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故事大讲堂

《山西红色故事》丛书:《游击队歌》背后的故事
来源:晋绥网   作者:郝文俊   更新时间:2020-07-30   浏览:363


歌曲歌词

第一段: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

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那密密的树林里,

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那高高的山岗上,

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

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

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强占去,

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第二段:

哪怕日本强盗凶,

我们的兄弟打起仗来真英勇,

哪怕敌人枪炮狠,

找不到我们人和影。

让敌人乱冲撞,

我们的阵地建在敌人侧后方,

敌人战线越延长,

我们的队伍愈扩张。

不分穷,不分富,

四万万同胞齐武装,

不论党,不论派,

大家都来抵抗。

我们越打越坚强,

日本的强盗自己走向灭亡,

看最后胜利日,

世界和平现曙光!






   这首歌从诞生开始风靡全国,成为抗战时期的“流行曲”,成为20世纪中国最经典的合唱单曲之一。这张陈旧泛黄的纸片,晕漫的水渍显示出岁月的沧桑,在锈迹斑斑的骑马钉两侧,布满了小蝌蚪般的音符和潦草的钢笔字,轻轻的,不经意间,很容易被人所忽视。它,就是由著名音乐家贺绿汀创作的《游击队歌》原曲稿。

 1937年8月13日,日军对上海发动大规模进攻,淞沪抗战爆发。上海民众掀起了抗日救国的高潮,上海文艺界人士及时组织救亡演剧队奔赴内地和华北前线,投入抗日宣传活动。贺绿汀的女儿贺逸秋、贺元元回忆,按照父亲生前的口述:1937年10月,由马彦祥、塞克、聂绀弩、崔嵬、欧阳山尊、宋之的、贺绿汀等一批著名文艺家组成的演剧队,组成第一演剧队,从上海西站坐火车出发,沿沪宁、陇海、同蒲铁路线走一站演一站,号召全民抗战作,进行了巡回慰问演出。年底,他们渡过黄河来到山西临汾,丁玲领导的西北战地服务团汇合在为阎锡山部队演出时,打听到八路军办事处正巧迁至临汾城西郊刘村,随后来到了来到了郊刘村八路军办事处。这里,积聚了一批进步青年。山西、平津、陕西、河南、江苏、浙江、汉口等地的青年一批批奔向延安,经西安“八办”介绍来到刘庄报名当学兵。尽管一路上忙忙碌碌,贺绿汀一直没有忘记寻找创作素材,他一有空就与八路军战士泡在一起,搜集有关八路军游击战的资料。不久贺绿汀就听到了一场关于游击战术的报告,时任国民革命军18集团军少将参谋长兼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主任彭雪枫的演讲,他绘声绘色的描述:密林里、高岗上;青纱帐、绿水旁……将贺绿汀带进了一个游击健儿英勇杀敌的战场,激动不已,想到从上海到临汾来的路上,在防空洞里听到的高射机枪的声音,哒哒哒……哒哒哒,由此触发了他的灵感,创作出了《游击队歌》欢快的前奏。

  贺绿汀被八路军巧妙运用游击战,沉重打击日军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一个文化人特有的敏感,使他的脑海里呈现了游击队员们一个个神出鬼没于“高高的山冈上”“密密的树林里”“一颗子弹消灭一个仇敌”的酣畅淋漓的动人场景;一位音乐家特有的感触,让他的脑际中闪现出“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的荡气回肠的感人旋律。他浑身上下热血沸腾,一种前所未有的节奏、旋律喷涌而出。神枪手凝神的气息,飞行军跋山涉水的步伐,宿营地里危机四伏的静谧,与仇敌拼杀的惊天怒吼等,出神入化地成为了他那充满现场感的、信手拈来的音乐元素。炕上油灯里的油干了,灯草也快烧尽了,那些零碎、片断的音乐形象也一气呵成!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经久传唱的经典歌曲。它诞生在日军铁蹄蹂躏、哀鸿遍野的腥风血雨中;它吟唱在敌后的青纱帐、地道里;它响彻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它鼓舞、激励人民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1938年春,八路军总司令部在刘村召开高级干部会议,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队在会议晚会上第一次演绎了这首歌曲。当时没有钢琴,没有乐队,只有欧阳山尊吹着的口哨权作伴奏,一阵阵嘹亮的歌声,使贺绿汀仿佛看到了一颗颗火热的心在跳动。演出结束之后,雷鸣般的掌声就是最好的肯定和赞美!朱德、任弼时、刘伯承、贺龙等和演员们一一握手,尤其是朱德紧握住贺绿汀的手,赞扬他这首歌“写的好这是战士需要的歌。”从平型关战场打了胜仗来此休整的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竟急邀贺绿汀和演剧队一个营一个连地教唱这首歌。当部队开拔的那天,漫天雪花飞舞,战士们一边齐声高歌,一边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前线。

1946年4月贺绿汀被调回延安,在王家坪的一次晚会上,毛泽东亲切地对贺绿汀说:“你的《游击队歌》写得很好啊!你为人民做了好事,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这年11月党中央撤离延安时,毛泽东在繁忙中还关切地问:“还有个贺绿汀呢?”

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也是非常喜欢这首歌,行军途中总是哼唱不停。周总理在1964年担任大型歌舞《东方红》的总导演就特意将这首歌收录进去。并说:“这首歌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情绪,好听,群众爱唱,当时对动员学生参加革命起了很好的作用,是人民批准的作品”。

2015年8月2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我最喜爱的十大抗战歌曲"网络投票结果,《游击队歌》是入选的10首歌曲之一。

贺绿汀是位杰出的音乐家,《游击队歌》则是他在中国共产党的熏陶下创作的最为成功、永垂不朽的经典歌曲。这首抗日战歌迅速传遍全国城乡,甚至在敌占区,人们也广泛传唱。一群群热血青年到了八路军办事处,听了这首歌后又背着背包唱着歌奔赴了延安。它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像阳光一样驱散了人们心中恐惧强敌的阴影,极大地鼓舞了抗日军民夺取胜利的斗志和信心。

贺元元说,父亲曾告诉她,当时在这里演出的时候没有乐器,只能用口哨来伴奏,有时候士兵们找不着调,父亲就发明用一种音叉敲一下头然后开始唱,就把调给唱准了。现在听这些老人唱,还是很准确的。

贺元元说:“后来父亲到了新四军,这首游击队歌也随之传到南方,后面一直到了国统区重庆都在传唱。到了创作《东方红》时,有人提出这首歌轻快活泼,过于轻松,不符合东方红史剧的风格,是周恩来总理坚持说这首歌好听,群众爱唱,是人民批准的作品,然后留在了《东方红》,继而世代传唱。”

1961年8月,贺绿汀在上海《解放日报》发表了一篇回忆文章《游击队歌创作经过》。1999年贺绿汀同志逝世。



《游击队歌》的旋律将永远激励我们昂首前进!


参考资料:

  《游击队歌》歌词

    贺绿汀的《游击队歌》手稿

  《游击队歌》创作手稿背后的秘密

  《游击队歌》背后的故事等


整理:《山西红色故事》丛书编辑部   郝文俊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