就建立在“龙头之上,是一块风水宝地。就连中国每年举行的亚洲论坛博鳌会,地址选择在海南省博鳌镇,其地理位置与鳌坡村同出一辙,一模一样。其寓意为:是“魁首”—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演绎;是“撑天负山·《山海经》”—人文理想的向往;是“舍足补天·《女娲补天》”—美好生活的追求。是“巨鳌负山·《列子·汤问》”—敢为天下先的精神。这就是古代敖坡村祖先给我们留下村名的自然山水文化价值的解读。

2、乡村文化

敖坡村地处吕梁山边山,形成如此独特的地形,要从吕梁山的形成谈起。吕梁山山脉为背斜褶皱断块山地,四亿六千年前至十亿年地壳运动,经过了拉开—沉积—碰撞—岩浆造山运动全过程,七千万年前才形成了吕梁山脉。石英岩为震旦纪沙岩,经过成千上万年日月变迁,风雨洗烁,成就了敖坡村“龙头”位置。

敖坡村古代先民根据大自然的发展规律,依山、依水而居,开发、种植了适合当地的许多果、木、粮、蜀、糜、菜,繁衍生息,代代相传,留下了多处具有晋西北特色的晚清时期民居窑洞建筑物,坐南朝北,冬暖夏凉,适合人民居住。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一址独秀,当地人民在这里代代相传,繁衍生息。

据史记载,敖坡村有明崇祯九年的古堡遗迹,有传说中建在寺头沟里的临泉寺,有十几处红色革命遗迹。敖坡村这些建筑群,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幅从古到今的历史画廊,传递着深厚历史文化信息,吸引着无数的游人、文人、墨客到此观光赏阅这山间美景,令人流连忘返。

3、红色文化



在中国十四年抗战过程中,英雄的敖坡村人民铲除汉奸,运送物资,英勇作战,用他们的热血和生命护送党和国家领导人通过,保证红色交通线的畅通,在抗战时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这里,是领袖之地,1938年,华国锋主席在此居住,开展抗日工作,建立了农村党组织。

这里,是抗战之地,是中共汾北县委、汾阳民主政府成立根据地,是中共交工委、中共平介县委、中共文汾县委居住地。

这里,是红色交通线的起点,护送了刘少奇、薄一波、何长工、蔡畅、罗瑞卿等革命领导人及革命人士安全通过。

这里,是晋绥、晋西北抗战的前哨、交通堡、军事要地。在这里发生了十几次战斗,中共汾北县委书记王振东、五区区长王承基光荣牺牲。南下部队三次通过,14名南下英雄烈士血洒疆场,长泯于此,还有许多的当地民兵、游击队在此献身,为国尽忠。

这里,演绎着军与民的深情厚谊,记载着抗战烈士的英名,弘扬着抗战英雄连队“启洪连”番号。敖坡村战争发生后,军委授与718连为“启洪连”。1970年,解放军0174部队“启洪连”千里野营重访抗日战场,来到熬坡村,在主战场建立“启洪连”英雄碑,修建“启洪坡”烈士陵园。当地人民怀念英雄,把熬子坡改为“启洪坡”。 75年后的今天,各界人士缅怀英雄,英雄后代祭拜英灵,虔诚献花,栽植纪念松树。特别是熬坡村老村长,每年清明时节,先去祭拜英灵,后在祭拜祖先,故事实在是惊天感地!




4、旅游文化

熬坡村积极响应习总书记“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的伟大号召,努力开发红色旅游发展文化,打造红色熬坡村文化生态景区,打造“启洪坡”红色抗战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立了熬坡村红色活动展览馆,成立了汾阳市红色文化研究会,成立了汾阳市红色文化研究创作基地。她正在以饱满的热情,开放的姿态,期待着社会各界人士挖掘、整理熬坡村的历史文化,努力提升敖坡村传统文化、红色文化价值。



敖坡村古代先民勤劳、善良、俭朴,他们在这块山清水秀的天然宝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代代相承。敖坡村青峰拥抱,梯田层叠,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满山编野的核桃树、苹果树、松树林、柏树林雄风浩荡,酸枣丛绿,玉米青禾,像绿色的地毯覆盖在山丘。路边的的紫荆花、田间的土豆花还有无数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如诗如画,美丽迷人。敖坡村独特的风土人情、优美的自然风光,深厚的红色文化,一定会成为人赏景观光,体验红色革命文化,净化心灵,教子育才的好地方。

作者简介:


梁继国,平遥县杜家庄人,高级教师。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平介红色文化研究学者,汾州文化协作交流会副会长,晋绥平介红色文化发展研究会秘书长,杜家庄红色小延安纪念馆馆长,为东游驾红色展览馆及孝义大孝堡红色展览馆提供大量的革命历史史料。著有平介抗战红色文化史料系列丛书«红色“小延安”杜家庄----永放光芒»«平介抗战史»,很多作品被多家刊物文学社刊登发表。


               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