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在八分区难忘的三桩事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   作者:王宝长口述   更新时间:2021-01-17   浏览:460


直政处干事们偷食油吃,被我分区管理科杜管理员捉住。1942年夏天,我去八分区司令部直政处参加政工会议,我找到直政处时正是吃午饭的时间,直政处的青年干事吴仰玉同志很热情地把我领到吃饭的地方,要我坐下等候吃饭,他出去后不久就将热腾腾的饭打回来了,是小米煮土豆焖的干饭,里面放了盐,但是没有食油,吴干事把一盒小米饭放在桌子上,马上把他们晚上办公饮的菜子油倒在饭盒内,用筷子搅拌一下,端着给我吃,这时旁边站的组织干事和保卫干事他们愕然的看了一眼吴干事,我也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正在我要吃的时候,突然管理科杜管理员进来把我的饭碗夺走,告诉我不要吃,说:“王俊霞科长要我来领你到管理科吃饭”,我说在这里吃是一样的,杜管理员接着说:“到管理科就会明白了”。我见到王科长,他让我在这里吃,他们那里的米饭里有煤油不好吃,因为他们经常偷办公菜子油吃,给他们讲了好多次不听话,我让杜管理员把煤油掺进去,今天捉住他们吃办公油了。王科长看见我笑了一下,我也笑了心里明白了吴干事给我吃的米饭有煤油味道的原因。我们八分区部队成年吃不到食油,夜蒙眼大量增加,夜间行军困难,摔倒在地,夜间办公的菜子油节省下来吃一点,当时也是不许可的。

1942年夏天,分区司令直政处通知我,第二天早晨赶到会里参加紧急会议,我从横店镇拂晓带着小贺出发走了30华里,吃早饭赶到。但司令部机关部队都集中起来,敌人开始向我们进攻了,各种会议都停止开了,来参加会议的人员立即回去。我和小贺一面用手吃着炒面;一面又快往回走,小贺背着三八式枪走得很快,他走到我前面,我因拐腿丢下部队所以离他太远,我心想搞不好敌人从我们正面偷袭司令部,顺着大川往前走很危险,我马上大叫一声小贺,小贺止步,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他,我们顺着这条道路往前走太危险,也不能靠着大川两面的山头往前走,怕遇上敌人两侧的警戒部队。小贺听从我的意见,我们很快插到右面的小山沟里去,往前面山爬上去,顺着大森林往前走,我们刚走进山沟爬到山上大森林中,枪声就响起来了。我们的部队与日本鬼子打起来了,几百个敌人就在我们森林的山头上向东南——对面山头上开火,我们的部队从会里村出来转移到我们这个山沟的东南山上向敌人猛烈开火。我对小贺说,我们正在我们部队与敌人交火间的山沟密林中,不要怕,我们两个人分开几十米隐蔽在树叶多的深洞内,要使两面的子弹都不能打着我们,到天黑战斗结束,我们再上山顶往横店走,晚上有月亮不要怕,我们能找回去的。小贺对我说他就在这附近找个树叶多的深洞隐蔽,我说我去你左面30米远的地方找树叶多的洞隐蔽。激烈的战斗,两面枪声不断地响着,呼啸的子弹从我们的头顶飞过,我们两个沉着的隐蔽着,战斗到下午枪声慢慢的停下来,我听到日本鬼子一阵大喊大叫声,慢慢的无声了。过了很久,我慢慢从树叶多的洞里露出头和身子,细听一下周围的情况和动静,我判断敌人已从山顶撤走了,可我听到了耳边吹来的风声,和人的呼吸声,我认为敌人的伤兵留在山顶上还没有完全撤走,我就仔细的听着人呼吸的声音,怎么没有别人的声音呢?好奇怪,我大胆地从树叶深洞爬出来,听是小贺打瞌睡不停的呼噜声,我慢慢地走到小贺隐蔽的地方,低声叫他起来。小贺听见我的喊声醒了,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敌人已经撤走了。小贺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我们两个人爬到森林的大山顶,看看月亮和北斗星,从山上摸着走了一夜,到天亮我们回到了横店镇我们的驻地。我们的战士在战斗的枪声响个不停的情况下,睡了几个小时,可见日本鬼子对我八分区不停的大扫荡,使我们部队没有喘息的机会,休息时间我们八分区就是天天和日本鬼子战斗,天天在战斗空余时间休息。1940年至1942年近两年时间我没有洗过衣服,休息时刻准备着战斗。要利用行军、作战、战斗间隙的时间休息睡觉,恢复疲劳。我们生产部的同志们两年多的时间从没有脱光衣服睡觉,都是穿着衣服睡觉,时刻准备和日本鬼子作战,这是我永不能忘记八分区1940年至1942年底残酷战斗的年月。

三是放掉敌情的包袱,愉快的甜睡一整天,这个快乐幸福的日子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1942年12月八分区政治部王副主任给我谈话,组织决定要我去保德县新成立的新军教导大队第三中队连级政治干部以上的政治队去学习,并指定我负责带去四名去学习的同志要安全的通过方山县日本鬼子封锁线。我们去学习的同志在六团护送其他根据地去延安的干部一道经过深夜紧急行军。走了40余华里,通过了敌人的封锁线危险地带,到天亮安全 的到达临时的一个村庄,我们在这个村庄休息,问村长和我们住房的大叔大婶,日本鬼子经常不经常来这里偷袭,敢不敢脱衣服睡觉,村长和大叔大婶告诉我们敌人扫荡时来过,偷袭没有来过这个村,这里是咱们安全地带,方山敌人一有动静,咱们的情报就很快来告诉我们,来往咱们村的部队都是脱衣服休息的,你们尽管脱衣服休息,有情况会预先通知我们的,放心吧。我们精神上放下两年没有敢脱衣服睡觉的敌情观念,大胆地全身脱光衣服甜睡了一整天,从早饭后一直睡到晚上点灯我们才醒过来。我们去学习的同志都高兴的谈论着整整两年没有脱光衣服睡过一次舒服觉,在睡觉时精神上总是防止敌人的袭击,今天我们放下这个包袱甜睡一整天,精神上太愉快了、太幸福了,我们身体不疲乏了,恢复的真好啊!晚上再走一夜明天就可以到保德新军教导大队报到了。

          

            王宝长口述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