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老兵文化大院> 晋绥文史馆

粮食 的故事
来源:晋绥网选载    作者:陈探许推荐   更新时间:2020-11-19   浏览:386



一、开荒种粮

为了渡过困难,解决粮食缺乏的问题,从根本上还是只有发展生产多打粮食。离石各区成立民兵开荒大队部,每个行政村有一个民兵开荒中队,自然村是小队,各中队抽出五个民兵,组成一个战斗小组带上武器,白天在山上警戒、监视敌人,掩护民兵开荒,保卫群众春耕。发现敌情,一人跑回报告,其余掩护大家撤退。晚上回来民兵们集中住宿,青年人很喜欢过集体生活,一块劳动、一块习武练兵、一块打日本人。区干部、通信员都有开荒任务,全部参加开荒。                

边区军民开展大生产运边动 

    《民兵开荒歌》

过了清明连天雨,民兵集体开荒地。

扛上镢头背上枪,快到山上去开荒。

种上糜子种上谷,边畔种上黄芥子,

洼洼种上山药蛋,今年冬天吃饱饭。

开荒的收获按人均分配,以自然村为单位集体保存,作为民兵冬训与打游击活动的吃粮。解决了原先靠摊派和自带口粮的问题,减轻了群众负担。群众反应很好受到大家的拥护。群众说:“咱们的民兵、区村干部,开荒种地,多打粮食,今年的公粮能减轻,咱们再苦点也没说的。”

1943年,一区黄草峁村开展大生产运动,成效显著。大生产运动中,区上抓了以下几项工作:一是精耕细作,提高单位面积产量。二是鼓励群众开荒。根据边区政府生荒五年不交公粮,熟荒三年不交公粮的政策,调动了群众生产积极性。三是组织互助组互助劳动。

黄草峁行政村在短短的几年的大生产、战斗和工作中涌现出许多英雄模范人物来。出席县劳模大会的就有:农业生产模范冯大隆。开荒模范退伍军人李敦厚,模范合作社主任冯丕维。妇女劳动模范民兵刘桂英,模范民兵冯大道、马成虎、李振君,模范冬学教员李振全、穆树枝,拥军模范任筛扣等十人.

张家梁村冯大龙是完全依靠自身劳动的富裕户,1942年回赎土地中,由于执行政策上的偏差,回赎了他十余亩土地,陈彬发现后纠偏,做通了他的工作。他没有因此消极,仍然继续努力劳动,在精耕细作上下功夫,1943年又获丰收,除供全家吃外,上交公粮750斤。选上了县劳模政府还奖励了他不少农具,他的积极性更高了。带动了全村的大生产热潮,第二年又出席了县劳模会。

李敦厚是部队干部,因病在“精兵简政”中复员,安置在梁家山村落户。陈彬和该村干部梁德恩、梁开才同志具体帮助他安家,并鼓励他开荒种地。李敦厚决心依靠自己的劳动过好生活,不给政府和群众增加负担。当年开荒种地四十余亩,收获粮食二千余斤,除解决自己生活需用外还有剩余。经过生产劳动,病体也好转了,他还帮助村干部做工作,组织请读报组,宣传党的政策,组织互助组同群众一起互助劳动。

秋收后,又担任了冬学教员。他的行动带动了群众的生产积极性,也得到群众的拥护和爱戴,选举他出席县和边区的群英会,获退伍军人劳动模范称号。第二年春节后,村上帮助他结了婚。这一年全村粮食普通增产,超额完成公粮征收任务,受到区、县表扬。‘耕三余一’‘耕二余一’,大部分村子都做到了这一点。农民自己的粮库里平均都有一年以上的余粮,而军队通过大生产运动,自己掌握的粮食则更多。

二、保卫夏收

1944年夏,为了粉碎日军抢收小麦计划,县里发出了保卫夏收的指示。根据地内普遍组织夏收突击队,开展快收、快打、快藏活动。陈彬召集各村村村长和民兵中队长会议,专门讨论和布置了夏收与开展爆运动的问题。要求各行政村建立指挥部,统一领导,保卫夏收任务的完成。会后又分了工,部分民兵组成战斗队,在前方保卫夏收,一般是晚上埋雷布哨,防止日本人偷袭,早上监视敌人(因敌人的出发规律是在拂晓前后,如到了中午还不来,这一天大体就无事了。)下午以后大部分劳力搞生产。除打击敌人外,民兵与抢收队集体变工。抢收队还要帮抗属和病弱群众抢收。后方党、政、民干部统一组织,按麦熟先后秩序进行快收、快打、快藏。

东搲行政村就根据自己地理位置和条件,建立了两个战斗队 ,各队又分了两个组,一组负责爆炸,一组负责射击。一队由中队长王仲贤带领,驻东搲监视柳林、寨东方向的敌人;二队由副中队长李元科带领,住凤集山监视卧虎湾、白霜的敌人。由于防范严密敌人的几次抢粮计划都被粉碎。

战斗队一面监视敌人,一面利用战斗间隙组织变工互助。他们在各村轮流抢收抢种,今天在这个村抢完后,又到另一个村。夏收后统一结算,多劳的天数按中等劳力计抄报酬。他们共割麦144亩,锄草188亩。在变工生产中,在谁家地里劳动就在谁家吃午饭。只有在有敌情,打了仗,才允许吃公粮。

东搲村一个贫苦的民兵,家里老人生,生活很困难,管不起变工组吃饭,村上研究后决定,大家就用给富裕一点的农户种地算下的一点工钱买粮吃,无代价的给他锄地,连他自己的吃粮问题也解决了,这个民兵后来的表现非常好。

在保卫夏收中,一般是晚上民兵埋雷放哨,早上起雷监视敌人(因敌人的出发规律是在拂晓前后如果到了中午还不来今天大体就无事了),大部分人力就去搞生产了。

民兵们白天集体生产,到晚上分组活动,爆炸组出去埋地雷并兼侦察,发现情况立即向向战斗组报。战斗组在晚上除警戒敌人外同时还负责清查户口和辑私(当时为防止粮食货物输输往敌占区所采用的措施)。当时辑得小麦数石、货物一驮。陈彬对该村民兵进行了奖励,民兵们得到了所值10%的奖励。这既解决了民兵大家吃饭的问题,又起到了封锁敌人的效果。

三、粮食争夺战

粮食成熟时,敌人伺机出动抢粮,一区公路沿线被敌人占领,各据点敌人肯定会和往年一样要出动。离石县长杨万选集中各地方武装保护麦收。

1943年3月,区上得知阎军一个排在日军的掩护下到一区的贺家山抢粮,区上马上派出武工队、游击队、和民兵埋伏在路旁的山坡上,当抢粮的阎军进入伏击圈后,被打死4人其余被俘投降,缴获20支枪和一个掷弹筒。

1944年夏,很多村的维持会被摧毁,日伪军征集不到粮食,只得外出抢粮。为保卫夏收在区保卫夏收指挥部的指挥下,黄草峁村将民兵分成两队,分别监不同方向敌人的动向。动员附近各村男女老少组成变工组,突击抢收。指挥部提出的口号是:快收、快打、快晒、快藏很快收割收藏完毕,彻底粉碎了日伪军的抢粮企图。
7月16日,区上接到黄草峁村报告,张家山据点从大武镇增敌六十人,带机枪两挺,掷弹筒三个,向一区强索7万斤小麦,准备七天内用武装抢掠的方式完成。日本人还组织了伪离石县政府、伪区公所、警察所及汉奸配合行动,并在张家山开了一个伪村长会,布置了抢粮行动。

区上得知后,调李元科的一队民兵与游击队两个班,进驻黄草峁,专门对付张家山之敌。为防止柳林方面的敌人从背后袭击,由王仲贤带一个班,负责监视柳林、寨东与卧虎讣湾之敌,并派阎玉孝负责情报工作。除战斗队方警戒外,爆炸组也分赴各路口埋雷,埋雷路程最远的有三十里。到天明后都起雷,上午一面在太阳地晒地雷,一面讨论晚间在在石头路上怎么样布雷效果好。

7月19日,张家山之敌出动五十余人抢粮,其中八个日本兵带一挺机枪,在彩树局梁上压山,其余的伪军在石桥梁上压山。由于早有准备,一区很快隐蔽集中了近百民兵,占领制高山头。先敌开火打的敌人抬不起头,狼狈不堪地从前梁退走,民兵又乘势猛追,敌人不敢从梁上退了,只得向石桥后奔逃,退回了张家山,敌人用来驮粮的毛驴也被追的摔死。

敌人不死心不几天,又准备去陶家庄,到游击区去抢粮,又被早己准备好的民迎头痛击,敌见势不妙,迅速退回了张家山。回去后向离石城要援兵,结果一个援兵也没来。七天的抢粮计划,在遭遇两次阻击后被迫结束,张家山敌人7万斤粮食不但没得到,还白白喂养了几天从大武来的六十余名伪军,只得让大武镇的伪军灰溜溜的回去了。 

1944年正月初六,离石日军出动抢粮,一区民兵阻击,打响地雷战,抢粮日军被炸得乱成一团,2死13伤,狼狈逃串。

8月4日,离石日伪要求伪信义区长,将囤积在信义的1万多斤粮食运到离石,得到情况后,区上决定民兵在田家会狼尾沟打伏击,10日敌运粮队途径此地时,遭我一区民兵伏击,抢回了被敌掠去的1万多斤小麦。

敌人出来抢粮就组织打击,敌人跑了就又继续抢收,先抢收敌人据点附近的,成熟一片抢收一片,快收快打快藏的劳武结合方式,保证了麦收,改变了原先各村管各村、各家管各家的收割方式。

在山区组织动员各村群众实行坚壁清野,征集来的粮食都要分散储存保管,这样不容易被敌人抢走。而我们自已的部队不论走到哪里,随时都可以及时的得到补充。

四、筹集军粮

在敌战区边缘地带,秘密设立集市收购粮食。八路军光靠“公粮”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陈彬的区政府还有个重要任务,筹集钱财去换取粮食供给八路军。

山区产的粮食原本就不足,加上多年的战乱,日伪军的抢掠,农民早已不堪重负。所以老百姓支援八路军的粮食,都是从自己的口粮中一口一口地节省下来的,他们宁肯自己饿肚子,也要全力支援部队。

陈彬常在晚上利用夜色为掩护,用驴子驮着好不容易征集来的银元,翻山越岭到敌占区去找老百姓换粮食,因为那时边区发行的票子,在敌占区不能流通,只能用银元去买粮食。

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收购粮食是很危险的,搞不好碰上日伪军就会损人折粮。不能集体出动那样目标太大,单个行动目标小,陈彬这样安排是有道理的。

一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陈彬肩上背着装满银元的裢褡,赶着驴子去收购粮食,他小心地顺着山沟摸索走着,突然他被脚下的一个石头拌倒,裢褡也摔破了,银元撒落一地。这可是好不容易征集来的银元啊!陈彬急得像他自己的心摔在地上碎了一样难受,他顾不得自己摔得皮破血流,硬是在黑夜中靠双手,在乱石泥土中一个个把银元拣拾回来,这才松了口气。气得骂了句:“灰孙子倒霉的石头,像日本人一样可恶!”为了保证了部队的粮食供应,陈彬顾不上伤痛,又拉上毛驴继续去收购粮食。

由于长期在这一带收购粮,日本人得知一个叫陈彬的人,常在这一带购买粮食,而且数量很大,断定他是为八路军收购粮食,想方设法抓捕他有好几次都险遭毒手。

陈彬一次去换粮途中,来到一个小山村,这是个被日军“维持”了的村庄。陈彬想:没有换到粮食,天也晚了住上一晚罢也跑累了,很警惕的他找了户靠山边老乡家借宿,仅管陈彬很注意,但他的的行踪仍被维持会汉奸报告了日本人。后半夜,赶来的日伪军惊动了村里的狗,陈彬听到狗叫,急忙起身穿好衣服,但此时从正门已经出不去了,鬼子正用枪托砸院门,老乡叫他急忙从屋后翻窗逃出上了后山,鬼子扑了个空,也没有没抓住什么把柄,便把老乡家的后生抓去拷打了两天,老乡死咬说没有此人,无奈鬼子只好把他放了。

在敌占区各村针对日伪的征粮,采取抗摊派、软磨硬抗的办法,通过掺沙子、糠皮、锯末以次充好,应付日本人;对于实在无法抗拒征收的粮食,采用组织地区武装虎口夺粮,半途伏击拦截抢夺;在敌战边缘地带,秘密设立集市、上门收购粮食。这样既解决了战争所需的粮食,又保证了群众的生活,支撑了八年抗战。

陈探许推荐

郝文俊编辑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