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忆父亲——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干部接管湖南政权70周年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作者:湖南宁远县交警大队 孙红群   更新时间:2021-01-17   浏览:564



——谨以此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干部接管湖南政权70周年
    ——谨以此深切怀念在那艰苦而光荣的岁月里,为新中国新政权的建立而牺牲的先烈
   ——谨以此告诫我辈及我们的下一代,现在的幸福生活是前辈用汗水与鲜血换来的,坚决拥护党中央,拥护习主席,坚决维护现有安定团结的局面。

一、时代 渊源 革命

我的故乡孙家河,位于山西祁县城东南方向20多华里的黄土高坡,东北距太原80余公里,村东有一条小河,风景秀丽、民风淳朴,一九二七年农历八月初二父亲就出生在这里,祖父按辈分给父亲取名叫步明,据家谱记载,我村是从山东乐安于明朝成化年间迁来,距今己近六百年之久,父亲这辈是孙姓自春秋齐景公赐姓以来的第八十一世。

祖父玉堂公兄弟姊妹共五人,玉堂公行一,时值行五的玉川公在上海经营客栈,于是在父亲10岁的时候就被带往上海学徒,“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交通中断,山川阻隔与家乡音信全失,父亲直到41年底才有机会离开上海回到祁县老家,在上海期间,父亲耳闻目睹侵华日军的蛮横暴行,返乡后毅然参加了党领导的抗日民兵组织,时年14岁,在侵华日军的多次残酷“扫荡”中,我村的民兵组织为抗击日军,保护村民生命财产,配合八路军作战,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记得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在吃红枣,但咬了一口时发现里面生虫了,我就随手扔掉准备吃另一颗红枣,这时父亲就捡起那颗生虫的红枣说“当年我们连这样的都吃不上,不要浪费”,接着就说起了当年的事,原来在日军“扫荡”时,有一次父亲与另外几个民兵掩护乡亲们撤往安全地方后,被日军骑兵追击,被迫藏身河边草丛中,待日军骑兵走远后才脱身,时值寒冬腊月,被冻的浑身是冰,寒澈透骨,他们几个人用树枝干草点燃生起火慢慢烤,才把身体衣服烤干,父亲的关节炎也因此落下病根,当时父亲他们几个人只有一支步枪,硬拼是不行的,只有在山上打游击,北方黄土高原上的冬天,寒风凛冽,滴水成冰,饥饿难耐时,只有先找到枣树,然后在树下扒开积雪才有可能找几个烂红枣充饥,渴了就捧起雪含在嘴里当水喝。幼时听到父亲这样说只觉得好玩,现在追忆之时不觉浩叹父辈之艰辛,之艰苦卓绝。

在孙家河村,我们这一脉中,前后两代人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作出过重大牺牲。44年,祖父玉堂公当了我村村长,为八路军办事,父亲不久也当了民兵队长,玉堂公在47年解放军发起的运城战役中为前线部队运送军粮、食盐时被国民党军抓捕带到古县村严刑拷打,一无所获,最后敌人气急败坏地将他用刺刀刺死扔到井里,时年58岁。我堂叔公玉瑷47年入伍,48年太原战役时担任解放军一部的机枪班班长在许旦村战斗中,为掩护战友冲锋连续射击暴露自己的位置而被国民党军重炮击中牺牲,连遗体都没找到,年仅30岁。父亲的表哥闫忠先(先祖玉秀姑母长子)45年在八路军晋中军区40团九连入伍,48年在晋中战役张名村战斗中,当冲锋号响起时,他在冲锋途中被国民党军机枪扫射击中牺牲,时年25岁。他们三人都被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祁县革命烈士纪念碑刻有他们的英名,作为后人,我辈当矢志不忘红色政权红色江山是前辈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忆往思今更应怀感恩之心,珍惜当下安定幸福的生活。坚决拥护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

二、南下途中

48年底到49年,随着“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结束,太原战役也接近尾声。解放战争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48年10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夺取全国政权所需要的全部干部的决议》,阐明了从解放区抽调大批干部南下的重大意义,发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做出了从各解放区抽调五万三千名干部的安排,在祁县县委开了动员会之后,父亲被组织上选中,成为五万三千南下干部中的一员。1949年3月13日,祁县县委在开完欢送会后,我们孙家河村三名被选中的干部就告别亲人随大队出发了,他们是:孙玉龙、孙钟先、孙步明(我父亲),时年22岁。2016年我回祁县老家时,曾参观父亲他们南下时开欢送会摄影纪念的礼堂时,伫足良久,见礼堂仍保持原貌,与当初照片情景依旧,睹物思人,十分感慨。父亲他们南下后先在石家庄集训学习一个多月,据山西南下干部赵培义同志回忆记述是5月2日在邯郸市住了一晚,8日随第四野战军一部从当地老乡搭起的浮桥过黄河,过黄河不久,在一次行军中遭到国民党军飞机的轰炸,当时在一行成纵队行军的军车中,父亲所坐的后一辆军车上的解放军战士被一枚炸弹炸中,全车人员全部牺牲,每说念至此,父亲常心情沉重,凝神严肃的教育我们要心胸开朗,凡事不要斤斤计较,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乐观主义精神,我的性格也因此受父亲的影响甚深,参加公安工作后,有时因办案受点群众的委屈也能处之态然,不以为计。

14日到达河南巩县,在巩县住了一个多月原计划是到南京溯江而上转武汉的,因当时湖南省正在酝酿和平解放,车一到郑州就改变了行军路线,由于道路被国民党军撤退时破坏,直到8月4日全体人员才由粤汉码头乘渡轮渡过长江。

过长江后,时值南方三伏天气,高温酷暑,北方人大都不服南方水土,很多人生了皮肤病俗称“闹拐子”,全身上下痒得不行,但当时部队行军作战异常紧张,药品短缺供应不上,无耐之下父亲他们几个战友就按部队的土办法治病,所谓土办法其实就是把手榴弹里的硝药拆出来涂在身体上,没想到有个战友不小心拆到了引信,眼看就要爆炸,这时父亲眼疾手快的把那个手榴弹踢了出去,避免了一场严重的流血事件,事后被领导既批评又表扬,现在想想我们现今的条件如此之好,我们有个头疼脑热,国家有医保,出门有汽车,生活如此便捷,追忆父辈的艰辛,更感叹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更应时常怀感恩之心。

三、住在山头上

过长江后,8月6日到达长沙东部镇的黄花农场,父亲他们因长沙正在和平谈判尚未谈好,因此也就不能进入长沙,部队有纪律,不能进入老乡群众的房屋,所以就住在附近的山头上,当时部队每人发了蚊帐,但山头上没办法挂蚊帐,只有忍受蚊子的彻夜叮咬,战友之间互相驱赶蚊子才能勉强入睡。

当时当地老百姓受国民党的反动宣传,说共产党杀人放火、共产共妻都跑光了不敢回家,后来亲眼见父亲他们都住在山头上也不进老百姓的屋,才明白受到了国民党的欺骗,于是就都回来住了,老百姓回家后国民党的飞机来轰炸时,炸死炸伤了许多刚刚回家的人,父亲他们因部队纪律严明不进老百姓的房屋而无一伤亡,这反映了共产党的部队是真正为国为民的文明之师、仁义之师、威武之师。如果像国民党的部队一样纪律败坏,恐怕早就被历史所唾弃了,联想当今自十八大以来,以习见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反腐倡廉,宏扬社会正能量的伟大战略布曙正是为了巩固前辈浴血奋战打下的江山,为了国家民族的长远福祉而作出的英明决策,我辈既身处基层,也应位卑不敢忘忧国。旗帜鲜明的拥护党,拥护习主席。

49年10月中旬,衡宝战役结束,国民党白崇禧部被林彪指挥的四野全歼。10月12日常宁县解放,父亲被分配到常宁县公安局工作,直至56年1月调宁远县检察院,在常宁县期间,父亲参与了一系列的接管建政、剿匪安民的工作。

四、常宁剿匪

49年冬至50年这段时间,常宁县的治安形势很严峻,衡宝战役后,国民党很多散兵游勇在社会上游荡,滋事扰民,恶性事件较多,上级决定来一次大清剿,当时常宁县公安局从局长李建唐到炊事员一共才17个人,父亲个子不高,目标不大,于是经常派去做侦察工作,父亲与祁县同乡警卫队队长武达信同志作搭档,两个人很默契,据父亲说他经常带两个本地武装民兵化装成本地人去摸情况,遇到可疑分子或现行土匪一般当场抓捕再押回局里,遇到人数较多的,就马上让其中一人回去报告,他与另一个同志留在原地监视,等武达信同志带大队人员到时一举全体拿获。经过一段时间清剿,常宁县的治安形势迅速好转,父亲的侦察工作比较出色,受到了上级与同志们的好评,2005年我去永州市三医院看望病中的武达信同志时,他夸赞父亲做事有办法,人机灵果断。

国民党军虽然败退了,但留下很多特务和潜伏组织从事破坏活动,从常宁到衡阳一路有许多店铺,有一次父亲与两个本地同志(名字记不清了)出去摸情况时走路走累了,在一个伙铺(现在称酒店宾馆)歇脚喝水后,父亲先走,并约好分头摸情况再回局里碰头,不料父亲回局里后,左等右等只回来一个同志,另一个同志一直没有回来,当时通信工具落后,无法联系。父亲很着急就向领导汇报,经过分析,大家认为那个伙铺很可疑,于是父亲只身原路返回去侦察,但一直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跑了一天了,父亲那时虽然年轻但也较累了,于是在那伙铺里面坐下来喝水,这时那伙铺的伙计正在搞卫生扫地擦桌,在擦到父亲坐的那张桌子时,伙计一把就把桌子上的脏物扫净,动作很利索,按常理这个动作很正常,但父亲在上海我叔公开的客栈做了几年伙计,对擦桌子这事经常做,一般熟手伙计擦桌子是先扫一遍粗的脏物然后再用抹布擦,这样才擦得干净,但这个伙铺的伙计的动作倒像部队的作风,父亲顿时警觉起来,水也没喝,不动声色的离开,回去汇报。县局马上决定组织力量搜查这个伙铺,结果在该伙铺地下室发现了我们那位本地同志的尸体,另外还有几个解放军战士的尸体,于是当场抓捕了该伙铺老板及其成员。事后审讯得知,该伙铺是国民党特务潜伏组织的一个联络点。牺牲的那位本地同志和几个解放军战士我不知其名,写至此时,我己鼻中酸涩,热泪欲出,谨以此文对那些为共和国牺牲的无名先烈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怀念。

从49年冬至55年底,父亲在常宁县公安局工作整6年,期间一直从事侦察工作,因工作能力较强,56年1月被上级调任为宁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时年29岁。

五、藏枪

父亲军人出身,十分珍惜爱护枪枝,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宁远县新华书店旁边有用汽枪打汽球的摊子,当时母亲会给我几分钱买糖,我舍不得买糖吃,就用钱去摊子玩汽枪打气球,结果因为不得要领,经常打不准,很是懊恼,父亲知道后就一点一点的告诉我如何摒气,如何三点成一线等等要领,并让我在家用木棍练习射击动作,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去汽枪摊子打气球时,用了一分钱,居然把一板气球全打爆了,回来告诉父亲,父亲很高兴,开心的笑了很久。

56年1月至68年8月,父亲历任宁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代检察长、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检察长。“文革期间”,特别是“砸烂公检法”的时候,造反派横行无忌,肆意妄为,据母亲回忆,那时父亲的配枪和其他同志的枪,为避免被造反派抢夺而藏在木楼板的隔层中,枪号由母亲写在门后面,因母亲文化不高写的字像小学生,枪号写在门后面既使被发现也不会疑心到是枪号,由母亲写枪号在门后面反映了父亲胆大心细的一面。造反派几次上门抄家,并以生命安全威胁父亲,要父亲交出配枪时,父亲一边冷静的与造反派周旋,一边义正词严的拒绝他们的恶毒要求。为了配枪的绝对安全,父亲与母亲就带首我三个姐姐(当时我与四姐红英尚未出生)在一个深夜里住到了乡下外公家里,并把配枪用油纸包好藏进外公家后院的一个鸟洞中,并在洞囗作了伪装,直到解放军47军6950部队奉令进驻宁远县实行军事管制恢复社会秩序后,父亲才把配枪按规定上缴统一保管,避免了当时混乱时期枪枝被造反派枪夺的严重流血后果,这反映了父亲在困难时期相信党忠于党,恪尽职守不向恶势力低头,坚决维护党和人民的利益的品格。我参加公安工作后,在工作中受父亲影响甚深,遇到困难努力克服,遇到威胁利诱不动摇。

联想到现今在习主席领导下的新时期里,更应该将老一辈这种品格发扬光大,宏扬正能量,教育年轻一代,为党的事业发展、政权稳固而起到树标立杆的作用。

六、一匹布

父亲生性耿直,在宁远县检察院工作期间,找他办事的人很多。据母亲回忆,当时县城东门街一贺姓妇女家中有两座临街铺面房屋,按政策己被人民政府没收充公。她为了想收回房屋就想找父亲说情,但父亲名声在外,执行党的政策在机关内是出了名的硬,贺姓妇女不好直接找父亲,于是就找到母亲讲,只要父亲帮她要回房屋就送一匹布给父亲,母亲农村妇女一个刚进城不谙世事,就欢欢喜喜地跟父亲说了,结果在家从不发火的父亲勃然大怒,几乎要动手打母亲,母亲被吓得缩在椅子上一句话都不敢讲。从此以后,母亲在别人找父亲办违反政策的事,不好直讲而找母亲时,母亲总是一口就回绝别人。一匹布在现在看来不算什么,但在当时那个年代买布不仅要钱还要布票,不然就是有钱也没处去买,父亲的勃然大怒直接反映了一个革命者、共产党员的操守,更重要的是维护了党清正廉明的形象。

时光流逝,父亲南下至今己70周年,距他去世离开我己39周年,忆想父辈之艰辛,笔墨所不能尽述,唯愿祖国在习主席的领导下,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湖南宁远县交警大队 孙红群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