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故事大讲堂

延安经典故事|“从你们党上”到“我们政府”
来源:网信志丹   作者:汾川水   更新时间:2020-03-11   浏览:356


“从你们党上”到“我们政府”

       —— 党外人士李鼎铭副主席的转变



李鼎铭是延安时期著名的民主爱国人士,他在陕甘宁边区的民主政治建设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一经历也有过一个转变过程。

由于边区实行照顾各阶级、阶层利益的政策,进一步扩大了民主的范围,推进了民主的进程,从而达到了团结全体人民共同抗日,共同建设边区的目的。但是,在具体工作过程中,还是产生了一些始料不及的矛盾。“三三制”刚实施时,既无经验,更无规章制度,一部分党员中又存在着“主人总是我,他们总是客”的思想,一部分党员在和李鼎铭等民主人士相处中,表面上“敬宾以礼相待,骨子里还是讨厌的心情多”,而李鼎铭等民主人士,对是否有职有权,则拭目以待,当感觉到有人把他们当“花瓶”摆设时,就产生了消极和不满情绪。1943年上半年,李鼎铭在边区政府政务会上,总是很少发言。他不说话,其他党外人士也就默不作声。林伯渠虽每次都要主动问:“李老,您还有什么意见?”他总是说:“俺没意见”。但到批发行文时,却又不肯划行,反映出他口称的“没意见”,实际上是“有意见”。对此,林伯渠颇感到意外,在和边区政府秘书长李维汉等人商量后,林伯渠说让李维汉先找李鼎铭和其他党外人士谈谈,了解一下他们的思想情况,听听他们的意见。

一天晚上,李维汉来到李鼎铭的窑洞,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鼎老,我这秘书长不能当了,我要辞职了。”李鼎铭吃惊地问:“为什么?”“好多事情,副主席不吭气,我这秘书长怎么当?”李维汉似乎很委屈地说。这样一来,便把李鼎铭蓄积在胸的意见给勾了出来。李鼎铭打起精神,倾泄了郁积在心头的意见:“我本来不愿出来做事的,是在毛主席参议会上的演说感召下出来的,在党外人士有职有权的鼓励下出来的。但任职后,政府开会时,只临时给我一个条子,什么都不跟我谈,我怎么发表意见?政府要下达命令、指示,有的内容事先我一点也不知道,我怎么好划行呢?现在同级把我当客人,下级把我当摆设。啥事都是你们党上决定了,我这个副主席也不想当了。”那天晚上,他们两人谈了很久,李鼎铭吐出了心中的肺腑之言,也道出了党内外关系不正常的原因所在。

李维汉把李鼎铭等党外人士的意见和批评向林伯渠作了汇报后,边区政府党组立即召开会议,研究改善关系的办法,商定了4条改进措施:一是各厅、处、院定期向政府正副主席和参议会正副议长汇报工作,秘书长参加;二是每次政务会议前,提交会议的议题,除交党组研究外,还需向李鼎铭副主席汇报,取得同意后再提交会议讨论,如有意见便缓期开会;三是某些要由李鼎铭副主席签署下达的文件,必须由主管负责人事先说明内容,征得同意,然后再办理划行手续;四是平时多接近,多谈心,多交换意见。此后,林伯渠首先带头执行党组关于改善同党外人士关系的决定。他经常亲自去找李鼎铭交换意见,商量工作。这样做的结果,李鼎铭很高兴,态度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再不讲“你们党上”如何,而变成“我们政府”怎样了。有一次,财政厅长南汉宸汇报边币发行数量时,李鼎铭马上以主人翁的态度关照说:“这要绝对保密,不要让其他的人知道。”李鼎铭等民主人士与中共进行了愉快的合作,使他们在自觉不自觉中,都逐渐形成了一个“边区立场”,从中不难折射出边区民主政治的许多闪光之处。

1943年,国民党在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准备分兵九路“闪击”延安的同时,制造谣言,谎称李鼎铭“副主席也被撤职”。李鼎铭知道后非常气愤,当即在《解放日报》上发表《驳斥关于我被“撤职”的谣言》。指出:“你们的谣言既然造到我的身上来,那么即使你们不愿意拿眼睛对着事实,我也必须拿事实对着你们的眼睛!”“我还是陕甘宁边区政府的副主席,我依然受陕甘宁边区二百万人民的重托而正在兴奋的继续工作着。我并未被任何方面撤职。”“如果你们认为我抗日有罪,实行民主有罪,认为我犯了你们的什么法,你们要来撤我的职,那就让你们‘撤’好了!但这不过是你们的一种愿望而已,自然不会发生效力的!”

1944年6月,中外记者西北参观团访问延安。边区政府专门接待了记者团,此时,林伯渠正在重庆与国民党谈判,为回答记者的问题,李鼎铭作了许多工作。他颇具雄心地对记者说:“风烛残年,早该息影田园了,只是为着大家的事,不能不出来服务。”他还说:“现在我们的盟国在到处取得胜利,我们不应该坐等他们的援助,而必须依靠我们自己的努力来打败日本侵略者。”英国记者斯坦因对李鼎铭的职权一直心存疑虑,他觉得,共产党之所以让这位在当地声望极高的老人做政府副主席,不过是把他当作赞美新民主主义的傀儡使用罢了。带着这样的疑虑,斯坦因采访了李鼎铭。事实彻底改变了斯坦因的看法。经过长时间交谈后,斯坦因发现李鼎铭是个诚实、聪明、积极、具有明确见解和坚定意志的人,他拥护新民主主义完全出于自愿。当斯坦因问李鼎铭作为一个非党人士是否有职有权时,李鼎铭爽朗而又骄傲地笑了:“我有职有权!”事后,斯坦因多次说:“李鼎铭副主席真正有职有权,他在回答我的问题时,面笑心也笑了。”




本网编辑:郝洪振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