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红色故事

我的姥爷、老舅小故事
来源:山西红色故事(选载)   作者: 康俊红   更新时间:2021-03-05   浏览:1108


    

“胡昌喜”与“马昌喜”

胡昌喜是姥爷的名字,姥爷是定襄县宏道镇贾庄村人。那年,姥爷二十刚出头,日本鬼子占领了宏道镇,时不时到各村去抢粮、抢物。有一次,鬼子到贾庄村抢粮,姥爷来不及把驴藏起来,被鬼子发现了,鬼子立马把驴抢走了。姥爷跟鬼子讲理,被鬼子一枪托打倒在地。姥爷恨透了鬼子。

后来,八路军干部到村里发动群众跟鬼子斗争,发展姥爷入党,秘密为党工作。

1943年秋日的一天,姥爷正与八路军张营长商讨秋收事宜,被汉奸伪保长告密,鬼子和伪军到贾庄村抓姥爷了。

姥爷送走张营长,正要回家,在村口与鬼子相遇了。鬼子抓过姥爷,问:“胡昌喜的干活?你的带路。”姥爷一听鬼子要抓自己,灵机一动,装作讨好的样子,“太君弄错了,我村只有马昌喜,胡昌喜在西坡头村,我领你们去找他。”一边说,一边牵着鬼子的马就往西坡头走。鬼子看姥爷很亲善,对姥爷竖起大拇指,“你的良心大大地好!”

姥爷把鬼子领到西坡头山崖边,指着崖上放哨的老马说,“那就是胡昌喜,我去把他叫来。”姥爷跑到崖边,拉起老马一下崖就躲进了沟里,三拐两拐,鬼子就看不到了。鬼子知道上了当,气得一阵叫骂“中国人的狡猾狡猾的,良心的大大地坏了,死了死了的。”等他们再到贾庄时,哪还有姥爷的影儿,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



老舅李补文

老舅出生于定襄县宏道镇北社东村,良好的家庭环境让他读完了高小。目睹日本鬼子侵占家乡的恶行后,毅然投笔,加入抗日队伍。十六岁光荣入党,誓死为党工作。

1949年春,解放战争进入白炽化阶段,全国战事捷报频传,国民党反动派在作最后挣扎。在解放军频频打击下,阎锡山匪帮退守太原,作垂死挣扎。此时,老舅被调往宏道区公所担任秘书工作。

1月28日(大年三十),定襄县委副书记赵文生带领县委工作组到达宏道区公所,决定除夕开会,研究支援解放太原事宜和土改遗留问题。

 晚上十点,会议结束,大家各自回房间,有的聊天,有的整理文件。老舅到伙房帮忙包饺子。

这时,飞鹰队突然闯入区公所,堵住大门,自称是“解放军捉归队”,手持公函,要见县区领导,县委副书记赵文生和区委书记陈世和,接过信函,借着灯光正看,飞鹰队便面露凶相,迅速将赵、陈二人捆绑在椅上,二人感觉不对劲,自己人怎么会这么野蛮?大声质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这么无理?”话音未落,尖刀已刺入二人心脏。飞鹰队接着分头行动,见人就杀,一伙人劈死县委组织干部阎计明和区干事戎有中。一伙人闯入伙房,挥刀砍死正在包饺子的县青联会主任张维。正在炕上包饺子的老舅,想到党培养自己不容易,情况不明,手中又没武器,不敢贸然行动,急忙吹灭油灯躲避,黑暗中他腰腿多处被刺伤,热血奔流。他强忍剧痛,一声不吭。

飞鹰队离开后,老舅忍着伤痛察看,有六位同志牺牲,还有九位同志受伤,他们怕飞鹰队去而复返,急忙分散撤离,有一位同志受伤太重,无法行动,老舅和另一位同志一起,把他抬到炕上,用被褥遮挡,想等天亮再想办法救治,可他已经奄奄一息,拉着他俩的手,最后说了句“坚持战斗!”就闭上了眼睛。

老舅和那位同志匆忙离开乡公所,各自撤离。

夜半时分,妈妈正在熟睡,听到叫门声,急忙把老舅迎进屋。看老舅伤势严重,想为老舅请郎中,被老舅制止了。妈妈只好用高粱面帮老舅止血,一连用了三碗高粱面,才把血止住,幸亏没伤到内脏。天刚蒙蒙亮,老舅就离开了。

老舅牢记着同志的遗言,坚持战斗,一直为党工作。解放后,历任神池县委书记,忻县地区民政局长,直到生命最后一息。

作者: 康俊红

编辑:山西红色故事编辑部魏龙付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