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大家讲: 为民除害
来源:晋绥网   作者:晋绥网特约撰稿人:陈探许   更新时间:2020-12-05   浏览:506


抗战时八路军打鬼子,那不用说是第一位的。但是,人们对汉奸也是深恶痛绝的,因为汉奸能熟悉当地情况,能起到鬼子起不到的作用,也是一大害是必须除掉的。

1943年10月的一天,驻离石城的日军得到情报,说阎子成、陈彬带着武工队在石盘村活动,阎子成又名大老阎,是日伪军最头痛的土八路,日军多次清剿都无功而延。这次得到情报,日军、警备队、特务队连夜出动300余人,突然把石盘村层层包围了,企图抓捕阎子诚,想把这支活动在离石城附近和阳山一带的武工队一网打尽。

谁知阎子诚在石盘村活动结束后,带着武工队上半夜已转移到梁家焉村去了,村里只留下阎年狗、阎达金、白福锁几个队员继续工作。

鬼子扑了个空没有抓住阎子诚,恼羞成怒的敌人,打着火把把全村男女老少300多人都赶出家门,用刺刀把他们都驱赶到石舟盘村娘娘庙院内,天快亮时日军在庙四周架起机枪,庙院充满杀气,被抓来的村民都面临着异常严峻的生死考验。日军指挥官通过特务队长王有生传话,要人们说出阎子成的下落,武工队到哪儿去了。承诺说出皇军有赏统统放回家,可是村民们都默不作声谁也肯说。

此时,特务队长王有生走进人群中,拉出一个中年男子,推到鬼子官面前说:“这个人是维持会长阎兴光,让他说!”阎兴光毫不畏惧,平静地说:“庙里的人都是良民,武工队前几天来过,他们早就走了!”鬼子官不相信,拔出洋刀做了个砍头的姿式。阎兴光没有畏缩,他从容的用手解开领口上的疙瘩露出脖子,语气坚定地说:“我讲的没有半句假话,不信你就砍掉我的头。”日本军官怒气冲冲地围着阎兴光转了几圈,显出无可奈何的神态,把洋刀插入了刀鞘。

这时汉奸王有生走近指挥官,向他耳语了好一会。日军军官脸上的表情马上变了,由凶恶变得阴险,他露岀狞笑,命令几个日本鬼将阎兴光押着跪下,抽出洋刀架在阎兴光脖子上,威胁阎兴光说:“你的说不说实话?”阎兴光怒目而视,毫不示弱他昂头闭口不语。将头扭过去,显岀不屑一顾的样子,然后深情地望着熟悉的众乡亲,和混在人群中留下的武工队员。像要说什么但他始终没有说出口,表现得非常坚强镇定。无所畏惧,视死如归。鬼子官用指挥刀残酷的杀害了阎兴光。阎兴光跪立在地上一直不倒。乡亲们难过的低下头,闭上眼睛,庙院里一时间哭声震天,鬼子官也惊叹,这个中国人怎么这么硬气死而不倒。此刻被阎兴光用生命保护下来的武工队员们更是泪洒满胸襟,暗下决心一定要报仇雪恨。

日军的屠刀是征服不了离石人民的。直到当天后响,被抓的几百群众没有一个人说出武工队的情况。可是气急败坏的日军、汉奸并不甘心,天黑前撤退时还抓走了抗属12人,其中就有阎子成的父亲、兄弟、女儿。十多天后组织上通过内线周旋想方设法,花了几百元白洋,才陆续把人赎回来。

武工队抓了离石特务队王有生这个大汉奸,王有生柳林镇人,他先在柳林镇当特务分队长,其兄王维继在晋绥33军工作,既是阎特又是日特的双料货,内兄也是阎特。王有生在柳林时被派到太原受训,受训回来后成立剿共军,后改为特工队,王友生与顽军有密切联系。对我仇恨,怨我把他兄弟杀了,把他叔父抓了。

王友生欠下了我抗日军民许多血债。他不光仇恨共产党、八路军,而且对抓去的人释放时,他都要吃钱,仅此一项就搜刮了数千大洋。因为受日本人宠幸,所以他对伪军和伪政权人员也是尽欺压之事。

日本人得知王有生被我捕获后,非常震惊,气急败坏的前来报复,目标直指一区区公所。得到准确的消息后,陈彬立即安排区上的武工队掩护群众转移上山。而汉奸王有生还未审理完,既不能杀掉更不能放。留着他还需搞清敌人的情况,好为阎兴光同志报仇。陈彬只好带着这个汉奸转移。

为分散日本人的追踪目标,陈彬决定只身带着这个汉奸,走另外一条山路转移。由于预先估计到了此行的风险,所以行前,陈彬将这个汉奸用绳子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为了保险起见,又找来一个装有30多斤小米的口袋让其背上,陈彬心想这下我不担心你逃跑了。

汉奸王有生清楚等待他的是什么下场,在关押时就想逃跑,但没有机会实现,在一对一地押送他上山时,王有生打起了在路上寻找机会逃跑的坏主意。押送途中陈彬让王有生背着小米走在前面,他紧紧地跟在后面。果然这个家伙极不老实,一路上磨磨蹭蹭不想走,一会说鞋掉了,一会说走不动了,以此拖延时间。陈彬严词斥责:“快走!不然老子打死你!”王有生知道押解他的陈彬带有手枪,他也知道陈彬不敢轻易开枪,因为枪声一响就会暴露目标。所以,一路上王友生都想激怒陈彬,制造逃脱的机会。当走到一个悬崖边时,王友生见机会来了,就加步伐快走了几步拉开距离,说背上的袋子歪了快掉了要陈彬扶一下,王有生乘机调整好身体姿势,陈彬一看米袋子是有点斜了,走了两步上去准备扶正米袋时,王有生突然用肩膀猛地向悬崖外撞陈彬,想把陈彬撞下山崖去,幸好陈彬的警惕性高,早就有所准备站得很稳当,没有被撞下山崖,但气得陈彬用手枪狠狠地在他肩上打了几下。这家伙一看陈彬有准备,而且背上的几十斤小米也消耗了王有生不少的体力。王有生知道遇上了硬茬不好对付,逃跑阴谋不能得逞,灰溜溜地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蔫了。

这个汉奸最终被顺利押送到转移的目的地。回想起来这真是一场惊险的押送过程。后来经抗日政府审理公开枪毙了这个汉奸王有生,极大的震动了离石城的敌伪汉奸,终于给阎兴光同志报了仇。

1978年,陈彬提前两年离休,他和爱人郭玉梅在离开山西3O年后,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回老家,陈彬在日记中写下了途经吕梁山抗战时活动处,便有枪毙汉奸王有生的现场。

离石警察所长刘玉廷也是个大汉奸,他死心踏地投靠日军,与人民为敌,在离石为非作歹祸害百姓。日军利用他熟悉当地情况,还让其带领日伪军出城扫荡我根据地,杀人抢粮,抓捕我抗日干部县妇救会秘书杜凤英、怀孕七个月组织部长李秀珍等押回城内,严刑拷打加以杀害,那些刘玉廷认为无价值被抓的平民,也不会轻易放回,刘玉廷还要利用他们作人质,让村里人重金赎回,从而大捞一把,往往赎回来的人半死不活的残废了。

离石人民对此人恨之入骨,武工队决定为民除害,经过离石城内联络员周密的侦察,终于摸清楚刘玉廷的活动规律,武工队在圪达上将其活捉。此事对离石日伪人员震动很大。从此不少的汉奸、特务有所收敛,有的汉奸、特务,开始为武工队提供一些情报。

区政府驻在安国寺时,冬天,日本人因天寒地冻,出发扫荡少了。深山上的野兽冬天却因缺少猎物,也常出来为害老百姓,叼羊、叼小孩,引起百姓恐。问题反映到区上后,陈彬心想:武工队不但要打日本人、打汉奸为民除害。为害百姓的狼也当然要打“为民除害”嘛!

根据群众反映的线索出动了几次,不是打不着就是扑空,陈彬分析这几次行动后认为:打野兽不能集体行动,野兽嗅觉比人灵敏得多,只能单个设伏才行。所以不能灰心,仍然耐心地寻找机会,终于在一个大雪后,在一个山坡上发现了狼留下新鲜的踪迹,陈彬心想这回为百姓除害时候到了,要吸取前几次失败的教训沉住气,他卧在雪地上不顾饥寒耐心地等待着,终于快到黄昏时,看见一只大灰狼口中叼着一只羊往山上跑,可能是叼着猎物跑了很远的路累了,也可能是狼认为猎物再手,回去可以美餐一顿了,总之狼行进的速度比前几次要慢了不少。

这可是个好机会,陈彬屏住气端着早已子弹上膛的枪,瞄准后并没有击发,而是想再放近一点,当狡猾的狼发现情况不对,迟疑了一下正准备加速逃跑时,枪响了狼应声倒地。陈彬在雪地上卧久了,第一次起身没有爬起来,活动了一会手脚才慢的起来,带着猎物回到村上时已是半夜,老百领回被狼叼走的羊连声说:“八路军又为民除害了!”不久陈彬又在山上打了一只狐狸。这里后来野兽为害百姓的事就渐少了。狼肉狐肉用来改善区上武工队的伙食,狼皮狐皮作为战利品陈彬保留着。后带到四川,大女、大儿拿来作表演“狐狸和狼”游戏的道具时,还问陈彬:“爸爸!好奇怪,为什么它们的脑袋上都有一个洞洞呢?”陈彬笑而不答看了看爱人,“在山西时,你爸爸当区长打日本人为民除害,在山上打狼打狐狸,也是为民除害。他的枪法好,这些洞洞就是子弹洞”。答案由郭玉梅很是骄傲的讲出来。



后来郭玉梅把狐皮、狼皮作了孩子们大衣领子,看看这张照片上姐弟俩的大衣领子,是不是一个是狼皮的,一个是狐皮的。


    晋绥网特约撰稿人:陈探许

    编辑:魏龙付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