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雪卷红旗过秦岭
来源:晋绥网   作者:晋绥网特约撰稿人:陈探许   更新时间:2020-12-15   浏览:514

雪卷红旗过秦岭



贺龙作南下动员

一天,贺龙来到离石县,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撤销晋绥三分区整个建制南下四川,贺中先迁临汾。南迁一是就粮方便,二是晋南生源广泛便于扩大学校规模,三是方便南下。这是陈彬参加工作后,遇到的最大的工作变动。

贺中迁到临汾北大营与西北步兵学校合并成立了“西北军大”。随后陈彬把贺中附小也迁到临汾。办完学校南迁,陈彬由贺中总务科长,调整到晋绥党校三部任总务科长,晋绥党校校长由晋绥分局书记李井泉兼任。

晋绥党校集中学习《七届二中全会决议》、《论人民民主专政》、《将革命进行到底》、《约法八章》和毛主席“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的指示,接管城市的政策。



10月1日那天,大家自带干粮列队到临汾,参加开国大典的庆祝活动,天下小雨满地烂泥和积水,在校场坝雨中站立等待,无人埋怨。下午三时,电杆上的高音喇叭响了,听到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会场立即欢呼起来。

那时,临汾己集中了1万多名在老区工作多年、有经验、有文化又年轻的干部,共编为五个梯队,随18兵团南下。第四梯队由晋绥党校一、二、三、四部人员组成,共约2000余人。司令员朱友德、政委杜心源。一大队长贾启允,副大队长胡亦仁,张广钦是中队指导员。

10月18日,毛主席正式发布由陕入川命令。10月25日贺龙召开南下动员大会。11月7日,中央任命贺龙为川西北军政委员会主任。



李井泉对南下干部作报告

南下行军,每人只准携带23斤行李,严禁夹带便服,统统当场过称。陈彬分到的马备好岳父翻修的鞍具十分漂亮。骑马的干部不打背包,所带东西放入马搭子中。贺中卫生所长戴月医生,是长征干部分到头骡子,看上陈彬那匹马,想要调换说了几次,为照顾老同志,陈彬大度地说:“换给你骑吧”。陈彬、柳云商议好一路走,初出发二人并肩行军,柳云也看不起陈彬的骡子,说是“拉车的”。谁知上路后一通小跑追逐母马,颠得柳校长屁股生疼很是恼火,再也不敢笑话“拉车的”骡子了。

换了马骑的戴月医生,刚出发不久就发生险情:来自草原的马没见过这么多人,惊了后在人群中狂奔,把戴医生颠得脚套在马蹬里倒拖着跑,亏得人多及时栏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戴医生只得把这匹烈马换给了别人,陈彬知道后说:可惜我那套鞍具了。

柳云也主动要求和陈彬调换坐骑。这回轮到陈彬笑话他了:“当初你还笑话我,现在咋样?当然不换罗!”柳云只好说:“老陈,我那屁股实在疼得受不了,咱们得换着骑一下”。陈彬这才答应换着骑了两天。

陈彬在日记中记下沿途见闻:“新绛是一个小工业城市,机器生产即有多处。街道设有岗亭,城附近即有大雁圪立于河岸。昔有仁贵之子丁山打雁,果有一大河湾圆如盘,三家店望之十分好看。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四日。”

“蒲州即同蒲路终点,东南有中条山,脚下有一高塔,西厢记张生莺莺葬于此地。绿绿的山坡,衬着梯田,景致生平第一次所见。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西北南下干部团大部队在黄河风陵渡准备上船渡过黄河

4月13日,过黄河时,黄土高原上下来的汉子们,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很多人眼圈都是红红的,故土难离、父母难离呀! 离开了战斗了多年的家乡。到新区还要克服、要闯过生死关、思想关、艰苦关、生活关、语言关。




黄河木船船帮很高,人们在船里要掂着脚尖,才能看见远去的家乡。挤在船里除了风声、水流声,就是船工用力搬动浆叶的号子声,船里静巧巧的,难掩人们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曾任文水县长的李魁年坐的那条大船,船帮上也挤挤挨挨的坐了不少人,快到岸边时,忽听一声闷响,船底突然掉了,就剩下坐在船帮上的一圈人,发呆发愣的看着船是慢慢往下沉,幸好临岸近,船帮上的人被救到别的船上,就苦了掉进河里的人,有的被及时救了上来,不会游泳的淹死了几个。不然的话1950年1月,解放后四川金堂第一任县长就是别人了。                   

上岸就是古城潼关,很新鲜地进了西安。陈彬有了三个第一次。第一次乘火车、第一次进大城市西安、第一次看京剧。这时正值程砚秋剧团在西安为解放军演出,陈彬有幸目睹。

由于离开西安就将要进入四川境内,不愿南下到四川的问题,此时又冒出来了,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思想波动。起因是西北新区也需要大批干部,很多人认为到西北比到西南强,华北、西北毕竟都是北方嘛!习仲勋等西北局领导流露出,希望晋绥分局再支援一些干部到西北新区工作。消息一传出,又引起了一些波动。后经贺老总出面做工作,才使干部队伍安稳下来。



12月14日西安乘火车出发,第二天早晨到达宝鸡,一路上大雪纷飞。在宝鸡住了一晚上,然后开始翻越秦岭向汉中进军。

绵延300多公里的秦岭,横贯横贯东西磅礴巍峨,海拔三千多米,北坡多断层高峰劈立,林木茂密形势极为险要。成为中国南北方的分水岭,也被称为中国的龙脉,这里史帝文商,儒释道法,田河峪林,关隘要塞。可以说,一座秦岭山,半部中国史。三国时,诸葛亮在这里六出祁山,带兵北伐想要恢复汉室未能成功,空留下“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的千古遗恨。

千年古驿道,即历史上有名的“斜谷”栈道,位于秦岭主峰太白山西侧,已年久失修,极难通行,山路狭窄,树木丛生。只容单人匹马侧身通过,山溪纵横,大家只得陡涉而过,好在水不深流不急。川陕公路迂回盘旋而上,为川陕唯一交通要道,桥梁又多次被胡宗南部破坏,有的地段无法通行。

沿途人烟稀少,刚经过大战,时常能看到敌人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军车、废弃的军用物品。部队的大炮翻山困难,临时把干部团的骡马集中到前面拉大炮,马夫马金玉拉上牲口走了,陈彬当上了步兵。徒步翻越秦岭,行军八十里才露营野餐。又正遇寒风大雪,风雪交加天寒地冻,秦岭北坡积雪很厚爬坡吃力,陈彬累得满头大汗。在翻越最困难的路段,大家都十分疲劳时,贺中音乐老师羊路由率领的鼓动队赶了上来。鼓动队给大家鼓劲加油打快板:“谁英雄,谁好汉,登上秦岭比比看!”“高山顶上插红旗,同志们往前赶,登上山顶就是胜利!”。路边墙上还写着,“活捉胡宗南,不怕蜀道难”。“快快追,快快赶,不怕脚肿不怕寒,赶到成都捉战犯”。这和国民党溃退时写在墙上的标语,“跑得快,有命在,跑得慢就完蛋。”“太太小姐不要哭,跟上大队到成都”,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照。

山上一块并不起眼的石碑上书“秦岭”两字。陈彬知道这己经爬到最高处了。这天写下的感受是:“人在山上走,白云脚下绕。”

山高空气稀薄,体弱的同志感到呼吸困难,前又传来口令:不准在山上休息!尽快赶路下山。

上山难,难在累;下山更难,难在有雪路滑,人站不稳,有的同志干脆坐下往下滑,人还可以想各种办法通过险处,但牲口就难办了,前面部队负重的牲口,遇到过不去的地方,只得把东西卸下来,就这样还是损失了几匹马,不小心摔下深沟,为解放大西南献身了。大家顾不得观看沿途的风景,一口气赶到宿营地周家庄。他们终于从北方走到南方了。

这天又是行军八十里才宿营。过秦岭十来天,经常是一天到晚才吃上一顿饭。“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陈彬深深的体会到了。

第二天不亮,号声又响起起,催促大家出发,天又降下雾,出发时看不清人影,为避免人员掉队,规定用白毛巾栓在背包上,单列前进,从马道驿出发,沿途发现很多地雷己被工兵起出,放在一边还未处理,只是在地雷周围划个圈,插上小旗引起大家的注意。抗战八年打日本人,地雷战陈彬见惯了,但学生兵却稀奇的很,既想看又害怕,只得一个跟一个的走,生怕碰上了雷。沿途随处可见敌人溃逃时丢弃的物资,陈彬心想:可见胡宗南吹嘘的固若金汤秦岭防线,在18兵团的打击下不勘一击,败逃时多么狼狈。翻过了秦岭。那就是到了南方了。见到像头发一样黑的土地,这样肥沃的土地能打粮食!

在陕南褒城小憩时,一大队又分成川西区、川北区、西康省三个队。这时组织上通知陈彬,他已由西康调整到川西区,因为经济发达,需要管理财经的干部。贺中校长柳云私下对陈彬说:“你调了一个好地方!”陈彬知道这一调整,改变了他后半生的命运。

见到掩藏在竹林中的农家小屋,“这么单薄的房子能抗冻?冬天下雪还不把草房房给压垮了?”“竹子这种东西咱北方没有,是好东西,古人说:‘未曾出土有先节,及至凌空尚虚心。’”见到绿油油的菜地,他感到很新奇,“这地方不赖,冬天地不冻,还能长菜菜!”这时的北方早就是一片光秃秃的荒野,而这却是一派生机昂然的景象。更使他们新奇的是,见到男性农民和已婚妇女,头上都缠着白布“是防寒?还是为美观?”他们窃窃私语。后来才弄明白,这是川西北老百姓,为吊唁一代忠臣诸葛亮,头上缠“孝帕子”流传演变下来的习俗。


晋绥网特约撰稿人:陈探许

值班编辑:王洪英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