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故事大讲堂

红色故事:散尽家财招兵买马 蒙蔚的抗日之家
来源:山西日报 忻州日报   作者:王洪国 康彩兰   更新时间:2020-03-25   浏览:270

      散尽家财招兵买马  蒙蔚的抗日之家
 

                                                             ♦ 王宝国




     2008年5月1日,“抗日老英雄——蒙蔚烈士千古”一碑,由朔州市平鲁区委、区人大、区政府建树于平鲁区李林烈士陵园。蒙蔚纪念碑与著名民族女英雄李林等多位烈士纪念碑同立一园。蒙碑之后,是其婿王宝烈士之碑。

这是一个满门忠烈的抗日家族。“七七事变”之后的1937年9月下旬,日军占领了平鲁县城,城乡百姓一片恐慌。县城以南40里的陶小峰村一户人家,聚集着这个家族老幼三代十几口人。54岁的一家之主蒙蔚,曾经是冯玉祥将军部下一位军医官,后归乡行医,久享“人畜良医”盛名。到此民族危亡时刻,蒙蔚振声而言:“不要哭,我们宁死不当亡国奴,我们要全家抗日!”

不久,这所民宅院落成了一座兵营。蒙蔚散尽家财招兵买马,小峰山、平太村、向阳堡一带乡民自觉投军,蒙家院里拉起一支100多人的农民抗日自卫队,蒙蔚被拥戴为队长,他的夫人带领全家女眷整天操持于兵营的伙房,成了抗日队伍的炊事兵。蒙蔚自卫队员们大多背着鬼头刀,军装乃是用莜麦秸秆灰所染。1938年春夏之间,在晋绥各县游击队被编入八路军120师独立六支队期间,蒙蔚自卫队也光荣入编,为六支队步兵二营五连。时年56岁的蒙蔚被任命为二营副官兼五连连长,是六支队最年长的指挥员。

蒙蔚队伍转战长城内外,一次途径家乡,他回到已被日军烧毁的院子里,用振奋的口气对乡亲们讲述队伍成为八路军正规军之后的战斗故事和众多英雄人物——出身华侨的女英雄李林身虽矮小却无比英勇,东北来的王老虎骁勇杀敌,他自己在一次战斗中子弹迎面飞来时恰被一块石头绊倒,子弹射伤了额角……

蒙蔚在1940年4月26月第九次反围剿战斗中负伤,伤未愈即重返前线。1940年夏,井坪日军出击乱道沟村(今平鲁区朝阳湾村)蒙蔚部队,蒙蔚率部转移至榆岭村。夜间宿营后,一战士趁夜回乡探亲,被路过之敌俘获而叛变,蒙蔚部队被重重包围。蒙蔚指挥部队分散突围。这位以仁心精术曾为无数人起死回生的老英雄,在最后撤出驻地时,左右两肋被敌连刺两刀,在榆岭村西街壮烈牺牲。

蒙蔚家族三代人投入了抗日事业。蒙蔚自卫队成立之后,蒙蔚的两个儿子蒙养正、蒙养忠分别担任本村民兵队长和参加八路军宋时轮支队。同时期,蒙蔚女婿王宝参加抗日并牺牲。父亡夫死之后,蒙蔚之女、王宝之妻蒙青山踏着前人血迹,毅然参加八路军。其间,王宝与蒙青山之子王生明,11岁时拉着马尾巴也参加了八路军。


 
                          (转自2014年7月30日《山西日报》)



                      蒙蔚颂(歌行体)

                                       作者:康彩兰
     
塞上自古多伐攻,朔风不与流风同。
曾经鼙鼓纵胡马,磅礴燕脂太行东。
莽莽黄土失遗恨,浩浩桑水祭英雄。
抗日志士知何处,洪涛山下陶小峰。
青年从军西北去,冯旅麾下向沪淞。
身为军医多救死,修将佛心灭虎虫。
军阀混战角镝乱,义返故园乡梓崇。
悬壶百里嘉行遍,人兽良医济困穷。
敌寇东来烟滚滚,家国悬危累飘蓬。
岂当奴隶甘誓死?毁家纾难愤从戎。
招兵买马自家院,恍如廉颇建新功。
钦敬李林木兰志,率众相随意气冲。
五十四岁揭竿起,抗战救亡一挺胸。
征东征西频出塞,浴火浴血自从容。
残堞驱驰碎沙雪,月夜含恨试刀锋。
霜风冷雨任侵骨,不改抗日志深衷。
乱道沟中遭险阻,身先士卒战顽凶。
头部挂花又何惧,等闲一笑付风中。
桓将此身许骐骥,傲岸羞赧南山松。
丹心汗青矢志写,高风亮节贯长虹。
榆岭行军天夜雨,敌伪包围万千重。
急切之间行不得,蓬门牖户困良弓。
临终刺死敌军两,晋绥不幸倒恒嵩。
伤我老将山河恸,万里哀声似悲鸿。
九州朝日何灿烂,英雄碧血染初红。
更将山花开遍地,捧出精诚敬蒙公。
洪涛壮歌今一曲,颂我英雄伟业丰。
薪火传承先烈志,振兴华夏腾巨龙。
 
 相关链接:

           


图为2015年10月24日,在京城居住的林波、贾丕铭、王生梅、王生明四位抗战老战士,各自戴着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在原北京军区顾问刘华香将军(兵团级)家中聚会。席间谈到洪涛山抗日根据地因叛徒出卖而坍塌的悲剧。聚会后的第二天,烈士子弟王生明突然发现:老战士聚会的那一天正是《抗战日报》刊登文章,悼念洪涛山抗日根据地模范敌伪工作者——原晋绥五分区敌工科长、军分区直属武工队政治委员王保同志牺牲的那一天。


   思念偏关

           ——纪念抗战胜利58周年

                                            ♦ 王生梅

 

王生明(右)和姐姐王生梅(左),中间端坐者为我父亲生前的亲密战友、原红25军老战士杨福财叔叔

从1942年春天到1945年秋天,我在偏关县共度过15个春、夏、秋、冬。离开偏关至今已有58年,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中,不论走到哪里,我都思念着偏关。那里,留下我许多美好与惨痛的记忆,从那里我带走丰富而珍贵的人生体验。在抗战胜利58周年之际,我用母亲蒙青山(1904—1991)生前给我讲过的三件往事编串成这个“纪念品”,献给我的第二故乡偏关县。

窨子洼有好房东

1942年秋天,父亲王保烈士(1903—1942)遇难不久,晋绥第五军分区首长安排我和弟弟(生明)到二分区管辖的保德县东关完小读书,同时安排我母亲蒙青山带着我年仅一岁的小弟(生力)到偏关县方城村南十多华里的小山庄窨子洼避难。村里人对母亲的到来有所猜测,但从不打听,只有房东李老汉及其家人对母亲的身份略知一二。住在这里确如住到窨子里,与村外的世界几乎完全隔绝。但从逃难的角度来讲,这里却是个理想的世外桃源。可是谁能想到,那个年代,连窨子洼也不太平。

一天,房东李老汉到方城村去看望他的女儿,小村子像往常一样安静。母亲正在窑洞里做针线活儿,李老汉的女婿闯进门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母亲说:日本人拉着大炮开进了方城,山南山北黄黄的一片,在他身后约有20多个鬼子兵正向窨子洼走来,他岳父(李老汉)打发他来报讯:“婶子,你快跑吧!”

母亲感到形势紧急,连忙抱起我小弟跟随这位青年农民走出窑洞。当母亲刚刚离开院子,跳下门前的一面土坡,端着枪刺的鬼子兵已经走进院子并进窑洞里搜翻。所幸,由于房东李老汉打发其女婿及时报讯,我母亲和小弟才能免此一难。

惊心动魄陈家营

1944年秋天,塞北军分区司令部和政治部都在陈家营驻防。我与弟弟(生明)参军后一直在政治部宣传队工作,十分想念正在城内塞北抗日军人家属学校学习的母亲。母亲对我们能否独立生活也不放心,因为我只有14岁,弟弟更小,还是个11岁的孩子(兵)。—日,母亲向某部首长借了一匹马,从偏关城来陈家营看望我们。

秋天的关河,从东向西蜿蜒数百里,经朔县的下水头、口子上,到偏关境内的老营镇、方城村、陈家营、窑头村、偏关城、万家寨汇入黄河。这一带是典型的塞上高原地貌,在夏秋两季,哪里有乌云密集,哪里就可能出现山洪暴发。生活在关河两岸的人民深受其害,出门行路都特别操心。

然而,我母亲对此没有在意。一是由于她望子心切;二是自信骑术高明,一路小跑,眼看就到目的地了,忽然关河变浑,水流增大加快,母亲意识到上游洪峰将至。她勒紧缰绳,放慢脚步考虑:是赶在山洪未来前紧急过河,还是下马等洪水退去再走?但由于陈家营已近在眼前,而她驾驭的又是一匹高头大马,马还会游泳,洪水怎能挡住她的去路,过!

此刻,河对岸有一青年农民,千呼万喊不让她冒险,可惜她没有听到。马脚入水不久,半尺高的泥水黑浪已从马肚皮下流过,马越走水越急越深,再往前走,马的身子已经摇摇晃晃,母亲知道马脚已经离开河床,她死死地勒紧缰绳,双腿夹住马背不使身子离开马鞍。可是没多久,洪水就淹没了马头,泥浪打湿了她的衣衫,刹那间她感到天旋地转,眼看就不行了。此时,奇迹出现:在她的眼下,泥浪里有个光头青年把马头扶出了水面。很懂人意的马乖乖地跟着领路人游出河水,走到岸上。母亲谢天谢地从打湿的衣袋里掏出几张“西北农民”纸币向那青年农民表示答谢,好心人却拒不接受,穿着一身冰凉的泥水单衣返身下河,向河对岸游去……

他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村子的人?这都没有来得及问,只知道他是一个偏关人。

小偏头村遇恩人

1944年深秋,日寇兵分五路向塞北分区的大后方偏关县扑来。因敌人来势迅猛,塞北抗日军人家属学校师生撤出城外不久,即被敌人冲散。我母亲领着两个烈士的孤儿(还有李桂芳烈士的遗孤)从散乱的人群里跑出来,走进一条沟道,直至天黑也没敢出来。第二天望见山尖上披上了阳光,母亲想找到一个村庄,让两个孩子暖暖身子,吃点东西。走着走着望见远处有几户人家,有人站在窑头上往院子里扔什么东西,从院子里升起了一缕白烟。母亲以为是鬼子兵刚刚离去,村民们返回家正在灭火。心想,孩子有救了,她加快了进村的步伐。当她走近一户人家的大门口时,正好与一位出院背水的中年农民迎面相遇。那人首先问:“你是做啥的?”我母亲答:“我们母子三人在野外冻了一夜,想找点吃的。”那背水人听见母亲的口音不像本地人,两个孩子的穿戴也不像农家的孩子,便压低声音说:“我不是这村人,是鬼子抓来应差的,日本人正在里面睡觉,你们还不赶快逃命?”母亲一听,几乎瘫在地上。但想到两个烈士孤儿的安危,便振作精神,一手拉一个,头也不回直向荒野走去。大约走了三四里路后,双腿再也无力挪动。此时正好发现身旁土圪塄下有个水涮洞,洞口虽小,里面却能容纳一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母亲先侧身进去,然后把两个孩子一个一个拉扯进去,两颗小脑袋分别挟在她的左右腋下。懂事的孩子再也不嚷“渴了”、“饿了”,三颗心脏的跳动声都能听到。孩子的眼光慢慢地变暗了,呼吸也越来越微弱,她们等着、等着……

也不知等了多久,母亲终于听到附近有人走动,从走动的脚步声判断,不像是鬼子搜山,于是她大呼:“救命!救命!”果然洞外走来一位拉红缨枪的青年民兵。经过简短的对话,母亲知道鬼子走了。那民兵试图把母亲从洞穴中拉出来,可是由于三个人挤作一团,无论怎样摆弄都出不来。那青年农民说:“你们别慌,我回村找把镢头来。”不一阵这青年就赶到,在洞穴外刨起来,直到把洞口扩展大,才将她母子三人解救出来。人虽出来了,但她们动弹不得,躺在地上起不来。最初,那青年民兵感到不可思议,不久他就明白过来,原来她母子三人一天一夜没吃没渴,身子极度虚弱,再无一丝力气行动了。那位民兵急忙返回村里,提来一罐酸稀饭。当她母子三人你一口、我一口,慢慢喝完一砂罐稀饭后,母亲的脸上才有了笑容,才有力气问话:“这个村庄叫什么名字?”青年民兵答:“小偏头村”。

……

2001年11月22日,我侄女曾致信小偏头学校师生,请求他们帮助查找其奶奶的救命恩人。热心的韩校长曾发动全校师生对全村80岁以上的老人逐个儿查访,并将调查情况作了详细记载,写挂号信来,提供我们核对。遗憾的是信中所供的人物和情节,与我母亲生前所讲的很难吻合。但我确信小偏头村曾经有过许许多多抗日勇士和拥军优属模范。他们是我做人的榜样,我感谢小偏头村人,我尊敬并怀念偏关人民。


 革命烈士王宝子女;王生明  王生梅


            编辑:郝洪振    刘琪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山西省弘晋英烈基金会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