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晋绥研究会> 网上会刊

山西军工:80年回眸-----从柳沟铁厂出发
来源: 晋东公司党群工作处    作者:杨虎林   更新时间:2021-08-31   浏览:1006


1938年,山河破碎、战火纷飞、生灵涂炭、民族危亡。在太行山上、沁水河畔,从武乡县柳沟村,到黎城县黄崖洞,聚集了一群仁人志士。他们高擎马列主义圣火,以不畏艰险、坚韧不屈的革命精神,在喷吐着愤怒火焰的铁匠炉旁,用铁锤在砧板上锻造大砍刀,敲击出抗击日寇、保家卫国的最强音,由此开启了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特能集团晋东公司波澜壮阔的八十载风雨历程。




右一为王化南

红色初心建兵工

受先进革命思潮影响,1937年11月,杜生旺、王化南等从太原火药厂返回家乡的工人,在武乡县牺盟会领导下,成立了武乡县工人抗日救国会,并在武乡县柳沟附近的曹村白龙洞庙、佛爷滩办起了小型兵工厂,又称鞞山工厂,夜以继日地锻造大砍刀、试制手榴弹。1939年3月,八路军总部成立了军事工业部,由刘鹏负责,接管了这个小型兵工厂,并改编为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柳沟铁厂,代号焦作,这便是晋东公司的前身。同年4月,八路军把129师辽县(今左权县)的杨家庄炸弹厂和115师壶关县马家庄的炸弹厂并入柳沟铁厂,同年7月,军工部委派徐长勋、郭栋才到平顺县西安村筹建军工部二所,对外称“太南工作队”;同时,向黎城水窑山迁移修械所,改称军工一所。11月,在辽县(今左权县)的高峪村,建立了军工部三所,由此太行军工不断发展壮大。

尚在蹒跚学步稚嫩的太行军工,却义无反顾地肩负起为革命军队和持久抗战提供武器弹药的使命,在战争的血腥风雨中向前艰难挺进。从最初没有一台机器,都是以榔头、锉刀、錾子、锯弓等简单的原始工具为主,只能制作长矛、大刀、手榴弹和地雷,到1939年12月,已经拥有机床33台,蒸汽动力3套,生产步枪600枝,生产手榴弹30万枚,复装枪弹10000余发的能力。老一辈太行军工人以铮铮铁骨和坚贞意志,在太行山上筑造起一道抗击日寇的红色军工屏障。

太行军工的武器生产是从制造手榴弹开始的。手榴弹是我军和游击队在抗战时期对付日军最早、最常用的单兵近战武器。太行山区铁矿资源丰富,白生铁的民间冶炼比较普遍。最早的化铁炉就是用耐火材料砌一个像锅台形状的炉座,上面安放一个筒状下部带吹风口的铸铁淋炉,里外用耐火土糊严烤干后,将木炭、焦炭和碎铁,按比例依次投入炉内,从下部用木材点燃,以手工拉的风箱吹旺炉火,把铁熔化后,用小坩埚将铁水倒进装有手榴弹模壳的沙箱内,经冷却即完成了手榴弹壳的制造。但由于冶炼技术的限制,白生铁铸造的手榴弹体不能进行机械切削,手榴弹壳固定木把的两个钉眼也都是预先浇铸成的。手榴弹的木柄是用干燥的杨、柳木旋成的,旋制办法也是就地取材,利用民间旋制棉花纺车锭子、木碗的工具,脚踏甩轮作为动力,以手持刀具进行切削加工,完全依靠手感掌握尺度的大小。老一辈军工匠人经过长时间实际工作经验的积累,旋出的木柄尺寸相当精确。手榴弹的装药是自己加工的黑火药,黑火药也是作坊式加工生产,方法将麻杆烧成灰,与粉碎成末状后的火硝、硫磺按照比例混合。发火管也是依靠手工土办法制作。这就是太行军工在抗战初期最早的手榴弹生产方法。

不畏艰险显忠魂

据1939年在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柳沟铁厂工作过的老军工郭培芝讲述, “那时的手榴弹制造技术十分简陋,手榴弹的威力不大,爆炸后最少的只有两瓣,多的也只有十几瓣。我们就想办法改进弹壳,使爆炸碎片由十余片增加到了二十余片,提高了杀伤力,深受战士好评。”原八路军先遣支队手榴弹厂的老军工石成玉回忆:“在左权县下庄村,和小炉匠何喜贵等四个人,用风箱和小化铁炉,每天能浇铸出一、二十个手榴弹壳。因为制造技术简单,弹壳外形十分毛糙,像长着翅膀一样,装在身上就磨破了衣服。手榴弹的木把,是从阳邑找来的一个车棒槌的老汉做的。以后经过改进的手榴弹爆炸力还很强,最少也能炸二十片。”被誉为“火工品的外科医生”的教逢春,在研制火炸药的过程,他的两个叔叔、妻子、儿子先后殉难,自己也多次被炸伤,但他毫不畏惧,仍刻苦钻研炮弹制造技术,成为军工部制造雷管、引信的技术专家。云崖寺化学厂是老军工张浩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他回忆道:“在室外制作硫酸,工人们忍受着刺鼻的二氧化硫气体操作,牙齿被腐蚀,衣服被烧坏,有的甚至患上哮喘、咳嗽等疾病,但仍然坚持生产。”军工部技术研究室副主任张方因意外爆炸,右手五指,无一全指,手掌有弹片遗留,掌心一洞。他仍然不忘建设兵工、抗击日寇初心,坚持从事炸药生产。

老一辈军工人满怀保家卫国初心,不畏艰险建设兵工,到1939年的12月底,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柳沟铁厂已经能够大批量生产手榴弹。但是由于生产技术简陋,手榴弹瞎火率高,爆炸力弱,防潮工艺处理不好,还不时的发生“哑弹”现象,打不响,响了战斗力弱伤不了敌人。1940年5月,八路军军工部开始研究手榴弹生产工艺技术的改进,才使手榴弹的生产质量得到明显改善,其爆炸威力也显著提高。一是弹壳平顶改为圆顶,装药室改小的同时提高了装填炸药的质量,改善了发火装置,爆炸后的碎片由十多片提高到了五十多片;二是进行了防潮处理,不怕雨水侵蚀和潮湿环境的侵蚀;三是控制爆炸延迟时间为四秒;四是改进拉火帽引药,改变了黑火药的配方和混合法,极大地降低了瞎火率,提高了爆破力。从1940年的6月至12月份,仅柳沟铁厂就生产手榴弹71985枚。改进后的手榴弹在战场上发挥了巨大的威力,深受八路军广大指战员好评。

柳沟铁厂规模化的生产虽然可以装备成建制部队,且初步形成制式化生产,但是目标太大,难以适应战争环境下的快速转移。鉴于日军的频繁扫荡,为了便于隐蔽安全生产,八路军总部军工部采取了派出技术干部,携带图纸、手榴弹弹壳木样芯和工具,到各分区帮助分散设厂的办法;同时将制造手榴弹的技术工人,也分散到各分区、军分区或者县武装部,组建炸弹制造厂、所。由于手榴弹生产工艺简单,煤炭和生铁易于得到,这样就极大提升了太行山区的手榴弹生产能力,为地方武装和民兵游击队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弹药。

随着抗日战争的推进,部队消耗的大量弹药得不到及时补充,加之从1940年6月份开始,国民党政府又停止了对八路军的弹药补给供应。1941年11月7日,中央军委在“关于抗日根据地军事建设的指示”中,要求“在目前条件下,兵工生产的基本方针应当是修理枪械、翻造子弹、特别是大量生产手榴弹”。在党中央精神指引下,在太行山的敌后根据地,手榴弹的生产遍地开花,许多部队和县武装都设有炸弹(手榴弹)厂,极大地提升了武器弹药保障能力,提升了部队战斗力。

但由于各炸弹厂大都由晋冀鲁豫军区下辖的二级军区或军分区直接领导,工厂实行的是军管制,职工待遇是部队供给制,厂所住地分散,相互缺乏技术交流,规格和型号各行其是,战术技术性能差异很大,制式化、标准化程度降低,枪支与子弹型号不一,无法通用,零部件不能互换使用,战场损坏的枪械无法得到快速修理,不能满足战士作战需要。1947年召开的华北兵工会议认为,必须尽快改变这种状况,把手榴弹的型号和规格统一起来。

1948年2月,根据华北兵工会议的决定,为统一太行区手榴弹的生产,在原兵工六厂的化铜分厂(山西省长治市天晚集街)厂址组建晋冀鲁豫军区长治炸弹总厂。炸弹总厂厂长为沈丁祥,副厂长为陈海清、张子英。原化铜厂经整编并入兵工六厂后迁武乡县寨坪村,所留厂房改建为隶属于手榴弹总厂的专业制造手榴弹拉火雷管的直属分厂。把分布在太行南部地区的分属四个二级军区、十三个军分区管辖的十多个炸弹厂,合并为炸弹总厂下辖的六个分厂。一分厂:住河北省南乐县(今属于河南)的张府桥村,由原晋冀鲁豫军区炸弹一厂和炸弹二厂合并而成。厂长郝书岭,副厂长尹钧、薛云,职工400余人,月产手榴弹10万余枚。二分厂:住山西省晋城县辛壁村,由原太岳一分区炸弹厂和太岳二分区炸弹厂合并而成。厂长窦成功,副厂长田儒生,职工400余人,月产手榴弹15万余枚。三分厂:住山西省晋城县大阳镇,由原太岳二分区炸弹三厂改编。厂长刘侃,副厂长安蓬莱,职工1600余人,月产手榴弹28余万枚。四分厂:住长治市下西街,由原太行五分区炸弹厂和长治炸弹厂合并组成。厂长申文魁,副厂长秦秋文,职工900余名,月产手榴弹15万余枚。五分厂:住山西省左权县石港村,由原太行一分区炸弹厂改编。厂长王振儒,副厂长郭福增,职工300余人,月产手榴弹7万余枚。六分厂即直属分厂(又称手榴弹火雷管厂),住长治市天晚集,以原工业厅军工化铜厂雷管工部为基础改建。厂长沈丁祥(兼),副厂长张树德、梁奎,职工500余人,月产雷管30万个。

炸弹总厂成立后,老一辈军工人千方百计采取新技术,创造最佳生产条件,提高手榴弹的技术性能和标准化、制式化程度。利用爆炸力较强的黄色炸药,研制新型手榴弹,又称“高能手榴弹”。各分厂之间虽相距很远,但行政隶属关系明确,生产技术信息畅通,配合关系密切,生产能力得到极大提高。到1948年年底,共生产手榴弹达3059193枚,创历年产量最高纪录。

同时,由孙艳清同志主导,试制冶炼成功了三七黄铜,在化铜厂建成了一条雷管生产线,月生产8号雷管一万个以上。各厂用的8号雷管都是化铜厂生产的。这黄铜冶炼的成功,开创了太行山军工生产史上自制全新子弹的新路子,为我党的军工生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推进炸弹总厂逐渐发展成为我党抗日战争时期武器装备的总后方,为“百团大战”等著名战役和历次反日寇扫荡提供了充足的军火武器。

1948年9月,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下属主管华北轻、重工业的公营企业部,对兵工企业进行整编,将炸弹总厂序列为第六兵工厂。任命沈丁祥为厂长,陈海清、张子英为副厂长。各分厂均建有锅炉和内燃机等动力设备。有的厂已有电动设备,各种切削机床、工具、测试仪表等设备逐渐增多。1948年的平均月产手榴弹137013枚。据不完全统计,在解放战争中,炸弹总厂生产的手榴弹超过2000万枚,成为我军以近距离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和毁损敌军技术装备的主要单兵装备之一,极大地加快了解放进程。

沈丁祥与夫人李林一

迁建阳泉再创业

1949年初,北平和平解放。华北公营企业部从石家庄迁往北平,并在山西省榆次县设立了兵工局,第六兵工厂直隶于华北兵工局。1949年7月27日,华北兵工局在太原市新民东街召开会议,决定将晋冀鲁豫军区长治炸弹总厂(第六兵工厂)以及所属分布在南乐、晋城、左权、长治的分厂全部搬迁到山西阳泉市;将原晋察冀第三十三兵工厂和第五十五兵工厂的手榴弹分厂,改隶属于第六兵工厂,全部集中阳泉组建新厂。夏季生产任务完成之后就全部停产。各分厂分别清理本厂的半成品,整理工具,清点资产做搬迁前的准备和启动裁减职工的事项。其中有500多人进入兵工职业学校学习,有3000多人批准自愿返乡或自谋职业,办理相关的转业手续,约900余人来阳泉建设新厂。随后,柳沟炸弹总厂,即兵工六厂后更名为晋东化工厂(第一厂名国营第一○四厂),即特能集团晋东公司前身。从此,在狮脑山下、桃河南岸杂草丛生、沟壑纵横的荒凉土地上,晋东兵工人开始了气壮山河的二次创业历程。





















文:杨虎林

本网编辑:王洪英

62.9K

主管单位:山西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山西省晋绥边区历史文化研究会    忻州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协办单位:泓景兴业投资发展集团   晋西北老战士文化大院

备案号:晋ICP备14006497号 山西省太原市鼓楼街巴黎广场旧金山区九号   联络热线: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邮箱:601992476@qq.com    1624584159@qq.com    hwj.1961@163.com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转载必究。