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虎口脱险的父亲
来源:晋绥网   作者:乔显庆   更新时间:2021-01-11   浏览:209


父亲乔懋言一九一二年出生在山西昔阳县白羊峪村的一户佃农家中。一九三七年年底参加革命,一九三八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任三区区委书记期间,由于汉奸告密,父亲遭遇了一次化险为夷的脱险经历,极富传奇色彩。他那种临机应变的能力和不怕牺牲、机智勇敢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后人铭记。

在昔阳境内,群山众多,沟壑纵横。寺、庙、庵、觀,星罗棋布。著名的寺庙有石马寺、卧佛寺、崇教寺等。山神庙更五花八门,逢山便有一座。

1940年秋收时节,时任三区区委书记的父亲和区长,根据县委指示,两人化装成商人来到白石龛镇(沦陷区)。一是秘密建立镇抗日民兵组织;二是传达县委关于保卫麦收, “快收、快打、快藏”粮食的号召,以防鬼子偷袭抢粮,并做好反扫荡准备的指示。二人来到设在一家杂货铺的交通站。父亲摘掉墨镜问道:“老板生意可好哇?” 老板(镇抗日组织负责人)闻声一瞅,真是盼望已久之人,心里一阵高兴,迎上去握着二人的手激动地说:“托二位老板的福!生意还行,还行!”然后挥手示意说:“请到内间一叙!”二人跟了进去。

老板惊讶地说道:“哎呀!书记、区长!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们二位领导给盼来了哇?”过了不多一会,杂货铺伙计叫来了七、八个人,众人一进屋,老板赶快告诉大家说:“领导们是来传达县委指示精神的,前几天区委通讯员小张捎来话,说领导要到我们镇上来,今天不就来了哇。”众人听了,都激动的问道:“县委有啥指示?”父亲扬扬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接着区长传达县委提出“快收、快打、快藏”的号召。各村要积极响应;要按战争情况组织起来,突击抢收麦子、苞米。区中队配合各村民兵在交通要道上埋设地雷,防止鬼子偷袭抢粮。父亲见大伙对县委指示精神已经知晓,进一步强调说:“白石龛镇和周边的几个村与白羊峪村的情况不同,不能硬碰硬。要灵活处理。这阵鬼子汉奸正在各村镇搞摊派,目的是地里成熟的麦子和过冬物资。如果不答应汉奸就会向鬼子报告,乡亲们就不能下地收割麦子。即使大伙抱成团强行收割,汉奸也会趁机捣乱,报告鬼子来扫荡抢粮。到时,不但粮食收不上来,完不成县委布置的快收、快打、快藏的任务,而且,群众还会遭受巨大的损失,得不偿失。“那咋办哇?”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父亲笑了笑接着说:“同志们别着急!先谈下镇上的情况再作决断!”父亲一面抽着烟,一面问镇里的情形。大伙七嘴八舌的向二位区领导汇报近期鬼子汉奸催粮逼款、抓民伕修炮楼的情况说:“这段时间,鬼子汉奸隔三差五到镇上来祸害群众!”“和其它村镇一样,最近,维持会长刘大麻子又派下一百石粮食,每户交五十斤,没粮的折款,限十天内交清。”“这样下去,穷人可是没活路了!甚么都实行配给!”  大伙一听到“配给”二字,更加气愤地叨叨起来。

原来,维持会长刘大麻子为对抗日根据地实行封锁,最近在镇上强买强卖,规定所有商户只能低价将货物卖给维持会的商铺,然后由他加价卖出,价钱特别贵。而且老百姓买东西还受限制,每家每月只配给一盒洋火、半斤油、三尺布,每人每月二两盐,还不准外来商贩来镇上做买卖。为此,家家没了生计,还有交不完的地亩捐、预借款、人头税、合作费、割头税、通行证费、居住证费等等……。维持会长刘大麻子使奸耍滑,把各种捐税都摊在镇里穷苦人的头上。如若不交就把人捆到维持会毒打!可苦了镇上那些乡亲们,个个被打得是皮开肉绽,全身没一块好地方。有的说:“鬼子和汉奸害的乡亲们吃不上穿不上,干脆和狗日的拼了!反正这样下去不被打死也会饿死!”有的说:“乡亲们好不容易攒下点东西,到头来还是叫刘大麻子的人给抢走啦!” “这年头真没法活了!乡亲们愁得没办法!等着抗日政府为大伙做主哇?”你一言,他一语,纷纷议论着。

父亲听后心情十分沉重。他激励大伙说:“要活!咱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哇!要想办法活下去!”老板忙问道:“那你说乡亲们以后该咋活哇?”“咋个活哇,我看只有和鬼子汉奸作斗争才有活路!”“怎么斗?你快和大伙说说吧!”父亲回答说:“看来汉奸闹腾的很凶,一方面不能让群众遭受损失,还要完成粮食快收、快打、快藏的任务。另一方面必须赶快建立起抗日民兵组织,拿起武器和鬼子汉奸战斗!严防鬼子汉奸偷袭抢粮!” “那敢情好!不知甚法子能够做到两全其美?”杂货铺老板随即问到,并瞅了瞅区长。区长朝懋言努了努嘴。一下子,大家眼睛齐刷刷地瞅了过去。父亲见大伙都望着自己,沉思了片刻胸有成竹地说:“我看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让群众向维持会交粮,交款!没有钱的区上想办法解决!”大伙听了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纷纷着急的说:“这是个啥办法?不正好随了鬼子的愿?称了汉奸的心?”父亲瞅着大伙焦急的面孔,故意严肃地说:“你们不但要让群众向维持会交粮、交款,而且自己还要带头交!并且户户造册登记,还要汉奸刘大麻子,直接告诉日本人,到时一定完成交派任务。”这下可让大伙傻了眼,个个是一头雾水,不知父亲葫芦里卖的是甚!大伙思忖着:这样一来,镇委会不是比维持会还维持会吗?镇委会是抗日的,能干出这种汉奸才干的事来吗?岂不会被千人指,万人骂吗?但碍于区委领导的面子,又不便公开反对。大伙只好纷纷摇头表示此办法不行。唯有区长在一旁暗暗地偷着乐……。

父亲随即以命令的口气继续说道:“区上认为,你们镇只有这样才能有效的保护群众,完成粮食收割任务。你们找上几个上年纪能说话的人领头,去找维持会刘大麻子说说,完成护粮任务就八九不离十了哇!”杂货铺老板点了点头说:“我这就去安排!” 杂货铺老板走后,父亲和区长分别对其他几个布置安排了一番,并强调一些秘密工作注意事项。便让他们分头发动群众去了!”

第二天,乡亲们都下地收割粮食去了。区中队也分成好几拨,到白石龛镇及附近几个村化装成帮工,帮乡亲们收割粮食。收割期间一切都很顺利。鬼子伪军得到各维持会的报告也没前来袭扰。没几天,白石龛镇及附近几个村地里的麦子就都运到麦场晾晒完毕。

通过做工作,白石龛镇的群众按照规定的期限,三三两两的陆续到维持会交粮、交款。维持会长刘大麻子高兴得不得了,原本他以为商户和农户们会抗交粮款,没想到这次摊派这麽顺利。瞅着眼前这些极不情愿交粮的泥腿子们,心想:这回可要发财了!皇军只派了七千斤,加码的三千斤马上就可以囤进自己的粮仓,待青黄不接时把粮食卖掉,大把的钞票就到手了。这次不但在皇军面前露了脸,而且名利双收。于是他跑到台阶跟前,对着交粮的人摇头晃脑地大声喊道:“乡亲们!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皇军为了我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要点粮食和大洋是应该的!这是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作贡献,当日中亲善的良民!凡是不按期交粮交款的,皇军说啦,按良心坏了的,统统的死啦死啦的!”众人听说后,人人眼里露出鄙视地目光狠狠地瞪着他,有的还朝地上啐着吐沫,发泄着不满。交完粮、款的人都相随着回来。路上,镇委会的同志们又给大家解释,这是为了保护乡亲们所采取的策略……。可众人不理解讽刺的说:“谁还不知道烧窑的和卖瓦的都是一伙的!别在咱们跟前卖好哩!”

到半下午,粮食全部用麻袋装好,整整堆了三大车,还有一车过冬物资。刘大麻子领着小喽喽们和前来押车的一个班伪军;赶着车出了镇,往县城交粮去了。一路上,刘大麻子坐在骡车辕边,哼着小调。他摸了摸兜里揣着刚搜刮来的几十块大洋,对小喽喽们喊道:“弟兄们!加把劲!到了县城交完差,爷酒肉管够!每人搂个花姑娘!”那些小喽喽和伪军们听到吆喝声,馋得是垂涎三尺,淫虫窜得浑身直痒痒,走得是更欢了。

送粮车队走着走着,前面有一个长坡道刚爬上一半,骡车就停了下来。此坡名叫龙凤坡,有百十来米长,两侧是陡峭山坡,处在山口之中,是白石龛镇驶往县城的唯一车道。因坡长弯曲似龙,两侧山坡似凤翼而得名。刘大麻子跳下车一看,不知是甚人在坡道上挖了几个窟窿,填了些松土,让车轮陷落进去上不来。车把式扬鞭在前催打着骡马,小喽喽和伪军们在后使出吃奶的劲推着车。折腾了半天,车轮还是深陷其中。刘大麻子正准备命人卸车。突然,山坡上“砰”的一声,一颗子弹直奔刘大麻子飞去。好在他脚底踩得一滑,身体向后一仰;只见礼帽应声被打飞。刘大麻子啊的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还没回过神来,只听得两侧山坡上有人大声喊道:“活捉汉奸啊!同志们冲呀!”跟着四周响起了枪声。两侧山坡上的子弹像雨点般飞了过来。汉奸们见势不妙丢下粮车,吓得冷汗直冒,跟着刘大麻子抱头鼠窜,逃出山口。没逃出去的,只好缴械投降。殊不知,父亲带着区中队在此早已等候多时了。他们冲下山坡,三下五除二缴了汉奸们的枪。这些家伙纷纷跪地求饶,央求道:“八爷,饶命,饶命……,”并惶恐地哀嚎着:“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儿女啊!”

父亲安排人将汉奸们押到区里教育惩戒,自己和区长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将粮食物资送回白石龛镇。粮车刚回到镇上,不一会,镇里的男女老少,围了一大群。老乡们做梦都没想到,粮食和物资能失而复得。众人一见粮食和物资个个喜笑颜开,这才明白稀罕地叫着:“还是抗日政府有办法!敢跟这些狗日的干!” 群众瞅着夺回来的粮食和物资,人人感到往后的日子有了保障,都激动地热泪盈眶,不知说句甚么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才好。父亲见状,跳上粮车指着运粮的战士们对群众说:“他们也都是穷苦人,为了抗日参加了区中队;通过训练,成为了合格的战士。我们白峪镇的小伙子们都要参加民兵,通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保证都能成为了精兵强将;如果,白石龛镇的男女老少都武装起来;到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鬼子想要扫荡白石龛镇那是痴心妄想!

听完父亲的一席话,乡亲们高兴的眉开眼笑起来了;对于这种对付鬼子的办法,大家心悦诚服;过去那些担心早就忘到脑后去了,战胜鬼子的信心也更足了。众人纷纷举着拳头嚷着要当民兵抗日。区长见群情激昂,就带头喊起口号来:“誓死不当亡国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喊完口号,区长就向众人说道:“咱们今天为了抗日,成了一心,明天大伙就按区上的安排大干起来!好不好哇?”众人齐声喊好。父亲看到乡亲们的抗日热情高涨,赶紧要镇委会的同志安排人手按册将粮食、物资分还给大家。众人一听,高兴地挤挤攘攘排起几条长龙来。

维持会院里院外群众越聚越多了。这时,院里发出一阵唏嘘声,原来区中队的战士们又从维持会的密室里搜出来几千斤粮食和一些银元珠宝!父亲用查看粮食的铁管锥,从麻袋里叉出一些粮食瞅了瞅后,感叹地说:“好粮食啊!这都是乡亲们的血汗哇!这些狗汉奸还巧立名目、克扣这么多的粮食,真是昧良心呀!”说完,他叫上区长和镇委会的负责同志研究成立民兵自卫队和征集公粮的工作去了。

由于夺粮行动闹得动静太大,他们的行踪被汉奸悄悄地盯了梢。为了交通站的安全,父亲他们分批住进了镇上的悦来客栈。盯梢的汉奸暗自惊喜,心里想着:发财的机会来了。这可是共产党的两位区官啦,一颗人头至少值壹仟块大洋呢!这次看你们往哪跑!他马上来到镇上汉奸特务的联络点,跟鬼子取得联系后,就回到悦来客栈外蹲守。父亲他们研究、部署完工作散会时,天色已晚。区中队的战士们分发完粮食,已经回区上去了。区长因为这几天各村镇来回跑,感到身体十分困乏,散会后打了几个哈欠、咪了咪眼,想睡一会。镇上的同志,见夜已深,回区里的山路不好走;有意留父亲他俩在客栈过夜,明早再走。区长也流露出:天黑路险,野兽出没无常,意欲留宿的意思。父亲却幽默的对他说:“咱俩又不是头一次走夜路,要是碰到野兽正好搂草打兔子宰了扛回去吃!你说呢?我的大区长!”説着拍了拍腰间别的手枪就往门外走。区长见父亲执意要走,知道拗不过他,也就没再坚持留下。他俩出了客栈并肩走着。父亲拍了拍区长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老伙计,刚才当着镇上的同志不好说,镇上的情况太复杂。你要是不要命就住下,要命就跟我住山神庙去。”区长听到书记的批评,也觉得自己刚才考虑欠妥,马上作了自我批评。不料,他俩的谈话被躲在暗处盯梢的汉奸听到,本来他还在报怨日本人怎么这么久还没派兵前来抓人。现在人都走了,还领个屁赏呢。还是等着挨日本人的骂吧!当他偷听到今晚二人会住在山神庙时,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了,暗自庆幸自己运气还不赖。

父亲二人出镇不久,一个小队的鬼子兵和侦缉队的汉奸就赶到了白石龛镇外。原来后晌时,鬼子接到汉奸报告:白羊区几个村镇维持会收上来的粮食物资都被土八路抢走了!带头的是白羊区的土八路头头,现正在白石龛镇煽动良民抗日!请求派兵前往缉拿。他们到达白石龛镇外,因怕打草惊蛇就派侦缉队的特务与盯梢的汉奸接头。当侦缉队特务听说土八路的头头已离去,正准备大发脾气时。盯梢汉奸急忙解释说:“老总别急,我已打探好了,今晚这两个土八路头头会在山神庙过夜。”侦缉队特务听说后,立刻叫他跟着去镇外见日本人。鬼子小队长听说后,不但没有责怪盯梢者,反倒夸他是大大的良民。并叫此汉奸到镇里搞些酒菜来‘咪西咪西’。盯梢汉奸见日本人非但没有训斥他,反倒对他大加赞赏,乐得屁颠屁颠的回镇里张罗去了。

侦缉队长见日本兵小队长明知八路在山神庙歇脚不前去捉拿,反倒要汉奸去张罗酒菜准备夜宵。不知日本兵小队长葫芦里卖的甚么药?着急的对他请示道:“太君,土八路的头头在山神庙的歇脚,皇军快快地前去捉拿!”“巴嘎!现在的捉拿,八路的还没有这个的。” 日本兵小队长训斥地对侦缉队长边说边做了个睡觉的手势接着说:“嗯?现在的去,跑了的不行!拂晓的、捉拿、哟西哟西的!挖咖喱吗西答(明白)?”“噢,挖咖喱吗西答(明白)!” 侦缉队长听他这么一说,方才恍然大悟,忙学着日本话回答着。

话说,茂言和王忠出镇后,只半个多时辰就爬到了坐落在白羊山半山腰的山神庙。这山神庙,以前乡民为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时香火还算旺盛。自日本人占领山西后,到处兵荒马乱的,乡民们出外感到恐慌。之后,很少有香客来庙里敬香,倒成了过路客商、猎人落脚之地。父亲他们到区委工作后,为了安全起见没有固定的居所,不是今天在这家窑洞、窝棚借宿,就是明天在那家柴房、杂屋住一宿。有时到县上开会或到其它村镇传达县委指示精神、布置工作回来晚了,怕影响群众休息,山洞和寺庙就成了他们经常的歇脚点。他俩来到山神庙前,先隐蔽在庙外对四周仔细地观察了一会,见没啥异常情况。然后才放心地走进庙里,顶上庙门。二人扒拉扒拉地上的秸秆便和衣躺下。这几天,夺回了几个村镇上交给鬼子的粮食;征集到了大批公粮,圆满地完成了县委交给的任务。今天,他俩又走了好几十里路,还爬了山也够累的了。没多久,二人便呼呼地睡着了。

拂晓时分,天色渐渐地泛白,父亲在睡梦中仿佛隐隐约约地听到庙门门栓有拨动声,然后庙门吱呀的响了一下。顿时惊醒过来,一下子全身的毛骨悚然起来,他连忙用手推了推睡在旁边的区长;这时就听到庙门口有唏唏嗦嗦的响声不断。父亲开始以为庙里进来了野兽,急忙掏出二十响快慢机手枪顶上火;继而,感觉又像是人的脚步声。便慢慢地转过身来向响声传来的方向瞅去,视线透过庙里天井的朦胧亮光,只见天井两旁过道上隐隐约约有几个猫着腰的黑影向庙里摸了进来。父亲心里一惊,暗叫道:“不好,鬼子!”此时要跑已经来不及了。区长揉揉睡眼瞅了瞅,也感到情况不妙,急忙也掏出二十响快慢机手枪顶上火。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父亲做了个手势,两人悄悄地向庙里的边厢爬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俩腾的一下同时跃起,敏捷的闪到边厢的木柱后隐蔽起来,然后瞄准黑影急速地开枪射击。双方在庙里呯呯砰砰的进行着激烈的枪战。二人没多久就撂倒了十几条黑影。可手枪里的子弹也剩下不多了,只好暂时停开火。鬼子汉奸以为他们没子弹了。这时就听到有汉奸在天井那头喊话:“土八路!快投降吧!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只要放下武器投降,皇军会优待你们的!”随着喊声,聚集到庙里的黑影越来越多,后门也传来鬼子撞门的声音。父亲此时想到:如果不马上采取果断措施,就会万劫不复。现在唯有迅速地转移到神龛后面才能化险为夷,但是他们离神龛还有二丈多远的距离,如果冒然冲过去,那么,一定会被鬼子射出的子弹击中,后果难以想象。在这紧要关头,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父亲抬头瞅见木柱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便灵机一动。说时迟,那时快。他猛地将木柱上的那东西握在手里,然后向天井处扔去并大喊一声:“让老子好好优待你们这些狗日的吧!”处在天井两旁摸索前进的鬼子兵和侦缉队汉奸看见一个黑糊糊、带着把、酷似手榴弹的东西扔过来,咣当一声,正好落在天井中的石板上;又听到土八路的喊声,以为扔过来的是一颗手榴弹。鬼子小队长见状大叫一声:“卧倒!”所有的鬼子兵和侦缉队汉奸吓得扑通一声,全部卧倒在地。父亲乘机拽着区长,几步就闪到神龛后面。他用手快速地摸索着神龛后的暗道机关,瞬间,就找到了位置,随即按下机关后,推开暗道口,俩人迅速地钻了进去……。

庙里卧倒在地的鬼子兵和侦缉队汉奸见‘手榴弹’扔过来半晌没有动静,以为是颗臭弹。鬼子小队长小心翼翼地走近细细查看,原来是个庙里用来照明的油灯盏。方才大呼上当,气得一脚踢开油灯盏,嘴里不停地骂着‘八格牙路’!鬼子和汉奸这才一窝蜂地冲过来。可为时已晚,两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鬼子兵和侦缉队汉奸气急败坏的在庙里四处搜寻都没找到暗道口,又在庙外搜索了一番也没有任何发现。鬼子小队长见天色已亮,害怕遭到八路军的突袭,只好收队下山回营。

区里在山神庙挖暗道的时候原来是为了以防万一、应急躲避之用,没想到竟与白羊山的一个山洞挖通了,起到了逃生作用。这个山洞直通山顶,山洞进口被茂密的灌木丛遮掩得非常隐秘。父亲他俩在洞口目睹鬼子汉奸们搜山后无功而返,这才松了一口气。“好险啊!”区长惊魂未定的说道:“要是昨晚住在镇上,我俩可就真让鬼子包了饺子哇!”父亲也感叹道:“是啊!要不是区委王大哥早先挖了这条应急暗道,我俩今天就光荣了哇!”说完,两人爬出山洞掸了掸满身的尘土,急忙下山赶回区委所在地。

(乔懋言生前口述 乔显庆整理)

 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