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进出八分区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作者:   更新时间:2021-01-17   浏览:489


王宝长

1941年春我从后方养好伤后,回到八分区任生产部指导员,到1942年冬末组织决定我带20余名干部到保德新军教导大队参加学习,离开了八分区。在八分区近两年时间。

这两年里正是抗日战争最为艰难的时期,日本帝国主义抽出侵华日军65%以上的兵力,伪军90%以上的兵力,连续进攻扫荡我华北各个抗日根据地。我八分区抗日根据地不但遭受与其他抗日根据地一样的军事进攻,而且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尤其是八分区根据地遭受了40年以来的大旱灾,土地荒芜。我八分区军民大闹灾荒年,缺衣少粮,吃树皮、吃野菜、穿破衣、穿草鞋,部队因此大量伤亡,一个团缩减成一个营,八分区山区、山上、川里房屋被日本鬼子烧光,土地荒芜,人烟稀少真是残酷的战争景象。

在军事上太原的日本鬼子不但投入大的兵力,而且在战略上对我八分区根据地东西、南北围攻,实行吞食方针。东面吞食到我八分山区鲁庄头建筑碉堡据点,北面侵占方山县城,南面在我八分区司令部所在地中西川会里村前对面几里地山上建起碉堡据点,西面从汾离公路延伸到我八分区山上建起碉堡据点,把我八分区缩小到约五十华里山区根据地,团团地包围在小小范围的山谷深沟深林中,把我八分区根据地与晋西北大军区根据地分割开来。在军事战术上日本鬼子一年春夏秋冬四季对我八分区根据地进行六次连续的军事大扫荡,实行恶毒的“三光”政策,在深沟密林中采用梳篦战法,搜索寻找我军民隐蔽人员,还采用精干的突击队穿上便服偷袭、奇袭、奔袭我军分区部队指挥机关和后方人员。日本帝国主义在新的战略战术上残酷地进攻扫荡,使我八分区军民遭受到严重损失。他们杀人杀红了眼,不但把我们的中青年男女残酷的杀害,而且七十多岁的老人抓住了也逃不脱他们明晃晃的刺刀。1941年反扫荡时,横店镇()我们生产部油坊住的平遥县郭老汉,我们劝说他要去深沟密林躲避一下,他说他七十多岁了、老了,日本鬼子不会杀他,结果禽兽不如的日本鬼子冲进油坊,把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大卸八块,惨状目不忍睹。1942年夏季,日本鬼子组织轻骑队深夜走了几十华里奔袭我八分区司令部驻地积家庄村,到天明包围了我分区司令部,我分区在刘德明副司令员亲自指挥警卫连掩护下突围出来,杀伤许多日本鬼子,战斗非常激烈,战斗一直持续到上午十点多钟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刘副司令员不幸被他右前方山上的敌人子弹击中胸部而英勇牺牲。当敌人发现我们刘副司令员倒下去后,再次发起冲锋,被我八分区警卫连胡指导员指挥着警卫连战士英勇反击下去,直至战斗结束。当时我也在此山上,胡指导员掩护着队伍保卫我们后撤。我和刘德明副司令员的警卫员还有几个参谋战士含着悲痛的热泪把刘副司令员的尸体迅速抬回来。我八分区军民沉痛愤怒的为刘副司令员召开追悼会,誓用我们的枪弹利刀,消灭日本鬼子为我们刘副司令员报仇。

我八分区韩钧司令、王逢远政委在晋西北区贺龙司令、关向应政委的指挥下,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毛主席把敌人从根据地挤出去的军事方针,广泛开展游击战、民兵战,实行劳武结合,开展地雷战、石雷战、麻雀战,把敌人碉堡据点团团包围,切断敌人的弹药、物资、运输和水源粮食,把敌人围困在碉堡内,我们用政治攻势要敌人投降,优待俘虏,不要为天皇、为法西斯帝国主义份子充当炮灰,同时我分区主力军不放松有利条件下运动战、攻坚战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在碉堡内不投降的敌人,我们队伍就挖洞挖到敌人的碉堡下面,运送地雷、炸药、装好雷管,若敌人不投降,就将他们炸飞。1942年,鲁庄头日本鬼子在碉堡内就是这样被我们炸掉,从而收复鲁庄头。

我八分区主力部队在岔口伏击歼灭战彻底歼灭日本鬼子一个轻骑奔袭队,消灭日本鬼子和削减了日本鬼子的锐气,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弹药,从而扭转八分区的军事形势,增强了八分区军民抗战胜利的信心。

           王宝长口述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