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故事:粮食书记
来源:晋绥网   作者:陈探许   更新时间:2020-12-28   浏览:636

连年增产

1952年,陈彬调任四川灌县(现都江堰市)委书记,开始了他主抓农业的生涯。陈彬认为,首先要把农业生产搞上去,必须以增产粮食为第一位,民以食为天嘛!这是陈彬在晋绥干了十三年基层工作得出的经验和体会。

陈彬在北方没见过水稻和油菜,到了四川才接触这些农作物。不了解这些农作的话怎么指导农业生产呢?那不是瞎指挥嘛!

古语云:“入国问禁,入乡随俗”,他一方面挤时间,了解情况收集问题,征询意见;另一方面,花力气深入乡场,向基层,向群众做调查,找老农问农谚。“二月二,点豆豆”,山西二月地还未化冻呢,三月黄河凌汛才下来,时令是大不一样。他的小本上记满了灌县的农谚:菜(子)从立夏死,麦从小满亡;寒露胡豆霜降麦,立冬菜子绵不得;桐子花白,正当点玉麦(米);头道秧子薅得嫩,二道秧子如上粪:阳雀叫唤桂桂阳,农夫秧足田里忙:还有观天看气象的;清明要明,谷雨要淋:立夏不下,犁耙高掛:赵公山戴帽,雨来如瓢倒:清明雪,谷雨霜,农民急得慌。康(康定)风、雅(雅安)雨、灌(灌县)不晴 ,说“灌不晴”是因地形的原因多雨。



陈彬在灌县农场试验田参加农业劳动


都江堰水利工程,自流灌溉,水旱从人,不知饥馑。岷江之水从雪山上下来,流经都江堰,以成都为界,成都之上的五个县叫上五县,成都以下的五个县叫下五县。上五县因水温低,农时比下五县要晚半个月,粮食产量要偏低一些,由其是灌县在都江堰之首,水温低影响农作物生长更为明显。

天府之国的川西平原是粮仓。这与吕梁山区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灌县有这样好的自然条件,这个粮食书记应该是比较好当的。

解放后,土地改革满足了广大农民对土地的要求,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从而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1950年,灌县粮食总产量是20,788万斤。到1958年,粮食总产量上升到27,496万斤。是连续逐年增长的趋势。

减少征购

那时上面强调种双季稻,一年三季好多打粮食,其主观愿望是好的。而现实是;农民要多投工、多投种子和肥料,灌县晚稻因气温、水温低抽穗扬花后,秋天只收一把草。农民积极性不高说:“三三见九,不如二五一十”。这个问题直到赵紫阳在川主政后才一锤定音。他长期在广东工作,深知水稻生长规律,主张因地制宜不强求双季稻。后流传“要吃粮找紫阳”。

1958年前后,国家在灌县陆续上了一批工业项目,基建占用耕地1.8816万亩,这些耕地的产量是531.4万斤,征购任务是353.7万斤,耕地减少征购任务却不减反增,农村粮食紧张。这年的大洪水,冲毁河堤淹没良田致使灌县粮食减产。加上反右、反右倾等运动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公社化、大炼钢铁、公共食堂的一些弊端使得粮食问题的压力越来越大。

陈彬在1960年10月16日县委会上,就粮食紧急外调支援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问题心痛的说:“北京人民要活,我们灌县人民也要活嘛!”。既要保粮食外调,又要安排好当地人民生活,这个粮食书记有点不好当了。



为缓解粮食困难,灌县平坝产粮乡减征购的数量


面对大量粮食外调,农村缺粮的情况,冒着继续挨批的风险,县委实事求是的三次减少征购任务。第一次553万斤,第二次7O5万斤,第三次352万斤。最后拖了几条尾巴289万斤。共计1899万斤。尽管这样,仍然解决不了征多留少的问题。这样的情况下,降低了农民口粮标准、挖空了社、队库存、减少了饲料粮。为确保口粮低标准情况下,不出现春荒,陈彬只有沉下去狠抓短平快田间管理,希望能缓解粮食的困难。

《人民日报》1961年3月2日以《干部奔赴田间 狠抓关键时期四川江西江苏加强管理力争夏田高产》为标题在第二版专栏作了报道:

“根据新华社讯  四川各地抓紧当前小春作物生长的关键时期,展开了一个以积肥施肥为中心的小春作物田间管理活动。

中共四川省委最近向各级党委发出指示,要求各地立即开展一个以积肥施肥为中心的l小春田间管理运动。各地广大干部和社员热烈响应省委的号召。温江地区从地委到公社党委的各级干部在第一书记的率领下,纷纷奔赴田间,与社员群众并肩劳动,参加生产,领导生产。

中共灌县县委第一书记陈彬到幸福公社,组织干部和社员深入田间检查,发现肥料不够,立即以生产小队为单位,组织社员积肥:附近的机关干部和城镇居民等也积极支援,边积边送边施。南充县火花公社在积肥施肥的同时,给18O0多亩三类苗施了一次追肥,对需要治虫的27O0多亩小麦也普遍治了一次虫。

各地根据参加积肥的不同劳动力,制定了合理的定额,实行评工计分,超额奖励:对社员的家庭肥料也给以合理报酬。”

调查研究

2月上旬,在全县口粮标准低、瓜菜代,且又面临春荒的情况下,陈彬深入聚源、金马公社作了为期七天的调查研究,他走群众路线,时间长专注度高,巡视面广领风气之先,既不回避问题,也不掩饰矛盾。最难得的他每到一地,都认真总结经验和教训,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写出调查报告。这是扎扎实实搞调查研究的七天,勤勤恳恳走群众路线的七天。七天下来同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座谈,倾听意见和建议。提出8条措施以战胜春荒:

1, 每人种3分地红、白萝卜;

2, 每人种5厘地芋头;

3, 每人种1分地莲花白、羊角菜、厚皮菜;

4, 每人种1分地土豆;

5, 大种苕子多摘苕菜;

6, 充分利用沟边田埂大种黄豆;

7, 每人种1分地红薯;

8, 大种南瓜。

县、社、粮食部门还利用糠麸造“糠麸丸”、“茶糖醋合剂”、“豆面糖合剂”等,赈救浮肿病人。以上举措,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乡的粮食紧张的困难局面。

生产自救

陈彬在县委会上说:粮食紧张怎么办?无非有三个态度。

一是明知有问题,马马虎虎拖下去,越拖越被动。出了问题,小春垮下来,大春上不去,不是一年的问题。

二是靠上面解决,这是靠不住的,上面没有粮食,我们是救生产,其他地方是救命,这两个问题全衡当然是先救命。叫我们处理也是这样。

三是积极的态度,靠自己自力更生,生产自救,我看这样最有把握,但必须把以下几个工作作札实。

首先、要把困难给几万党团员、干部、积极分子讲清楚,带领大家开动脑筋,一齐动手渡过难关。这个困难眼睛看得清楚,坚持到明年秋收就有办法。越是困难越要有坚定的意志,越要作艰苦的工作,精神要振作起来,不能垮下去,工作出问题的干部,有点压力怕整风。告诉同志们整风主要是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第二、作工作要实事求是的解决问题。生产自救注意抓以下几点;

1、计划用粮、节约用粮,这个工作量很大。作好这个工作比5OO万斤粮食作用还大。对于不会计划用粮的人,要分工包干对口。

2、管好苕子和苕田门间种菜蔬。

3、种好自留地、田坎子。

4、代食品,国家加工的糠要切实返回8O%,2O%解决城市人口,粮食局要切实作好这个工作。

5、每人至少要种好一分的旱熟作物,以队计算,主要是南大麦、碗胡豆、洋芋。

陈彬的注意力放在了农村的三抓上,脚踏实地:

抓生活,解决渡过春荒;

抓生产,解决经营管理,搞好生产上;

抓分配,解决切实按劳计酬。为改变农村的困难局面,反对说空话大话。

经过调研陈彬认为:增产粮食的要素中,水、肥、土、种。水有都江堰;土山区不说,坝子田地一马平川;种子县上可以调剂:肥料上面可以大作文章。

他认为应当把毛猪饲养作为农村,战略性的工作来抓。既解决农民吃肉和经济收入;又解决了肥料来源,还可以支援国家出口还外债,何乐而不为。重视毛猪就是重视恢复农业生产。

他提出: 一、将少部分母猪包给社员喂养,减少养猪存在的风险死猪。这叫公有私养,天灾死了不赔,人祸死了按所订合同作价赔偿。大部分小母猪,(5O~7O斤)分户承包分户喂养。

二、加强饲养管理方面。各公社党委书记要抓毛猪生产;严格执行奖贮赔制度,工分按完成比例参加分配;加强配种;准备好过冬的饲料;私人母猪配种后,要给1OO斤粮食。

三、饲料,每头母猪分二分饲料地,精饲料、粗饲料按规定标准分给养猪户。
要打破小春定局论和惜肥思想,有针对性的给小春施肥,叫做看苗施肥。加强小春田间管理,争取多打点粮食。大种瓜莱、大量积肥抓好耕牛饲养,为大春生产作好准备。

针对有的同志不敢让农民自己,利用房前屋后栽种瓜果、菜蔬,说界限怎么划。陈彬在会上这样解释:以习惯上栽柳种竹的范围。另星竹木分段管理,收益分成,社员多得点。田坎一律分给社员种,收益分成。

谁能比种地的人更懂种地?我们有些同志什么都要管,结果是该管的不管,连农民的死活都不管。陈彬只好放手叫农民去自谋生路,自己救自己。老百姓是愿意的,他们有办法自谋生路。现在刚刚春暖,在麦子成熟前采取的这些短、平、快自救措施,很快见到实效。

开仓放粮

由于抽调人力上山大炼钢铁,农村缺乏壮劳力,因此,错过了节气,全县大部分红薯、稻子烂在了田地里没有及时收获,小春作物栽种也晚了,到12月初才种完。这直接导致1959年的小麦大量减产。因为农民吃不饱,第二年秧苗栽不下田。秧苗出不齐,加上这一年的大洪水。至此,饥荒已不可避免地发生。

面对残酷的现实,陈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决定顶住压力,千方计解决农民口粮问题,“我们头上的‘乌纱帽’要不要也无所谓,不把农民群众吃饭问题解决好,我们问心有愧啊!”

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想要解决农民的口粮问题,县委、县府领导和基层干部万分焦急,费尽心思。

当时鱼嘴等电站上马。从各地调来大批工人,粮、油、肉、副食等由灌县负责保障供应。1960年鱼嘴、紫坪铺电站等工地开始下马,这就给陈彬为首的灌县县委一班人提供了机会。把这减缩人员结余下的城镇供应粮,用于农村解决饥荒。

这一夜,陈彬在寒风中彻夜未眠。耿耿长夜,饥饿和焦灼一起在啃噬着他的肉体、他的心。但他不敢睡、不能睡、睡不着。早一分钟放粮,就将挽救多少濒于死亡的农民!寒夜里,他的手边上只有一盅炒盐调的开水,他不时抿一口,与其说在抵御咬噬他肠胃的饥饿,不如说借以缓缓烧灼他心田的火。

在抗战时,陈彬在离石担任区长多年。根据地政府的主要职责,除了对敌武装斗外,就是为部队筹粮。他们与日伪争夺粮食,保卫麦收。干部就粮食干部,粮食就是命根子,部队和老百姓哪一天能离开粮食?

那么困难的战争年代,都坚持过来了,眼下遇到的困难也一定会克服。会有一个过程,要一定的时间,但时间不等人。

采用非常规的办法“开仓放粮”,的确是个选项,而且是唯一的选项。个人要承担极大的风险。陈彬心如火燎,此时要缓解民众的饥饿惟有粮食。这粮食眼前倒不是没有,但敢动吗?太平官好当,一切都听命于上级,照章办事就行了。但从残酷的现实出发,这个太平官看来是当不成了。

一边是党的纪律,一边是群众的利益,本应是保障和目标的关系,如今却在特殊条件下变成了一对矛盾,尖锐地摆在陈彬面前。两相权衡,陈彬心灵深处那朴素的感情最终占了上风。不管怎样讲,总不能让群众守着粮仓饿死!他心想:豁出去了,就是为此自已个人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

战争年代经常自己决策,因为,那时环境也不允许你再请示一下,研究研究,一次不注意就掉脑袋了。长期形成的独立自主、自我决断的性格终于占了上风。
这一瞬间,他作出了也许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他无法预测,在作出了这个决定并实施后,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但他十分清楚:他的决定将挽救很多人的性命。也将因“严重违纪”,一旦追究下来,轻则是党纪处分,如果重处,就是坐牢!这时陈彬的心情反而轻松下来了。

县常委会讨论此事,由于粮食调拨政策性强风险大,会上意见不统一,鉴于已经发生饿死人的紧急情况,陈彬说:“同志们,我们的眼睛要往下看,但有的人是往上看的,对农民生活不关心。我们首先应当照顾灌县三十多万人民的生活。解放后,农民们翻了身生活改善了,但现在面临困难,我们首先要照顾绝大多数农民的生活,因为在第一线生产劳动的的是他们。在粮食问题上不能“等、靠、要”,等是等不来的;靠上面也靠不住,而且困难的又不是我们一个县;要来的能有多少?我们应当主动的自己去解决,矛盾不上交。同志们!救人要紧,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切后果我来承担。”他果断决定采用三个办法,解决当时农村严重缺粮问题。

一,用鱼嘴电站下马工人节余的粮食供应农村。

二,鼓励城镇干部职工勤俭节约,将节省下来的粮食、副食品用于支援农村。

三,积极向温江地区争取政策和粮食。
  三年间,灌县将减缩城镇人口结余下的粮食,连续三年在春节前,发到农民群众本人手中。规定必须保证农民群众,在第二天一旱,就可以在灌县志诚仓库,凭粮食本本领到粮。

1960年发出的救命粮就有360多万斤。1961年共转配农村粮食16OO万斤。三年间共配给全县农村粮食3000多万斤。

3000多万斤粮食今天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在那几年困难时期,对每天只有几两口粮,间或还有断顿的农民来说,每人能分到几十斤粮食,不知救活了多少人,这就是救命粮。应该说灌县在粮食问题上,处理方式果断决策使灌县少死了万万子人。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足显其更加难能可贵,我们不应该忘记,开仓放粮救活几万人性命,而牺牲了自已政治生命的人,应名垂青史!

粮食过关



陈彬在水田里平整水田准备插秧种植水稻


渡过粮食关后,灌县大力开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以求尽快增加粮食产量。陈彬蹲点的安龙公社东风大队6队,在复员军人李良栋队长的带领下,以发展生产、增加耕地、便于耕作,改变农村落后的面貌、改善群众生活质量为目标,开展了轰轰烈烈“三改”(改地、改路、改水) 运动。他们开荒地、平坟堆、挖土埂、削高填低、并小田为大田,使沟端路直,田成四方,便于耕作,先后投工7万多个,挖运土方3万余方,增加耕地20余亩。并对改成的条田,种上水稻后,利用水平原理,对田块的高低继续进行修整,确保每块田平坦易耕。

到l963年底,东风6队田园化建设初步完成。并在沟边路旁种植桉树、柏树2000余株,田梗广植桑树实现了“条田成方,方方有道,道道有树,树树成行”。陈彬推广安农6队经验,在农田基本建设上下功夫,1965年,全县粮食产量有了明显增长,水稻增产11·4%。



陈彬(图中穿白衬衣黑裤)在水田里插秧栽种水稻。


1964年初,省长李大章到灌县视察,专程到安龙东风6队,仔细听取李良栋汇报,察看己改造的条田。李省长高度评价东风6队的田园化建设成绩。当即向陈彬指示:“田园化建设要因地制宜的推广,田埂上宜相应发展蚕桑生产,既为国家换取外汇,也可以为集体积累资金,实属两全其美的办法。”随后李良栋又带领群众,在全队的田埂上种植桑树,安农公社后来成了灌县的桑蚕基地。

1964年,灌县召开四级干部会,陈彬号召全县学习安龙6队,大搞以水利建设为中心的农田基本建设,以粮为纲,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并举发展农业。在农村农民就应当在土地上多投入,人不哄地,地就不会哄人。

省、地、县都非常重视安龙东风6队这个典型,组织了多次现场学习和参观调研活动,东风6队“沟端路直树成行,条田机耕新农庄” 将其作为土地规划、改造农村面貌的样板。

一墓双碑

1964年,陈彬因“开仓放粮”事,被批为“分散主义”,受到撤职处分,调离了他工作13年的灌县。处分报告中也不得不承认:“在困难时期,陈彬同志对国家分配的粮食征购任务,能从整体出发,勇于承担,不讲价钱,而且完成任务好。对国家有过一定贡献。”

陈彬受处分调离都江堰25年后去逝,安葬在都江堰青城后山的味江陵园。他的墓地非常特殊,“一墓双碑”这是陵园中的唯一。

人们为纪念“粮食书记”,自发刻碑在墓的右侧,立了一块黑花岗石碑,上刻陈彬遗诗:

都江堰旁栖息久,

不似故乡胜故乡。

可鞠笑容处处见,

何必留恋蓉楼堂。

墓碑立上不久有人看见问,你们刻碑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当得知是自发而为。于是就又有人出面牵头,在墓的左侧立了一块汉白玉石碑,上书“为政清廉,人民爱戴”。


陈探许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