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团结抗战的故事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选载)   作者:马仲廉   更新时间:2021-02-27   浏览:792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卢沟桥事变。中国守军奋起抵抗。全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爆发。

根据与国民党当局的协议,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开赴前线作战。8月25日,挺进到山西东北部地区的第115师在平型关地区,取得了消灭日军1000余人的胜利。第120师奉命进抵晋西北地区,展开建立抗日根据地工作。10月11日,关向应政委率师政治部大部和教导团700余人,进到岢岚县组成工作团,分赴兴县、岚县、静乐、岢岚、五寨、保德等县开展群众工作。到达保德县的工作团,首先与当时的保德县政府进行统一战线工作,在人民群众中开展抗日宣传,并在牺盟会和动委会的协助下,展开了扩大人民武装的工作。

在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开展的情况下,我当时在河神庙上学,除了继续用心读书外,实际上被抗战这一大洪流所冲击。

见到了真正的红军。

大约在1937年10月中下旬,我随母亲到东关住老娘家。去后,就听到有人说,见到八路军,实际上就是原来的红军。这些人是南方人,个子很小。我当时听到后十分兴奋。我早想见见红军是个甚样子。

老娘家住在东关花园圪洞,出西口是大地圪钵,往北有几孔窑洞,听说红军就住在这几孔窑洞里。我急忙找到这几孔窑洞,看见一位军人,他穿着灰色军服,头戴青天白日帽徽的军帽,赤脚穿一双草鞋。这位军人见我一个人跑来,便问,“‘小鬼’你来干啥子?”“来看红军。”军人问“你看我是不是青面獠牙似人似鬼!”我说,“不,那是一些坏蛋说的。”于是,他比较详细地介绍了,参加红军的经历与红军改编后的情况,和现在来保德县工作的打算。

过了不久,就看到有许多青年参加了八路军。这时,他们已经穿上了整洁合身的灰色军装,左臂上挂上了“八路军”二字的蓝色背章。他们白天分散在各村做宣传工作,晚间回到驻地休息。他们宣传的方法十分巧妙。临时将老百姓们聚集在一起,不分人多人少,首先宣传抗战形势,然后教大家唱歌。歌词是“老乡们,老乡们,你们要想把命保,快快参加八路军,快快参加八路军。”他们不厌其烦地一句一句教大家唱,直到唱会为止。

他们还把中共中央洛川会议上通过的,八路军在抗战时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制成传单散发,让广大人民监督。其具体内容是:“三大纪律:(一)实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二)服从上级指挥;(三)不拿人民一点东西。八项注意:(一)进出宣传;(二)打扫清洁;(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物送还;(六)损坏赔偿;(七)不乱屙屎;(八)不杀俘虏。”

我当时拿到这样一份传单,认真读后,并不懂它的重要意义,只是想到这与国民党宣传的红军是“土匪”,完全不同。连“不乱屙屎”这样的日常生活小事也作了规定。


率领八路军120师工作团赴保德等县工作的关向应政委

笔者写到这里,觉得必须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来龙去脉做出交待,以解读者之谜。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毛泽东等在十年内战时期为红军制定的纪律,经过多次修改后,最后定下的是,“三大纪律:(一)行动听指挥;(二)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一)上门板;(二)捆铺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东西要还;(六)损坏东西要陪;(七)洗澡避女人;(八)不搜俘虏腰包。”全国解放战争展开以后,1947年10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颁布了《关于重行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其内容是:“三大纪律如下:(一)一切行动听指挥;(二)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如下:(一)说话和气;(二)买卖公平;(三)借东西要还;(四)损坏东西要陪;(五)不打人骂人;(六)不损坏庄稼;(七)不调戏妇女;(八)不虐待俘虏。”


八路军干部向群众宣传抗战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反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本质,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与爱戴,军队的广大指战员,严格执行了这些纪律与注意。成为战胜强大敌人的基本保证。

抗战爆发以后,大批青年参军参战,参加各方面的抗日工作。

有一批青年人,不知他们属于那个群众组织,什么系统。只见他们手提自己调制的煤水,拿着写字的刷子,在大街上的房墙上书写抗战标语。“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团结起来实行全民族的抗战!”“全国人民总动员!”“民族革命战争万岁!”“中华民族解放万岁!”……吴家大院大门外有一块两米面积的墙壁,上书“精诚团结”四个大字,特别显眼,给人以启示,给人以方向。

这些青年人,大唱《义勇军进行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还有《大刀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前线抗日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还有少数青年,在汹涌澎拜的抗战浪潮冲击下,趾高气扬,忘乎所以。一天,我偶然看到两个青年人,肩并肩挤在一起,边走边唱。我紧跟在他们后面,听他们唱的甚,“春天里来百花开,如今的女学生自由恋爱,恋不是恋来爱不是爱,好比是大街上做的买卖。”他们旁若无人地反复唱着。当然这种内容的歌词,并不是没有根据。1937年8月,在牺盟会的支持下,保德县成立了“妇救会”(全称是“保德县妇女抗日救国联合会”)。该会会员大多数是青年女学生。她们参加工作以后,和男青年一起工作,难免发生男女之间的爱情关系。实际上这是正常的事情。

还有一件让我十分羡慕而又不可及的事。动委会组织了一个“流动宣传团”。他们平时在吴家大院排练唱歌跳舞,我一有时间就去观看。不久,该团离开保德前往岢岚。走时,我的堂兄马仲礼和邻居一个女孩参加了该团随团而去。

此处,有一插曲。我和两位小学同学阅读了《三国演义》后,模仿其中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结拜为兄弟。当时当地没有桃树。恰好,河神庙脚下,山坡上有两颗杏树。于是,我们就在杏树下举行了跪拜礼,并约定共同办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三人都羡慕流动宣传团的一切。看到该团离开马家滩去城里,听说还可能到外处去。于是三人决定到城里参加该团。行动那天,都未告诉家长,偷偷从张家圪凸出发,经“和尚围”,打算从西门入城。当我们到达西门时,遇到一个穿着长衫的胖子(事后了解到这人当时是县政府的民政科长):“你们这些小孩干什么去?”“我们是去找流动宣传团去。”胖子说,“别找去了,他们已经走了!”

关于,当时保德县人民,不分党派,不分军队与政府,不分男女老幼,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情况,绝非我一个小孩子的点滴见闻所能表达。实际上,保德人民的抗日情绪正在汹涌澎湃地发展。这种潮流是不可阻挡的。

可是,当时恐怕没有人想到,保德县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灾难即将来临!

1938年2月28日早晨,日本飞机5架飞临保德上空,轮番轰炸县城、东关和马家滩。日本飞机在头顶上盘旋,发出了刺耳的轰鸣声。我们一家人跑到那间最小的(茅)圈房子里躲避。还有一个骑3师的老兵,也和我们在一起。据他说几个月外出今天回来归队,可是部队已经开走了。日本飞机的轰鸣声,还不时听到震耳欲聋的炸弹爆炸声。这位老兵不住地安慰我们。但是,每逢听到炸弹的爆炸声时,他却将头抱了起来,惊慌失措。

日本飞机飞走后,人们立刻跑到院内,跑到大街上纷纷议论。有从东关回来的人说,东关被炸的很厉害,一家院子被炸平了,人都埋在里头了……又听说,日本人紧跟着就要来了!当日后晌,马家滩的人们,纷纷带着简单的行李、食品,沿黄河畔的大路向西逃难!

我们家是最晚离开院子逃难的。当院子里已经走的无人了,我们全家四口人——父、母、我和妹妹,才带了行李、粮食,锁了房门,出了大门。也沿着河畔大道向西逃难。上那里去?到那里落脚?父母可能也没有更多的想。我们小孩更是盲从了!约末走到半夜,累了,在一块河边的沙滩上停了下来,铺开了一床棉被,大家坐在上面休息。父亲突然想起李家峁有一个远房亲戚,到那里躲一躲吧!于是我们收拾一下,继续西行。走到了林家沟,看到了一家人家点着灯,我们就推门进去。啊,房子不大,炕上,地下都挤满了逃难的人,父亲看后实在无法落脚说:“咱们走吧!”有人问:“你们去哪!”“去李家峁。”“去李家峁只有一条小路,下面就是黄河,这黑天半夜的,没有人敢走,就在这里挤挤吧!”好不容易呆到天亮,我们沿着一条小路爬坡上山。这里果然险要,右手下面就是奔腾的黄河。到了村里,找到那家亲戚,说明来意。女主人接待还很热情,并说:“就在我们这里躲躲吧,平时想请你们也请不来。”接着他领我们到一孔放杂物的破窑洞里,“先在这里歇着吧,等给你们腾出一孔窑来,再搬过去。”我父母再三道谢。这个破窑洞连门窗都没有,是完全敞开的,这那里能住人?不过地下铺有柴草。我们就摊开被褥,由于一夜劳累,也顾不了什么,躺倒就睡。在睡梦中,我突然听到远处的枪炮射击声,立即起来跑到垴畔上,听到城关那个方向上连续不断的枪炮声。

在这里勉强住了几天。不过当年气候正常,春暖花开的季节即将来临。窑洞虽然是敞开的,但面向阳坡,还不太冷。住了几天,也不见腾出窑洞供我们住,不过每天的饭还是供应的。这样,实在住不下去了,我们只好向那位亲戚告别。除了再三感谢外,还给留下一点钱。

从李家峁返回时,听说日本鬼子还没走,我们只好在王家滩姑母家附近找了一间房子住下来,每日到姑母家吃饭。

3月20日,日军放火焚烧城关以后撤退,结束了此次对保德县的大酷劫。我们家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回到马家滩。首先看到的是在桥上一处的墙壁上贴着一面日本的“膏药旗”,上面还有文字。我无心仔细观看,急忙赶往二郎庙的脚下的家里。只见院子大门洞开,院内撒满了喂牲口的甘草。再看我家的那间房子,门锁仍栓在两扇门上,可是房门倒在地上,显然是被强力撞开的。进入屋内,杂物满地,显然是被人翻腾过。使我立即想到的是,日本人怎么还翻箱倒柜,在找什么贵重东西?

我在院内看了看后,就出了大门到街上看看,正好碰到了憨小子观音保。这人在日本人占领保德县期间,一直没有离开过马家滩,竟能安然无恙。他当然也成了日军暴行的第一见证人,

下面是我们之间的一段对话。

“你一直没有离开马家滩?”

“没.”

“你看见甚了?”

“吴家大院有一个大官,大门口站着日本兵,枪很长,加上刺刀,比那个兵还高。”

“你看见日本人杀人没有?”

“看见了,那天从牌楼走过来一个人,日本人抽出大刀就把那人的头砍下来了!”

“怎么,我们院内那么乱,有那么多草?”

“那是有人赶的牲口,驮的东西干的。”

这里穿插一件小事。十几天后,我到张家圪凸大姨家玩。正逢她家吃饭。其中有日本罐头红烧牛肉。给我剩了半碗,真香!姨夫说,“这是日本人丢下的罐头。”

过了几天,母亲带我到东关看看老娘家情况如何?进入东关,就看到大片的断垣残壁,惨不忍睹,一片荒凉,有人回到残破的家里收拾残留的东西……

老娘家的院子,大部分被焚毁,只留下大门、南房及两边的小房子和茅圈。这边的房子原来不住人的,而原住人的房子全被焚毁,财物一件不剩。舅舅将被焚毁的东边原作为厨房的清理出来,虽无天顶,四周残壁还在,在这里暂时做饭。他说,这里已无法居住,打算搬往别处。

附近的居民纷纷议论日军暴行,除放火烧毁大家的房屋财产外,对日军的奸淫妇女,谈虎色变。有一位中年妇女没有来得及躲避,被日军轮奸,腹部腿部浮肿,几天以后还不能下地!

我们在老娘家住了几天,正逢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处绝大汉奸徐唐等5人。

据说,徐唐等人都是东关人。他们在日本人到达保德时,组成“维持会”迎接日军。处决的那天,大批的人群涌向东关后沟。我也跟着人群去看如何执行。徐唐是个大胖子。他和其他四人被押到刑场后。一排跪下。一刹那,其他四人的头一刀砍下解决。唯有徐唐,一刀砍下去,人头没有落地。徐疼得大喊大叫。又来一刀只把徐砍到。这时,另外的一个行刑人员,过来帮忙。两人左右上下,如同挆瓜,才算杀完!

日本人将城关的房屋大部焚毁,老百姓的财物大部损失,再加上其它暴行。可汉奸们竟然组织“维持会”迎接日军,怎能不让广大老百姓痛恨呢!

这次日本人进占保德县犯下的滔天罪行,保德县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本文内容除补遗外均录自拙著《思乡曲》)

作  者:马仲廉

马仲廉,1929年1月23日出生于山西省保德县马家滩村。1941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194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入伍,先后任晋绥军区第二、第五军分区,西北野战军第八纵队第14旅,第23师,第22师司令部参谋。后调绥远军区、内蒙军区司令部作战科参谋。1952年调华北军区司令部战史编辑室任编辑。1956年调南京军事学院学习,1957年调北京高等军事学院(现国防大学)战史系学习,1958年毕业后参加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筹建并留馆工作,历任研究员。历史馆副主任、陈列处长、副馆长。

1983年参加毛主席纪念堂毛、周、刘、朱四位领袖陈列室的筹建,为筹建工作组成员。1985年作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筹委会委员兼陈列办公室主任,领导了该馆全部陈列工作。1987年受聘为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军委审查组成员兼该书办公室特约编审。

历年来从事军事历史研究,主要著作有《抗日战争史话》、《九一八到七七》、《卢沟桥事变与华北抗战》、《太原保卫战》,主编《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图集》,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传》的编写,撰写了毛泽东传的抗日部分。并有近百篇军事历史论文,发表于多家刊物。现虽进入耄耋之年,依然笔耕不辍。

编  辑: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